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有一身被动技 熬夜吃苹果

第一〇〇九章 最美好的世界!

    “谙”

    悠扬剑吟,声传万里。

    云仑山脉,伴随修远客一剑过后,所有试炼者惊惶抬望,尽皆看见了那一道足以吞没整座天空之城的剑光。

    “这一剑……”

    一瞬间,所有人惊掉了下巴,心神仿佛也跟着被吞没了。

    这是何等惊艳绝伦的一剑!

    无人可以用言语去形容自己看到这一剑后的感受。

    可是,顺着视线,顺着这一剑的剑光,感受着这其中惊世骇俗的力量,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灵魂得到了升华,到达天堂。

    有人从这一剑中看到了炼灵的巅峰,看到了自己头戴皇冠,睥睨天下的姿态。

    有人从这一剑中看到了剑道的尽头,看到了自己独孤一世,镇压万古的形象。

    更有人从这一剑中看到了酒池肉林,看到了无数衣衫单薄的神仙歌姬,持觞媚态,春色盎然……

    “嘿嘿、嘿嘿、嘿嘿……”

    整片云仑山脉,到处响起了痴痴傻笑,仿佛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所梦寐以求。

    片刻沉浸之后,才开始有人幡然醒悟。

    “卧槽!”

    “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怎么成了剑神?原来剑神竟是我自己?我是剑神转世?”

    “……”

    当然,还有一些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不愿醒来的。

    “炼灵尽头谁为峰?一见本座道成空!”

    “嘿嘿、嘿嘿……小娘子,往哪儿跑?给朕~过来!”

    “……”

    第八龙脉。

    苏浅浅、顾青三面目痴然地望着那璀璨的剑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皑皑白雪之间,手持墓名城雪,将八尊谙斩于剑下之后,苏浅浅倏然转身,看到的,却是无尽的孤独。

    “爷爷、父亲……

    “我已经给你们报仇了,可是,你们在哪……”

    茫茫的道路,竟是看不到半点方向。

    自己终于报了仇,终于把那个将苏家上下几乎斩尽杀绝了的家伙,给手刃了。

    可一切,依旧没有回到从前……

    小小的苏浅浅,抱着大大的雪白巨剑,蹲了下来,低低啜泣。

    画面一转,来到了星夜下,苏浅浅即将被送入天桑灵宫避难之前。

    “爷爷,你说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来抢我们家的剑呀,他们为什么就是不怕死呢,明明那么弱……”小苏浅浅坐在苏家前院的台阶上,抱着小腿,望着夜空,大大的不解。

    爷爷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心向大道,自然往之,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中最大的美好,他们想要名剑,也是为了登顶,而我们作为持剑人世家,唯有守护自己的荣耀,仅此而已。”

    “那爷爷你心目中最大的美好呢?”

    “当然是你。”

    “唔不不不!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心目中的……理想呢?”

    “理想啊……”爷爷也望向了星空,目中多了希冀,“爷爷啊,最大的理想、最大的美好,就是在临死之前,能够亲眼见一见‘第二世界’了。”

    “第二世界?那是什么?”

    “那是最美好的世界!每一个剑客,都心向往之!”

    “唔,我就不向往。”

    “所以你还小呀,哈哈哈……”

    爷爷又揉起了小苏浅浅的脑袋,忽然笑声收敛,严肃了许多:

    “丫头呀,记住!人,是为了美好而活,而非仇恨!

    “如果今后,爷爷不幸命丧他人之手,那也是名剑之争,古今常态。

    “你万不可记之挂之,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从而走上极端,须知你要追求的,是你自己最美好的道路!”

    小苏浅浅摇头:“爷爷你又在胡说,你怎么可能会输?”

    爷爷哈哈大笑:“那是!爷爷我就是最强的剑修!没有之一!唔,或许有,等你长大了,爷爷我就退居第二,你当第一,好不好啊?”

    “好哒!”小苏浅浅挥舞着拳头,小脸写满了兴奋。

    画面再一转,回到了苏浅浅重归苏家大院时,三叔交给她的传承之珠。

    传承之珠内,记载着爷爷和八尊谙交战的画面。

    最后一式,便是爷爷的“时空跃迁”,跃进了八尊谙的“第二世界”里,从而留下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朝闻道,夕死可矣。”

    “呜呜呜……”记忆脉络逐渐顺清,苏浅浅却放声大哭。

    她才十四岁,她依旧不是很能理解三叔、爷爷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仍然记恨着那个将自己一切美好都破坏了的人。

    可是……

    作为一个已经接受过传承的古剑修,苏浅浅同样明白,自己当下的处境,是什么。

    “第二世界……

    “爷爷,我已经来到了你说的最美好的第二世界,可是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啜泣声逐渐变小。

    苏浅浅擦干了眼泪,孤独地拔起了墓名城雪,再扫了脚畔的八尊谙尸体一眼,微微清醒。

    “对不起,爷爷,我还是走上了你说的极端……”

    她这一刻忽然知道,或许自己放不下报仇这个执念。

    但爷爷说得很对,仇恨不是人生的唯一,追求美好,才是每个人应该去做的。

    苏浅浅依稀记得,传承之珠内,她看到的看见了第二世界的爷爷,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最真诚、幸福的笑。

    反观自己……

    自己这“最孤独的”第二世界,苏浅浅知道,如果爷爷还在,他也绝对不可能希望看到的。

    这样的世界,除了仇恨,一无所有!

    “可是,我除了仇恨,还能拥有什么……”

    苏浅浅看见怀中墓名城雪突然消散,脚下仇人的尸体也分解成了星光,她迷茫无助地四下张望,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

    就在这时。

    “嘿嘿、嘿嘿嘿……”

    一道傻笑声入耳,苏浅浅清醒过来,眼前世界分崩离析,回到了第八龙脉上。

    “我,刚才经历了什么?”

    苏浅浅迷茫,她感觉自己在心路历程上走了一遭,却又不知道为何。

    转眸一看,顾青三正四仰八叉躺在大石头上,呈现一个“大”字,脸上还是痴痴傻笑,依旧没能清醒。

    “第二世界?”

    苏浅浅想起了什么,猛然望向虚空。

    可虚空,一无所有,别说剑光了,连天空之城都不见了!

    “三师兄!三师兄!”

    顾不得其他,苏浅浅连忙摇起了三师兄。

    可顾青三依旧嘿嘿傻笑,没法从第二世界中恢复过来。

    在极致的美丽中死去,在无尽的罪恶中永生……苏浅浅忽然想到了第二世界的奥义,有些慌乱。

    便这时。

    “嘿嘿,嘿嘿……

    “顾青一啊顾青一,你小子也有今天?给我抄写《剑经》一万遍!快写!

    “还有你,顾青二!一剑败下的滋味怎么样?好受不好受呀?哇哈哈哈……

    “温庭!哈哈哈狗贼温庭,老子早就想把你打败了,现在,你终于肯承认无剑术才是最厉害的了吗?哈哈哈哈……”(熟睡叉腰)

    苏浅浅在一侧听着这呓语,看着顾青三还有动作,一下呆滞了。

    活着!

    还能救!

    可是……

    三师兄,你在做什么梦啊?

    还有,你怎么敢的啊,直呼师尊圣名?

    “啪!”

    无见人影。

    可突然,顾青三左脸红肿起来,像是被人狠狠扇了一掌,整个人也猛地清醒过来。

    “卧……师尊你打我干嘛?”

    顾青三四下张望,梦境中最后师尊大人出现了,恶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可他醒来后,却没能看到师尊在哪……

    突然,顾青三也反应过来了什么,猛地往向了天空。

    “第二世界?

    “方才那是,第二世界?谁在出手?”

    猛一低头,顾青三又望见了苏浅浅萌萌的小脸,这一下“谁在出手”的问题不重要了。

    他直接傻眼:“小、小师妹?你这么快就醒了,刚、刚才,你什么都没听到吧?”

    苏浅浅愣愣地望着三师兄,突然悟了爷爷说的“最美好的世界”究竟是什么,她“扑哧”一声掩嘴笑了出来。

    “三师兄,我可是什么都听到了哦。”

    顾青三捂着肿成猪头的脸:???

    ……

    孤音崖遗址。

    水鬼、岑乔夫很快恢复清醒,继而骇然地将目光投向了那斩出一剑的余波,就能影响到他们的修远客。

    “这、这是方才那个家伙,能做到的?”

    岑乔夫无法将那个只会模仿自己,又一下被水鬼水球困住的家伙,和当下这惊世一剑的修远客,联系到一块去。

    可还没等怔神多久。

    “咚!”

    继修远客之后,八尊谙也软倒在地。

    “哎哟喂……”

    岑乔夫这下慌了,忙闪身过去,一把扶起了八尊谙。

    “咳咳、咳,我没事……噗!”

    八尊谙一口血糊满了自己整张脸,伸出手指颤颤巍巍指着旁边的修远客,“先看看,他的状态!”

    岑乔夫:“……”

    这叫没事?

    他娘的你再浪,老朽恐怕真要见不到你了!

    给八尊谙喂了一颗丹药后,岑乔夫也忙放下人,转头看向另一边,然后捏起了全身龟裂,满是血色的修远客那软趴趴不剩一丝气力的胳膊。

    “死了。”

    岑乔夫叹息。

    果然斩出那一剑,就是人生的最高光时刻了吧?

    这还能活下来,那简直奇迹!

    “死了?”

    八尊谙听得愣住,声音一高:“不至于!他藏剑十多年,理应能吊住一口气才对……”

    便这时,水鬼上前,探了探修远客鼻息,而后摸了摸其胸膛。

    “气息全无,心跳也停了……”

    他平静地陈述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贴向了修远客的脖子。

    隐隐约约的,这个大动脉的位置,好像还有点微微的起伏?

    水鬼舒了一口气道:“还活着,但不多,这个状态八成是永远醒不过来了,当个活尸吧。”

    “果然还是勉强了吗……”八尊谙听得叹气,却没有完全绝望,“作为施术者,他只是过分沉浸在自己的第二世界中罢了,什么时候能清醒过来,什么时候就会清醒过来了。”

    岑乔夫:“……”

    水鬼:“……”

    “毕竟越境出剑,还是难了点。”八尊谙扯开嘴角笑了出来,“但清醒之后,肯定收获良多,扶我起来吧,咳咳……噗!”

    岑乔夫才一探头,就被糊了一脸血。

    他沉默地又将人放下,给自己擦干净了后,才一手一个,将人都扛了起来。

    “应该让我来的。”水鬼望着这两句软趴趴的“尸体”,无奈说道。

    八尊谙微摇头:“你是可以擎城,但我才刚敕令完圣帝金诏,不知道要多少天才能恢复点力量再行敕令,等不了那么久的。”

    他说着望向中域的方向,喃喃道:“那家伙,不会给我们这么多时间。”

    水鬼也跟着将视线眺望虚空,沉默点头。

    这点他熟。

    圣神殿堂,不可能放任他们扛着一座城,等待又一次的敕令。

    更何况,道穹苍的厉害,天下皆知。

    一个不甚,人家过来,虚空岛和人,照单全收!

    “该走了。”

    水鬼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

    这个时候,虚空岛被修远客一剑斩没了。

    但自然,这座远古雄城,不可能直接消失,亦或者遁回空间碎流。

    外人看不清楚,水鬼却能见着,九天之上,多了一道格格不入的时空间痕迹。

    那个地方,就相当于是一个异次元空间的入口了。

    而虚空岛,便是被修远客一剑,镶入了第二世界之内,永远地定格在了半空。

    “走吧,他们要来了。”

    八尊谙点点头,不再多言,专心恢复起来。

    岑乔夫当即扛着两人,脚一蹬,蹬开了空间裂缝,迈步而入。

    身后,水鬼瞥向崖间云海的方向。

    这里,再也看不到深海世界,因为该结束的都结束,该进去的也都进去了。

    虚空门一启,所有人都被传送到了虚空岛上。

    这,也就意味着……

    此番行动,基本结束。

    云仑山脉,再也不是半圣、圣帝们重点关注的战场。

    下一个战场……

    虚空岛!

    ……

    几人走后。

    孤音崖遗址上空,空间传送的波动出现,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从传送阵中踏出。

    三丈有余的战争机械贰号,手上托着正常人类大小的颜无色,无声无息落到了碎乱的山地上。

    作为最为成熟的天机傀儡,贰号本身存在,就相当于域级传送阵。

    天下之地,无处不可去得。

    甫一落地,颜无色眉头顿时蹙起。

    “剑念、幻剑术的力量……八尊谙果然来过此地,他出手了。”

    “嗯,时空间属性的痕迹……这应该是阎王的黄泉吧?”

    “还有,云系的半圣之力……”

    颜无色沉吟,脑海中闪过十人议事团开会时,道穹苍说过的话:“这位私自行动的半圣,重点可以查一下北域。”

    颜无色当即锁定了人选。

    “半圣,姜布衣?”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单凭气息、痕迹,颜无色几乎将此间大战过的各方人马,都推演了出来。

    他的身后,庞然巨物一般的贰号,目中闪过诸多数据流,嗡声道:“你说的都对。”

    颜无色没好气抬眸瞪了它一眼:“屁话,老子是谁!还有,你是奉命跟着我了,但作为底牌,你不用藏起来吗?”

    贰号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随即隐身。

    颜无色:“……”

    罢了,先去虚空岛看看吧!

    抬眸往上,颜无色自然能看到藏在第二世界当中的虚空岛,但当下,他却怔住了。

    怎么进去?

    身后,贰号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又浮现出了身影,旋即手一摊,掌心中出现了一枚小小的令牌。

    “道殿主算到了你会忘记带虚空令,已经提前吩咐我与会之前,要带一枚过去。

    “果然,你忘记了。”

    颜无色望着这枚虚空令,陷入了沉思。

    怎么回事!

    所以说,连这次行动是我在负责,道穹苍那小子,都已经在开会之前,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