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兰若蝉声 扫叶僧

第一七八章 凤仪亭貂蝉拜月 无字刀霸王藏锋(下)

    肃杀的气息笼罩了战团,非因夜氤氲,非因夺魂香。

    那名大抵是叫做白小楼的刀客立即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但他没有退!

    两军相遇勇者胜,两人斗狠也不能怂!

    白小楼的刀也似乎沾染了魔性,吞噬了武者的自我意识,不计生死地与剑气迎面对撞。阿!

    伴着一声惨叫,刁不遇率先出局。

    这名绝世刀客人间已是罕有敌手,但是在眼前的战团中却如蝼蚁草芥一般被刀剑对撞的强大气息重创,倒飞而出。

    他大口大口地咳着鲜血,面色苍白,气若游丝。

    虽然表面仍在渗血的伤口只有右臂旧创一处,但是皮肤上密布紫色斑块代表着腠理无数暗伤。

    太恐怖!

    这简直不似人力的对决,一刀一剑如天龙江蛟缠在一处。

    刀意剑痕到了这一步,似乎都已自生灵性,争着吞噬掉对方,成为唯一的幸存者。

    这一刻,胜负的主宰已经不是刀手与剑客,而是刀与剑。

    干尝断,春秋铸件大师干将的出师剑,重剑,长四尺七寸,重四十斤。

    庆云凭此出道以来,还从未在兵器上吃过亏。

    真剑胜负,他又怕得谁来?

    白小楼掌中弯刀古意盎然,通体散发乌光,它直面春秋大师的心血之作,竟然毫无惧意,直接撞入剑网之中。

    月影,暗香,晚风,落红,此刻都伴随着刀剑交击铮铮低鸣摇曳波动。只旦

    分红,

    那声音虽然低沉,但是密集且规则,产生的共振力量扰得人头痛欲裂,心神不宁。

    刁不遇不停地擦拭着嘴角,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战团中的景象。但即便武功造诣高绝如他,也只能瞧见一团分光残影,完全辨不清场上局势。

    金香玉皱着眉头,她意守泥丸,强行压制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右手悄悄从袖中拈出三柄飞刀。

    飞刀铭曰斩神,弯如蛾眉,薄如蝉翼,刀刃淬有剧毒,见血封喉。

    斩神飞刀本是金香玉混迹江湖最后的保留手段,因其质轻,飞行时会受到空气波动的影响不停旋转,杀伤面积极大。

    此时若是三刀齐出,必将战团里的两人一齐灭杀。

    但若是想只取其一,以金香玉的道行,只能见一团混沌,实在难分敌我。

    她又耐心等了片刻,战团中一刀一剑似乎仍未分出高下。

    金香玉把心一横,银牙暗咬,“白小楼啊白小楼,你可莫怪姐姐无情。只是此人不除,必成我天宗大患。若是错过这个机会,便不知又要等到何时.

    她已打定主意,就算拼上白小楼,也要将庆云斩杀于此,皓腕已经做好了发力的准备。就在此时,她猛地感觉手臂一紧,不得发力,肩膀竟然已被人悄无声息地按住。

    蓦然回首,月影阑珊,有佳人似雪。

    “圣,圣女?您怎么会在这里?”,金香玉的表情略有些不太自然。

    她眼下的举动着实有些不太上道,若是日后被白小楼知道,这梁子可就结定了,就算是被其他天宗门人听去,定然也会不齿她的为人。

    “放人,我们撤。”,圣女的声音很好听,但却冰冷得好似没有一丝人间情感。

    “什么?撤?那这里不就全暴露了?”

    天宗经营董园数十载,说放弃就放弃,金香玉自然心有不甘。

    “还不是你引来的煞星?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白小楼不是他的对手,你的飞刀更伤不到他。我是在救你。’

    金香玉此时心中顿时奔过了十万头神兽:

    什么?白小楼不是那个毛头小子的对手?斩神飞刀也伤不到他?

    圣女大人这是在说什么浑话啊,不会有意想要放水吧?

    就算白小楼,刁不遇再加上老娘我都不是那小子的对手。现在连圣女大人您都现身了,难道那小子还能飞上天不成?

    圣女似乎是看穿了金香玉的心思,她玉手轻抬,指了指战团,“我知道你不信我,心里还在埋怨我。你认为就算你们三个制服不檀君,加上我也总该够了。对不起,就算我加入,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把他留在这里,相反,还有可能因此暴露我的身份。我是不会冒这个险的。你自己看,不出十息,白小楼必败。”

    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种变化乃是必杀之剑,不饮鲜血终不回。而神机八刀的第九斩更是夺命魔刀,不斫血肉不罢休。

    这两种戾气撕咬在一处,相互蚕食,竟然双双消弭。

    庆云和白小楼眼中的血丝逐渐褪去,都渐渐恢复了神智。

    “那把刀有古怪!”,这是庆云复智后的第一个念头

    此刻他脸上的面具早已被斩碎,衣衫破烂,形如乞儿。

    在刀剑主宰的那段战斗里,对方的弯刀竟然没有被干尝断压制!那绝对也是一把绝代神兵。

    “那柄剑有古怪!”,此时白小楼也是同样心思。

    他向来注意形象,常年一袭白衫,无褶无垢。然而此时他也是衣不蔽体,全身血迹斑斑。他掌中的这把霸刀,自然不是寻常武具。

    十数年前,金香玉刚刚接手董园的时候,便“敬”太师之名,掘地三尺,将董园寸土不落全都松了一遍土。

    官面上是为了翻地种植她所需要的妖花毒草,其实就是想向老太师再借些油水。

    董宅地下白骨累累,但自然也不缺奇货异宝。

    白小楼一日偶的两把宝刀。他是爱刀之人,一看便知不是凡品,急忙带到城中的地下当铺去个大保养,以恢复宝刀往日荣光。

    当铺老板也非凡人,一番拾掇,便让双刀焕新颜

    看到宝刀真容,老板当时人就傻了,直接问白小楼是不是从董园里搞出来的。

    白小楼被人看破了底,但也要假意逢迎,这才套出了老板的真话。

    双刀一长一短,都是当年董卓的佩刀。

    短者珠光宝气做工奢华,乃是孟德所献,赫赫有名的七宝刀。

    长者古朴无铭,却自带三分霸气,正董卓年轻时偶得的项羽刀

    两把刀无论看做工还是比纪念价值,那都是千金不易的宝刀!

    白小楼摸清了双刀底细,心下暗喜,想了个万全的办法让那当铺老板闭了嘴,回头就把七宝刀献给了师傅,项羽刀据为了己有。

    》敲黑板时间《

    本节所涉及长度重量均依汉制,前文已有分说,不再赘述。

    忽然将情节引到了董卓故园,还将哪里吹得燕雀不近,好像很邪乎的样子

    这并不是出自笔者的临时杜撰。

    此节描述依然是按照北朝纪实文学《洛阳伽蓝记》展开的。

    “修梵寺,在青阳门内御道北立雕墙峻宇,比屋连甍,亦是名寺也。修梵寺有金刚,鸠鸽不入,鸟雀不栖。菩提达磨云:得其真相也。寺北有永和里,汉太师董卓之宅也。里南北皆有池,卓之所造。今犹有水,冬夏不竭。里中太傅录尚书长孙稚、尚书右仆射郭祚、吏部尚书邢峦、廷尉卿元洪超、卫尉卿许伯桃、凉州刺史尉成兴等六宅。皆高门华屋,斋馆敞丽。楸槐荫途,桐杨夹植。当世名为贵里。掘此地者,辄得金玉宝玩之物。时邢峦家常掘得丹砂及钱数十万,铭云董太师之物。后卓夜中随峦索此物,楹不与之。经年,峦遂卒矣。”

    文中提到的修梵寺,达摩也曾造访。鸟雀不栖本是修梵气象,本文只是将此引用在了寺北的董宅。董卓之宅其时犹存,土地被新贵瓜分,确实有人掘得董卓遗物遭梦中索要而一病不起,这个倒霉蛋在本作也曾短暂出场。

    至于本作提到的董卓双刀,自然是七宝刀的名气更大些。

    其实所谓七宝刀只是《三国演义》杜撰出的兵刃,三国时期只有曹不所造百辟三宝刀,未闻七宝何来。

    然而项羽刀却是华阳先生《古今刀剑录》中所记名刀。日:

    “董卓,少时耕野,得一刀,无文字,四面隐起作山云文,斷玉如泥。及卓贵,示五官郎将蔡邕,邕日此项羽之刀也。

    这把刀是由经学家蔡邕背书,乃项羽之刀。根据原文描述,对应了本章标题一一无字刀霸王藏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