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范马加藤惠

206 王对王

    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袭正装的保奈美。

    这位南条家大小姐总算是结束旅行首日的劳顿,回到预定好的头等舱来。她的神色看起来相当疲倦,但还是朝开门迎接的和马露出欣喜的笑颜。

    “我回来了。”

    “嗯,辛苦了。”和马揽着保奈美的腰把她拉进来。“怎么样?还顺利吧?”

    “这个嘛,邮轮运营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再加上旅行来宾需要协调,要不是有铃木爷他们帮忙,我真的差点投降了。”

    保奈美苦笑着做了举手投降的姿式。

    在人前努力扮演着干练女杰的她,也只有在和马面前才会露出小女人的一面。

    “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忙就好了……嗯,来这时坐下。”

    和马拉着保奈美来到沙发前,然后拍拍自己大腿示意她坐上来。保奈美稍稍犹豫了下,随即微红着脸坐到和马的腿上。

    一袭正装的南条千金有着别样的魅力,上等面料包裹着的娇躯散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热力。

    和马抬头看着南条千金微微娇羞的神情,突然有种要再不勒紧缰绳的话就会不妙的感觉。

    “谢谢你邀请我们来邮轮旅行,还特意准备了头等舱……千代子很高兴呢,阿茂虽然没说,但看得出来他也相当有兴奋。”

    和马揽着保奈美的腰,以愉快语气谈起旅行的话题。

    “笨蛋,你可是得到爷爷认可的半个孙女婿,头等舱这种是理所当然的啦……”

    保奈美横了和马一眼,嘴角突然微微翘起:“玉藻和晴琉没来,你是不是有些遗憾啊?其实再多几个人这里也住得下哦?”

    “不不,饶了我吧。难得出来休闲旅行,我可不想搞出全武行来。”和马连连摇摇头。

    桐生道场的妹子中,千代子和晴琉不算,能跟某狐狸气场分庭抗拒的大概也只保奈美了。

    到目前为止两人都还算和睦相处,而这并非因和马魅力过人,而是玉藻跟保奈美都是识大体、知进退的贤明女主。

    抱着感激的心情,和马揽着腰肢的手稍稍上移了些:“最近你忙都没怎么来道场,正好趁这机会好好陪陪你……嘛,在皇后号期间,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差遣吧,我的大小姐。”

    传来的力道让保奈美微微眯起眼睛,顺势把头靠在和马肩膀上,耳语般的呢喃着:“其实,本来还想今晚有空的话带和马你到处逛逛,但事务的忙碌程度超出想象,看来至少今天是没办法了……抱歉。”

    “不用着急,等有空再说吧,其实今天我跟着千代子他们就在邮轮上下逛了一整天……啊对了,还见到不少熟面孔呢。”

    和马想起般的把在码头遇到东大剑道社以及丰国小柚的事情说了出来,另外也提到邮轮上遇到的长谷川夫妇。

    “唔,剑道社是我邀请的,长谷川刚志我也有印象,邮轮试航时他好像是轮机室的监督。”保奈美微微皱眉,在记忆里搜索着和马提到的名字。

    “至于丰国小柚,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不过爷爷曾说过会安排些名流子女来登台献艺,大概也算是某种形式的社交出道……我想那位丰国小姐应该是这类宾客。

    “至于向川警部,大概是作为保镖同行的,这方面只要不携带危险器械登船,审查是比较宽松的。”

    保奈美以抱歉口吻说着。

    丰国警视监及麾下的腐败派系,跟和马不对付的事情早已不是秘密。

    保奈美当然毋庸置疑是站在和马这边,然而日本社会本身的裙带关系错综复杂,沾亲带故的情况到处都有。

    像南条家这种家大业大的财团,要想彻底隔绝两方派系的联系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此和马也完全没介意,反而摇头劝慰保奈美不必放在心上。

    “我想他们来皇后号多半只是偶然,但若不是偶然而是有什么盘算的话……放心,我会搞定的。”和马脸上绽开猛禽般的微笑,而这番话由他说出来也确实充满魄力。

    “那就交给你了,亲爱的,请务必保护好这艘船哦?”保奈美说。

    “累了的话就早点休息吧,上床前先洗个澡如何?我来服务。”

    和马呵笑着抱起保奈美。身材高挑又肌肉体质的保奈美比寻常妹子来得扎实,但最近疏于锻炼又长了点肉,所以抱起来的触可以说非常优握。

    “说起来,我还没休验过头等舱的浴室呢,不知浴缸里能不能躺下两人?”和马抱着保奈美朝浴室走去,全然没打算掩饰自己的想法。

    “……当然可以,这可是我家建造的。”保奈美横了某人一眼,有些骄傲又有些害羞地挺起胸膛。

    **

    丰国小柚跟向川警部的登船引起保奈美的些许警惕,跟和马说她明天会重新核实下今次招待宾客的名单,不过就连和马都没把这件事当成需要警惕的征兆来看待。

    出航第二天邮轮已经驶到公海,负责人保奈美上午依旧有大堆事务等着她处理,只有下午大约能稍许抽出点时间来陪同。

    不过和马倒不用担心没事干,千代子一大早便扯着他往邮轮各处逛游。

    从图书馆到电影院,从咖啡厅到健身房,东京皇后号是南条家不惜成本打造的超级邮轮,其中各类设施几乎都是当时最顶尖的配置,让家计艰难的桐生家大开眼界。

    两眼放光的千代子甚至问出“老哥你打算啥时候娶保奈美”之类的话。

    一上午逛下来,和马三人也有些累了,在后甲板一处露天咖啡厅坐下休息,千代子还去要了一大筒超豪华的冰淇淋拼筒,抱着吃得不亦乐乎。

    片刻后注意阿茂瞥来的目光,于是窃笑挖了一勺“啊”地送过去,却不料被和马张口给截胡了过去。

    “啊!老哥你干嘛!?”

    “桐生家禁止不纯的男女交往!而且你们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放闪,未免太不把为兄……为师放在眼里吧?”

    “那个,我并没有……”

    “什么啦!老哥你明明是被保奈美甩了,迁怒到我们身上吧?”

    千代子插腰用力瞪着和马,而和马哼了声把目光了开去。

    明明是来度假身边却没有妹子相伴这点,确实让他多少有些尴尬,不过扮演监护人时时不给妹妹恋情唱个黑脸也相当有意思,当然得小心别做过头,不然千代子发起飙来,桐生道场的经营就会当场陷入危机。

    “话说回来,这次来的人还真不少呢……”

    和马偏头朝四周望去。南条老爷子几乎是比着皇后号的接待上限邀请的来宾,在热门地点会感觉拥挤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这种喧闹大概也算是旅行特有的氛围吧?

    至少和马是蛮喜欢的。

    几名穿着比基尼准备做日光浴的姑娘从面前走过,和马眼光不自觉地瞟过去,心里则想着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跟保奈美在泳池里玩玩。

    “咦?”

    保养眼睛的和马咦了声,随即急剧调整了焦距。

    他在对侧甲板上看到相当眼熟的人影。

    那位登船前跟他打过招呼的丰国大小姐,此刻正在遮阳伞下优雅缀饮着果汁,和她同桌的除了向川以外,还有另外两人其中一人是身着高中制服的少女,而另一人则是穿着夏威夷风的花衬衫、身材颇为发福的男子。

    男子的位置正背对着他,但和马却在他头顶看到了一阴气缠绕的词条。

    和马以几乎踢飞椅子般的猛烈动作站起来,无视旁边千代子等的惊诧视线,沿着走廊往那边冲去。

    词条是灵魂的化现,无论外表如何伪装,词条都不会说谎。

    那个词条和马曾经见过,是绝不会在其他人身上出现的词条。而那词条的拥有者,应该怎么也不可能出现在皇后号上的才对!

    “合川法隆!”

    和马翻过栏杆直接落到那处遮阳伞前,几乎用吼地喊出那人名字。

    “哦,好久不见,和马桑。”

    转过头来的花衬衫男,看到和马似乎也有些意外,随即却用好似见到老友般的口吻跟他打招呼。

    “前阵子重弘桑可是承蒙你关照啦,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答谢呢……”

    “你怎么会这里?”和马打断合川的寒暄,紧紧盯着他。

    此刻他手上并没握剑,然而一股肃杀氛围却以其为中心朝四周辐射开来。本想说点场面话的向川当场敛声,而旁边高中生打扮的少女,紫式部则皱着眉头往前移了半步

    桐生和马,西国无双,关东之龙,踏平三个帮派和两处常黯地的稀世剑豪。

    这样的人物若想斩人的话,一把塑料餐刀,甚至一张薄纸,都能成为致命利器。

    “我是以会社家属的名义被邀请上船的哦,程序过程都合理合法,不信你可以找南条大小姐确认。”

    在令人胆寒的肃杀气氛中,合川法隆笑眯眯地开口了,抬头望向和马。

    “和马桑,你要斩我吗?在光天化日的甲板上,在南条家招待贵宾的邮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