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限血核 蛊真人

第208节:给龙服卖命

    红珠欲哭无泪。

    她之前现身帮助苍须,对抗雅蚂和月半,本意是想搭上大主顾。

    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位亡灵法师!

    苍须自曝身份的那一刻,红珠整个人都麻了。

    “我有麻烦了。”

    “大麻烦!”

    “不管他们是死是活,我都会被调查的。”

    “通敌亡灵法师?”

    “神明在上,我是被冤枉的!!”

    “不行,我得躲一躲!”

    红珠悔恨万分。

    早知道这个结果,打死她也不会去帮助苍须。

    经过这次拍卖会,她明明已经可以筹备到足够的资金,可以进行下一次冒险了。

    而现在冒险搁置,她必须得先避风头。

    “别走!”

    “停下来!!”

    闷石出声大吼。

    他迈开两只小短腿,在地面上急奔,企图追上苍须和青信。

    这位白银级矮人原本下船,是想找机会帮助龙人少年一伙,偿还恩情。

    结果他不仅没有找到报恩的机会,反而看到了苍须自曝身份。

    他当时就懵了。

    看到苍须向铁疙瘩号飞去,他如遭电击。

    因为他的族人们可都还在那艘魔能船上呢!

    闷石焦急万分,想要从亡灵法师的手上救回自己的族人。

    但他的速度并不怎么样,一直追到海边后,就只能眼睁睁地看到苍须、青信落到铁疙瘩号上。

    铁疙瘩号上存在炼金傀儡,一直在苍须的掌控之中。

    船上的人都知道苍须的真正身份了。

    但青信第一时间安抚了金发母子,告诉他们:苍须虽然是亡灵法师,但仍旧值得信任。

    矮人们躁动不安。

    苍须连忙表示:自己不会危害他们。

    这番表示的效果很有限。

    一部分矮人们蠢蠢欲动。

    苍须立即变脸,冷声威胁:“矮人们,看看你们身边的亲人,你们年迈的父母,你们幼小的子女。”

    “我希望你们不要冲动。”

    “真要杀死你们,对我而言,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

    苍须身上白银级的气息“货真价实”,从船板冒出来的许多幽魂,更是增添了他的威势。

    矮人们被威胁,一个个愤愤不平,怒瞪苍须,气得脖子都红了。

    但终究,他们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苍须松了一口气,操控炼金傀儡,将这些矮人都押入船舱中去。

    做完这些,他立即操控魔能船驶离双眼岛。

    “什么?让我们撤退?”细带子等人接到了娜迦祭司的传令。

    魔鬼金币一事,细带子是当事人。

    金闪闪号的反复,让细带子也猜到了昏瞳遭受金币的影响。

    这样大好的局势,居然要撤退?

    细带子万分不解。

    “老大,你拿个主意啊!”细带子通讯耳刮子。

    耳刮子正和松瘦对战。

    金闪闪号之前的炮击,连他也“照顾”到了。

    松瘦挨了几炮,却是毫发无损。

    和主炮楼比起来,光网炮击对黄金级而言,威胁很低。

    但己方王牌沦为敌人的打手,松瘦斗志暴跌,已是以防守、避让为主了。

    耳刮子抬头瞥了金闪闪号一眼。

    高空中,烟丁正鼓动黑雾,以一人之力围攻金闪闪号。

    金闪闪号上鱼人老族长、昏瞳的炼金分身正在积极防守。

    双方陷入僵持的状态。

    忽然,烟丁被鱼人老族长的斗技击中,整個人如烟崩溃。

    “是假的!”

    “真身在哪里?”

    烟丁虚晃一枪,在下一刻,码头战场上的烟雾凝聚成人形。

    这才是烟丁真身。

    “松瘦!”烟丁呼喝,“我们得联手。”

    “金闪闪号不能落入敌人手中。”

    “否则在茫茫大海上,就算是我也绝对逃不了。”

    “如果昏瞳战死,金闪闪号你我平分!”

    松瘦叹息一声,立即回应:“送我上去!”

    黑雾缭绕,托举松瘦升空。

    耳刮子连忙出手,却被烟丁阻拦。

    他没有飞行斗技。

    双方互拼了几个回合之后,松瘦升空到了一定高度,耳刮子只能眼睁睁地目送。

    “细带子,送我上去!”耳刮子喊道,“你带着其他人撤!”

    关键时刻,耳刮子决定只身支援鱼人老族长,而让其他人撤离海岛。

    因为娜迦祭司的命令,让他对局势做出了误判。

    在这样具有优势的局面下,娜迦祭司竟然下达撤退的命令。

    她一定是了解到了敌人还有更大的底牌!

    耳刮子不愿意自己的族人和下属白白牺牲。

    这一战,鱼人已经牺牲太多了。

    码头战场上,鱼人的尸体简直能堆积成山。

    但耳刮子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大好机会。

    他宁愿自己冒险,也要看看敌人的底牌是什么!

    细带子表示很为难:“老大,我可没有法术能送你上去。”

    “那就用水炮!”耳刮子的态度非常坚定。

    松瘦已经走了,耳刮子没有对手,迅速和细带子等人汇合。

    砰。

    醋缸子号再度开炮。

    水流如柱,撞击在耳刮子的身上,硬生生地把他顶向高空。

    龙人少年等人在苍须主动撤离之后,他们就立即赶往码头。

    此时听到炮响,他们纷纷仰头望向天空,看到了耳刮子被水炮顶飞,一路吐血,奋不顾身的一幕。

    他只是鱼人,不是龙人,鱼鳞的防御性能远远比不上龙鳞。

    不过,抛开敌我立场不谈,鱼人当中很不缺果决之辈。

    “飞行魔能船已经成了黄金级的最终战场了!”龙人少年感慨。

    “那不是我们能掺和的地方。”鬃戈冷声道。

    迟莱则道:“只要找到我们的黄金火炮,我还可以再开一炮,能够对这艘旗舰造成伤害。”

    黄金级的炼金火炮需要消耗巨量的能量。

    之前,是通过法阵储备了很多能量。

    但如果只是迟莱一人操纵开炮,他需要将所有的斗气都灌输进去,消耗将非常恐怖。

    毕竟迟莱只是一位白银级的斗者。

    之前,龙狮佣兵团的海船遭受到了醋缸子号的炮击,海船沉没,黄金大炮也随之跌落海底。

    迟莱作为当事人,心里很清楚。

    黄金大炮并没有多少损伤。

    只能把它和炮弹拾取上来,就能再次开炮!

    这不是普通火炮,开炮的动力也不是火药,所以落水后的潮湿并不是什么限制。

    龙人少年、鬃戈之所以返回码头,正是想要打捞火炮。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行动理由。

    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潜水后,进入深海怪鱼号中,和紫蒂回合,镇守大后方!

    龙人少年下令:“迟莱,你全力休整,不要下水了,尽量恢复斗气,我们俩个给你捞上大炮。”

    “三刀,你们速速检查码头的船只,我们需要能够航行的船。”

    “我们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继续对抗敌人,另一方面寻求一条退路。”

    龙狮佣兵团的成员们轰然应命。

    “等等我。”就在龙人少年、鬃戈想要跳水的时候,闷石跑了过来。

    “龙服团长!”闷石气喘吁吁,带着哀求之色,“帮帮我!”

    “我的族人都被那个该死的亡灵法师俘虏了。”

    “帮帮我,我……我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闷石很有自知之明。

    他明白自己靠游泳,不可能追上铁疙瘩号。很可能在海中,就会遭受法术狙击。

    对方可不只是一位白银级的亡灵法师,还有那位青信在呢。

    他在海边徘徊,焦躁愤怒,无奈又无力。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铁疙瘩号,距离他越来越远。

    不过他很快发现了,龙人少年率领龙狮佣兵团重返了码头。

    松瘦、耳刮子都扑向金闪闪号去了,码头空荡荡一片。

    正如闷石所说他实在没有办法了。

    所以,他只能向龙狮佣兵团求助。

    后者帮助过他,让他有少许信心。

    龙人少年、鬃戈对视一眼。

    龙人少年仰头,由衷感叹道:“这一切真是太乱了。”

    紧接着,他拍拍闷石的肩膀:“闷石,伱不要过于担心。那位亡灵法师既然没有屠杀你的族人,或许他是想将他们当做人质。至少目前,他们还是安全的。”

    “我们会帮你,让我们再一起并肩作战!”

    闷石大为感动,想说什么感激的话,但又说不出口。

    他是个老实人,感情内敛,平素也不表达这些。

    他只是语气哽咽,心情激荡。

    患难见真情!

    龙人少年答应相助,对他而言,就是雪中送炭。

    “恩情变得更大了。这样恩情怎么报还呢?”闷石的心中由浮起苦恼之情。

    “现在哪管得上这些,最关键的还是要救回族人们。”

    “大不了今后,我就直接加入龙狮佣兵团,给龙服卖命,偿还恩情!”闷石心道。

    龙人少年调整安排。

    他让闷石守在迟莱身边。

    而他和鬃戈优先回收黄金大炮。

    带回来之后,他们将乘船一起出发,一边追击铁疙瘩号,一边伺机对空中魔能船攻击。

    醋缸子号。

    “要我们撤退?”细带子接到娜迦祭司的命令,一度陷入沉默。

    如果自己还有一战之力,细带子很可能会留守战场,等待机会,协助自家的族长和团长。

    但他的状态太差了。

    细带子双耳嗡鸣,头晕目眩,他一直在强撑着操控醋缸子号。

    这种状态下,细带子也只有听从命令,带领鱼人们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