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盖世 逆苍天

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一个误会

    稚雅在封禁中突然发狂。

    她没有得到她预期的东西,她生出一种被人愚弄,被人将果实提前窃走的感觉。

    咻!

    犹如一道血色闪电,她在层层结界封禁内飞逝,她那极度危险的气息,似乎要从她身体内透过“创生池”而出。

    大地之母沉吟片刻,抬手就将“创生池”由虚空拽下。

    轰隆一声后,这座神奇的“创生池”又重新坐落在造化峰的山巅,厚重无比的大地力量,紧紧黏着“创生池”,令其不能再随意移动。

    “我只是替虞渊照看这个池子。”

    祂无奈解释了一句,也不知稚雅能否听见。

    祂眉梢忽然一动,想起刚刚在山腹岩洞内,和虞渊阳神的那番交谈,结合妖凤稚雅的疯癫表现,大地之母立即心中有数了。

    妖凤渴求的东西,就是虞渊刚刚说的,被他早已剥夺的最宝贵生命真谛。

    “和我有什么关系?”

    大地之母暗自腹诽一句,祂脸色一沉,也被稚雅给激怒了。

    呼!

    那片深紫色的辽阔妖能海,因稚雅动怒而涌动,从远方星河飘逝而来。

    一座兽神殿,一座凤凰神殿,在那片紫色妖能海上空矗立。

    兽神殿墙壁,浮现众多的血色纹络,一头头兽神的嘶吼声,从那恢弘殿堂传来。

    兽吼变为音波攻击,令造化峰的山体喀喀异响,令有些石块开始脱落。

    “你们这是寻死!”

    大地之母脸色一冷。

    “那也未必。”

    虞蛛缓缓凌空,悬停在了凤凰神殿上方,她一双森然眼瞳,显现出不同的奥秘。

    她其中一只眼,仿佛深藏一片青冥的魂海,另外一只眼,犹如无数厉司河流淌。

    源魂和源魄的两种灵魂奇奥,从她体内和双眸散逸开来,那座因她而改变荒界灵魂法则的凤凰神殿,突然锁定了大地之母。

    有了一具血肉躯身的大地之母,目光和虞蛛一接触,祂灵性意识居然生出了一种马上就要脱离躯体,要被虞蛛双眼给吸出来的感觉。

    “古怪。”

    大地之母哼了哼。

    数之不尽的陨石星辰,被祂的力量撬动,从八方呼啸过来,环绕在造化峰周遭。

    造化峰,再次被群星和巨石笼罩,成为荒界最可怕的坚实堡垒。

    陨石围绕着造化峰呼啸飞逝,扭乱了虚空,也让大地

    之母的灵性意识,牢牢扎根在躯身,再也不受虞蛛的影响。

    “你如果想闹,我愿意奉陪。你麾下的兽神,你女儿,我倒要看看能活下几个!”

    大地之母板着脸,看着妖凤稚雅在十一层绚烂的封禁结界飞逝,迅速地靠近祂。

    “嗯?”

    突然,祂发现处于封禁结界的稚雅,似乎再也不能听见祂的声音。

    有许多和祂相关的道象,在封禁内纷纷呈现,变为了高山和巨石,有群星在凝炼,被某种力量御动着在结界内围堵拦截稚雅。

    稚雅化作的血色闪电,因这些道象的凝成,变为一条血色长河。

    高山巨石,星辰,以特殊的轨迹运转运,将那条血色长河围着,和此刻造化峰附近的陨石星体,运行的轨迹竟然一模一样!

    十一层封禁内的天地法则众多,而掌控者偏偏只动用了,和大地相关的真谛。

    “果然是你!”

    虞蛛,白色天虎,还有骨蛇、黑山羊等强大兽神,待到发现十一层封禁结界,去狙击拦截殿主的力量,竟然都是大地之力。

    就连排布出的阵列轨迹,也和造化峰附近的相同时,瞬间认定就是大地之母在暗中在使坏。

    大地之母有苦说不出,祂也不愿说,怒道:“想死就过来。”

    祂从封禁结界内,获取真实深渊那位同类大地奥义时,自然也将祂参悟的大地法则拓印进去,以此来进行交换。

    封禁内既然有祂的大地法则,就能以大地精能化作道象,以祂掌握的阵列排布。

    祂疑惑的是,究竟是谁在刻意地,以祂的大地奥义显化道象,对稚雅进行拦截?

    对方摆明了就是要陷害祂,让虞蛛、天虎这些妖神兽神们,对祂进行围攻。

    祂不满,却又不解释,打算抹杀这些没脑子的兽神们。

    轰隆!

    造化峰的大地震动,虞渊洪亮如钟的声音,从地底深处传来:“不是祂。”

    已经打算动手的虞蛛,还有天虎,因虞渊的声音而冷静。

    “祂接触不到创生池内的那团血肉,还有,祂也掌控不了创生池,影响不了十一层的封禁结界。”

    喀喀喀!

    一条直达山腹的岩洞,因大地之母的力量而显现,一道惊人血光,突然从岩洞冲射到了天上。

    众多兽神,大地之母,虞寒,还有光之源灵,齐齐望向这道血光。

    血光就在那片涌动的

    紫色妖能海,在两座神圣的殿堂前方停下,迅速地凝形为虞渊的阳神。

    虞渊身披简洁的暗红长袍,裸露在外的肌体如血晶,细密的血色闪电为经络。

    他看着和以前似乎也没有太多变化。

    然而,那些诞生在荒界的所有兽神,包括出生在浩漭的白色天虎,甚至远方时之书的绿柳,都在他身上感受到了源头的气息。

    妖族,异兽,源头本就是一致。

    而他们的血脉源头,此刻已被虞渊的阳神炼化,成了虞渊阳神的一部分。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虞渊就是他们这些妖族和异兽的造物主!

    “虞渊!”

    在一旁观望的钟赤尘,一看到他露头,面色大喜。

    时之书,带着龙颉和绿柳也凑近过来。

    “你们居然也来了。”

    虞渊有些意外,朝着他们点了点头,道:“来了就来了,袁离都死了,荒界也没什么危险。”

    他人在高空,突然深深看向那片涌动的紫色深海。

    在紫色的妖能海内,有一股极为磅礴的血肉生机,正在朝着下方潜,似乎惧怕他的探察,不想被他看到。

    那般磅礴无比的血肉能量,虞渊没有在任何一头星空巨兽身上感受到,包括没有死去的荒界之王袁离,也没如此恐怖的血肉能量。

    他的视线虽然穿透不了妖凤的紫色妖能海,看不到那异物的模样,可他却能感知那异物的强大!

    还有,他渐渐生出了熟悉的感觉。

    此刻他的本体真身,还在伽力星域以识海的“灵魂神坛”,破译来自真身深渊的,另一位源血遗留的生命奇奥,领悟一枚枚的生命种子内的奇迹。

    在那些生命种子中,暗藏生命真谛最多的,就是所谓的浑沌巨灵。

    造成深渊毁灭的浑沌巨灵,是比星空巨兽更为庞大更为古老,也更为强悍的生命体,浑沌巨灵是那一界源血孕育的大杀器。

    “居然是一头幼小的浑沌巨灵!”

    虞渊心神一震,神情顿时沉重,他非常肯定蚕食了袁离,一直藏身在那片紫色妖能海的巨物,就是一头还没有成年的浑沌巨灵!

    这个发现令他震惊不已。

    他想不通,妖凤稚雅究竟是通过什么方法,缔造出一头浑沌巨灵来的。

    他更加想不通,稚雅到底是从何处得到的,和浑沌巨灵相关的血脉知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