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J神

第1735章 局面已定,韩平安负气出走,楚萧的郁闷

.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第1735章 局面已定,韩平安负气出走,楚萧的郁闷

    在圣境空间,祠堂这一边。

    别说学宫弟子,诸位先生了。

    便是三位夫子,此刻的表情,也是齐齐凝固。

    天章圣卷,一直是处于闭合的状态。

    哪怕是他们三位夫子,乃至圣夫子。

    最多也只能借助天章圣卷的力量,而无法彻底将其展开。

    所以,他们才将希望寄托在韩平安身上。

    韩平安,虽然不是和圣儒一样的浩然圣心。

    但至少,也有浩然之心。

    也是最有资格,最有希望,得到天章圣卷认可的人。

    至于为什么,稷下学宫,需要能得到天章圣卷认可的人物。

    这自然是有一层更深层次的因果,关乎到稷下学宫乃至三教的久远隐秘。

    “真是令人惊叹,此子藏得实在是太深了,我之前竟然毫无察觉。”

    傅夫子惊叹道。

    他们三位夫子,可以说乃是稷下学宫的绝顶人物了。

    甚至放眼界海,都绝对算得上是大人物。

    结果,却丝毫没有探查出君逍遥的虚实。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探查不出。

    因为这浩然圣心,的确是君逍遥刚刚才得到的签到奖励。

    他们又怎么能探查出本不存在的东西呢?

    “真的是,父子都如此妖孽,不过现在看来,局面应该已经确定了。”

    晏青华也是叹笑一声。

    她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从君逍遥显化出浩然圣心的那一刻起,结果就是已经注定了。

    加上他还开启了天章圣卷。

    结局已经毫无悬念。

    晏青华,赌对了!

    而另一边,顾夫子,那刻板冷硬的老脸,此刻也是隐隐变化。

    眼神有些幽幽的。

    “我不信,这其中绝对有猫腻!”

    韩平安忍不住喊道,神色带着一丝狞然。

    他诸多年的修行,就是为了得到天章圣卷认可,成为儒门正统传承者。

    但是现在。

    半路杀出的君逍遥,却是把他的一切希望,都夺走了。

    换做是谁,心态都得崩溃。

    周围一些学宫的先生,还有弟子,看向韩平安,皆是微微皱眉。

    此刻的韩平安,哪里还有半点小师叔的风范。

    感觉就像是一个泼皮无赖一般。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这还有什么可以反驳的?

    “韩平安,你的意思是,这浩然圣心是假的吗?”

    “再退一步讲,难道天章圣卷,也会认错人?”

    晏青华淡淡说道。

    她从始至终,都是站在君逍遥那边的。

    此刻君逍遥绝境逆转,不但显露出了浩然圣心,还得到了天章圣卷的认可。

    她自然是要竭力维护。

    至于依依是魃族的问题。

    说真的,在浩然圣心面前,一切都是可以谈的。

    听到晏青华的话,韩平安神情难看到了极点。

    “夫子”

    他看向顾夫子。

    顾夫子,可是一直在背后撑着他的。

    但是,让韩平安心一沉的是。

    顾夫子此刻表情,也是有些凝肃,而后道。

    “平安,一切都要按照规则来,拥有浩然圣心,能够开启天章圣卷,这的确是不容置疑的。”

    虽然顾夫子很刻板严苛。

    甚至方才,他还想要灭杀依依。

    但这样的人有一个好处。

    就是极为遵守规则,不偏不倚。

    君逍遥,拥有浩然圣心,更得到了天章圣卷的认可。

    按照规则的话,他也的确是儒门的正统传承者,圣儒的继承人。

    “怎么会”

    韩平安闻言,脸色煞白无比。

    他可是知道顾夫子的性格。

    顾夫子之所以照顾他,是因为他认为,韩平安,就是日后儒门传承者。

    但是现在,事实证明,韩平安不是。

    所以按照规则来,他韩平安,也不可能再得到什么优待。

    也就是说,在君逍遥显化浩然圣心后。

    身怀浩然之心的韩平安,便不再像从前那般重要。

    虽然不至于可有可无,但也不是非他不可。

    “对了,还有圣夫子,圣夫子前辈,云逍身边有魃族,真的要让这样的人成为儒门正统吗?”

    韩平安仰天大喊,质问道。

    但是,没有回应。

    以圣夫子的修为,整个稷下学宫的动静,他肯定早就知晓。

    但是现在,却没什么反应,也没有回话。

    显然也是默许了这一切。

    “呵呵”

    在看到连对他颇为重视的圣夫子,都没有回应后。

    韩平安呵呵笑了一下。

    “可笑,当真可笑,一个与魃族串通的人,能得到天章圣卷的认可。”

    “这样的稷下学宫,又算是什么,既然如此,那么也只有一个办法。”

    “要么他走,要么我走!”

    韩平安说的大义凛然,悲天悯人。

    然而,三位夫子,皆是默然无语。

    韩平安一愣,转身即走。

    在走远时,又回身道:“韩某真走了!”

    依然无语。

    上至夫子,下至普通学宫弟子,都是没有一人开口挽留。

    妈的!

    韩平安心里很想爆粗口。

    哪怕有一人挽留,他都会借故留下来。

    但是却没有。

    他目光,转而看向楚萧。

    然而楚萧此刻,却是低头,心里有些挣扎。

    虽然韩平安和他关系不错。

    但是,如果此刻他一人开口,那是否会遭到针对?

    不得不说,人都是自私的。

    哪怕是楚萧也不例外。

    韩平安脸色微微涨红,眼角抽搐。

    他一怒之下,闪身离去!

    待韩平安离去后,气氛才稍微和缓了一些。

    “不用去追吗?”

    傅夫子忽然道。

    “不过是一时赌气而已,等他想明白了后,自然会回来的。”

    顾夫子道。

    “小云逍,此女的因果来源,是否可以说一下。”

    晏青华指向依依道。

    虽然局面已定,但魃族身份毕竟还是太过敏感了。

    君逍遥也是稍微解释了一下。

    当然,他也并没有透露什么细节。

    只说是看到依依要被魃族灭杀,随手救下而已。

    “儒门,讲究有教无类,而她,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更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那请问,她有什么罪?”

    君逍遥淡淡道。

    此话一出,哪怕是顾夫子,都是默然无言。

    如果是魃族的话,那恐怕还会令人有所非议。

    但只是人魃的话,众人虽然从心底鄙夷人魃。

    但也不得不承认,人魃的确是没什么威胁性,不过是杂血而已。

    “君公子竟然如此仁义,哪怕是人魃,也愿意相救。”

    澹台明珠一脸感动之色。

    “是啊,君公子一直都是这样的人,那时候他出手救我,也是如此。”

    澹台青璇,眼中有着一抹温和。

    他一直是个温柔的人啊。

    然而楚萧,却是郁闷无比。

    他知道,那时候的情况,绝对不是这样。

    甚至说不定,连鹤子轩的死,都和君逍遥脱不了干系。

    但是

    楚萧现在又能做什么呢?

    假如他现在直接把一切说出来。

    众人是会相信他,还是相信身怀浩然圣心的君逍遥呢?

    所以,楚萧也不是什么傻子,现在暂时只能忍气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