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人间苦 甲六一

第1877章 定金黄金发

    蔡根从梦中醒来,眼前依旧漆黑一片。

    难道自己做的是梦中梦吗?

    “小孙?你在不?”

    “嗯,我在,三舅。”

    蔡根之间身旁突然亮起了手机屏幕,照出了小孙的脸。

    “咋地了?

    天黑了还是没电了?

    咋这么黑呢?”

    小孙把手机的光亮照向了自己的脸,怕蔡根看不见。

    “关大爷说快到了,该入港了。

    咱们趁着夜色,悄悄混进去,省去很多麻烦。

    毕竟,咱们都见不得光。”

    嗯?

    入港了?

    难道冰岛已经到了吗?

    蔡根伸了个懒腰,精神状态不错,酒意全无。

    “这么快吗?

    我睡了几天啊?”

    “主人,你睡了四天五夜,鼾声如雷,响彻天地,底气很足,相当健康。”

    啸天猫的马屁,从来不分时候,能拍的时候尽量多拍,总有一下是蔡根喜欢的,这就是大数法则。

    抱着一个手机,也照亮了自己的脸,怕蔡根认不出来是他拍的马屁。

    自己竟然睡了快一周,蔡根没觉得过了这么长时间啊。

    难道是在梦中下坠的时间比较长,或者是被黑色苦神笼罩在黑暗中的时间比较长?

    不管了,反正自己睡的挺好,还有啥不满足的。

    坐起身,习惯性的掏出了一颗烟。

    玩具熊的打火机,比啸天猫的马屁还快,早就递上来了,同时照亮了自己的脸,很怕蔡根看不清他。

    “蔡老板,你感觉咋样?”

    蔡根抽了一口烟,身体上感觉很好。

    但是心情上,非常糟糕。

    “阿熊,我做梦了,还是噩梦。

    觉得,这次咱们可能要完犊子。

    我提前声明哈,我的梦一般都比较准,目前没出过岔子。

    除非我理解不了,否则就没有失误的时候。”

    小孙大吃一惊,手机都晃了晃,当然知道蔡根做梦预警的厉害。

    “三舅,你梦到什么了啊?

    有啥事,还能吓唬住你?”

    小孙这句话说的,可真不是拍马屁。

    无论是阿飘,还是神魔,蔡根连小可爱都见过了,还能有什么事情把他吓唬住吗?

    “小孙啊,我梦到天下无敌的苦神,被捅死了。”

    “卧槽,主人,谁那么变态啊,为什么要捅苦神呢?”

    蔡根熟练的掐了一把啸天猫的大脸,这个货不往歪了想就得死。

    “小天,苦神是被一把火焰巨剑捅死的,就死在我面前。

    那血流的,跟不要钱似的,都被火焰巨剑给蒸腾了。

    死的老惨了。”

    本来啸天猫还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但是蔡根说出来的话,实在让他笑不出来。

    苦神都能被捅死?

    还死得很惨?

    那岂不是说,冰岛就是苦神的葬身之地?

    这么快就要剧终了吗?

    杨仨无法接受,自己才刚登场啊,就是最后一集吗?

    也掏出了手机,不敢照蔡根,照向了自己。

    “三舅爷,苦神死了以后,也像你一样复活了吗?

    你们苦神一脉,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啊?”

    蔡根回想了一下梦里的画面。

    苦神确实死了。

    活过来的黑色苦神,更像他的影子。

    那么苦神算是复活还是没复活啊?

    “杨仨,苦神复活没有,我不知道。

    反正这次来冰岛,我感觉很不好。”

    小孙听出来蔡根真的害怕了,直接给了个台阶。

    “三舅,要不咱们回去吧。

    找大使馆也行,多花点钱也行。”

    蔡根心中一喜,正合他意啊。

    明知道有危险,还往上凑啥啊?

    嫌自己命大吗?

    再说了,也没有整明白副本的先后顺序,是不是越级杀怪都不知道,万一这个梦就是在警告自己呢?

    现在还不是来冰岛的时候,等你带上了七级狗,一身天尊套,四十级以后再来冰岛转悠,否则死定了。

    “小孙,多花能花多少钱?有门路吗?”

    “岳父,你这样说就不对了。

    三舅爷一脉,就是刀尖舔血的命格。

    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

    杨仨一听蔡根真打算回去,直接就着急了,手机差点撇了,晃晃悠悠表示反对。

    “杨仨,你脑瓜子里进屎了吧?

    没有困难为什么要创造困难呢?

    难道是嫌弃游戏太轻松,没有挑战性吗?

    你先告诉我,你有几个币,你有多少条命?

    告诉你,在人世间,你亲舅帮不了你。”

    玩具熊完全站在了蔡根的角度,开始训斥杨仨。

    看样他已经找好了自己的位置,只能抱一条大腿,他选择了蔡根。

    “持国,你特么咋跟二郎说话呢?

    是不是有点飘了?”

    啸天猫就比较复杂了,尤其在杨仨和蔡根同时在场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的维护杨仨,多少年养成的习惯,轻易改不掉。

    顺便还一口气把玩具熊手里的打火机给吹灭了,让蔡根看不到他的脸。

    蔡根的巴掌,专门治各种臭习惯,用力的拍在了啸天猫的屁股上,差点把他手机打掉。

    “小天,你装毛啊。

    阿熊说的哪里不对了?

    我其实不怕,反正我也死不了。

    我是心疼你们啊。”

    “菜帮子,你别装了,害怕就是害怕,承认了也不丢人。”

    段晓红的手机可能电量不足,照在她的脸上,有点朦胧,带着酒气。

    蔡根还没等反驳,一抹绿油油的手机光亮了起来,照着王苟胜惨白的脸,好像个阿飘。

    “蔡根,我夜观天象,及至北区,仰开阔而无垠;

    继而南觅,望苍茫之难尽。

    其时芒种,日宿鹑首,故朱雀几尽矣。

    横空北斗,魁柄南斜,遥接大角,远视无涯。

    大角莹莹,孤而夺目,小星灿灿,众而难顾。

    列摄提而分左右”

    蔡根实在没忍住,一脚踹了出去,结果被王苟胜挡了下来,身手敏捷呢。

    “蔡根,你踹我干啥?”

    “狗剩子,谁让你不说人话,我能听懂吗?一点也不可爱。

    你是在显着比我们有文化吗?”

    王苟胜用力的一摔蔡根的脚,义愤填膺。

    “蔡根,天象上意思。

    北方有大事发生,如果处理不好,世界毁灭,危在旦夕。”

    “狗剩子,这都是天象说的吗?准不准啊?咋看出来的?”

    “不信你上网查,不要质疑网络的力量。”

    蔡根直接被噎没电了,还想继续和小孙探讨需要花多少钱回家的问题。

    “蔡根,这是黄金头发,是我定金。

    处理完冰岛的事情,还有重谢,你看可好?”

    关山勒没有手机,但是他手中的黄金头发,散发着耀眼的金光,把他的老脸照的神采奕奕。

    蔡根终于反应过来,看似黑暗一片,万籁俱寂。

    实际上这群货都围在自己身边,一个不少,偷窥自己睡觉,实在太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