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白衣学士

第1145章 同样的信念(5700字)

    【天启号】的前身是一艘标准配置的多功能型舰船。

    长一百零五米,宽十九米,航速42节,排水量约2200吨。

    不算大,也说不上小。

    这也是为什么当会长以一人之力,轻轻松松扛着一艘上千吨的舰船凌空而至时,公会里其他人都直呼牛逼。

    最可怕的是,这彷佛不是会长的极限。

    离谱,会长简直不当人子。

    公会里没几个人能做到。

    莫人敌应该可以。

    但其他人不行。

    不到传奇,无法想象传奇级使徒的实力。

    正如会长所说的,造一艘船,并不难,可也没那么简单。

    尹凛花了一晚上,借了一艘模板,再用人工智械操纵着上百根机械臂连夜赶造,才能在一个晚上,制造出“天启号”。

    总的来说,天启号的前身“某船”,功不可没,作出了巨大贡献。

    盖亚要塞中,有一个水晶仓库。

    尹凛离开天启公会的那些年,仓库里的【宝石复制机】24小时不停歇地在运作。

    成吨成吨的“水晶”产出,让盖亚要塞目前来说,不缺能源。

    水晶的能源转化率虽不如纯粹的“源”,但胜在能不断复制,源源不断。

    此刻。

    在朝阳升起时,尹凛正在船身上,刻下密密麻麻的魔术回路。

    自在法其他人用不了,缺了理解。尹凛刻下的是“触发式”、“一键使用傻瓜式”的术式,方便其他人随时动用。

    莫莉设计出的无人驾驶新机型初步量产完毕,正在做最后的调试。

    盖亚要塞将搬运线搓出,一架架“一号机试验机”正在往天启号甲板上搬。

    其他机型的体积太大,不能便携,只能暂且作罢。

    即便尹凛现在走的是神秘侧的路线,但他从不抗拒科技。人类进化之途,在这条逆袭诸神的荆棘之路上,尹凛认为,但凡能增加实力的方法,他来者不拒。从前人类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借助的无非是智慧与工具。

    而当诸神入侵、主世界被封锁时,人类要做的,无非是像曾经历史上做过的那般,利用智慧与工具、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是卑鄙上流,也要重新站上食物链的顶端。只不过,与历史的区别是,大自然灾难、野生动物、食物贵乏等种种困难,替换成“区区的神”罢了,问题不大。

    尹凛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有朋友,有下属,有神,有主宰,有战友,有的人与他一同征战,有的人在主世界战斗,他们都在为同一个目标而拼搏。

    ……

    会长一个人在天启号上蹿下跳忙活时。

    公会其他人,搬来烧烤架,在海滩上芭比Q。

    狗子钻入深海,一巴掌拍出一波巨浪,其他成员踏浪而行,在浪花里捞出了不少龙虾、帝王蟹、生蚝、大章鱼等新鲜食材。

    “爸爸……”

    雪儿可怜巴巴地拿着一只比脸还大的、却烤得半生不熟的龙虾,跳到甲板上,举在爸爸面前:“好难吃。”

    尹凛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接过龙虾,看了一眼:“有救。”说完,尹凛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了一罐陈年孜然粉,洒了点,然后一巴掌拍在龙虾上。

    【灵魂烹饪术·改】

    【二次烹饪】

    七彩光芒冲天而起,将雪儿的一头白发全呼在脑后。

    前方,可是新世界呀!

    烤得半生不熟的大龙虾重获新生,有了新的味道。

    雪儿的童孔缩成了可爱的桃心状,欢天喜地地抱着大龙虾回到沙滩上啃。

    看着雪儿的背影,尹凛那平静的眼睛里,浮起一抹久违的温柔与伤感。

    ……

    沙滩上三两成群。

    露丝举着大酒杯,大口大口地喝着,一边吹嘘着当年的故事。

    对露丝而言,二十年前的往事,宛如昨日。

    她说着说着,眸深浮起迷离色彩。

    孟超强、雪儿、李诗珍、莫莉等十来人,在露丝旁围了一个圈。

    莫莉想了想,向盖亚要求:“盖亚,迷彩天幕调整成‘黑夜’模式。”

    唰。

    盖亚没有废话,天幕一黑,白昼变成黑夜。

    果然。

    莫莉满意地笑了笑,沙滩芭比Q,还是晚上有气氛。

    气氛有了,有酒,就有故事。

    露丝接上回,继续分解,伤感的故事娓娓道来:

    “上回,我随着船长,终于来到了‘魔王’面前。”

    “那是一艘巨大的黑船,它摇身一变,变成了手持巨锚的钢铁巨人。”

    露丝添油加醋地将尹凛徒手拆机甲的故事描绘出来。

    莫莉等人低头议论。

    “那是机甲吧?”

    “是机甲。”

    “机甲无疑。”

    “什么乱七八糟的试炼啊我说。”

    “什么缝合怪吗?”

    “坑爹的试炼,却坑不了咱们会长。”

    “还真别说,这种试炼太坑了,跟大杂烩似地,谁特么想出来的啊。”

    “咳咳咳,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区区的神想的。”

    “嘿嘿嘿,区区的神。”

    全公会都知道了“区区的神”这个梗,成天挂在嘴边。

    长达半小时,露丝说完尹凛天神下凡般,徒手拆了魔王后。

    “当浓雾散去,我与船长大人,在满目疮痍的海水上漂浮,”

    “船长紧紧地抱着我,”

    “我们就像是在末日中,紧紧依偎的恋人,”

    “那么痴情,那么缠绵,绝美而忧伤,”

    气氛,突然,怪起来了。

    露丝两条修长的细腿伸直,不安地摩挲,光滑的足弓在沙滩上微微痉挛,圆润足趾向上翘起,每每回忆往事,露丝都会想起船长当年的英姿,她总觉得身下的沙子被海水打湿了。讨厌。她酥酥的声音故意模彷尹凛的口吻:

    “船长说:噢,卖弟儿(My Dear),我不会回来了。”

    “我将去一个无比遥远的地方,那里,在时间之上,在星辰之外,在彼岸的尽头,”

    “我正想说什么,船长却温柔地用两根手指,轻轻塞住了我的嘴嘴,”

    “我害羞地含住了。”

    “船长说,你知道吗,‘将来有一天’,是一个充满诅咒的词语。”

    “因为当你心里想着‘将来有一天’的时候,”

    “往往意味着,”

    “Never。”

    哇。

    李诗珍痛哭流涕,太感人了,太悲伤了。

    莫莉目瞪口呆,这明显不对啊。她喂喂喂地打断了露丝的怀缅:“你添油加醋太明显了吧!”

    其他人都在偷偷抹眼泪。

    莫莉:“等等,你们感动个屁啊!这是我们碳基生物能感动的故事吗?”

    ……

    “咣!”

    尹凛板着脸,一扳手敲在露丝后脑勺,嘴角抽搐:“你这话过分了。”

    露丝委屈地捂着脑袋:“船长大人,你当年不是这么说的吗?”

    “滚,我什么时候用手指塞住你嘴巴了?”尹凛翻着白眼,将扳手丢下,行走如风,分别在各个烧烤架上拍了一巴掌,运转【灵魂烹饪术·二次烹饪】,将烧烤架上惨不忍睹的海鲜们重新“煮”了一遍。

    众人哄笑着,露丝故意营造出来的浪漫氛围一冲而散。

    早餐时间结束,盖亚结束了“模拟黑夜”,白昼重迎。众人抬头一看,太阳都升出地平线了。

    他们来到船坞,围在天启号上一看。

    本来光滑的船身上,却被刻下了密密麻麻的回路,看不懂。

    主炮被尹凛改造成魔晶炮,一炮下去,眼前的一切灰灰湮灭。

    尹凛带着露丝、莫人敌登上甲板,跟露丝讲解这艘船的新功能。

    比如浮空啊、喷射啊、放出机甲啊、放出无人机、隐身、潜水之类的。

    好端端一艘真实系舰船,硬生生被尹凛改造成了超级多功能魔法船。

    能上天、能下海、能炮轰、能自爆,甚至,能传送。

    尹凛是这么想的,既然纯科技比不过,那就添点魔法好了。

    对于天启号的变化,露丝目瞪口呆。

    在出发前,露丝将她“四皇”的旗帜挂在主桅上。用露丝的话来说就是,借“四皇”的名头纵横大海,会更有威慑力。

    当年于加勒比海上驰骋时,露丝的天赋技能就是【航海技术】,再加上露丝觉醒了能力,尹凛对她能成为“四皇”并不怀疑。

    众人收拾行李登船,一个个摩拳擦掌,格外兴奋。

    莫莉本来也想收拾行李,跟着爷爷去冒险。

    可尹凛却提着莫莉的脖子飞回沙滩:“别瞎闹,你真以为我让他们出去玩?这边也有任务。”

    莫莉原本有几分不情不愿,但一看尹凛那严肃的表情,便闭上嘴巴,安安静静站在尹凛身边,不吵也不闹。

    再转念一想,露丝那馋尹凛女装的浪货不在,似乎也挺好。

    露丝倒傻眼了。

    她为了这次航行,特意连珍藏二十多年的大副帽都捋平整戴上了,没想到尹凛不上船。

    尹凛取出一副地图,交给莫人敌。

    莫人敌看着世界地图上,那密密麻麻的小点:“老弟,这是?”

    尹凛微微一笑,又将一把提前准备好的“蝙蝠”形状的徽章,一股脑塞给莫人敌。

    “地图上,一共有一百零八个‘节点’,你们在露丝的指引下,在所有节点上,找隐秘的位置,投下这些徽章。丢入海里也行,若是有岛,那就埋在岛上。每一个节点的偏差,不能超过五十米。”

    “这……有何用?”莫人敌纳闷地接过一包蝙蝠形状徽章,他稍稍打开袋子看了一眼,每一枚徽章的蝙蝠,都带着可恶的笑脸,挺欠揍的。

    尹凛神秘兮兮地竖起一根食指:“这是,反攻的关键。”

    临出发前。

    尹凛登上甲板,叮嘱露丝。

    他分别给莫人敌和露丝,不同的任务。

    莫人敌的任务是布下这一百零八个节点。

    至于露丝,则另有他用。

    “你如果碰见天草晴四郎、孟星凡、尹丽莎白·凛,就捏碎一颗球。‘定位器’我一共做了五颗,里面有我设置的特殊‘回路’,只要你捏碎了,我就能感应到具体的位置。”

    “尹莉莎白·凛?”露丝退后一步,警惕道:“你想做什么哟,船长。”

    “呵呵,这也不是秘密。”尹凛指了指露丝的脸,那里他曾一巴掌抽过:“我正在找卡吕普索,可她故意躲了起来,我怀疑,卡吕普索和这三人有联系。我直接去找的话,我头顶着天启星,一眼就会被发现。”

    露丝抬头,看着船长大人头顶上那颗奇怪的星辰,似懂非懂。

    转身时,露丝忽然问了一句。

    “船长,我一直很好奇,你这一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尹凛沉默片刻,平静答道:“为了……活着。”

    “露丝明白了。”

    露丝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罕见地认真,上船检查设备。

    ……

    “呜呜呜”

    天启号出发。

    全员出动。

    偌大的公会驻地里,只剩下孤男寡女的莫莉和尹凛二人。

    对此,莫莉感觉胸腔里扑通扑通地响。

    回来了,都回来了。

    呜呜呜。

    莫莉心里感动地哭。

    目送天启号正常地航行离开后。

    尹凛变魔术似地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了一沓图纸。

    “盖亚。”

    在尹凛呼唤下,一道道流光在尹凛与莫莉面前,汇聚成光球。

    “试着解读这份图纸。”

    盖亚核心一口吞下图纸,开始分析。

    【正在分析‘未知图纸’。】

    【分析中。】

    【预计需要时间:42分钟。】

    盖亚发出一阵阵电子音后,便陷入沉默,一动不动。

    尹凛这段时间神神秘秘的,趁着眼下有空,她好奇地问:“你又给盖亚搓什么图纸?”

    “魔术大道具。”

    尹凛理所当然地说道。

    “等等,盖亚是科技侧产物,你居然让它分析你的魔法设备?”

    “不然呢?”尹凛无奈:“那么庞大的工程,靠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出来。而且,我还需要花不少源,扩张我们的仓库,不然,放不下。”

    尹凛越遮遮掩掩地说,莫莉越好奇尹凛到底打算做出什么东西来。

    机甲?

    超级系机器人?

    大型魔法兵器?

    生化武器?

    另一座盖亚要塞?

    要知道的是,尹凛给盖亚分析的图纸,可不是希乐园认证的“图纸道具”,而是他一笔一划辛辛苦苦肝出来的。这份厚厚的图纸里,凝聚了这些年尹凛的知识结晶。

    坐在地上,格林站在尹凛肩膀上,小乌人偶被莫莉抱在怀里。

    女儿不在,难得清静,却又让尹凛感觉到有点寂寞。

    随着雪儿越来越像夏如雪,尹凛渐渐地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雪儿。

    这已经不是像不像的问题了,而是一模一样。

    雪儿每次站在他面前,都会让尹凛感觉到,彷佛是夏如雪复活了般……不,是夏小蛮。

    长大后的雪儿,活脱脱就是另一个夏小蛮。

    唯一的不同是,她没有夏小蛮的记忆。

    “这也是「虚无定数」的影响吗?”

    对此,尹凛曾问过格林。

    格林只说有可能,无法肯定。

    现在尹凛面临着一个严肃的问题。

    假设、如果、假如,雪儿,突然间,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概率,雪儿恢复了夏小蛮的记忆,那么,他该如何?

    ……

    同时,

    或又不同时。

    在另一个世界。

    血红色的冥河,流淌在世界上,蜿蜒扭曲。

    天空中,是灰色的云,漆黑的天。

    冥河里,有七所“学校”。

    学校外,是混乱无序、遍布着原生恶魔的世界。

    光芒一闪。

    织田舞被“吐出”裂隙。

    花了一个月时间,织田舞呼吸着浑浊的空气,手脚逐渐恢复了力气。

    这里,没有人类的食物。

    她找到了吃的,是一些蛋白质丰富的虫子,喝的是血红的冥河水。

    她来到了一条散发着恶臭的街道,里面有上位恶魔盘踞在此。

    这里叫做“流星街”。

    一个月后。

    几只肤色如同石膏、长相狰狞、獠牙外露的下位不知品种恶魔,蹲在流星街入口,窃窃私语。

    “叽叽叽,你们听说了吗?流星街里新来了一只恶魔。”

    “我听说了,长得白花花的,好像人肉啊。”

    “是啊,可她一刀一只恶魔。”

    “她身上的恶魔味好澹啊。”

    “可她一刀一只恶魔。”

    “她的眼睛好黑啊。”

    “可她一刀一只恶魔。”

    “她没有‘角’。”

    “可她一刀一只恶魔。”

    “…………”

    “不用说了,她一刀一只恶魔。”

    “所以,她昨天加入了‘来斯结社’。”

    “嗯?是‘来斯大公’的结社?她怎么进去的?”

    “听说,她直接杀了进去,将‘干部’们的头颅串在了一块,来斯大公就答应了。现在,她已经是来斯大公唯一的干部了。”

    “嘶……”

    “新来的恶魔叫什么?”

    “她说,她叫‘宫本凛舞’。”

    ……

    另一个世界。

    仙山林立,霞光汇聚,云雾缭绕。

    这是一个剑仙为尊的世界。

    全世界都剑。

    御剑飞行是常态。

    但凡有个不能御剑飞的,就跟混在了女澡堂里的男客人,一目了然,显得那么变态,那么耀眼。

    日出东方,天光大白。

    龙虎山门。

    左凋龙,右凋虎。

    一片片悬浮在半空中的石阶,拾级数千米,一路从地表延伸至山腰。

    一位英俊的青年,背负长剑,一级级踏上龙虎山。

    每上一层,他的身体便承受着可怕的压力。

    最后一百级,他几乎是四肢着地,爬着上去。

    到龙虎山山门时,英俊青年的手掌磨烂肉,两膝盖血肉模湖。

    山门前,两位眉清目秀地道童,斜眼瞥了一眼青年,浑身剧震,却再也移不开眼睛。

    嘶……好俊俏的小哥哥!

    青年晃了晃身体,想站起,却发现站不起来了。

    他朝两位道童微微一笑,炫白的牙齿像是泛着光,那笑容,令人心醉迷离。

    他索性跪在地上,神情虔诚却又高傲。

    洋洋洒洒的霞光落下,天空中张开了一扇金光大门。

    漫天花雨,纷纷扬扬,撒在青年身旁,很快绽成光尘,消失不见。

    此等祥瑞,遮天蔽日,如倾盆暴雨,不要钱地落在龙虎山山头。

    全山惊动。

    一道道剑光自龙虎山内各个山头涌起,想与青年头上的霞光争辉,却无奈暗了一分。

    青年跪着,越跪、特效便越多。

    “落日山李长歌,拜见老天师!”

    ……

    不同的世界里。

    李二胖在一群虫族里翻滚搏杀。

    星空尽头。

    萧楚儿化身蛛后,一颗颗茧在她身后诞下,她即将面临着人族的进攻。

    她已经不是人了。

    “没关系,宁右他……喜欢的。他说,他最喜欢我这样的人外娘了。”

    面目狰狞的萧楚儿,在深邃的黑暗中,在遍布蛛丝的枯寂星球上,露出了温柔浅笑。

    在岩石部族。

    宁右在体表覆盖了一层花岗岩大理石,混入其中。

    岩石部族并没有发现,它们中出了叛徒。

    在赛博都市街头,义肢横行。

    地下,拳市盛行。

    一米九九的苏小素,站上擂台,目光却死死盯着单面玻璃后,那几位模湖的身影。他们背后,是掌控这个世界一切经济、军队、能源命脉的跨国公司集团。

    20人。

    20个世界。

    他们即便相隔不同的时空。

    身处不一样的时代。

    来自异世界的他们,都在为了同一个念头,在拼命,在奋斗,想办法融入新世界,找出隐藏在世界表象下的“核心”。

    他们都相信,终有一日,他们会以不一样的方式重逢。

    他们相信,当他们重聚时,便能在他们的主世界,他们的故乡,撕开永夜,看见黎明!

    ……

    不同时空,

    不同世界,

    不同的境遇。

    他们却怀着同一个信念。

    “我们是……”

    “天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