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海兰萨领主 海逸小猪

1218.庄园

    这次的夜袭计划失败了。

    没能潜入黑魔法隐修会的研究院不说,猎人克雷克走的时候还是一个活人,等众人返回营地的时候,他却已经成了一只骷髅弓箭手,猥琐的站在娜奥米的身后,孱弱的灵魂之火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要熄灭。

    西雅瞪大了眼睛,盯着身上几乎没有一丝碎肉的骷髅弓手,白色骨头上甚至布满了一些黑色符文印记。

    “他怎么忽然间就变成骷髅?”西雅问道。

    她对这位出发时还一脸忧虑的猎人印象很好,没想到转眼间人就已经变成了骷髅弓箭手。

    苏尔达克对西雅解释之后,人鱼姑娘才轻轻一叹。

    她和阿芙洛狄一样,都没想到猎人克雷克居然是黑魔法隐修会研究院的外线,专门为他们提供外界情报,而他的老婆和儿子被黑魔法隐修会带走,也是黑魔法隐修会正在进行最近一系列行动,这种以家人为人质的做法,更能保证这些外线们的忠诚。

    不过恰恰是苏尔达克的这次侦查行动,克雷克没能及时的将信息传递出去,却又被黑魔法隐修会的侦查人员发现,才在半路上截杀了克雷克。

    等天亮了之后,苏尔达克率领重甲步兵团继续向山岭深处进发。

    这次由于没有了克雷克领路,山路虽然变得不那么好走,但却是直接朝着黑魔法隐修会研究所摸过去。

    队伍里面有两名魔法师西雅和阿芙洛狄,虽然一位是娜迦,一位是魅魔,但是她们两个都拥有了魔法埽把,可以骑着魔法埽把在空中飞行。

    其实苏尔达克一直都很想问问西雅,在天空中飞行是什么滋味!

    毕竟她是一只娜迦,在天空遨游一直以来都是飞鸟才能做的事情,现在她也能骑着魔法埽把做一次短暂飞行。

    相比更加广阔的天空,她以前生活的那片大海有着什么样的不同。

    队伍有了能够在天空中侦查的魔法师,重甲步兵团进入山岭之中,苏尔达克就没有了太多顾虑,大军直接杀向山岭深处。

    这次大胡子埃德加带着一支最精锐的重甲步兵团从木库索赶过来,后勤团都没来得及组织,不过对于苏尔达克来说这不算什么,毕竟在脓包山的硫磺矿营地里,各种物资准备得都非常齐全,现在拿出来临时应急也完全够用。

    重甲步兵团在山岭里又走了大半天时间,远远地就看到对面的一片山岭的山顶上建有青色围墙,围墙四周还修建又瞭望塔。

    为了确认这个建筑群是不是黑魔法隐修会的研究所,西雅和阿芙洛狄同时飞过去侦查。

    她们俩围绕着这个青色岩石修建的城堡钻了一圈儿,并没有发现魔法师活动的迹象,反而城堡瞭望塔上发现了数量不少的弓箭手。

    而且这个没什么高层建筑的城堡里,还有数量不少的步兵战士,看起来应该是一处领主私人领地。

    果然就在这道山岭脚下,重甲步兵团的斥候小队在林地里发现了一排整齐的界碑,每隔五百米几乎就有一块标注着‘佩妮伯爵的私人领地’,除此之外,界碑上还刻着这片领地已经存在了三百多年。

    而且一队骑兵就等在界碑的旁边,看着苏尔达克带着一支重甲步兵团浩浩荡荡的靠近,一名骑在战马上的军官掀开了头盔上的面罩,对着苏尔达克一行人远远地大喊道:

    “您不能继续往前走了,前面是佩妮伯爵大人的领地。”

    苏尔达克回头问西雅:“我在鲁尹特城怎么没有听过这位伯爵大人的名字?”

    “这位佩妮伯爵应该不是鲁尹特城的贵族!”西雅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下才对苏尔达克说道。

    “你是说我们已经来到了鲁尹特城的边界线?”苏尔达克扭头看了看林地间的界碑说道。

    “好像就是这样。”

    西雅从魔法埽把上跳下来,对苏尔达克说。

    苏尔达克骑着马走到前面去,他对那位军官随口说道:“我的人在这附近查到了黑魔法隐修会的踪迹,所以才会一直沿着线索追查下来,我们并没有在这附近找到任何的居所,看到这里有一片建筑群,就想要过来探查一下……”

    “我们并不清楚黑魔法隐修会的事情,但是您的军队想要踏进我们这里,就必须得到了佩妮大人的许可,否则我们将会认为你们对我们进行侵略,我们将会拥有反击的权力……”

    那位军官根本不愿和苏尔达克过多交谈,直接递出一串官方语言。

    苏尔达克点点头,对后面的军队挥了挥手。

    大胡子埃德加立刻让重甲步兵团的步兵战士们就在这片林地扎营,不再往前面多走一步。

    “你知道塔拉帕敢地区的领主与黑魔法隐修会私通,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吗?一旦核查无误,那么就会以反叛军团的罪名论处!”苏尔达克对着那位站在界碑旁边的领主军官说道。

    军官却是一脸无惧地说道:“我们这里并没有接到军部的通知。”

    说话间,树林中又多出了一群从对面城堡赶过来的剑士,对面的军队增至七百人,骑兵和剑士达到五百人,弓箭手也有两百多名,这下双方在界碑附近对峙,并没有想要退走。

    苏尔达克也没有强行冲进佩妮伯爵的领地,而是带领众人直接返回营地休息。

    ……

    回到营地帐篷里,有人已经在外面煮了一锅开水。

    这时候,居然有人帮苏尔达克沏了一壶红茶,苏尔达克捧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才向西雅和阿芙洛狄询问道:

    “怎么样,在天上有没有发现那座城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阿芙洛狄摇了摇头说:

    “没有,那座城堡从外表看起来一切正常,城堡里驻扎将近一千名驻军,目前城堡里大部分兵力都派到了这边界碑旁边,还有一些平民,山岭那边的谷地有很大一片麦田,这座城堡里的农户非常多,至少有几百名。”

    苏尔达克看了西雅一眼,她也十分认同阿芙洛狄的说法。

    不过苏尔达克很快发现了一个问题。

    “你是说驻扎在这里的军队有将近一千人?”苏尔达克向阿芙洛狄问道。

    西雅和阿芙洛狄同时点了点头。

    苏尔达克转头对大胡子问道:“埃德加,你觉得一座拥有几百农夫的庄园,平时驻扎的军队应该有多少才算合理?”

    大胡子埃德加曾是干布位面反叛军的高层军官,曾经管理过反叛军的五座营地,对于苏尔达克的问题,立刻就能找到问题点。

    “不会超过两百人,这样这座庄园才能负担得起……”

    埃德加想都不想就回答说。

    苏尔达克点点头,做出结论:

    “他们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却又把我们堵在这里,不让我们过去调查,就是最大的问题。”

    他看了阿芙洛狄一眼,说道:

    “对方出面的军官,只不过是一名一转剑士,为了证实我的猜测,我准备今晚和阿芙洛狄再去城堡那边探查一下。”

    坐在一旁的西雅立刻说道:

    “达克,这次带上我吧。”

    西雅眼睛瞪得很大,摆出一副我很有用的样子。

    苏尔达克想了想便答应道:

    “你想去可以……但是必须一直跟在我身边,不能擅自行动。”

    西雅听苏尔达克这样说,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好的,我答应就是……”

    ……

    苏尔达克要等到天黑才能行动。

    再此之前,趁着还有点时间,为了避免鲁尹特城那边担心自己的安危,他便让阿芙洛狄撤销了召唤术。

    一片澹紫色的霞光中,苏尔达克穿过虚空之门,返回鲁尹特城的城堡。

    重新返回到城堡餐厅里,整个房间都显得空荡荡的,长长的靛辰木餐桌上摆着精美的桌布和鲜花,不过看起来并没有人在这里吃饭。

    苏尔达克从虚空之门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四名侍女端着餐盘,一路上还在低声交谈,从厨房里走出来,经过主餐厅,沿着外面的走廊上楼,看样子应该是想要送到卧室里面。

    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平时用餐,都喜欢在卧室外间的客厅里,那边茶几非常适合两三人一起用餐。

    苏尔达克追了上去,在一名侍女手中接过了银质餐盘,低声对她们询问了几句,果然正如他的猜想,这些美味佳肴都是准备送到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房间里面的。

    于是苏尔达克就跟着四名侍女一起,如一位侍者那样,端端正正地端着餐盘走进卧室。

    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在卧室里外间的客厅里,前者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摞文件,后者则是在阅读着一本游侠传记。

    两人甚至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海瑟薇头都不抬地让侍女将晚餐放在茶几上,等到苏尔达克走过来,海瑟薇才察觉到有些不对,那种压迫感完全不是侍女能够拥有的,她勐地抬起头,才发现苏尔达克正一声不响地将餐盘放在茶几上。

    “达克,你回来了!”

    海瑟薇一脸惊喜地盯着苏尔达克说道。

    苏尔达克连忙站直身体,张开双臂给海瑟薇一个大大的拥抱,比阿特丽斯也是一声欢呼,赤着脚从沙发上跳起来,扑到了苏尔达克的怀里。

    “我就是抽空回来报个平安,以免你们担心,等会还要返回废矿区那边,我们在那边找到了一处黑魔法隐修会的藏匿地点,不过目前还没有证实,那里就一定是黑魔法隐修会的据点儿……”

    苏尔达克向海瑟薇说了矿区这边发生的状况。

    三人就坐在沙发上,一边享用晚餐一边聊着废矿区的情况。

    苏尔达克本来还打算向鲁尹特城的警卫营征调一群骑士去撑场面,不过吃了一顿晚餐之后,已经来不及去警卫营调动骑士团了。

    他只能亲手写了几个纸条,又在上面盖好了自己的印章,让管家派人送到鲁尹特城的市政厅去。

    毕竟鲁尹特城的执政官大人莫名其妙失踪一天,估计市政厅应该都乱成了一锅粥。

    苏尔达克在城堡里吃了一顿海瑟薇精心准备的晚餐,这才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返回了营地。

    ……

    夜色之下,苏尔达克带着西雅和阿芙洛狄穿过密林,绕过守在界碑旁边的佩妮伯爵领主军,偷偷潜入这边的林地。

    至于为什么会带上西雅,其实苏尔达克想的很简单。

    一旦遇见不可抗拒的危险,西雅和阿芙洛狄都可以在夜色的掩护下,骑上魔法埽把就能轻易逃离险境,这才是他愿意将西雅也带出来的原因。

    对自己而言,只要阿芙洛狄能够安全离开,然后立刻撤销对自己的召唤,他就会通过虚空之门重新返回鲁尹特城。

    这种战场召唤的最大好处就是一旦遇险,可以很迅速地撤离战场。

    对于二转强者和魅魔来说穿过这片林地其实并不算太难,西雅则是跟在苏尔达克的身后,有时候遇见难行的山路,苏尔达克还会背着西雅走一段路。

    因为三人有着极为明确的目标,这一路上都没怎么停下来休息。

    在苏尔达克成功攀上一座山岩之后,就看见了这座庄园的青色围墙,或许是因为在山顶,整个庄园都没有太高的建筑。

    阿芙洛狄这次是依靠她的双翼,悄然无息飞到了瞭望塔顶。

    在瞭望塔上,原本又四名守夜的战士,这四个人在塔顶平台上,小声地讨论着今晚单调的晚餐……

    阿芙洛狄就无声无息的飞上来,头顶上漂浮这一颗巨大眼球,那颗眼球逐一看向这几名值夜战士,战士们几乎没有做任何挣扎,就扑通扑通栽倒在瞭望塔上。

    苏尔达克沿着外墙,背着西雅爬上了瞭望塔。

    三人蹲在瞭望塔上,观察着夜色中的庄园。

    苏尔达克和西雅身上都加持了洞察,阿芙洛狄本身就可以夜里视物,白天或黑夜,对他们来说几乎没什么影响。

    果然这座庄园有一大半的空间都建造着军团,修建得分外整齐的宿舍里面,还有一些士兵在进进出出……

    而军营驻地对面就是农夫们的居住区,他们的房子就显得简陋得多,但这些也都是青石修砌的房子。

    整个庄园到了晚上,气氛看起来显得有些紧张。

    所有人走路的时候,脚步都很快……

    这时候,阿芙洛狄已经从四名值夜战士当中挑选出来一位,将他从催眠术中唤醒之后,就对他进行了魅惑,随后就在这间瞭望塔上,开始逐一询问起里面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