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赤之沙尘 范仪同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演习

    如果是在往常,不要说五大忍村汇聚一堂,能够见面不打生打死就算不错了。

    忍界联军指挥本部,各大忍村都拿出了一些干货,比如木叶村的精神连接感知技术,可以超远程传递消息,砂隐村的布置超大范围结界技术, 云隐村的重型弩炮等,都是难得的战场大杀器。

    日向宁次继承了家传的柔拳,理所当然地被分派在近战联合小分队,同组的还有宗家长女日向雏田,统领是岩忍黄土。

    自从被族长日向日足派往川之国边境,调查关于砂忍“舍人”的事宜,无功而返后, 就一直按部就班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即便日向日足有些失望, 对族中难得的天才也报以宽容态度。

    其实日向宁次还是好好地查过一番, 无奈线索太少,没什么头绪,私底下想要问一问大丸,却被偶尔交流的“人工精灵”们告诫,不要涉入太深。

    正因为知道得太多,才更加明白,有些事情,看似庞大的日向家族,真的惹不起。

    有大丸参与的隐秘事件,肯定不简单,在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前,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对方也隐晦地暗示了,不要继续, 就不会惹麻烦,那就当做不知道好了。

    认认真真地走了个过场, 将各方都敷衍过去后,日向宁次回到木叶村, 除了继续承担保护宗家的职责,闲暇之余,几乎都在努力提高自身的实力,尤其是对白眼的开发。

    直到步入平稳提升期,先前那种实力猛增的态势区域平缓,日向宁次才明白,大丸平时所说的,没有特别的际遇,就需要长时间地磨练,积累深厚之后,才有量变到质变的机会。

    如今,日向家族的天才,看穿命运之线轨迹的能力,虽然还没有达到预言精准的地步,但也稍微能感知到身边人的吉凶祸福。

    临近忍界联军的组建,原本形态平和的日向宁次,陡然间开始莫名地心绪难宁,在经过仔细研判, 没发现异常后,用白眼感知与自身相关的命运的发展, 原本也没什么特别,却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陡然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在身边亲朋好友的未来里,没有自己的命运之线纠缠的痕迹。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也就算了,包括老师、队友、日向族人身上,全都是这种情况,那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在和时不时前来记录身体数据的槿无意中闲聊后,说起这件事,槿却眼神复杂地看着不明所以的天才少年说道:

    “如果排除你远走他乡,或者叛离木叶村的情形,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你不久之后就要死了……”

    连人都不在了,自然不会影响到他人的命运轨迹。

    “这……”

    日向宁次万分惊讶,却不知道如何回应。

    不管是命运感知还是预言,基本上都有一个不成文的禁忌,那就是很难判断自己的命运走向,医者不能自医,预言大师看到自己的未来的那一刻,自己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

    可通过别人身上的反馈,来做一点推断还是有一点可信度的。

    “你确定没有搞错?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危险程度,几乎堪比世界毁灭,可天塌下来,也得有个子高的顶住,至于你,虽然也不错,但是很难在极短时间内成长到可以参与真正大决战的程度。”

    还是那句话,成长需要时间,快速提升需要机缘,如今忍界的命运之力,大部分都集中在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身上,日向宁次很明显有潜质,但是没有命运眷顾。

    “我实在想不到自己叛逃的可能,那么,也就是说,我要死了?”

    “只是有这个可能罢了!”

    槿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父亲大人以前经历过数次险死还生的绝境,最后依然活了下来,还越来越强。击破命运的磨砺,也是很好的机会……”

    哪怕是命运之子们,也大多是经历过父母双亡,家族毁灭,亲友被杀,外人误解等等考验,才渐渐成长起来的。

    日向宁次虽然经历过一些不幸,可是与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相比,还是要强多了。

    “所以,这是一次危机,既是危险,也是破茧重生的机遇?”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所谓命运中的既定事项,只是未来有可能发生的情况中,概率最大,也极难规避的一种,就好比徒手投掷手里剑,以你的能力,五百米外,基本不可能射中标靶,两百米则有些许可能,一百米的话,一半一半,五十米超过九成,十米之类,只要全力以赴,脱靶可以算是奇迹。命运轨迹也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像你这种情况,想要扭转未来,靠自己的努力,难度比一千米外射中标靶还要难,硬来肯定是不行的,得找到自己的弱点,加以弥补,或者找其他人协助自己……”

    “我的弱点?”

    日向宁次沉默了半晌,才遗憾地摇摇头,

    “除非是像大丸那种程度的强者专门针对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让我逃不掉的危险……”

    “不能这样想,你得换个思路,如果你面对打不过的强敌,却又没法退却,只能死战呢?”

    槿撇了撇嘴后说道,

    “实力上的缺陷是次要的,人心的漏洞才是最难弥补的……”

    日向宁次闻言,陡然心头一亮:

    “我本人虽然不想死,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是,有些事情,死都不愿意经历……”

    就好比自己的亲人,日向日足这个大伯父虽然观感复杂,好坏参半,但对两个小堂妹倒是真心想要维护的。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大多也就集中在国仇家恨,血缘纽带,以及争风吃醋上面了。

    除此之外,日向宁次自觉对木叶村的归属感也相当高,如果真有威胁整个村子的大恐怖,也许自己也要挺身而出。

    “看来你也明白了许多!”

    见对方若有所悟,槿也觉得提点得差不多了,

    “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当然,也别想着一个人死扛,该求援的时候求援,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不值得……”

    说完,小家伙主动解除通灵术,回到了“摇篮花园”。

    见槿急匆匆地离开,日向宁次也不由得失笑。

    “原本还想多问几句!真是个急性子!”

    心中有些成算后,日向宁次看了看自己摊开的手,因为勤学苦练,手掌时常因为修行而开裂,各种小伤叠加,导致双手部位结下了一层厚茧,不似大部分年轻人那般娇嫩。

    『实力不够,以及帮手太少么!』

    十七岁出头,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远没有达到人生的巅峰期,而且第四次忍界大战在即,勤学苦练是有必要的,但是时间太短了,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真正能自我把握的,就是寻找帮手。

    可是,顶着天才之名的日向宁次,即便想要平易近人也不可得,真正的至交好友并不多,能够派上用场的更是凤毛麟角。

    自己的老师迈特凯算一个,族长日向日足算半个,剩下的,也就漩涡鸣人貌似还有点若有若无的香火情,不打不相识嘛,中忍考试中的恩怨,倒是让两人走进了许多。

    『还有,砂忍大丸?』

    想了想之后,日向宁次将这个名字划掉。

    如果能够顺手那一把,大丸也不建议结个善缘,但要指望他多靠谱,也不现实,毕竟两人分属砂隐村和木叶村,哪怕是休戚与共的盟友,到底不是自己人。

    真想要让大丸帮忙,估计自己得付出好多东西。

    『鞍马八云如何?』

    这个女忍者的处境十分微妙,在木叶村也算是大名鼎鼎,深受已故的火影六代目·志村团藏信任,可惜好景不长,赏识自己的顶头上司战死,重新“复辟”的火影五代目·纲手虽然也看好她,可到底不像以前那样委以重任了。

    如今,游离于木叶村核心权柄之外,按部就班完成任务的鞍马八云,似乎安于现状,既不捧在任火影的臭脚,也没有就此疏远。

    『想要借助鞍马八云的力量,估计得投其所好,威逼利诱肯定不好使,五代目的命运要是不合她的心意,估计都不会尽心尽力!』

    可是,投其所好这种事,说出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

    天知道鞍马八云有什么爱好?

    钱财、地位、名誉、实力什么的,几乎全方位碾压自己这个所谓的日向分家天才。

    实在没有办法,难道得去施展美男计?

    一想到这个,日向宁次自己都不由自主地轻笑出声。

    面对一个几乎将人心看透,精通阴遁幻术,经历坎坷的女忍者,所谓的美男计,实在是拿不出手。

    整个忍界,估计都找不出几个能让她正眼相看的同龄男子。

    至于日向宁次,自觉除了还算俊秀的脸,浑身上下那一股苦大仇深的样子,都不像是鞍马八云中意的那种。

    只有大丸那种能够势均力敌的,或者像漩涡鸣人这种本性纯良到可爱的,倒是会正眼相看。

    “宁次哥哥?”

    天才少年正在想着什么的时候,存在感略薄弱的日向雏田不声不响地走到背后打招呼,

    “统领大人找你商量点事情……”

    “嗯?大概又是队伍整编的麻烦吧……”

    日向宁次微微头疼,自己小队的上司,岩忍黄土确实是个有能力的前辈,但是为人太过木讷,寡言少语,以至于麾下队员有些无所适从,所以才指定了几个副手协助,名声在外的日向宁次自然是其中之一。

    “刚才远远地叫了好几遍都没有回应,在想什么?”

    “不值一提的小事!对了,你和鞍马八云的关系怎么样?”

    “八云姐姐?人挺不错的,很照顾我,但是,和小樱的关系更好,我最多是朋友的朋友吧……”

    这样的说法,有点微妙,但也是日向雏田比较敏感的结果,很准确地判断出了“塑料姐妹花”之间的真实情况。

    “如果可以的话,多和她交流一下,打好关系,说不定有用……”

    “知道了!”

    日向雏田心有狐疑,但也好好地回应了,

    “宁次哥哥,我觉得八云姐姐是有心上人的,虽然不知道是谁,你要是对她有想法,估计会失望……”

    “你多虑了,大小姐,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在担心,要是你遇到危险,而我救援不及,会有人多看顾一下……”

    “那……好吧!”

    不管日向宁次是不是真心话,日向雏田是信了,只是内心稍微有些遗憾,自己这段时间努力修行,自觉实力也提升了许多,可依然没有得到认可。

    ……

    五影莅临前三天,砂隐村最后到达的飞行忍者编队,在夜目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从天而降。

    地面上,以散兵线阵型前行的傀儡部队也陆续到达。

    论视觉冲击,在没有比砂忍更加显眼的了。

    以夜目为首的几名干部,在偏光杀阵扭曲光线之力的加持下,笼罩着一个个作战小分段,犹如神出鬼没的隐形轰炸机,在预备演习中,将挑战的对手炸得人仰马翻。

    紧接着,地面傀儡部队快速突袭,将一个个失去了阵型,落单的倒霉蛋一一“俘虏”。

    幸好只是演习,要是真的战场对决,几乎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要是没有足以力挽狂澜的超级高手,或者人柱力压阵,正面战场,不可能挡住这种狂风暴雨一般的进攻!”

    作为近中距离联合作战分队的统领,旗木卡卡西麾下的队员,都是实力强大,生存能力最强的硬茬子,两军对垒,肯定是冲锋陷阵的猛将。

    在真正见识到傀儡部队陆空一体化强袭之后,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战法,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当然了,组建这么一只让人大吃一惊的部队,砂隐村也掏空了大半家底,数年的积蓄,就为了这次一鸣惊人。

    并肩而立的马基语气傲然地回应道:

    “我们砂隐村没什么底蕴,每个同胞的性命都需要努力挽回,哪怕是在战场上也一样,哪怕损失更多傀儡,花更多钱,也要努力保护每一个砂忍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