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第七百三十九章 你比六环少一环

    “平衡”的第五环,是为“葬灵使者”。到了这个境界,成长的方向主要是集中在了精神力和感知之上。余连可以非常明显地感觉到精神防线有了质一样的强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重新认识了自己一番有关系。:.

    如此一来,不管是在灵能技法、组合阵列,亦或是精神层面的攻防,他都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自己了。当然了,精神领域和灵能技法,因为他本就因为某个启明者的神秘小姐姐那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传法,掌握了“白银龙息”和“灵子风暴”,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平衡”。现在,当他通过五环的时候,对这两路神技的理解便又上了一层楼。

    他现在已经有了信心,就算是和那些专职的法爷对搓火球,也不一定会输。

    另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融合了以太虬的松果体的缘故,在解锁的星位之中,又多了“以太之躯”和“以太呼吸”这样的能力。

    前者可以被视为“元素之躯”的进阶版。到了这个地步,自己的身体在物质和能量直接地切换便更加自如了。

    当初在“元素之躯”的阶段,自己无论是想要传火还是变成水,都要承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被撕裂的痛苦,除了天生的抖M,多来几次一定是会变成神经病的。

    于是乎,虽然某人上辈子都有过被泰坦舰主炮直轰的经历,但对于这种技能也是会极为慎重的。余连宁愿是多穿上几层防弹衣和护盾,再带上一点防御用宝具,也绝不会像某些不会游泳的海盗那样,把身体元素化去硬抗子弹好装逼。

    可现在,到了“以太之躯”的阶段之后,他的感觉却好了很多,至少没有那种撕裂细胞的痛苦了。如果能多加练习,实体和能量之间的切换,说不定会像呼吸一般自如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切换的是自然世界中的元素,还是存在相生相克的问题的,而自己切换的是“以太”,这其实是一种在物质世界中应当不存在的东西。

    也即是说,他不是变成没有实体的风火雷电,而是量子幽灵啊!

    只要控制得好,岂不是无敌?

    ……呃,好吧,无敌当然是不可能无敌的,毕竟就算是正牌的虚境幽灵也都会被大炮轰死,但至少被动回避率增强了一大截。

    若真是放在游戏里,绝对堪称神技了。

    然后,便是所谓的“以太呼吸”了。这是一种用科学无法解释的内循环能力。一旦切入这个状态,理论上便不需要通过外界的呼吸来保持身体技能的运转了。如此一来,便可以让自己的存在,从自然法则的意义上彻底销声匿迹。

    如果再配合以太之躯,甚至可以长时间以肉身在没有空气和水,却密布着未知辐射的宇宙空间中行动。

    如果还能飞,便是所谓的脚踏星河,虚空漫步了吧?

    灵能者越是到了高环便越不像正经人,便是通过这些方面展现出来的。

    原来如此,师父所说的“融合”便是这个原因了吗?

    ……这难道真的要把潜行流玩到底了吗?可前面不已经说过了吗?再怎么着我也是个当领导的,创立的也是正经的革命组织而不是奇怪的兜帽社团,作风应该要光明正大起来的啊!

    对于余连这样的质疑,师父却道:“如果你这么理解,那就肤浅啦。如果仅仅只是躲在水里藏头露尾,那是永远不可能达到上善若水的境界的。”

    “要变成水,是吗?”余连忍不住问道。

    “就是要变成水。可是,什么是变成水呢?”

    余连顿时语塞。

    他倒不是无话可说,而是真的不敢妄言。既然已经涉及到了自身的力量成长,可就不能乱抖机灵了。实力有没有进展,忽悠得了别人,又岂能忽悠得了自己呢?

    从这个角度上说,神秘学只是效果很玄学,但在理论上,和科学还真挺像的啊!

    谁敢说我不唯物!余连想,然后便向兰九峰拱手作揖。

    “请师父指点迷津。”

    兰九峰一副孺子可教地点了点头,捋了捋仙风道骨的胡子,傲然地望天沉声道:“为师不知!”

    “……”余连心想果然只有这理所当然的二皮脸,才能当得起真正的一代宗师啊!

    “等到为师真正领悟了这个境界,便也即是我踏上真正巅峰的时候了吧。”兰九峰哈哈一笑:“当然了,以你目前表现出来的聪明才智,说不定会比为师更早领悟到这一条路的。到时候,需要指教还是我呢。”

    兰九峰这堂堂的一代宗师应该还不至于阴阳怪气,余连只能当对方是在说笑话,于是便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另外,也千万莫要觉得,能融入自然,就真的存在了不朽之躯。”兰九峰又道:“你现在已经是葬灵使者,自是应当明白此中内里的真意吧?”

    “弟子明白。”余连点头道。

    这说的便是余连到了这一环之后,觉醒的最后一个星位了。在又扩大了一拳的灵魂宇宙中,这颗被点亮的星辰便被称为‘葬灵’,这或许也正是第五环被叫做“葬灵使者”的原因吧。

    这个解锁的新战技并没有什么太强力的加成效果,无法让自己变快也不会让力量加强,也没有什么超强感知和预判的效果,更不能产生铺天盖地的灵子弹幕或玄妙绮丽的非凡技法。

    唯独只有一点,己方的攻击可以直接作用于,不通过(已知)物质依托存在的非自然能量体上。说得更直接一点,拥有“葬灵”能力的超凡者,可以攻击元素,可以攻击灵能,也能直接攻击以太。

    余连道:“虽然听名字有像是反派,但说白了,这不就是对虚境各种魔物的特攻吗?”

    当然了,虚境里面的异物跑到了物质界,大约就像是病菌进了人体,总有办法来对付的。可若有了一种更高效率的特工手段,却不是更好的吗?

    原来我特么是抗生素啊!余连顿时悟了。

    “然而,对你这样能够自如切换实体和灵体的修行者来说,不也是特攻吗?”兰九峰却道。

    原来我连抗生素都不是,其实是疫苗啊!果然,人最大的敌人始终是自己啊!余连顿时更悟了,觉得自己离大道又进了一步。

    可这时候,却听老爷子话锋一转:“可是,对虚境妖物和元素体特攻,对所有的修行者来说,又岂会没有效果呢?为师创立的正阳绝根的绝技,本就是从你大师兄掌握的‘葬’中模拟出来的。”

    余连表示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他又认真回忆了一下“截手”的运劲方式,赫然发现,和“葬灵”还真有几分共同之处,不由得震撼不已。

    在这个宇宙,超凡者的历史,便是宇宙的文明史,若算上各大文明的母星时代,完全是能以六位数来计算的。如此浩瀚的时间长河上,从来不缺乏踏破虚空一指坠星的九环“神祇”们。可为什么却只是兰九峰这位一生都没有抵达真理之侧的八环,却能留下灵研会这样发展潜力绝不在骑士团和协会之下的道统呢?

    谷/span>“为师也不知道星环觉醒时的那些先天能力是如何产生的,只能暂时将其视为冥冥之中的天赐了。可是,先天之能归于天道,但吾辈若能将其改为所有人都能够学习和修行的武道和技法,却又未曾不是吾辈凡人的道啊!天道缥缈,可天道,人道,终归衡平嘛。”

    余连觉得最后这句话耳熟,但一时间却不记得是从哪里听来的。

    兰九峰看了余连一眼,语重心长道:“世人皆认为你们‘平衡’走的是中正平和的路子。可为师却以为,你们‘平衡’,才是最有可能得大道的。”

    低情商的说法是“样样稀松的水桶号”,但师父偏偏用的是“中正平和”,谁说一代宗师就没有情商了来着?

    余连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个样样稀松的水桶号竟然担负着如此重大的责任。他虽然听不懂,却也依旧是大受震撼。

    可不管怎么说,经过今天这样的成长,自己的灵魂强度、精神力以及感知确实是得到了质一样地提升,强化力度绝不在“拥灵”和“驾驭”这些法爷之下。

    如此一来,倒确实对自己之后的行动有些帮助。

    更重要的是,这样应当便不会再有人说他是样样稀松的水桶号了吧?

    “你的大师兄当初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到了第六环,灵魂歌者的境界,得到大副强化的,却又是力量和体质啦!”兰九峰虽然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很小的事。

    “……既,既然是都叫灵魂歌者了。不应该进一步强化灵性和精神力吗?大师兄自己也是这么说的。照他的说法,在灵能技法的操作上,甚至是可以和金师兄过了百十招的。”

    “那是以为他是在虚境中完成了仪式,融合了三首怪犬的脊骨罢了。况且,体能上去了,做什么不行呢?这就是我们老祖宗说的,练武还要练功的原因啦。”兰九峰道:“至于灵魂歌者,嗯,唱歌其实很耗体能的。是吧?”

    “还,还可以这么解释吗?”

    “当然就是这么个道理嘛。一法灵,万法通啊!”

    这老爷子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但余连总觉得他又是在忽悠自己,可惜自己实在是没有证据。

    考虑到再纠缠下去似乎会有点尴尬,余连便只好转移话题道:“对了,您现在还没有告诉我,刚才您钓鱼……钓以太虬的飞星鲨,是如何的来的呢。”

    “为师已经说过了,自然是养的。”

    然后又进一步解释道,最近他老人家满宇宙乱晃,可并不是真的准备退休去玩女团了,而的的确确是在思索灵研会的下一步发展方略。现在,灵研会的问题并不在于旗下的高手不足,其实是没有自己独有的修行资源。

    “也就是缺钱?”余连心想这不是最好的解决的问题吗?

    “大家正常的开销也还是可以维持的。你别的师兄师姐们,在这方面都不是太擅长,但唯独你的大师兄,是真的很擅长仕途经济的。搞的什么道场联合啊,军队训练营,还有动作导演的培训班什么的,干得还是很不错的。至少门中的核心弟子的补贴还是不错的。”

    余连心想才怪。大师兄虽然有着灵活的道德底线,但在经营方面还真的是太君子了,所以那么辛苦才只能维持一个收支平衡呢。不过没关系,现在灵研会还是在积累的阶段,正是需要名声的阶段。

    要大举扩张,完全可以等到第三代都成长起来再说。

    “为师说的是修行资源方面。零元素的矿脉虽然都掌握在国家政权手里,但所有历史悠久的修行团体,也都是有自己的特殊渠道的。”老爷子笑道:“星界骑士团和游击士协会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母国在久远的母星时代就有长达万年的灵性崇拜。然后也也是最早进行了宇宙探索的,也是最早得到了启明者传承的。我们的底蕴确实不如他们,但只要脚踏实地经营下去,也并不是没有迎头赶上的可能性。”

    “那虚灵圣殿呢?”余连问道:“他们最早得到启明者传承的神秘学修行组织吗?”

    老爷子瞥了余连一眼,语言带着些许戏谑:“他们本来就是。”

    兰九峰这话其实可以通过两个方向来理解,但如果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一层,怕是就要颠覆许多大众所认知的历史真相了。

    “他们……”

    “一个没有任何国家支持的灵团组织,对外只是一个跨国的慈善组织和学术合作组织,却是宇宙中代表着神秘学最权威的尖端组织。这其间三味,岂不会让人浮想联翩呢?”

    确实会让人浮想联翩,而且已经浮想好几千年了,却也没有什么具体证据。只不过,像兰先生这般解读的,余连以前还真没听说过。

    “不过,他们在大航海时代开始的过往三千年中,都没有干涉国际争端,那除非是有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把他们当成个跨国学术组织便是了:”老爷子捋了捋胡子:“你既然已经上了五环,到六环便只需顺其自然就可以了。待到哪一天,为师便带你华胥一游,拜访一下圣殿中人。那些人古板了一些,但总还是值得一交的。”

    他又看了看菲菲:“对,这小女娃也应当一起来。”

    刚才一直一言不发,仿佛当自己只有耳朵的菲菲,听闻此话,也只是挂着礼貌的微笑,颔首表示了一点礼仪性质上的感激,仍旧是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样子。

    然后,师父又继续解释到,灵研会是需要自己的独特的超凡资源的,于是便把主意打到了养殖虚境魔物兽的方向来。

    注意,这里说的是“养殖”,自然就是要成体系成规模成制度的,可和高手抓了一两头巨兽当坐骑宠物使是两回事。

    “所以,刚才那头飞星鲨便是我们养的?”

    兰先生道:“负责这件事的,是你的师姐韩黛。她的能力也正合适。”

    韩黛便是“灵研七子”中唯一一个还没有和余连照过面的师姐了。余连记得,这是一位达观低调的人,在历代皆是高手辈出的灵研会中的存在感不高,但却是“七子”中寿数最高的人。

    “好了,这边事已了,你们回吧。这清风算是我的童儿,有事他会和你们联系的。”兰先生挥了挥手,那只小玄武便抱着蓝牌的虚令跑了过来,将其硬塞在了余连手中。

    哦,这支小玄武是清风,那边的银翎鹤就一定是明月了吧?

    余连虽然很想这么吐一下槽,但兰九峰似乎已经不准备再理会他们了。

    老爷子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根长长的钓鱼竿,坐到了高出的山石上,轻轻地一甩,便将长长的鱼线挥入了浓密的虚空之雾中。

    却只见那鱼线上依稀流淌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霞光,却仍旧在不断地延展着,仿佛永无尽头般探入了大雾之中。

    余连觉得,那头飞星鲨是养的还是抓的自己是不知道,但灵研会的虚兽养殖产业不管是能做多大,第一头一定是老爷子这么钓上来的。 为你提供最快的他和她们的群星更新,第七百三十九章 你比六环少一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