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阡南望

907 在圣山上无聊是很可怕的事情

    科技的力量在出现在哈洛加斯圣山之上后,

    这里的先祖之灵没有谁不是对科技的力量充满了好奇和敬畏的。

    敬畏未知,本身就是一种美德。

    从布尔凯索开始,所有的先祖都在对这种对他们来说全新的存在感到好奇。

    随着时间过去,曾经学历只能说是胎教毕业的野蛮人先祖们现在基本上都能说是完成了基础的现代教育……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让自己变强的知识可从来不需要别人逼迫着去掌握。

    那是在痛苦的环境之中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掌握的能力。

    “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什么才算是强大。

    虽然布尔凯索的想法能够代表很多,但谁能说他就一定是正确的?”

    卡修斯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摇了摇头,  他在表示自己的无法理解。

    “或许你只是听布尔凯索说过无法被阻止的就是最基础的强大。

    但是你肯定没听他说后面的那句话。

    他说,正确就是强大。”

    从边上走过来的欧隆古斯带着一脸的嘲讽。

    他在面对卡修斯的时候总是会带着点不服气。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长久了,长久的可能比很多奈非天的生命都要漫长。

    从生到死,两个人一直都是伙伴。

    虽然不是那种从来不会分离的类型。

    但两个人的战斗方式让他们能够面对比他们更强大的对手。

    所以默契是两人之间最好的形容。

    卡修斯对欧隆古斯的态度是包容的,因为欧隆古斯就是打不过他……

    自然,欧隆古斯对卡修斯的态度那基本上就是不服气了。

    只是两个人都已经死了,无法继续变得强大。

    欧隆古斯也不再有任何的机会去战胜自己的好友。

    虽然前不久的时候,他们都有机会重新活过来。

    但是哈洛加斯圣山上的先祖们没有一个选择被初代先祖赠予的生命。

    或许这是他们的洒脱?

    也可能是他们已经受够了活着的时候经历的那些苦难。

    所以选择了这种更轻松一些的生活方式。

    “欧隆古斯,  别烦我。

    我现在已经很烦了。

    别说那个圣教军小子接电话的时候你没有听见。

    也别告诉我朗姆洛那个小子说的话瞒过了你的耳朵。

    乔瑞兹那个家伙没有去高阶天堂,  反倒是对一些怎么看都和他没有交集的玩意下毒。

    你觉得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卡修斯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瓜问道。

    “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现在最简单的办法不就是找到乔瑞兹那个混蛋吗?

    要不我们和布尔凯索说一声就去找找看?

    反正我们都是死人了,再怎么也不会再死一次。

    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还能借助圣山的力量传个信什么的。”

    欧隆古斯撇了撇嘴,他是真的有这种打算。

    来到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虽然这个世界本身也挺混乱和危险的。

    但绝对不会有燃烧地狱和高阶天堂加起来那么麻烦……

    愧疚的情绪还是有一些的。

    但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来到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场意外。

    当时的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一拥而上直接群殴了马萨伊尔的准备。

    谁能想到黑暗灵魂石的爆炸能搞出这种意外来的?

    黑暗灵魂石的爆炸能够导致这种事情,就算是马萨伊尔都会感到意外。

    当年世界之石的爆炸也只是毁掉了亚瑞特圣山而已……

    顺带的还送走了两个魔神和一个大天使……

    但那种破坏的程度还是在正常范围之内的。

    “别闹,你看布尔凯索像是有功夫搭理我们两个的样子吗?

    我当年帮我妈妈给屋子打地基的时候都没有现在的他专注。

    初代先祖到底是怎么得罪他了?

    这都连着砸拳好几个小时了,而且看上去还远没有到停下来的时候。

    不过说真的,初代先祖的牙是真的好。

    这都没有被打掉。”

    卡修斯看着那边动作如同机械一样精准的战斗有些无奈了。

    战斗这种事情,那得有来有回才算是精彩。

    这种像是网络卡顿了一样不断回放的画面,他是实在想不到任何角度去说精彩……

    “那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呆着吧?

    之前借来的那些书我都看完了,然后我就借给卡尔加了。

    等他看完估计就能到拉苏克他们的手里。

    我现在实在是很无聊啊。”

    欧隆古斯说着直接躺在了地上。

    之前三位不朽之王的馈赠所带起来的热血沸腾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大半。

    现在那十分规律的咚咚咚的声音让人听着想要睡觉……

    “那个上次说要在哈洛加斯圣山上拉网线的是谁来着?

    那什么神盾局?

    要不催催他们?

    这日子实在是过的越发无聊了起来。

    以前的时候还有一大堆的年轻战士带着崇拜的目光听我们吹牛皮呢。

    现在那些阿斯嘉德人反倒是对我们吹牛的内容一点兴趣都没有。”

    卡修斯说着对拉苏克摆了摆手,算是让他滚蛋……

    然后就走到欧隆古斯的身边躺了下来。

    “那是你跟人家说什么碾锤掐脖者的人家根本理解不了。

    他们又不是在庇护之地出生的,自然对把恶魔的名字和形象完全对不上号。

    就好像你和别人说‘光膀子扎领带’多么多么的厉害,人家脑子里边完全和布尔凯索产生不了联系。”

    欧隆古斯带着调侃说道。

    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头顶上出现了一大块的阴影。

    一颗巨大的石头……

    这玩意欧隆古斯他很熟,他就是用这玩意战斗的。

    下一刻巨大的石头就直接把欧隆古斯给压在了地面之下,

    配合上那强大的怒火,一时间欧隆古斯根本做不到从石头低下爬出来。

    一边的卡修斯随手拍了拍身边的大石头。

    “有句话叫做祸从口出来着。

    布尔凯索虽然不小气,但是他小心眼啊。”

    卡修斯歪着脑袋随口吐槽着,  然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这样能够保证他在被石头压在地面上的时候能够舒服一些。

    有时候身体上有点压力反倒是会让人感到安全感……

    卡修斯对此有经验。

    他以前和寇图尔摔跤的时候就喜欢这种感觉。

    和地面亲切的接触一下,或许是有益身心健康的……

    “咚!”

    又一颗巨大的石头落在了这里。

    这个时候这地方只有两颗看上去圆溜溜的石头摆在这里。

    只有来自两个人的两只手还露在外边……

    两只手不约而同的竖起了中指,然后直接放在了地面上。

    被布尔凯索用石头压住了,在布尔凯索消气之前是不可能爬出来的。

    要是他们两个还活着的话倒是能够尝试一下。

    但死了的他们即便是在多钟帮助之下还保留着接近活着时候的力量。

    他们也不会用在这种地方的。

    只是被压着而已,正好可以睡觉……

    圣山上最无聊的时候这些先祖之灵就是用睡觉度过的。

    被按在地上爆锤的初代先祖因为布尔凯索两次投掷巨石所以有了点喘息的机会……

    “你够了啊!我现在脑瓜子嗡嗡的!”

    初代先祖说出这种话已经算是服软了。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反正三先祖和蕾蔻他们还没有回来。

    我消遣一下你还能有意见?”

    布尔凯索的话里边带着恶意。

    活像是学校里边的那种恶霸……嗯,上不得台面的那种恶霸……

    “我能有什么意见。

    你没有直接锤爆我的脑袋都算是你客气了。

    你继续,我想个办法睡一会。”

    初代先祖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表情,然后直接闭上了眼睛。

    老实说在这种被揍情况下想要睡着还是挺困难的。

    比隔音不好的隔壁传来了磨牙放屁打呼噜的声音好不了不少……

    尤其是脸上还疼……

    “所以你们是完全不好奇高阶天堂上正在发生什么?”

    一边看热闹的因普锐斯插嘴问了一句。

    他对这个问题是真的有些好奇。

    “我好奇那个玩意干什么?

    难道好处还能有我的一份?

    咋滴?你还能说服伊纳瑞斯或者马萨伊尔把他们的权柄和位格交给我?

    又或者马萨伊尔还能去专门教导一下罗夏?

    别闹了,你我都清楚。

    罗夏的正义和泰瑞尔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我现在都有些后悔当时没有直接把那份正义的权柄直接送进黑暗灵魂石里边!”

    布尔凯索斜着眼睛看了因普锐斯一眼。

    一个一点点变强的罗夏布尔凯索还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引导一下。

    但是直接成为了正义的罗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罗夏的正义是什么?

    他是相信世界上存在一种永远有效,并且适合一切的道德观念存在的。

    而这就是他追随的正义。

    布尔凯索给了他得到力量的机会,那么罗夏就会考虑关于这份力量的一切。

    这个过程本身是布尔凯索留给自己教导罗夏的时间。

    但是一切被泰瑞尔那突然的做法给改变了……

    正义是好东西,是正确的。

    正义也是应该被追寻并且当做某种规则的。

    但是罗夏得到这份正义却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因为罗夏已经成为了正义……

    这代表着这份正义的权柄和这个世界的联系越发紧密之后,

    罗夏对正义的理解就会逐渐的变成正义的意义……

    这个结果是不是好的谁也说不准。

    但是布尔凯索能够肯定,这种正义绝对会被无数人拒绝。

    即便是在最和平的地方也有人会对秩序存在疑惑。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需要正义的人和反对正义的人几乎是一样多……

    这才是麻烦的根源。

    “你能接受马萨伊尔去教导罗夏?”

    因普锐斯有些意外。

    “如果马萨伊尔只是智慧的话,那事情就简单了。

    但是他显然不是那种存在。

    这种事情只有重新诞生出来的伊纳瑞斯才是这种存在。

    我现在就在好奇,  你们这些大天使能够接受一个完全就是规则本身的兄弟吗?

    至少我可不觉得马萨伊尔会愿意接受这种事情!”

    布尔凯索说着手上的动作还停了一下。

    “嘿!你要保持节奏啊!

    不然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睡着!”

    初代先祖叫嚷了一声。

    这种滋味有点像是水滴刑一样。

    虽然水滴没有什么伤害,但是水滴的接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适应的。

    不然这玩意也不会被叫做刑了。

    布尔凯索对初代先祖的拳头也有了点这种意思。

    不过之前那种规律的如同机械一样的节奏更像是入睡前的白噪音……

    但要是入睡前的白噪音没有了规律,  那人是八成睡不好了。

    “你似乎对仇恨和人分的比较开?”

    因普锐斯有些意外。

    “我要是见到马萨伊尔绝对会想办法弄死他。

    但是这不妨碍我认可他作为智慧。

    我不是讲仇恨和人分的开。

    而是仇恨一个人和我尊重他没有关系。

    反正见到他之后我还是会动手。

    但是这个不妨碍我在没有见到的他的时候说几句比较客观的评价。”

    布尔凯索翻了个白眼。

    然后看了看被按着的初代先祖,迎面就看到那带着愤怒的眼神。

    布尔凯索抽了抽嘴角。

    然后从背包里边摸出来了一个指虎……

    “呵,之前我们没说不能用武器是吧?”

    布尔凯索一边说着一边把指虎直接戴在了手上。

    这就是随手打造出来的小玩具。

    别说是对于现在的布尔凯索来说了,就是对于朗姆洛他们来说这个指虎也没有多少用处。

    但是指虎敲在脸上的效果和果拳完全不是一回事……1

    虽然这玩意也不会让初代先祖被打出伤势来。

    但拳头还算得上是钝击,而指虎那就是穿刺了……

    一般描述痛感的时候说刺痛的比较多,很少会有说钝痛的。

    虽然钝痛也偶尔会用到,但毕竟比较少见……

    “所以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你要是有什么问题要逼问,那你也得问啊!”

    初代先祖这下子是被彻底破防了。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布尔凯索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被敲了好几个小时之后,初代先租的容忍也基本上到了极限。

    “我想干什么?

    我就是单纯的找个事情排解一下烦躁而已。

    总不能只有你们无忧无虑,就我一个得考虑世界和平吧?

    我感觉不爽,自然是想要找个方式发泄一下。”

    布尔凯索咧着一口白牙说道。

    那样子看上去多少有些像是恶魔了……

    “你……我!艹!”

    初代先祖无奈的吼了一声。

    布尔凯索的所作所为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那绝对是十分过分了。

    但是放在野蛮人之中也就是恶作剧的程度……

    被恶作剧的人当然会憋屈。

    但是大家都是野蛮人,这种恶作剧也完全没有到会让两个人彻底翻脸的程度。

    超凡的存在和一般人对很多事情的容忍度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双方最好的相处方式其实是保持距离……

    对于野蛮人来说这种玩闹一样的恶作剧甚至比不上对着对方吐口水……

    但这才是最让人憋屈的事情。

    至少初代先祖感觉格外的憋屈……

    要是吐口水的话,那两个人还能做到有来有回。

    充其量就是格外恶心而已。

    但现在这种程度,要是初代先祖选择吐口水,那就是宣布对抗升级了……

    他还做不出这么恶心的事情……

    所以初代先祖选择扭过头去,然后在心里暗骂压住他力量的沃鲁斯克……

    要不是圣山之中梳理力量的沃鲁斯克拉偏架,那他还是能够还手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扭过头眼不见为静……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