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兰若蝉声 扫叶僧

第一八四章 纷呈杀手别生死 各显神通陷雄关(中)

    “未必?”

    婆罗门的目光在任神通和庆云之间不断游移,他不太明白庆云话中所指。

    就算任神通明挺庆云,他也看不出庆云一方有何胜算。

    这里不但有剑宗宗主亲自镇场,整个关隘的百余守军都已经换成了天宗的人。

    而庆云一行加上任神通和他的四名黄口幼子,满打满算也不满十人。

    这要是硬磕起来……

    莫不是他们还有救兵?

    刘昶估计是和婆罗门想到了一起,他沙哑着嗓子问任神通,“你带来了多少人?”

    “我?”,任神通笑道,“任某人一世独行,与庆小友也只是数面之缘,犯不着为他打生打死。今日我与幼子也只是恰逢其会,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可不想参合。”

    虽然任神通说得轻巧,刘昶和婆罗门却丝毫没有开心的意思。像他们这种老狐狸,从口气里就能听出任神通的言不由衷,他们等的是那后半句的转折。

    果然,任神通只是停顿了片刻,又开口道,“只不过我在路上碰到一位老友。他说,他可以以一人之力夷平此寨。我虽然不大相信,但也想跟过来看个热闹。”

    一人之力夷平此寨?

    开什么玩笑!

    这厄口寨地处天险,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现在居然有人夸下海口,一人夺一关?夺下有剑宗宗主,天宗干王镇守的天险雄关?

    开什么玩笑!

    “我虽然不知道他想要怎么做。但是那个人既然说可以,我相信他一定可以。”

    这一次开口的,是庆云。

    “哼!”,刘昶一声冷哼,他心中显然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于是引吭长吟道,“陶弘景!何必藏头露尾?你既来此,何不现身一战!”

    没有回答。

    刘昶再问,仍然没有回答。

    刘昶三问,还是没有回答。

    刘昶的额头青筋暴起,面色明显有些不太好看。

    他看到了任神通和庆云脸上的嘲弄之色。

    他更没想到陶弘景居然敢如此戏弄与他。

    以他的身份,既然已经主动邀战,华阳先生依礼至少也应该现身答话。

    他没有想到华阳先生居然如此看不起自己,毕竟他自诩天下第二,而陶弘景也不是眼高于顶的人。

    但显然,他被无视了。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认错了人?”

    庆云缓缓直起了身子。

    说实话,他刚才有些恐高。下望去,只见深渊,不辨黑丝,多看几眼便会头晕。

    唯有平视,才能克服恐高。

    他正在与剑宗宗主平视,他本来就有这个资格平视。

    “认错人?”,刘昶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娃娃你莫欺老夫!”

    庆云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自然心情畅快,“我的意识是,这种事情还不用麻烦老师。华阳先生自有高徒。”

    当他看到任神通攀援绝壁所用的那一套行头,便已知是暅之到了。

    华阳先生对敌不屑借助奇技淫巧,若真是他来此处,或可震服宋王保庆云一行平安。但夷平城寨这种事,并不是他的做事风格。

    因此还是暅之的应援让庆云更放心一些。

    但显然只有庆云如此认为。

    刘昶与婆罗门都是一脸的不屑,用看白痴的目光,斜睨着庆云。

    “你是说那祖家小儿?”

    婆罗门与祖暅之在兰若寺时曾经交手。他深知这位道宗宗主的高徒并没有继承到师门剑法精髓。虽然在江湖只身走动已经绰绰有余,但若是想要插手眼下的战斗,恐怕力有不逮。

    “我在南朝时听说过一句话。”,这一次发生的是任神通,“暅之诣微,雷霆不入。这家伙发起狠来,似乎比他师傅都疯。”

    真正的科技宅,对于工具的迷信是疯狂的,如刁冲,如元十三县……真正疯批起来,他们比华阳觉法之流造成的破坏力要大得多。

    “哼,他凭什么!”

    刘昶明显已经动了真火。他刚才冒冒失失地去喊华阳先生,结果被对手告知,派出个学生就能夺关。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股火要泻,可是祖家小儿如缩头乌龟一般不知道躲在哪里不肯出来,而自己又不能自降身价去向他叫阵。

    所以这股邪火理所当然的就要倾泻在眼前少年的头上。

    他蓄力已成,奥义未展。

    飞天御剑流最高奥义天翔龙闪!

    龙息过处,寸草不生。

    拓跋金乌力劝两位妹妹逃离,因为她是或者见识过此招威力的唯一一人。

    在她看来,一旦刘昶蓄力成功,就算是华阳先生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眼前这名少年……虽然也算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但如今也只能说一句可惜了。

    庆云眉头紧皱,他已经感应到了从对方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威压。这是他至今为止,感应到的最强杀意。

    华阳和觉法自然从来没有对自己动过杀念,但是强如修罗王的绝命十三剑,北海操斗的玄冥神掌,宇文树穴的大寂灭指,神秘胡人的魔刀八斩……没有一样能给他带来如今这般的压迫感。

    剑宗宗主,名不虚传!

    庆云感觉自己就像是骊龙口边的取珠人,一旦那张血盆大口向自己张开,那么生死便不再由他。

    这种窒息感其实只滞塞了片刻,却让人感觉已如千年。

    龙眼睁,龙口裂,龙闪终于发动。

    那一刻庆云仿佛感觉自己的视觉出现了模湖,他甚至有些分不清眼前闪烁的是白光还是黑光,总之是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的光芒,瞬间就撞到自己眼前。

    庆云下意识的举剑格挡,可是切肤的痛楚已经在全身弥漫开来。

    干尝断忽然变得如有千斤,就算被勉强举起,也无力遮挡眼前无孔不入的光。

    光是冷冰冰的,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一旦被它包裹,就等同拥抱了死亡。

    没有什么能阻挡光,唯有更强的光芒能吞噬光芒。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庆云仿佛产生了错觉……他感觉背心一暖,有另一道光从那个方向射来。

    一道对他没有敌意的光芒,烘得他后颈暖洋洋的,瞬间在他心中又升起了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