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这个剑修有点稳 暴走叉烧包

第三十六章 天无绝人之路

    “今日就让你知道,我藏家为何只有三人,便可屹立于天河海之上。”藏秀眼中露出冷意,轻声而道。

    下一刹那,他右手抬起。

    原本的血肉之躯,蓦然流转而过金属一般的鎏金色泽。

    不只是右手,他的全身都在发生着奇特的变化。

    四肢,躯干,双眼,甚至就连毛发,都仿佛蜕变为金属,流转出与肉色截然不同的其它色泽。

    这些色泽不一,唯一相同的是那喷薄欲出,仿佛要刺穿天地的锋锐之气。

    邪尊微眯起眼睛,稍稍提了些许的警惕心。

    他能看出来,藏秀之前虽然是尊号境修为,但实力并不算特别出众,顶多也就是二十三、四倍九品战力,连乾尊都不如。

    但是在此刻,藏秀完成这些变化之后,仿佛是变了一个人般,战力与气势都激增,即使还无法与他相比拟,但也相差无几了。

    不过,邪尊并不畏惧,更没有退缩之意。

    相差无几这代表着还是有差距的。

    更别说,他们魔族一方的总体战力完全是可以碾压藏家。

    灵晔岛上九境修士有几个?

    加起来恐怕顶多也就两掌之数。

    他们这次带来的九品魔修数量又是多少?

    上千!

    所以,又有何惧?

    “我要杀人,即使是你,也拦不住我!”藏秀锋芒毕露,就在这时,冷哼一声,宛如利剑一般的右手向下一斩。

    这一斩之后,整座敬剑城便是轰然震动起来。

    轰隆隆!

    敬剑城中所有的建筑之顶,都立有一个“针”状的导雷法器,之前藏小剑与陆青山介绍的时候是说,这是城内铸剑师炼剑的基础。

    这并没有错。

    但是它还有一个隐藏的作用,一个藏小剑并不知道的作用

    敬剑城中,建筑不知几何,这一刻,导雷针全部散发出璀璨光芒。

    高天之上,那终年不散的雷霆受导雷针吸引,化作电蛇冲出,直奔敬剑城而来,在唐楼之外,在藏秀的面前,凝聚出了一道由雷霆所组成的紫色雷龙。

    雷龙通体璀璨,它的出现,让天地色变,让敬剑城都为之震动了一下。

    雷龙刹那飞出,速度之快非肉眼所能察。

    它咆哮着,轰鸣着,冲向了邪尊。

    邪尊面色一变,双眼猛地收缩,一股强烈的危机,让他整个人在这刹那之间,不得不将自己战力爆发开来,在低吼中全力出手,迎上这条雷龙!

    藏秀看见这幕,嘴角的笑容更冷,与先前在妻子面前那副“憨厚老实、任劳任怨”的形象判若两人。

    他眯起双眼,眼见邪尊出手迎对那条雷龙,他抓住这个战机,身体猛地冲出,直奔宝鼎魔尊,直奔这位先前两次强闯灵晔岛,但都被他放过的魔族魔族。

    藏秀一瞬间将体内那十三柄融于血肉之中的法器尽数爆发。

    十三件法器,其中有九件乃是伪道剑。

    这使得他无与伦比的肉身之力中,又加上了剑器极致的速度与锋锐!

    这一切加在一起,就仿佛藏秀是化作了一柄最为锋利的飞剑,带着无穷的气势,在滔天的音爆轰鸣声直奔宝鼎魔尊。

    宝鼎魔尊脑海嗡嗡作鸣,已然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

    他整个人几欲疯狂,完全无法想象藏秀面对如此危机,面对己方这般大势,杀他的心竟然会如此强烈。

    更无法想象,藏秀竟然是有手段能暂时牵制住邪尊。

    眼见避无可避,他只能全力爆发抵抗,同时大声求救道:“乾尊,救我!”

    宝鼎魔尊对于自己是否能抵挡得住藏秀这一杀招并没有信心,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另一位顶级魔尊乾尊的身上。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乾尊目光闪烁了一下,第一时间居然并没有出手,而是选择了无视。

    这让宝鼎魔尊的心顿时一寒。

    一是心寒于乾尊见死不救,二是他明白这是乾尊也没有信心能安然无恙接住藏秀这一波爆发攻势,所以才没有出手。

    乾尊如此强大都没有信心接下的招,他能接下吗?

    答案似乎显而意见。

    藏秀瞬间就已经临近宝鼎魔尊。

    然后,他抬起了右臂,对着宝鼎魔尊落下。

    这一臂,并不寻常,在落下的瞬间,藏秀与宝鼎魔尊之间的虚空竟似无法承受这种强大的力量,直接就凹陷下来,露出深不见底的漆黑空洞,又快速愈合。

    宝鼎魔尊直接就瞪大了双眼,头皮几欲炸开。

    他现在才知道,先前两次闯岛,藏秀在与他战斗之时,根本未尽全力。

    但即使这样,就已然将他打得落荒而逃。

    “这不可能!”宝鼎魔尊惊呼出声,心神轰鸣,一股前所未有的战栗让他浑身颤抖起来。

    他可以确定,放眼七大长生族,藏秀绝对是最强修士,没有之一,战力甚至也只是稍逊邪尊一筹!

    强烈到极致的生死危机,让宝鼎魔尊脸上一条条青筋鼓起,如一条条蚯引,又似遒劲的树根。

    他将自己的神魔体全力爆发,对上藏秀的落臂。

    或者说是

    落剑!

    藏秀这一臂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还是其次,最可怕的,是蕴含的那冲天的,让人恐惧的气息。

    这气息就如同锋利的剑尖,世间最无坚不摧的锋利之刃!

    宝鼎魔尊全部修为,全部神通,毫无保留也不敢保留的爆发,眼下全部展开,只为了防守!

    轰轰之声中。

    坍塌的空间,蔓延而下,远远看去就好似一张黑色的大口,直接将宝鼎魔尊吞噬。

    凄厉的惨叫传出。

    宝鼎魔尊在藏秀的手段下,根本就无法坚持哪怕一瞬,比玄武岩还要坚硬的神魔体摧枯拉朽般被粉碎。

    他的所有手段,都被藏秀这一“剑”噼开,连同肉身中的五脏六腑以及源神,也都在这瞬间四分五裂,彻底碎灭!

    那坍塌的虚无空间,如个黑洞般将宝鼎魔尊四碎的肉身卷了进去,然后又以天地自有的规则以及稳定,恢复如初。

    碰撞过后,藏秀站在原地,他的右手衣袖早已化为灰飞,露出那犹如兵器一般的冰冷手臂。

    如果仔细去看,还可以看到藏秀的手臂上有一些细碎的伤口。

    虽然这些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可也表明他并没有表面上那般举重若轻。

    可又怎样呢?

    宝鼎魔尊,肉身与源神一同瞬灭!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发生的时间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快的不可思议,快的无法想象,甚至于邪尊还没有与藏秀引来的那一条雷龙分出胜负。

    这就像一记巴掌,狠狠地掴在了邪尊的脸上,而且极其响亮。

    “你找死!!”骄傲自负如邪尊,又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邪尊右手抬起,直接一挥,一股滔天风暴直接爆发,向着四周轰隆隆扩散开来。

    在风暴中,属于顶级魔尊的独有波动爆发。

    他对着那条雷龙,一掌噼出。

    这一掌噼出的瞬间,空间仿佛变为虚无,竟然是直接形成了一个手掌的轮廓,好似这一片天地被邪尊所掌控。

    紧接着,地、风、水、火都在这一掌中显现出来。

    这便是北莽一族的血脉神通,莽荒。

    将一方天地力量聚于掌心。

    这一刻,邪尊手中的力量何止万钧,庞大的手掌轮廓直接是与雷龙碰触在了一起!

    轰隆隆!

    随着无法形容的巨响与闪光,敬剑城在两者碰撞的强烈波动下,不由摇晃起来,地面上甚至是出现了一条条裂缝。

    在这一刹那,雷龙庞大的身躯彻底粉碎!

    但是组成雷龙的雷霆,四散而出,也在这一瞬间,将那仿佛是天地拍出的手掌撞碎。

    强悍如邪尊,面色都是苍白了一下。

    他并没有受伤,但是他确实是感受到了威胁。

    “这是劫的气息”

    “竟然有这等手段,本尊却是是小看了你藏家!”邪尊看着藏秀道。

    他所感受到的威胁,并非来自雷龙的力量虽然强大,但与他相比还不够看。

    但是,雷龙之中却是蕴含着劫的气息!

    这是力量层次上的威胁。

    “只是,”邪尊冷笑着环顾四方,视线自那满城熠熠生辉、缭绕雷霆的导雷针扫过,“这力量终究不是你自己的,不过是依靠那些法器借来的,如果说这就是你之倚仗的话,还不够看。”

    “我就让你知道”

    “只有本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话语传出之时,邪尊双臂张开。

    在他的身后,赫然是出现了一尊庞大无比的虚影

    应该叫做帝影!

    他与邪尊一样的相貌,但是身着帝袍,帝冠,散发出磅礴的至尊气息。

    北莽魔族至高秘术,‘帝’字诀!

    这是邪尊最强悍的神通术法,更是他的杀手锏,如今施展而出,准备用来斩杀藏秀!

    随着‘帝’字诀的施展,邪尊身后的身影如同邪尊一样,双手张开,与他同一个动作!

    就好似是邪尊放大了无数倍。

    那恐怖的气势,远远超出邪尊本身,有经天纬地之力!

    敬剑城之上的战斗愈发激烈,而藏小剑、陆青山以及明毓在藏秀悬空而起的瞬间,就已然按照藏秀所交待的,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灵晔岛。

    来自苍穹之上的轰鸣,让三人齐齐抬头,随后便是亲眼目睹了藏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杀宝鼎魔尊的那一幕。

    陆青山心有震撼,随即目光又落到了魔族阵营中,一看就与魔修气质外形决然不同的道元子之上。

    “是他”一眼就认出老熟人的陆青山,看到道元子在这里出现,与魔族混迹一团,哪还能不知道青苍岛上风墨所言并非虚言。

    他的心中顿时有杀意生出。

    叛徒,比本身就是敌人的魔修更该杀!

    只是陆青山也知道眼下最重要的却是逃命,所以只能将这股杀意按捺住,跟着明毓继续闷头前进。

    苍穹之上的轰鸣愈发激烈,陆青山分出部分心神注意上方。

    直到邪尊施展至高秘法,展现无穷神力,他的脸色终于一沉,有不好的预感。

    身为外人的他都如此紧张,更何况是藏小剑。

    “娘,爹他”藏小剑那张宜喜宜嗔的脸上,如今尽是担忧。

    “你放心,你爹虽然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他要想在短时间内击败你爹,却也不可能。”明毓又岂会不担忧不紧张自己的丈夫,但她知道此刻绝对不能乱,立刻是开口安抚藏小剑道。

    她也不是为了安慰女儿而信口开河。

    与藏秀结成道侣如此多年下来,对于自家夫君的手段,明毓无比清楚,知道藏秀就算不敌邪尊,也必然是能够拖延足够长的时间。

    “我们加快速度,不然待其它魔修掠夺杀戮完,赶过来之后,我们可就不好走了。”向来沉稳的她忍不住催促道。

    本来她是要留下来与夫君一同迎对魔族的,可无奈邪尊的过早出现,打乱了他们的安排。

    她现在必须要先护送藏小剑撤离灵晔岛之后,才能放心返回,与藏秀共同对敌

    “乾尊,你通知其余人等立刻集合此处,同时封死出路,绝不能让他的家人逃掉!”

    这边,邪尊双眼一闪,却没有第一时间出手,而是右手向敬剑城的一指。

    “你杀我族魔尊,我便杀你全家偿命。”邪尊望着藏秀阴毒笑道。

    藏家之人,至今都只有藏秀一人现身。

    邪尊又是老奸巨猾之辈,哪能想不到其余藏家人等现在极大可能正在潜逃出岛,藏秀是在为他们打掩护。

    本来对此他并不算太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灵晔岛上的异宝。

    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今日,整座城都休想是有一人逃出生天!”他的报复心极强,心思更是恶毒,同时也存着让藏秀关心则乱,从而发挥不出战力的想法。

    随着邪尊的声音传出,乾尊毫不犹豫化作黑色长虹悬空而起,绕了一个圈直奔敬剑城后方。

    藏秀有心阻拦,可邪尊在正面虎视眈眈,已经是带给他极大的压迫力,他又哪敢分心?

    敬剑城屹立于大岳之巅下方的千丈之处,本就是绝地上的城池,周围并无掩体,任何一个修士想要离开,都必须飞出。

    如今乾尊堵在后方,邪尊在正面与藏秀对战,这种情况下,想要悄无声息不被人所察的离开,似乎成为了不可能之事。

    明毓眼见乾尊甚至放弃协助邪尊快速击败藏秀,也要封死他们的退路,面色不由一寒。

    “公子,你有办法吗?”早已归于龙雀之中的秦倚天在陆青山心中问道。

    温婉的声音中也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抹担忧。

    陆青山摇摇头,对于如今的困境也感觉十分头疼。

    他借助扶摇的含光承影神通,倒是还有那么一点可能逃出乾尊的封锁。

    但是藏小剑呢?

    “夫人,藏家将祖地立于如此绝地,难道就没有设置任何逃生密道吗?”陆青山忍不住开口问道。

    照理来说,应该是会有的。

    居安思危,是印刻在每个修士血液中的东西,更别说还是如此强大的一个家族。

    明毓一时哑语。

    因为,还真没有。

    敬剑城位于绝地,根本无法设置能瞒天过海的密道。

    换而言之,此处根本就不是合适的建城之地。

    他们藏家先辈之所以将祖地立于此绝地,完全是为了高天之上的“存在”。

    这般想着,一道灵光却是于电光火石间闪过明毓的心头。

    她猛然看向藏小剑,“小剑,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出现在人域,碰上陆青山的吗?”

    “嗯?”仿佛失魂落魄的藏小剑一愣,抬头茫然看着明毓,这才慢慢反应过来,“娘,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