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逍遥驸马爷 难山之下

第1849章 热络

    其实在来时的路上,金胜曼也有过担心,因为她没有提前给写信说要来长安,没有经过苏程的同意。

    现在见到苏程感到如此的高兴、惊喜,她心里也彻底放心了,只剩下了喜悦。

    我要坐火车。”苏长安指着火车兴奋道。

    苏程笑道:“好,我们一会儿就坐,以后想坐就坐,绝对让你坐个够。”

    “哇,太好了!我要天天坐!”苏长安高兴道。

    王胜男一直挑着车帘往外看着,一直等苏程和金胜曼母子叙过旧之后,这才从马车上下来。

    “胜曼姐姐!”王胜男笑靥如花的走来。

    金胜曼看着从马车上走下来的王胜男,先是愣了愣,然后同样笑靥如花:“胜男妹妹,好久不见。”

    当初金胜曼来长安的时候也曾经见过王胜男,虽然不太熟悉,但是这么出众的人还是让她记忆深刻,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虽然远在新罗,但是对长安发生的事也不是一无所知。

    因为苏氏商行已经联通了辽东一直延伸到新罗,商行的人往来运送货物,同时也传递了消息。

    尤其是常驻新罗的苏家人,他们天然和金胜曼母子亲近。

    如今的苏家就好比一个庞大的跨国集团,由于利益关系也有很多的派系。

    苏程当然有绝对的掌控权,长乐公主身份尊贵又是主妇统领后宅说一不二,但是武珝手上也有很多产业,手底下也有很多人。

    金胜曼母子虽然远在新罗,但是苏长安毕竟是苏程的长子,而且将来还极有可能继承新罗王位,可以说前程似锦,那些常驻新罗的苏家人自然倒向了金胜曼母子。

    金胜曼对长安发生的事其实也不陌生,不过消息要滞后很多。

    对于王胜男和苏程的关系,她自然也有耳闻。

    不过,现在见到王胜男和苏程同行归来,她心里立即就明白了,王胜男和苏程的关系比之传言还要更近一步。

    只是一个当面,金胜曼就察觉到了,这就是女人可怕的直觉。

    不过,金胜曼对王胜男倒是没有什么敌意,因为她明白,以苏程的身份妻妾成群实在是太正常了。

    她又不是苏程明媒正娶的正妻,就更谈不上对王胜男保持敌意了。

    而且她将来还会带着儿子回新罗,那毕竟是新罗王位,总不能白白让给别人。

    “从新罗到洛阳何止万里之遥,姐姐这一路十分辛苦吧?”王胜男关切的问道。

    金胜曼笑道:“倒也还好,因为孩子还小,怕累着他,所以这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就是劳薛都督多耗费了许多时间。”

    薛仁贵连连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回京述职本也没那么急。”

    甚至很多时候都主动提出停下来休息,他也是生怕累着孩子。

    别说他回京述职确实没有多着急,就算很着急他也会这么做。

    因为还有国公在背后给他撑腰呢,有什么好怕的?

    王胜男笑道:“坐马车确实是太慢了,以前还不觉得,现在有了火车,有了对比之后,就一点都不想坐马车了。火车又快又舒适,如今朝廷正在大力修建铁路,会将铁路修建到大唐每一個角落,说不定也会连通新罗。”

    “火车能一日千里,若铁路能连通新罗,往来也不过十天而已。”

    只需十天的时间,就能从新罗到长安?金胜曼听到这里也不由感到心潮澎湃。

    不过她却又有些将信将疑,因为从新罗到长安实在是太远了。

    尤其是她亲自走过才明白这一路上是多么遥远多么的艰难,只用十天的时间就从新罗赶到长安,这怎么可能呢?

    金胜曼压抑着心里的激动,问道:“从新罗到长安只用十天的时间?火车真的有那么快吗?”

    苏程笑道:“若是铁路真的修建到了新罗,坐火车的话,根本就用不了十天。”

    用不了十天?

    金胜曼小嘴微张,直接就被震惊了。

    不过,王胜男却不觉得震惊,她拉着金胜曼的手笑道:“等姐姐坐过火车之后,就不会觉得不可思议了。”

    被苏程抱着的苏长安别的还听不懂,但是坐火车这几个字却听的清楚明白,稚声嚷嚷道:“坐火车,坐火车!”

    苏程此刻就在火车站,火车站的效率也空前的快了起来,不过是说话的功夫,火车就已经准备好了。

    陈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恭声笑道:“公爷,火车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除了公爷专用的车厢外,还加了四个车厢,一应吃食也准备了。”

    苏程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仁贵,你和程处默他们就坐第二辆车厢吧。”

    薛仁贵听了连忙答应一声,虽然见到苏程之后他也很高兴,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他也明白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他也不好和女眷同坐一个车厢。

    苏程抱着苏长安当先登上了火车,金胜曼、王胜男带着一众丫鬟们紧跟在后面。

    进入车厢之后,金胜曼就不由眼前一亮,这车厢可比马车车厢要宽敞舒服太多了。

    亲兵护卫们在陈福他们安排下全都登上了好车,就连随行的马车和战马都拉入了装货的车厢。

    “公爷还有何吩咐吗?”陈福恭声问道。

    “可以了,发车吧。”苏程满意的点头道。

    陈福恭敬的退出了车厢,然后车厢的门轰然关上,随着几声哨响,嘹亮的汽笛声响起,然后火车缓缓动了起来。

    逛吃,逛吃……

    “火车动了,等出了火车站就会加速,火车什么都好,就是声音太吵了些。”王胜男舒服的倚在沙发上慵懒的笑道。

    这可是苏程特制的车厢,可比马车车厢舒服太多了。

    金胜曼笑道:“声音确实大了些,不过我却越来越期待了,感觉火车很有力道的感觉。”

    王胜男笑着点头道:“那是自然,这一趟火车拉了几十个车厢呢,每个车厢能装载几千上万斤,却还能跑的比马还快,而且还不用休息,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