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赤之沙尘 范仪同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类比

    两名已经死了好久的秽土体,已经差不多将身前的遗憾给消除了。剩下的,都是死者无法干涉的问题,只能拜托生者或者让在意的人好自为之了。

    再三询问之后,两者都表示没有更多的要求,大丸也只好解除禁术·秽土转生,将两人的灵魂送回净土。

    “难得的好意却没人领情,真是……让我也有些不开心啊!”

    大发慈悲的“赤之沙尘”大爷,难得好心好意地让他们死得安详一点,结果热恋贴了冷屁股,是笃定了宇智波左助已经强大到足以自保,小南的安危也得以保全,所以不需要其他人多管闲事了么?

    挥了挥手,将怀中抱着的橘和蒲樱放开,让两个小家伙去一边玩耍的鞍马八云促狭地笑道:

    “这是不相信你啊!过往的‘战绩’太过彪炳,拿了你的好处,就没有不亏本的,上过当的人,是不会再找你‘合作’了!”

    “有那么夸张?”

    大丸略尴尬地抓了抓后脑勺,自觉即便不是风之国“及时雨”,好歹也算是交友广阔,没想到会给人这个印象,

    “宇智波左助、日向宁次、香燐还有红莲等等,那么多人都接受过我的恩惠,哪个真的吃亏了。我可从来没有做过坑蒙拐骗的事情,只要大家都谨守规矩,不过分贪婪,就不会有人受伤……”

    “人心经不起试探!”

    关于人性的弱点,忍界都没几个人比鞍马家族大小姐见得更多了,

    “往小了说叫‘钓鱼’,本质上,也算是威逼利诱吧!”

    不管是哪个世界,哪个时代,心灵毫无破绽的圣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世事繁杂,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如果真有过人一等的见识,在人性的阴暗面搅风搅雨,几乎没几个人能够忍得住不动心。

    最后的结果嘛,出卖自身的核心利益,只有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哪些是真正不可放弃的财富呢?

    只要有权衡,就落入大丸算计了。

    刚才从大丸口中说出来的那些忍者,基本上都是被一步步逼到走投无路,只能上了大丸的贼船的地步。

    “可是,那些威胁,不是我创造的……”

    大丸不服气地反驳道,

    “要怪就怪黑绝、宇智波斑、志村团藏这些居心叵测的野心家,和我没关系……”

    “不是双手不沾血腥,就真的干净了!”

    鞍马八云摇摇头,

    “没有阻止的能力,就反过来利用,好事坏事其实就在一线之间,立场不同,看法自然也完全不一样!我虽然是木叶忍者,和你的立场并不完全一致,但是也没法否认,是他们自己出了问题,有你不一定会变得更好,但是至少不会出现最糟糕的结果……”

    大丸一直都明晃晃地拿着“最不坏”的结果,在他们前进的命运之路上等着。

    人性本身就有趋利避害的本人,真正关键的时刻,大家的选择其实都差不多,个性在很多情况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我们也没有自认为的那么特殊。

    “降维打击!”

    大丸不置可否地回应着,

    “我拥有很多的资源,远超他们想象,自然无往而不利;虽然对他们很不公平,但是,又有什么是真正公平的?出身、地位、财富与人脉,各有缘法,人生而平等,但有些人注定更加平等,只因为投胎技术更好……”

    “好重的酸味!”

    轻笑着的鞍马八云说道,

    “草根逆袭的嚣张与得意,当真是溢于言表,平时不是装得挺像那么回事的么?”

    “这里没有其他人,想瞒也瞒不过你!”

    大丸十分坦然地回答着。

    想想自己小时候吃了十多年的砂子,吃顿饱饭都要抠抠搜搜,即便努力当上忍者,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琢磨着怎么省钱,而木叶村的忍者却衣食无忧,一路呵护着成长。

    差别这么大,真就没点想法?

    “我还没想过要怎么报仇,但是不代表不记仇啊!理解与原谅,是真正有理想的人去考虑的,我还是不太适应太过‘正确’的大道理……”

    即便见识和实力,已经真正触摸到了“神”之领域,大丸的心性,依然和最初没本质变化。

    “归根结底,还是你很强,可以肆意一点,一般人可没这么洒脱!”

    “是啊!个人实力,决定不了所有的事情,但已经能将世间大部分不如意的事情解决了,我说的话,越来越有分量……”

    虽然还没有到至高无上的地步,可大丸已经深切体会到了,这个世界束缚在自己身上的命运之线越来越松弛,如何让自己保持初心,不向着“非常人”的领域迈进,实际上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人质疑自己了,能够让大丸有所畏惧的,不是世间的律法和人情世故,而是自己的道德观。

    “好了好了,我不是在和你讨论这些永远得不出结论的问题,也不是要取笑责怪你!”

    鞍马八云轻松说道,

    “就像你说的,无论从哪个标准来讲,你都没有被苛责的理由,如果他们变的更好了,那是他们的幸运;如果觉得亏了,也得自认倒霉!”

    “我又没觉得有愧!”

    大丸耸耸肩,

    “我个人是不怎么在意他们是如何想的,只要不做出超出预计的行动就行了!不如说,还希望他们能更加积极一点,创造更多的价值!”

    “希望将来你也能这么从容!”

    闲聊罢了,鞍马八云本人也不觉得,现在的忍界还有能真正让大丸无法抵御的危险,岩隐村和雾隐村在衰落,云隐村也没法更进一步,真正和木叶村并驾齐驱。

    再加上砂隐村的崛起,重新达成均势是必然的。

    忍界资源就这么多,你多吃一点,别人就少吃一点。

    好在现在的忍界,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没到外部没有路,只能疯狂内卷的程度。

    “妙木山、湿骨林和龙地洞,就这样打打闹闹一场,虎头蛇尾地结束?”

    “先不谈能不能打赢,即便能压下它们的反抗,又能怎么样?我总不可能一直看着,忍者们又没有实力消化将它们击败后的胜利果实!我们和它们不算是无法调和的敌人,在需要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忍界就这么大,忍者村之间的竞争,一直都在治乱循环中,有一些计划外的力量,提供一些变数,说不定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事实上已经站在了忍界的最顶端的我们,也就意味着前面的路几乎没有了,征服几个异族智慧生物,也未见得有多大益处,凡人肤浅的野心和浅薄的想法,不是我要的……”

    忍界可不是前世那种超凡力量不显,完全靠社会性与组织力支撑起来的科技社会,这里有超凡力量,个人力量归于己身,理所当然,想法也更加唯我。

    征服忍界当然也不是不行,将五大国的大名架空,获得名义上的权柄,是有点难度,但也不是一点都没可能做到。

    可对现在的大丸来说,俗世那种微不足道的权柄,起不到关键作用了,还不如想想如何在科技与忍术层面开辟出一条新路来。

    人柱力的诞生,虽然并不光彩,也不算完美,但也是忍者们尝试驯服“天灾”,让自己变得更强的壮举。

    “什么时候才能让忍者拥有真正和十尾以及大筒木一族抗衡的实力,甚至更进一步,还真是个难题。”

    别看现在忍者们能够顺利封印十尾人柱力·大筒木辉夜,可这并非是忍界自身底蕴深厚,将袭来的“天外来客”压制的结果,而是主动接纳,并加以利用后才勉强做到的。

    靠“归化”而来的异族后裔打天下,就算是胜利了,也是有瑕疵的。

    并非是不认同大筒木辉夜后代的贡献,而是有些不足,如果脱离和写轮眼、木遁、阴阳遁、尾兽等等,忍者们连在“天上人”袭击下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那也太尴尬了。

    到最后,到底是忍界同化了“天外来客”,还是它们用另一种相对温和方式,彻底占领了忍界,那可就说不清了。

    即便最后的结局是融为一体,也应该是以我为主,而不是彻底变成别人的形状。

    “果然,还是那个不讲道理的狂妄模样!”

    鞍马八云微微叹道,

    “看不顺眼的,都想去别一别苗头!”

    “没那个能力,就不多想,既然有可能,干嘛藏着掖着?不找点事情做,感觉接下来也挺闲的,手下那么多人,总不能没个目标……”

    生命在于折腾,哪天要是折腾不动了,也就差不多了。

    “一切尽在掌握中”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是需要达成的目标,可真的将一切变数都排除,事情的发展变得死气沉沉的时候,活力的丧失就不可避免,对生命、种族乃至整个忍界来说,并不是好事,立足于忍界,意图以整个世界的资源来充实自己的大丸,更是有些接受不了几乎一眼就看得到镜头的未来。

    “贫瘠的土地,开不出美丽的花,结不出丰硕的果实!在你的角度,这么考虑也没有错。”

    鞍马八云捂嘴偷笑,

    “要是那些野心家知道你有这么‘奢侈’的念头,不知道该如何痛心疾首。”

    “在地位上拔高自己,奴役他人,很可能在我们这个种族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法完全避免,但是,这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并非宽宏大量的人,但所处的高度,已经没必要纠结于那些庸俗的想法。整个忍界,除了极个别存在还能让我忌惮一番,几乎予取予求,比所谓的五大国的大名和五影的实际权柄还要大,又有什么必要给自己按一个‘世界之王’的名头,成为各路明枪暗箭的靶子呢?”

    为了所谓的虚荣或者其他人的恭维、尊敬以及羡慕,给自己套上一层枷锁,是没有必要的。

    “就是所谓的不必在意纠结于他人的想法,按照需要的迫切程度行事就行了,是这个意思吧!”

    理解能力十分惊人,对大人也比较熟悉的鞍马八云早有所料地回应道,

    “那……还有其它私人领域,为什么不肆意一点,而是要在乎别人的看法?”

    意有所指的话,让大丸一惊,悬疑翻译过来,这是在怂恿自己,世俗的道德其实影响不了什么了,只要本人不在乎,当真可以为所欲为。

    不过……

    “这……是不公平的!”

    鞍马八云嗤笑着回应道:

    “你在宇智波左助、旋涡鸣人、大筒木舍人以及日向宁次身上‘薅羊毛’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过对他们是不是公平,怎么在男欢女爱这件事上,就这么通情达理呢?”

    大丸爽朗地笑了笑:

    “都是好女孩,正因为动心过,有时候,才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年轻漂亮,又倾心于自己的女孩,每一个都很值得珍惜。游戏花丛的海王并不好当,男女之情,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精神上的博弈,不要以为自己魅力惊人,或者受欢迎而过分高估自己。

    结合前世以及这个世界二十年,还有原本时间线上那个葬身于流沙海中的倒霉蛋“大丸”的经历,都能让现在的“赤之沙尘”大爷警醒。

    如今的一切,并不是真的因为自己惊才绝艳,命运所钟,而是依托穿越者的优势,以及各种机缘巧合凑在一起的结果。

    不管是旋涡鸣人、宇智波左助,又或者旗木卡卡西日向宁次等人的遭遇,大丸都觉得自己易地而处,不会比他们做得更好。

    甚至是一直嘲笑着的长门、宇智波带土等人,实际上资质也是远超大丸本人的。至少他们能够一路逢凶化吉,不断提升自己,直到和“命运之子”们对垒,才败下阵来。

    这要是换了那个“英年早逝”的大丸,每个险死还生的考验,都活不过三分钟。

    “嗯,虽然很开心,自己没有看错人,但……第一位的不是我,真是太可惜了!”

    “你理解就好……”

    鞍马八云摆摆手,似笑非笑地打断了大丸的话:

    “理解归理解,可不服气还是不服气。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就像你说的,未来总要找点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