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游在影视世界 不是马里奥

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我,掀桌子的人

    柳青刚才就这事儿咨询了律师,对方告诉他,打架致人手臂脱臼属于轻微伤,不接受和解按律处罚的话,施暴人最多拘留十五天,而且对方卸完他的胳膊又给正了过来,只要对方抵死不承认,说众诚集团的人串通诬告,法医那边又验不出伤来,能不能给予十五天拘留都是问题。

    苏明玉这边呢?顶破天就是挨了几巴掌,脸肿了,后槽牙松动了,还流了点血,要验伤也就是轻微伤,这种程度的结果是没有办法送苏明成坐牢的。

    事实上两人精神所受的伤害远比肉体所受的伤害大,毕竟两人都是众诚的中层领导,当着员工们的面被打成狗,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

    从这一点来看,那小子下手很有分寸,所以他是故意到众诚闹事羞辱他们的。

    “柳青……”

    苏明玉摸了摸脸上的伤,正准备接话,手机铃声响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是蒙志远打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立刻接通,而是放在手里怔怔看着。

    “怎么了?”柳青趁着等红灯的当口瞥了一眼:“老蒙打来的?不接吗?”

    苏明玉咬咬嘴唇按下接通键,放到耳边。

    “喂,师傅。”

    “我听说你二哥到众诚把你打了,没事吧?”

    “我没事。”

    “没事就好。”

    “师傅,今天的事情……对不起。”

    “道歉有用吗?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处理好自己的事情,集团那边我来想办法。”

    “师傅,都怪我,如果我能更早领悟你的意思,安心呆在美国,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现在说这么多还有用吗?你跟我能做的就是见招拆招了。”

    “那师傅你……”

    “我你不用担心,别忘了,我还是集团董事长,就算那些人知道我是装病又能怎样?还能把我从这个位子上赶下来不成?总之你先休息两天,处理好这件事再说。”

    “我知道了,师傅。”

    苏明玉按下挂断键。

    柳青脸看前方,试探道:“看来老蒙提前留有后手,这件事我们不要管了,免得跟上回一样弄巧成拙。”

    “……”

    苏明玉并不认同柳青的话,她觉得蒙志远根本没有对策,虽然作为集团持股超过60%的股东,他的权力很大,但是孙副总、张副总那些人只要拿住毛金荣的小辫子,把贿赂医生的责任推到蒙志远身上,判不判刑还在其次,起码他们可以提议罢免董事长。

    毕竟伪造病历的事情一出,张副总等人不可能琢磨不出蒙志远装病的目的,双方已经接近撕破脸皮,那是肯定要分出胜负的,要么蒙志远让步,坐视张副总等人干掉中层联盟,来一次大换血后被架空,要么快刀斩乱麻,召开股东会,以手中持股比例的优势罢免张副总等人的董事资格。

    就一个被鎏金当枪使的苏明成,不仅毁了她和柳青的声誉,更令众诚集团陷入风雨飘摇大厦将倾的地步。

    “我要让他坐牢,我要让他一辈子都不能翻身。”她一脸狠毒地道。

    “明玉,咱能不发狠吗?”柳青说道:“话说回来,你真逼你爸跟他断绝关系了?”

    苏明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用手摸了摸嘴角的伤:“我有办法了。”

    “有办法了?你有什么办法?”

    ……

    一个小时后。

    蒙太在客厅里来回走着。

    她很急,为“寒如秋”着急,也是为自己着急。

    刚才她的表哥张桐打来电话,把今天上午众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告诉她蒙志远是在装病,这么做的目的十有八九是冲着她的娘家人来的。

    关于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了,不惊讶,也没多少想法,让她慌神的是张桐发来的照片,那个踩着苏明玉的头的男人正是掐住她的七寸的“寒如秋”。

    因为恐惧,她不敢调查“寒如秋”的背景,直到这时她才知道他的身份——不久前才和苏明玉断绝关系的嫡亲哥哥,而审计会议上当众出丑的正诚事务所的审计师朱丽,是他的老婆。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这件事,故事的大体脉络是家里那个作妖妹妹害得父子反目,又在后来的工作中出卖嫂子,以致当哥哥的忍无可忍,选择用激进手段实施报复。

    可沈英殊不是局外人啊,她绝对是局内人里的局内人,安排正诚事务所展开审计的人就是苏明成本人,换句话说,这家伙一手造成了眼下的局面,今天又到众诚把人打了,更被警察抓去派出所,他做了这么多究竟是为什么?

    你要说苏明成傻,苏明成蠢,苏明成是个白痴,打死她都不相信。

    另外,她很害怕,害怕苏明成在里面出点儿状况把她的事供出来,那乐子就大了。

    咕嘟~

    便在这时,手机弹出一条消息,发信人正是寒如秋。

    沈英殊眼睛都瞪直了,他不是被抓进派出所了吗?怎么还有机会玩儿手机?

    “你……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怎么还能给我发信息?”她试着问了一句。

    “你猜。”对方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我猜不到。”

    “那你再猜猜我给你发消息的目的。”

    “是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吗?”

    “这只是次要目的。”

    “那……主要目的……你想让我做甚么?”

    等了差不多一分多钟,那边才回过来一条信息,内容比较长,有二三百字,沈英殊看完表情连变,手指在键盘游移数次,最后回了一个“好”字。

    ……

    傍晚时分。

    朱正刚和康馨居住的小区。

    朱丽抱着枕头坐在床上,把脸对着窗户外面,看夜色渐浓,万家灯上。

    她保持这个姿势好久了,昨天基本上也是这么过来的,被李主任斥责并宣布停职后她就一直如此——失魂落魄,精神萎靡,前天晚上一宿没睡,昨晚好了一点,也只是睡了三四个小时就起来了。

    这明明不是她的错误,明明不是……

    蒙太只给他们送来一些集团业务方面的资料,李主任让她拟定一个审计计划,而苏明玉是众诚集团旗下某公司的总经理,只能算是中层管理,连需要审计哪几家公司都没确定下来,她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苏明玉?

    李主任一直说她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回来仔细想了一下,她懂了,她的问题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小姑子是众诚集团的中层管理人员,是给了跟蒙太作对的那一方口实,影响到事务所的声誉和利益了。

    商业机构的老板会在乎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不能为公司带来利润你就是错的,就是没有价值的。

    咚咚咚~

    咚咚咚~

    “丽丽,丽丽……”

    门口传来康馨的呼唤。

    咚咚咚~

    “丽丽,该吃饭了,你总是不吃不喝哪行?”

    “……”

    康馨在外面急得打转,前天女儿从单位回来后就这样了,也不出门,也不跟朋友诉苦,昨天一天饭也没吃,今天早晨就喝了一杯豆浆,眼见女儿这样折磨自己,她是又难过又无奈,还有几分恨铁不成钢。

    “我来吧。”

    朱正刚冲媳妇儿使个眼色,走过去敲敲房门:“丽丽,爸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好歹吃点东西啊,你都已经两天没好好吃饭了,我们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这样为难自己,我和你妈也没胃口吃饭了。”

    这句话说完,门那边响起一阵脚步声,几个呼吸后咔的一声轻响,朱丽从里面走出来,头发没梳,脸没洗,看着气色很差。

    一看她听话出来,朱正刚松了一口气:“快,洗手吃饭,爸爸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馋嘴牛蛙。”

    康馨看着女儿这样很心疼,在后面嘟哝道:“这个苏家,一群狗东西,丽丽嫁给苏明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朱正刚赶紧使眼色,想让她少说两句,但是康馨什么人,心里有气,肯定是不吐不快的。

    “丽丽,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苏明玉拿你跟苏明成的关系说事,你为什么不告诉那些人你们已经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