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第1670章 怎么会有这种破游戏

    小田切敏也一看没能看到池非迟失望,也就收敛了刻意表现的幸灾乐祸,正经起来,“我知道,虽然我觉得这种声音消失在世界上不仅是我们的遗憾,但难保有人不这么想,已经提前拜托真之介叔叔寄了一些方便携带的小型检测仪器,主要检测会对嗓子造成伤害的化学成份,已经交给千贺,让她平时吃喝的时候多加小心,还有,她说你给她安排了观察敏锐的保镖,如果她以后需要到别的地方演出,我会再安排人手。”

    池非迟点了点头,看来十五夜城挑选出来的人已经安排到位了,有这种嗓音,安排再多人注意饮食安全都不过份,不过他不希望千贺铃显得过于招摇,而且有时候人多未必有用,所以只挑了一个有眼力劲且足够谨慎小心的人,“那宣传方面呢?”

    “听你的,”小田切敏也正色道,“短期内,我们不会把歌曲播放授权给其他平台或者电视台,包括日卖电视台。”

    阿笠博士静静吃饭,听两人聊了半天,这次倒是忍不住担心发问了,“为什么?如果那首歌真的火起来,日卖电视台应该很想要播放授权,那边跟THK合作好像一直很融洽,拒绝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要是答应授权,走在街上到处都能听到这首歌,再怎么吸引人的东西,也要有个度,”池非迟语气冷淡,毫不客气地吐槽道,“上次的《极乐净土》,我都快听吐了。”

    阿笠博士一脸不乐意地盯着池非迟。

    非迟连自己的歌也吐槽,还用‘听吐’这种字眼,有没有考虑他和小哀这种铁粉的感受?

    如果非迟不是创作人,他都想拉着非迟好好辩论一下了,现在他不说话,他就只用目光表示自己的不满,让非迟自己感受去。

    “主要是毛利老师重复听太多了,”池非迟补充,“我本来就听了很多遍,在他那里听了不下百遍,走在街上再听到,感觉就不是太好了,我是担心一直这样的话,会让一些人产生排斥心理。”

    阿笠博士接受这个理由,收起了眼里的不赞同。

    “所以这一次的宣传,我们并没有做得太多,而且想在前期,避免到处都能听到这首歌的情况,要是自己喜欢,可以自己听,不想听的时候,可以关闭,就算是像毛利先生一直重复听,非迟不想听的时候,也能离开或者让毛利先生自己一个人听,”小田切敏也摊手道,“日卖电视台那边也不用担心,我会跟他们沟通好的。”

    一顿饭吃得像是正在工作期间。

    池非迟不会管公司怎么盈利、人员怎么安排,但他挖掘并考虑过发展路线的人,还有他参与的公司电影项目,都需要跟小田切敏也沟通了解。

    阿笠博士偶尔说几句,就算不懂,也能从观众或者听众的角度给点意见。

    午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小田切敏也回公司前,顺路捎池非迟去堂本音乐学院。

    趁着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小田切敏也埋怨道,“你还真是闲不住,既然受伤了,就早点回去休息,还去堂本音乐学院做什么啊?”

    “跟秋庭约好了在堂本音乐学院见面,”池非迟转头看小田切敏也,“我抽烟,也不是专业人士,想听听秋庭的意见,顺便让她帮我特训一下。”

    “特训?”小田切敏也见绿灯亮了,开车转过路口,“你又不唱歌,为什么要做特训?”

    池非迟语气揶揄,“小田切社长,不用我去录歌了?”

    “你去录……”小田切敏也愣了一下,惊喜得嘴角疯狂上扬,“你说《让我们Letitbe》?你不是说过……”

    “就这一次,”池非迟声明道,“看在你为公司当牛做马、那天晚上醉到被你老爸赶出家门的份上。”

    小田切敏也缓了一下心里的惊喜,皱眉问道,“你的伤不会有事吧?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我也不想麻烦你。”

    “我受伤的是肩膀,又不是喉咙。”池非迟声明道。

    “不要逞强哦,”小田切敏也开着车道,“其实前天我跟羽贺商量过,他说他来唱那首歌也没问题,不过他希望能隐藏真实姓名,以‘HG’的名字发布,这样可以避免一些麻烦。”

    池非迟改变主意,“既然他答应你了……”

    “没关系,”小田切敏也笑眯眯道,“你们都录下来也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小田切会长,你是不想做人了吗?”池非迟说话不客气,提醒道,“如果最后效果不相上下,你选择哪边?”

    “喂喂,说什么不想做人,我会觉得你在威胁我一定要选你的,”小田切敏也疯狂吐槽,“你们两个也真是的,一开始谁都愿意,让我头疼了好久,又突然两个都同意了,我觉得你们都很合适,这让我怎么选嘛,至于发布,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不能两个版本都选择发布吗?”

    池非迟无话可说,“你高兴就好。”

    趁着受伤休息的时间,白天可以去特训,晚上找人五连机,他要把《我没有嘴,但必须呐喊》那个破游戏给过了!

    ……

    两天后……

    深夜,杯户町1丁目。

    两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过无人居住的建筑群,停在隔壁巷子的高墙上。

    寂静的巷子里,只有119号一楼窗户有一缕光线透过遮光窗帘透出,厚重的金属门也挡住了屋里的声音。

    “拉克解剖这种东西,应该没什么压力吧?”贝尔摩德看着电视屏幕上要求游戏角色解剖怪物的画面,把游戏手柄放在一旁,拿出一支烟点上,准备看会儿戏。

    “没压力,”池非迟操作着游戏角色拿起手术刀,“没有任何技术要求,割开标了红圈的胃部,把钥匙拿出来就行了。”

    非赤趴在池非迟肩膀上,直勾勾看着游戏画面。

    琴酒同样放下了游戏手柄,拿出一支烟咬住,“同样玩游戏,只有你可以单独发泄,我们就得忍着被AM虐待,怎么会有这种破游戏……”

    鹰取严男放下手柄,看着游戏角色尼达克痛苦纠结下刀的表情,严重怀疑琴酒蛇精病,“拉克之前玩过一点,应该知道本尼这个角色可以发泄吧?”

    “下次换你们来操作?”池非迟问道。

    琴酒点了烟,“算了,这种交换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伏特加戴着墨镜打游戏,闲下来后,之前逐渐狰狞的表情才缓和下来,“是啊,就算能发泄一下,也还在AM的掌控下,真是让人很不爽啊。”

    “嚓……嚓……”

    随着打火机的声音陆续响起,池非迟被来自四面八方的二手烟包围。

    “你们能不能克制一点?”池非迟操作本尼继续往地下室走,无视了开门后从上方掉落的残缺尸块,“斯利佛瓦,去开一下外循环空气净化机。”

    鹰取严男叼着烟,起身去开空气净化机。

    “话说回来,拉克,你的音乐特训什么时候结束?”贝尔摩德拿出手机,打开网络链接,低头查音乐榜单,指间香烟依旧在不断地贡献新烟味。

    “今天下午我已经把歌录完了,”池非迟操作游戏角色搜地下室,“只是出于情怀去录一首歌,我对声音的控制能力也够好,目前足够应付了,以后也不需要再唱下去。”

    “为了应付就去特训,你的应付不算是一般的应付啊,我可是很期待的……”贝尔摩德翻看着音乐榜单,嘴角带着笑意,“千贺的新歌已经在日本音乐周榜第一了,美国榜单里也进了前百,看势头还有余力,那女孩很快就会火得不能再火了!”

    “我只希望今晚能这游戏搞定,”池非迟见尼达克的个人惩罚停止,提醒道,“开始了。”

    其他四人拿起游戏手柄,继续今晚的沙发排排坐五人联机。

    “我们真的能打出新结局吗?”伏特加无语盘点,“第一次,像小说里一样,让特德杀了四个队友,是通关了没错,可是特德被改造成怪物,永远无法自杀,AM还是赢了,第二次,我们炸毁了路上所有遇到的电子设备,可那好像只是AM的一部分,最后还得让特德杀死四个队友……”

    “第三次,我们发现可以制造机会,趁着AM的注意力,让除了体能最好的特德以外的人,也能杀死队友,”鹰取严男面无表情,“第四次也是一样,虽然也通关了,但时间怎么都只够死四个,总有一个人要被AM留下来继续控制,该不会游戏设置本来就是这样的吧?”

    鬼知道这个游戏折磨了他们多久,用贝尔摩德的评价来说,就是‘颇有原著精神’。

    “摧毁游戏关卡里的机器,不足以摧毁AM,只能抓住时机杀队友来通关,一不小心就会失败,而且好像永远会有一个人活下来,那就没办法了啊。”伏特加叹道。

    “特德在崩溃时,想过AM是神,可是他最后冷静下来,也说过AM不是神,只是一台机器,它可以独立思考,却被困在地下,无法迷茫,没有好奇,无可归属,这是AM憎恨制造它的人类的根本原因,说到底是因为孤独,”池非迟进入分析模式,“只要我们五个人死得整整齐齐,AM大概率会进入崩溃自毁,换个思路来看,就算游戏程序里没有这个设定,只要我们五个人都死了,程序运行就会出现BUG,那也相当于干掉了AM。”

    “五个人死得整整齐齐啊,”贝尔摩德笑了笑,“我也这么希望,不过好像没那么容易,我们也试过趁着爆炸的时候,全部扑上去,但AM会转移游戏角色的位置,而就算被炸残了,也能通过改造,把我们的角色改造成生存力更强、却又受它摆布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