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他和她们的群星 流血的星辰a

第九百二十二章 只有帝国受到伤害的世界

    很多受过正统军事教育的人都以为,所谓的“游击习气”便是一方在兵力不如人,装备不如人,技术不如人,资源不如人的时候,只能采取地不讲武德的偷袭和乱战。

    这样的战法会让人很烦躁,注定会是毫无荣誉感,难登大雅之堂的小伎俩。蚊子也是很令人烦躁的,而且也能给人放血,但蚊子毕竟只蚊子,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狮子。

    可是,余连却很肯定,全宇宙可能没有人比自己更懂游击士战了。

    讲一句让传统的“骑士”老爷们破防的话,在战争的领域,不讲武德可是比讲武德困难多了。退而不溃,聚散为常,这对军队的士气和组织度,以及指挥官的统率力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然而,我们并不能指望所有的分舰队提督,乃至所有的舰长都是军神转世。

    可是,却可以指望舰员们都有必死和必胜的决心。

    掠夺者的舰队们既然敢于深入敌后骚扰补给线,当然也就做好了和大部队失去联络的准备,同样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依然保持了相当清晰的头脑。

    这不,在发现地球舰队出现之后,掠夺者们丝毫没有恋战,当机立断地开始转移了。

    这时候还真必须要给被揍得鼻腔脸肿的凯泰人稍微点一下赞。他们的两艘重巡洋舰一艘被击沉一艘被重创动弹不得,但剩下的几艘受伤不是太重的轻型战舰,却拿出了知耻后勇的气魄,不管不顾地便向着战略转移的掠夺者舰队扑了过去。

    她们仿佛已经把自己的引擎都跑得烧了起来,居然还真的追到了袭击者的后车尾。

    可是,我们要知道,人有的时候可以用精神燃烧自己,但机器却不会。更何况这些战舰经过了被偷袭和奋战之后,本就已经快到极限了。当她们快要冲到近处的时候,却被拖在最后的一艘掠夺者战舰秀了一脸。

    却将这艘造型丑陋的喷火船在高速前进的当口,忽然没有丝毫减速地来了一次毫无余地的U型掉头。整艘战舰的中轴甚至在高速转向的过程中有了一丝扭曲。然而,她却依然完成了这次极限的战术动作。

    这分明就像是看到了一头肮脏的狗熊,顶着一身污浊的皮毛和腱子肉,却踮着脚尖在大家面前来了一首小天鹅。

    这场面一点都不优雅,只觉得诡异得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紧接着,完成了“华丽”地转向掉头的掠夺者战舰,已经开始冲着追兵开始齐射了。

    这艘喷火船当然也是极端加强了火力的,弹幕覆盖形成了扩散极为宽广的扇面,几乎将所有正在追击的凯泰人战舰都覆盖在了其中。

    而这个时候,冲到终点的猫人战舰们就像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又来了一次极限百米冲刺似的,甚至表现得比贤者状态还要迟钝,连基本的回避动作都没有做出来,便被猛烈的炮火湖了满脸。

    有两艘驱逐舰当场便续不回来了,剩下的舰支也都或多或少地陷入了重伤状态,再也无法反击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地球护航舰队的那六艘驱逐舰也赶了过来,她们的状态还算是完好的,散开队列躲过了敌人的炮击,然后在中距离发射了四十八枚导弹。

    共同体装备的中距反舰导弹的技术含量还是很不错的,总算还是有五枚突破了密集的火力拦截和护盾,准确命中了目标。其中一枚甚至直接在船尾的引擎口附近发生爆炸。

    于是乎,这艘方才制造了巨大战果的掠夺者战舰顿时就有三分之一的引擎喷口熄灭了,就像是失去了电力的灯泡似的。船体顿时也慢了下来。

    可是,就像是余连所猜测的那样,这些参与敌后袭扰的掠夺者战士们,确实是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那艘失去了大部分速度的战舰,干脆就不跑了,将所有剩下的动力都用于战术机动,凶猛的炮火更是一茬跟着一茬,像极了一头狂暴困兽。

    可是,狂暴虽然狂暴,但狂暴之余,这头困兽似乎依旧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冷静。她没有攻击地球人的驱逐舰,而是冲着离自己最近的两艘凯泰人的轻巡洋舰又是一阵猛轰这两艘刚才已经被掠夺者骑脸输出过一次了,同样身负重伤,舰体状况甚至显得比前者还迟钝。

    这样笨拙却又凶猛的炮战又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两艘凯泰人的轻巡洋舰各自挨了至少二十发以上的轨道炮弹和离子光束,便也步入了那些船毁人亡的队列中。

    只不过,乘着这段时间,地球的护航舰队也赶了过来。那艘轻母带着工程船接近了方才的主战场,看看还有没有人和船可以抢救。郡级的重巡洋舰带着其余的轻巡洋舰也赶了过来。

    霍雷肖·维恩“代表”司令官向对方发去了劝降通报,但连续三次通报却没有得到了回应。于是,全舰队远距离的光矛炮齐射,给了敌舰最后一击。

    在一众地球官兵肃然起敬的目光中,这艘战功赫赫的掠夺者战舰在万炮集火中终于化为了乌有,事后也没有发现任何幸存者。

    也几乎就在这艘掠夺者战舰沉没的那一刻,远处的重力井方向也传来了跃迁信号。紧接着,十余艘新锐的战舰终于进入了这个星系之中。

    这会过来的总算是真正的帝国舰队了。

    可这个时候,这些生力军就算是把自己的引擎跑得烧起来,也不可能将这些早已经逃遁到了星系另外一个方向的掠夺者主力舰队堵住了。

    便只见剩下掠夺者战舰们,就这样押着一艘膀大腰圆的古圣级运输舰,大摇大摆地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他们跃迁的方向应该是DL15星系,属于共同体负责控制和维护的补给航道,但这时候,那个星系里暂时是不存在任何战舰的。

    于是,掠夺者舰队便以一艘中型喷火船为代价,在击沉凯泰王国的重巡洋舰一艘、重伤一艘,击沉轻巡洋舰两艘和驱逐舰三艘,并且俘虏了一艘古圣级运输船外加船内数亿吨级的物资之后,顺利地脱离了战场。可谓是大获全胜满载而归。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损失的那艘喷火船还是地球人击沉的呢。

    大概是进入战场的时机太巧妙的缘故,共同体舰队全场唯一的战损便是一艘巡洋舰被对方垂死挣扎的炮击挂中了装甲带,只出现了三名死者和五名伤者。在这样烈度的战场上,这甚至都算不上是损伤。

    于是乎,只有凯泰人受伤的世界便诞生了……嗯,严格意义上那艘古圣级和上面的物资是帝国的。所以帝国也受了一点点伤?

    余连大约是可以猜得出,那些刚刚赶到的帝国军官兵们会是怎样一种大冤种的表情,但这这时候也没空关注盟友们的心情了。

    余连回头吩咐了一声:“菲菲,你帮我拟一份慰问电文,用我的名义发给帝国远征舰队司令部。还有,霍雷肖,追上去!”

    “追上去?”

    “对,让补给舰队和帝国巡逻舰队会和。我会提前给康纳里斯司令官发信解释的,误了时期也不是你们的错。至于你们护航舰队的任务,便是马上追击,尽可能地侦查掠夺者的行踪,收集所有的信号残留!”

    菲菲忍不住瞥了余连一眼。说实话,这个做法稍微显得鲁莽了一些,甚至有被掠夺者伏击的危险,她相信余连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而对面的霍雷肖·维恩明显也能意识到这一点。可是,前者依然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这个命令,后者则没有丝毫犹豫地敬了个礼,回了一句“得令”。

    不过,他还是又给出了自己的建议:“阁下,其实不需要护航舰队全员,只需要下官指挥的爱德华三世号,以及友舰华来士号配合就可以了。”

    “两艘驱逐舰?”

    “是的。下官的爱德华三世号是最新型的弗来彻4型驱逐舰,强化了信号塔标系统,还加装了四个自动深空探测器,本就需要执行一定探索和侦查任务。”维恩解释道:“而且,两艘驱逐舰的目标不大,真若是有什么问题,脱身也更容易。”

    可是,真若是被人伏击成了,便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两人其实都明白可能存在这种危险,但也都没有明说。余连沉吟了一秒钟,面无表情地点头:“批准!”

    维恩再次敬了一个礼,关闭了通讯。

    随后那边的问题,便和余连没什么关系了。他现在毕竟只是一个管后勤的……或者说“管理”都算不上,法理上只能算是一个负责协调的联络员。方才直接越过了补给舰队的指挥层远程遥控指挥,已经是犯了很大的忌讳了。

    “如果你不是灵能者,光凭刚才的行为,说不定是会上军事法庭的。”菲菲道。

    “确实,可正因为我是灵能者,所有有特权就尽量用吧。”余连耸肩:“反正我又不在意在高层中的风评。”

    菲菲点头:“如果你在高层的风评不好,其实是好事。越不好,委员长先生,未来的总统先生便越是会支持你的。”

    “……你好像并不担心委员长会输掉大选。”

    “他毕竟养望十年了,大家都很喜欢这种强硬阳刚的领导人。可对面共荣党推出来的那位先生,怎么看都只是个按部就班的文弱知识分子,上去了也只是老怪物的傀儡嘛。”

    菲菲口中的老怪物,自然便是共荣党的幕后首脑,从帝国统治时代就活跃在共同体政坛上的大老茅元祚了。

    说实话,余连对大选的过程和结果真的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只希望双方不要为了刷存在感影响前线战事就可以了。

    可是,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位空降过来的吴三松准将,还有目前已经抵达新玉门的观察团,不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吗?

    他现在只是一介小小的准将,便只能尽人事知天命了。

    于是,余连首先给前线的杨希夷又发了一封报告,详细说明一切的战况始末和自己的判断。他现在依然觉得整场战役的进程都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荒谬设计感,总觉得哪里都违和,但这毕竟只是自己的感觉。一个成熟的指挥官,是绝不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子爵,而放弃任何一个探寻敌情的机会的。

    至于这背后到底是否存在什么阴谋,还是应该交给那只“外环之狐”去分析。这才是人尽其才嘛。

    随后,余连又给了阿芝莎·马洛温少将发了一封信,请求大姐头物色几位感知系的灵能者,如果正好是专业对口的“探索”便是最好的了。

    这当然是为了随时准备去支援维恩那边的侦查舰队了。如果那边真的失去了掠夺者舰队的踪迹,但通过残留的引力信息和变动的宇宙常数,是有可能找到新的重力井位置的。

    虽然那位吴三松准将有可能会来生事,但毕竟马洛温少将才是共同体卫队的正牌指挥官,也是远征舰队负责神秘学力量的第一人。

    再实在不行,还可以自己亲自上。当然,如此一来,自己可就是做实了无组织无纪律的罪名了……

    “王座号的维修情况如何了?”余连又问菲菲。

    “是马尔科·库克号,你要是老在公开场合称王座号,是会被人抓到小辫子的。”菲菲纠正道:“日常的维护已经基本完成了,更换了新的主炮电容、固态能源包和生态平衡系统的炭包,外壁的辐射残留也都清理干净了。如果还要进一步保养,可能得更换一下外壁装甲。地球那边倒是提出,要把船外面包着的那些陨石壳换成仙达奴合金的流体装甲。”

    “那不得半年了,而且还得回本土?”余连道:“让孔大副把船开到新旅顺来吧。”

    菲菲没有马上领命,挂着笑容看着余连不说话,看得后者都有点哆嗦了。

    “我现在可还有这样的权限?”

    菲菲笑道:“其实是没有的,但塞约中将是有的,所以问题不大。当然,最好找个护送国内代表团成员,记者团,以及盟国观察团到新旅顺视察的由头。这艘无畏舰毕竟是我们从掠夺者手里俘虏的。要想展示国威,树立国民和盟友的信心,没有比这更好的魔板了。你看,这样的理由不就冠冕堂皇了吗?”

    结果我也成了马路标本了啊!余连想。

    “另外,你还需要在这里主持一个宴会和记者。你毕竟是远征舰队中名气最大的人,无论如何都必须好生招待一下这些远道而来的民间代表,这样才算是名正言顺嘛。”

    “民间代表啊……”余连觉得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还是捏着鼻子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还好新旅顺的下面就是大海,至少可以捞鱼。”

    “捞鱼挺好不是挺好的嘛。民间代表们最喜欢的就是异星情调了。”菲菲也笑了:“别摆出这个表情嘛,想想在前线的杨老师他们,到现在连确切的消息都没有。你舒舒服服地待在后方,已经是很幸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