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别人家的小猫咪

第594章 为什么是华夏人

    “先生,我们是否太心急。”身着深褐色西装,脖子上还有一圈围脖的四十多岁中年男子罗葛,坐在头等舱。

    “心急吗?如果船长的新片是朱塞佩·加里波第,或两个世界的英雄,这些题材,意大利人早就出面护航了。”盖勒道。

    盖勒是文化、媒体与体育部的副部长,别以为是三个职位,和岛国将科学院和文化部统为一个部门性质一样。

    英国的文化、新闻、体育也是同个部门(DGMS),从优先级来说是仅次于HM财政部的大部,所以作为副部长,盖勒是统管文化传播、遗迹保护的,职权约等于文化部的一部之长。

    只有人口诸多,国土广袤,军力强盛的超级大国,才会进一步细化文化、体育、旅游、媒体等部门。

    印度:没有错,正是在下。

    罗葛是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的“亚洲和太平洋事务国务大臣”,外相手下五位大臣之一。

    “但楚舜先生只是一位导演。”罗葛言下之意,两人在大不列颠也是高层官员,用得着对导演那么尊重吗?

    “他只是一位导演吗?”盖勒端起高脚杯,喝下一口红酒后反问。

    国际航空的头等舱都是有准备红酒的,两位绅士怎么能缺少红酒?

    盖勒的反问让罗葛沉默,作为民族自由党的人,也不得不承认,楚舜目前不单单是个导演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罗葛捂额,眼前红酒都不香,他道:“为什么会让一个华夏人,成为世界媒体人。”

    世界媒体人,是美利坚传播学专家安德鲁夫在2035年著作《非完美世界》一书中的理想概念,说如果一位记者获得三个国家以上的尊重以及信赖,那么就能够成为国际媒体人,对任何国家的腌臜事都能有监督作用,世界上若多几个这样的记者,会更加美好。

    很显然世界上没有任何记者能够达到,而楚舜作为一个导演,岂止一个国家的尊重和信任。

    “任何国家,哪怕是战乱的非洲,都需要考虑他的影响力,这样的人为什么是个华夏人!”罗葛忿忿不平,若是个英国人,能做太多事。

    罗葛不喜欢华夏人,准确说是不喜欢除了英格兰人以外的民族,在世界上有如此恐怖的影响力。

    盖勒把高脚杯中红酒喝完,见到同事目光中的愤懑,想起前年伦敦双年展的事。

    伦敦双年展,没有世界三大艺术展含金量那么高,可也是世界上唯一的DIY艺术展,吸引许多艺术家参加。

    恰逢双年展组委会换届,新组委会成员有“黄祸论”支持者,在展览上通过些手段,让华夏的艺术家在很偏僻位置不说,甚至还让展览都不能完整呈现。

    然后楚舜在得知此事后,发表了一个疑问:[英国作为绅士的国家,热情好客,举办双年展,不会刻意针对华夏艺术家吧?]

    盖勒是管理这块的长官,马上约谈伦敦双年展组委会,让其发布公告,解释组委会欢迎全球的艺术家,绝对一视同仁,至于华夏艺术家的事,是第三方公司的服务人员错误安排。

    双年展的现场管理外包给第三方公司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稀奇的是外包人员居然可以左右分区划分,和某多多说官方账号是跨年晚会供应商操控差不多离谱。

    当然看破不说破才是国际外交,双年展马上给华夏艺术家换了更显眼的场地。

    “我们不仅把毒蛇揣在了兜里,还喂成了一条难以对付的蛇,当初《海边的曼彻斯特》时期,对楚的报道太夸张和过誉,让伦敦市民有近七成对其有好感。”盖勒说的是英国某电视台做的一个街头调查。

    “勇敢的心,是苏格兰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之一,目前局面你比我清楚,我们必须弄清楚是什么内容,北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的蠢狗们疯狂吹鼓独立,不能松懈。”盖勒无奈的说:“如果《勇敢的心》真是鼓动苏格兰独立的话,对于内阁是灾难。”

    罗葛想象一番,不由脸色铁青:“没有伦敦,苏格兰人就是一群野蛮人乡下人农民。”

    没有错,即便再不情愿,一名外交大臣,一名DGMS实权副部长,两人被上级指派华夏。

    在《勇敢的心》试镜结束后,选上的演员去黔省训练骑马,和基础的战斗技能,女性角色学习为期一个月的十三世纪礼仪。没被选上的演员则返回自己国家。

    记者们对楚舜新电影心情非常期待,采访接踵而至,新片的片名以及大致题材什么的,流传出来,英国内阁十分重视。

    从伦敦希思罗机场到华夏首都机场,是十二小时的飞行过程,负责接机的人是华夏外交部的对英外交司的司长孙芬。

    当得知盖勒和罗葛的来意后,孙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上个一举一动都让英国如此紧张的角色,是三十年前爱丁堡动物园寄养的大熊猫甜甜和阳光,因为吃食竹子问题,外交大臣都跑了好几趟。

    外交部应两人要求安排和校长见面,可打通秘书张小米的电话得知,校长本人在几天前去了黔省,督促演员们训练。

    “明日送先生们去黔省。”孙芬说道,盖勒和罗葛两人是下午两点抵京,然后接机入住国宾馆,已经五点左右,吃个晚宴,休息一天再去找楚舜,安排稳当妥帖。

    可盖勒在听完随行翻译人员的话后,他道:“我们希望能够尽快见到楚舜先生。”

    华夏之行自然是带了自己的翻译人员,不过随行翻译和助理都只是坐的普通舱。

    好家伙,这么急不可耐吗?孙芬感知到英方的态度,知道人形熊猫拍摄的重要性。

    孙芬作为对英部门是一司之长,很快的做好安排:“我们需要和楚舜顾问沟通,两位先生先在房间小憩。”

    华夏公务员和领导阶级一共有27层,外交部老大是4级干部,而孙芬是8级干部正厅职位,楚舜的确不管事是挂职,也是高官职位编制,属于孙芬老大同级,于公于私都需要汇报。

    说一句,华夏对官员的选拔,对资历的确看重,在联合国楚舜挂职基本顶天,再升只能说联合国秘书长,而在国内才高官。

    侧面也反应,楚舜地位是真离谱,自打我们新华夏成立以来,有谁挂职是有和封疆大吏省z差不多的编制啊。

    远在黔省筑城的楚舜,接到对英司的电话,有点惊讶,但依旧同意,并让吹哥安排住宿和接机事宜。

    “就安排在意马酒店,合适吗?我听老程说,意马拍摄基地接待了许多欧美游客,都挺满意。”吹哥在楚舜挂断电话后,马上给予方案。

    老程是指,意马拍摄基地的第二任负责人程毅章。

    “意马酒店还有房间?”楚舜深知景区房间的火爆程度,就京城环球乐园里面的官方酒店,环球影城酒店,两千一晚的星级酒店套房价,尼玛是快捷酒店素质都爆满,况且意马酒店质量一直坚挺。

    即便是英国来宾是客人,楚舜也不想让原本订下酒店的顾客腾位置,在他这儿没这么大脸面。

    “嘿嘿,我本来想邀请几个朋友来玩,都是大学同学,提前订了好几个房间。”吹哥说道:“我在旁边的希尔顿再开就行,不然也难安排。”

    “不用麻烦,给盖勒先生和罗葛先生在希尔顿开房。”楚舜说道:“把吃的安排好就行。”

    画面回到京城

    送走几个英国人,孙芬心情良好,人与人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他看见两位英国人急匆匆的背影,只感到高兴,以前都是在文化输出上吃亏,什么时候在文化上让英国嘤嘤嘤过。

    “校长在国外有这么夸张的影响力吗?”

    “真的很难感受,毕竟校长是华夏人。”

    “唉,也是无奈。”

    孙芬听着对英司公务员们交谈中的凡尔赛,心情更加愉快。

    “俗话说打倒熊猫,我就是国宝,校长这还没有打倒熊猫,对外影响力就已是国宝级了。”

    人送走,后面的事就与对英司没多大关系,压力来到吹哥这边,他安排的晚宴非常符合导演的性格。

    楚舜请客吃饭,首先考虑的是自己喜欢吃什么,然后安利给外国人,从这方面来说,是有点自我了,外交部一贯做法,是结合国外来宾饮食习惯,再集合自己特色。

    也知道这个问题,但楚舜就不改,这就好像他去各地领奖,获奖感言从来都是中文。

    莲渣闹、水城烙锅、乌江豆腐鱼、酸辣蕨根粉、糟辣脆皮鱼、独山盐酸菜、花江狗肉、小米鲊、肉立方等都是好吃的黔菜,特别是酸辣蕨根粉开胃,然后糟辣脆皮鱼相当下饭,盖勒和罗葛等人吃得比较开心,就是对小米鲊吃不惯。

    如此好吃的东西,算不算山猪儿吃不来细糠?

    一开始没开门见山,东聊聊西聊聊,慢慢说着接近主题。

    “楚舜先生的新电影,我们全英都非常期待。”盖勒道:“《勇敢的心》是苏格兰故事的话,这次首映礼在伦敦首映,还是爱丁堡?”

    “目前还没有想好。”楚舜是不喜欢政客的谈话方式,所以挑开门庭地询问:“两位先生此番目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