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限警戒 墨武

1952节 花非花

    世人间的祝福语有许多,心想事成无疑是极为流行的一种。

    但世人祝福心想事成,实则事事有碍。

    沈约听夜星沉说出“明镜花开,心愿重来”八字时极为讶然,他难信夜星沉这样的人物,也会将希望寄托在一朵花上。

    明镜花?

    当沈约脑海中闪过这三字的时候,石上长出的那朵花再度暴涨,花瓣的数量早就难以尽数。

    这世上难有这般繁密的花朵。

    花瓣透明如镜,其上影影绰绰,就如无数镜片般、折射出世间万物的身影。

    沈约见状、眼皮微微跳动下,他发现了异常。

    张继先随即向沈约看来,眼中带着惊诧、甚至有奇诡的味道。

    夜星沉醉心花开中,可在张继先有所反应的时候,引发了他的警觉,让他注目花开的时候,也是露出惊骇之意。

    霍然转头,看向沈约,夜星沉声音略有颤抖,“为什么?”

    他问的奇怪,沈约同样有丝奇怪,因为他知道夜星沉、张继先为何惊诧。

    明镜花如镜,层层叠叠的花瓣如同无数镜片在堆积,照出世间万物的影踪,那其中,自然有夜星沉、张继先的身影。

    可唯独没有他沈约的!

    传说中,鬼在镜子中是无法被看到的。

    张继先想必就是想到这点,才露出惊怖的表情。

    沈约同样震撼。

    为何明镜花中没有他的身影?

    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

    当初他午夜醒来,偶尔就会在镜中看不到自己,但旁人终究能看到他的身影,等他脑海中的记忆渐渐回转,他以为那是镜观引发的现象。

    修行者自有一镜。

    镜非尘镜,更像风月宝鉴,可观世上幻影,知幻观空不执,正是镜观的用意。

    世人有执,执为小我,和尚总说身体无非臭皮囊,不过是观弃舍法门的一种,因为臭皮囊污浊,这才一心舍去。

    舍去的不是皮囊,而是执着皮囊的小我。

    他沈约就是通晓这些道理,才以为当初午夜观镜在心、心疑我无我,这才导致镜中无人,可如今为何镜中有人,唯独没有他沈约?

    这暗示着什么?

    沈约诧异,还是道,“何为明镜花?”

    这是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一种花,夜星沉见花有期,究竟因为什么?

    “说下去。”夜星沉坚持道。

    沈约先怔后醒,暂放明镜花奇特一事,“你留在这里,一定是为了守护守护你认为最美好的……一切。”

    他本想说夜星沉是守护事物,可随即想到,修行无尘,夜星沉这般认知,同为修行之人,修行者不萦外物,能让夜星沉还关切的,多半是人。

    “你……”

    沈约刹那心转,断定道,“你是在等……明镜花开后,实现和婉儿再见的心愿吗?”

    念头出现的速度超过了他的推断逻辑,沈约在说出结论的刹那,望见了夜星沉眼中的泪影,知道自己猜并无差错。

    明镜花晶莹剔透,如同世人哀伤的泪水。

    它静静的绽放,似在拥抱着世人的伤悲。

    半晌沉寂。

    夜星沉终于道,“刘武掌控了冥数,他的仇人死绝。那些害他的老实人化作了尘土,那个一心让他死不瞑目的刘启,骨头都烂的难见。”

    沈约听闻夜星沉这么说,脑海中突然闪过刘武站在一个棺椁前的场面。

    那是刘启的棺椁。

    沈约几乎立即断定那时候近乎无所不能的刘武,终于还是到了刘启的棺椁前。

    有些仇恨,死都不能灭绝。

    刘启想看刘武死不瞑目,刘武何尝不想看到刘启终生痛苦?

    “刘武大仇看似得报,但他丝毫不快乐。”

    夜星沉凝望着地上的那朵明镜花,“仇恨就是嗔,嗔和贪婪般,只会让人感觉到空虚和无趣。”

    沈约听着夜星沉的回忆,脑海中却在急速的关联一些线索。

    黄帝、汉末、宋代,明暗界,九州……

    他这般想的时候,明镜花突然暗了一半。

    如同有利刃将明镜花切割,让明镜花的另外一半,失去了内在光辉的照射。

    夜星沉脸色倏变,不等发声,明镜花随即恢复了原状。夜星沉不明所以,沈约那一刻却有个惊奇的发现明镜花虽照不出他的影子,但能和他的思想产生一种奇妙的关联。

    他沈约在想到暗界的时候,明镜花暗了一半。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产生?

    沈约迅疾思索,脑海中再有四字显现。

    三千世界!

    一念及此,明镜花再度暴涨,其中花瓣如同雨后春笋般急剧的增多。

    夜星沉凝望暴涨的明镜花,缓缓握紧了拳头。

    “变成夜星沉的刘武,想要毁灭这个世界。”

    夜星沉低语道,“三世为人的他,看到了秦朝的灭亡,看到了汉朝的将灭,他知道,这种灭亡不可避免。就和你沈约说的那样……”

    夜星沉没有回头去看沈约,凝声道,“世人的劣根,注定了苟且,注定了残忍,注定了他们永远只能蝇营狗苟的活着。”

    沈约默然,这是现实。因为科学的尽头还是神学,但人类的尽头似乎就是腐朽。

    “刘武开始厌恶这个世界,开始想要毁灭这个世界。”

    夜星沉哂笑道,“他那时候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存在的理由。”

    明镜花突然有几片花瓣掉落下来。

    夜星沉大惊,失声道,“为什么?”他对明镜花的关切,似乎超越了一切。

    沈约心中微动,突然道,“或许因为……三千世界,本来就在毁灭。因为刘武的一个念头毁灭,或者因为旁人的念头毁灭……”

    夜星沉霍然扭头,盯着沈约,“你说什么?”

    沈约没有躲避之意,极为清醒道,“我有个猜想,这不是明镜花。”

    夜星沉冷笑道,“你认识这花儿?”

    沈约摇摇头,“不认识,但我和一些人最大的不同是那些人人云亦云,只听到别人说这是明镜花,就认定它是明镜花。”

    夜星沉脸色微变,何尝听不出沈约是在说他的盲信。

    “这是……”夜星沉欲言又止。

    “这是单鹏告诉你的,是不是?”

    沈约盯着夜星沉,一字字道,“可他没有告诉你,明镜花其实就是三千世界……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