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宇宙无敌水哥

第七百零四章:青铜计划

.    ,最快更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路明非入席,但说是入席,其实不过是坐在了一个小马扎上,他感觉自己有些像老家报亭前的那些老大爷,人手一个马扎凳和蒲扇,可惜没有象棋缺少了一点灵魂。

    帐篷里的人们或站或坐着,视线统一放在了最深处战术白板旁的昂热校长身上,足以说明这次集合是由谁召集的。

    现在还处于战后的重建阶段,忽然莫名出现了这么一次集合,并且集合的人选都那么的耐人寻味,很难不让人多想是否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所以大多数人脸上都充满了沉默,眼中略过思考的神采。

    可唯独真正的知情人显得是那么的淡然,比如施耐德和校长,也比如林年。

    “现在人也到齐了。”施耐德沙哑的声音响起了,吸引过去了所有视线,“接下来将要进行的话题将会被调度到‘S’级的保密权限,希望各位能明白走出这间帐篷后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这样会给执行部省下很多麻烦。”

    冷到爆炸的开场,起码路明非打了个哆嗦,不知道是被冷到的还是吓到的。他一直都听芬格尔说执行部就是二战时期德国的盖世太保,讲究的是一个皇权特许先斩后奏,他那天犯的事儿不会真被抖出来了吧?之后就是在帐篷里秘密枪毙的剧情了?

    “话题有关龙王吗?这个关头召集我们很难不联想到这方面。”恺撒开口问道。

    他抱着手臂和诺诺一起站在一台仪器旁倚靠着,直视施耐德那银灰铁冷的眸子说,“现在这间帐篷里的除开教授以外,每一个学员都是‘A’级血统及以上,精锐中的精锐,聚集这么一群人才能开讲的话题…别告诉我青铜与火之王还活着。”

    这句话一出口,帐篷咯的气氛就稍微出现了点变化,每个人,包括教授们的表情都有些抽动,似乎ptsd一般眼前浮现起了那晚上熔岩喷发,地动山摇的末日景象,谁也不想那种状况再度复刻一遍。

    施耐德没有解疑恺撒的问题,而是看了昂热一眼,昂热微微抬了抬手指说,“在说明各位来这里的目的之前,我以个人的名义有一个问题想问个人一件事…路明非!”

    “…在!”

    忽然被叫住的路明非从小马扎上陡然起立,站得笔直,像是上课被点到名字的学生。角落里诺诺被他那上战场似的表情给逗乐了,就连路明非不认识的两位学长学姐也在偷偷掩嘴笑,但没有任何恶意,大概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他们以前自己的影子。

    “不用那么紧张,坐着就好。”昂热双手插在口袋中,微笑地示意路明非放轻松,对于这个学生他总是抱有耐心。

    其实也不怪路明非会这么紧张,对于卡塞尔学院他的认知就是这是一群疯子的乐园,而能站在乐园顶端管理层的,自然就是疯子中的疯子。

    他第一次真正见到昂热时也是在中央控制室的屏幕上,那个老人的背后还流动着插着巨大炼金刀剑的龙尸体,不可为不印象深刻,震撼和敬畏拉满。

    现在真人站在了路明非面前,他除了觉得这老疯子比屏幕里帅得多以外,就只被那股绅士劲儿给镇住了,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才合理得体。

    “最近在寝室里躺久了,还是多站一会儿好。”路明非吞了口口水说,“校长有什么事要问我?我才疏学浅回答不上来不会扣学分吧…”

    “那你也得有学分可扣。”诺诺咧嘴笑道,“你跟零一样都是大一新生,课都没上几节哪儿来的学分,最多扣你全勤!”

    “其实没什么太过重要的事情,也不是学业上的问题。我只是有些在意,林年以前在下午茶的时候跟我提到过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同为‘S’级的你有着一些特殊的‘技巧’,对此我很感兴趣。”昂热看着人群中的这个男孩微笑,

    “就比如你在进入帐篷之后看人的视线首先是落在肩膀上的,这个细节证明了作为‘S’级的你能观察到我们远不能发现的事物和信息,就像二维的蚂蚁永远没有完整的三维视角一样。”

    路明非看了一眼抱着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林年,对方见着他的视线也微微侧头,大概意思是:对不起,你就是这么好懂。

    “好吧…我的确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路明非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词句,小魔鬼跟他提过醒,赠送给他的“特权”可以一定程度曝光,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和自由。

    但小魔鬼也特别友情提醒他,有些时候坦白也别太过实诚了,多少得留一些神秘感,对于秘党也好,对于他自己也好都是好事。

    “他能看到奇怪的东西?是能看到类似背后灵一样的玩意儿吗?能看到幽灵的黄金眼?”诺诺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满脸写满了好奇,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有趣的师弟还有这种特技。

    “诺诺,你说的应该是灵媒的阴阳眼。”苏茜指出了诺诺的有端联想。

    “没那么悬乎,他看不见幽灵,只是能大概能看到每个个体的‘威胁程度’和‘基本信息’。”林年开口了。

    “这是什么原理?”曼施坦因愣了一下看向路明非等待解释,就连昂热也在微笑地看着他,这让路明非瞬间麻爪了。

    他总不能说原理就是“契约”效应吧,把灵魂出卖给魔鬼,让魔鬼在签单前给你一些马杀鸡服务,就能拥有这个权能了?

    一旦说出口,咱们还是来聊聊帐篷内隐秘枪毙的事情吧…

    “其实原理很简单。”他开口。

    但说话的不是路明非,而是林年。

    所有人都看向林年,他面色常然地看向路明非,“这并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现象,你们可以理解为路明非可以持续张开一个变异版的‘血系结罗’领域,观察的范围只在他的视线之内,可一但观测成功就能直接洞悉目标的‘言灵’和‘血统’。”

    “这不就跟副校长通过炼金矩阵长期维持‘戒律’一个道理吗,只不过路明非不需要炼金矩阵的帮助…我的学生这么厉害?来,明非看看我,猜猜我的言灵是什么?”古德里安最先遏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了,没什么比看到自己的学生发光发热更能让他激动的了,“我需不需要摆个动作配合你,还是说你要预热一下什么的…”

    “不用…”路明非看着画风明显跳脱清奇的自家导师嘴角抽了抽,发现林年和昂热都对着他轻轻点头后,他也只能快速扫了一眼老家伙的肩膀。

    “…‘中枢’是什么言灵?”收回视线,他小声问。

    “‘中枢’我记得是‘天演’的下位言灵?具体效果是命令脑机能全面使用,短期增强记忆力和复杂的多线程思维能力,属于非战斗型的研究用言灵。”那对路明非不认识的学长学姐里,漂亮文静的女孩撩了一下耳发说道。

    在看见路明非的视线后,那位漂亮的学姐也微微抿嘴一笑,“好像还没有跟‘S’级自我介绍吧…酒德亚纪,05级龙族谱系专业,在我旁边的是我执行部的搭档叶胜。”

    “学姐学长好,以后请多关照。”路明非很机灵地问好,结实多一些前辈对校园生活来说总没什么坏事儿。

    “交际时间现在结束了,让我们回到正题…古德里安教授,你的学生答对了吗?”校长拍了拍手吸引回大家的注意力。

    在古德里安满脸中乐透的兴奋下点头认可后,校长不由淡笑着重新注视向路明非,“看起来确有此事,你的眼睛很特殊,路明非,你以后可能会成为战局的决定性人物。”

    “还好吧…没校长你说的那么厉害。”路明非说。眼睛厉害不代表人厉害,对混血种来说言灵和血统够顶才是硬道理,眼睛厉害是不管用的,毕竟这又不是隔壁的五村械斗之眼睛传说的片场。

    “路明非,还记得我最开始说过想问你一个问题吗?”昂热问,他看向呆愣的路明非轻笑了一下说,“我听说你在那天晚上赶到了战场的中央,你应该是正面觐见到了龙王阁下吧?”

    “是的…”路明非老实点头,他在场的事情除了林年以外,之后快速赶来的恺撒等人都知道,没有隐瞒的理由和可能,反正当时他手里就抓把破PPK,也不可能有人猜得到龙王后脑勺里那颗贤者之石是他给鼓捣进去的。

    “我很好奇,你在那位传说中的存在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昂热缓缓地说道,“能满足一下那天因为一些琐事缠身,导致没有机会面见龙王的老人的好奇心吗?”

    路明非顿住了,下意识看向了林年,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林年。

    “看我干什么?””林年也顿了一下,“我长得像龙王吗”

    路明非心说你不是长得像,当时我敢到现场第一时间还真没把你跟龙王给分辨出来,谁叫那时候你们都长着破破烂烂的翅膀?

    “有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康斯坦丁已经死了,死人是不需要隐私权的,经过副校长和我的确定,他已经没有再活过来的可能了。”林年淡淡的一句话封死了最初恺撒提出的猜想。康斯坦丁的确已经确认死亡了,在龙骨十字燃烧时那照亮黑夜的光就是他余生所有的生命了。

    “我的确看到了很多东西…一长串东西,很多不明意义我理解不了的词汇。”路明非迟疑了一会儿说。他没细讲三维属性的一块,毕竟那玩意儿入眼全是问号,只能体现出龙王的强大莫测…当时在场的另一个人肩膀上不也全是问号吗?

    “比如龙王掌控的那些言灵?”施耐德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你见到了哪些言灵?仔细说出来。”

    比起昂热循序渐进的诱导发言,执行部长的语气就显得冷厉多了,执行部干惯了的人都有这毛病,问话像是审问,让人如坐针毡。

    “很多,一般人言灵就一两个,但他的言灵…多到我记不住啊。”路明非留着冷汗小心翼翼地说道。

    “龙王是掌控规则的指挥家,按理说所有需要依靠火元素施展的言灵他都可以复刻并且使用,这听起来很合理。”昂热点头说,“有没有你较为印象深刻的言灵?”

    “印象深刻?”路明非不大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比如,‘烛龙’。”楚子航说话了,还是那么一针见血,直接道出了那一晚上最大的危机,每个人之后还会后怕和噩梦的恐怖。

    “有…我看到了。”路明非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烛龙’的确在康斯坦丁的特殊能力中,正正当当排在第一个,他很难不记得。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阿耆尼’‘君焰’‘天地为炉’(撞击大地制造活火山的一击),龙王释放过的言灵可以不加赘述。”昂热说,然后得到了路明非的点头确认。

    “另外我还看到了‘天火’‘虐焰’‘黼黻’什么的…”路明非回忆了一下说出来那么几个印象深刻的,尤其是最后一个言灵,幸亏事后因为好奇去搜索过读音,不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念出来,那么现在就得丢脸了。

    只是在这几个言灵被念出来后,路明非发现帐篷里气氛凝重了些许,他才入学不久没有接触过完整的言灵周期表,自然不大明白他随口说出的这些言灵究竟意味着什么。

    “都是可以以一己之力改变整个战场的可怕言灵啊。”曼施坦因低声说,“只是让他释放了后位一些的言灵,学院就已经成了这副样子,如果真的让他有机会咏唱出这三个言灵中的哪怕一个…”

    “他已经尝试过更危险的了,但被打断了。”林年平静地说道。

    “不用说这三个高危言灵,只要当时‘烛龙’成功释放,就算是一瞬间,别说是学院,就算是山峰和周遭的数千米生机都会被燃烧殆尽。”昂热缓缓说,“有关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该感谢林年和路明非。”

    帐篷内先是安静,然后是掌声,林年在掌声中沉默,而路明非则是在掌声中慌了逼,看向昂热的眼底充满了惊恐,但昂热对此只报以绅士般的微笑和鼓掌。

    “想来那一晚真是千钧一发啊,只可惜没有机会在场观摩。”叶胜由衷说道,语气里满是遗憾。

    “相信我,你不会希望自己在场的。”施耐德面无表情地说道。

    “神话级的言灵从来都不是一场可以观赏的烟花,就像在辐射范围内没有人会去欣赏那开天辟地的火焰与浓云。”曼施坦因摇头。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成功不是吗?”苏茜低声说。

    “是啊,龙王失败了,所以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作为失败的代价。”昂热说,而角落的林年也只是微微垂眸,并没有因此感到骄傲的意思。

    每个人在聊起这个话题时都会有意无意地去看他,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一晚究竟是谁真正阻止了龙王,甚至说将龙王逼到了绝路。

    可他们的功臣在那一晚后就没有真正露面在学院内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很适合来一场狂欢,然后发表一个煽动而又振奋人心的演讲,带着狂热的弦外之音。

    有人也的确亲自去邀请他,请求他去那么一个有关使命、信念、忠诚的演讲,但那个男孩还是拒绝了,独自留在了雨天的后山。因为只有胜利才需要演讲,在他看来他们并没有胜利,在那一座座新起的墓碑,和冰窖最深处的龙骨十字面前,每一个人都是输家。

    “…那么就现在路明非给出的情报,那我们几乎可以确定一件事了。”昂热淡淡地说,“如果龙王确切如传说中一样掌控着如树开枝般的伟力,那么下一次的龙王讨伐战,我们将要面临的力量,可能就会是上一次的数倍有余,毕竟遭遇战和经过时间沉淀和催燃的复仇战相比,爆发出怒焰的温度和规模必然是截然不同的。”

    校长的声音回响在帐篷内,每个人都清晰地听在耳朵里,也同样愣神和震惊地看向了这个老人。

    “那么现在也是揭开这次集合的主题了。”昂热说,然后看向了施耐德,“接下来,由执行部部长冯·施耐德教授为各位讲解一下,由校董会与执行部共同进行决策的有关龙王的新一次战役行动…‘青铜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