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拍戏不在乎票房 别人家的小猫咪

第698章 内涵太有内涵

    “你们是不是住在上帝之城,我让你们一个人免费。”

    人家先是表达善意,然后又以过来人姿态教育:“你们要念书,才能离开贫民窟,那里条子和流氓太多了。”

    一席话让火箭把腰间的枪用衣尾遮住,这动作明显代表他要放弃。

    帅奈德接下来的话语,让火箭会感谢自己的选择,在规劝两人好好读书后,谈起自己当过兵,是营内第一的神枪手。

    打扰了打扰了,火箭和小伙伴猛狗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那有什么用,我现在也只能找一份这样的工作,但我在练空手道,有别的工作。”帅奈德话语主旨是多学东西才能离开贫民窟。

    主角首次想要犯罪,还没开始就失败,在半途下车。火箭不甘心,环视四周在漆黑的夜空,和没有路灯的街道,只有一家便利店灯火通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它!

    要换作是六亲不认的小霸王,早就抢到一笔钱,火箭又一次失败,“我没有办法对她掏枪,她好甜”在事后火箭对小伙伴说,从话语能看出便利店营业员是位性格外向的妹纸,会和火箭调情,主动留下电话让他有时间打给她。

    在路边,迷路司机问巴哈区怎么走,听口音是圣保罗人,火箭和猛狗对视一眼,锁定新目标,两人用自己正好顺路的借口,混上车。

    罪毒办主任心中嘀咕:“肯定又会出现什么笑料。”

    影厅观众形式差不多,帅奈德、营业员都没有掏枪,篇章的故事“意图犯罪的故事”也说明都失败。

    但影片再度走在观众逻辑的前列,没有精巧的转场,纪录片的直接,下个镜头切来是警察举着手电筒在野外搜寻尸体。

    什么情况?罪毒办主任瞳孔地震,即便动手抢劫,为什么要杀人?火箭人设与小霸王可不同。

    观众们震惊的小情绪还未扩散,火箭和猛狗两人坐着圣保罗人的车,从旁边开过,是剪辑玩笑。

    车厢中,火箭、猛狗和圣保罗来的司机相谈甚欢,后者还请两人抽麻,在副驾驶收纳柜里边放着,唯一缺点是没纸卷麻。

    “我很会卷D麻,要是泡妞也这么行,就不会错失这么多上床机会了。”

    火箭内心独白,从浑身上下找到一张纸,卷好麻和小伙伴开始吞云吐雾,冷幽默的是,用来卷麻的纸是前面便利店妹纸留电话号码的便签,活该单身。

    一来二去,火箭、猛狗和圣保罗司机成了朋友,三人交谈甚欢,那肯定不能对朋友动手,不敞亮。

    《上帝之城》不用花里胡哨的转场,所以用故事线转场,镜头回到刚才警察搜寻尸体处,动手者是黑虾。

    小霸王知晓后对着黑虾拳打脚踢,他生气不是杀了多少人,而是引来条子调查,会影响不正当的生意,班尼出言把黑虾赶出上帝之城,侧面地救人。

    挣钱了肯定要享受,但有人是一心一意地“搞事业”,杀人案让条子关注,小霸王决定进入蛰伏期,风声过去再解决红毛。

    没错,小霸王时刻都保持想要统一上帝之城的心。

    班尼感觉好友应该好好享受,所以提出建议“找个女朋友”。

    六七十年代西方的嬉皮士运动席卷了整个世界,位于南美洲的巴西也不例外,主要氛围“爱与和平”,班尼和女友躺床上,事后卡迪丽安说想要离开上帝之城,远离暴力,再找个农场过安静的生活。

    影片的剪辑会开小玩笑,前面让人瞬间误会的火箭杀人,现在也是,小霸王难得对着镜子整理了自己的爆炸头和小胡须,上半身穿着黑衬衫,蛮正式。

    感觉小霸王似乎要接受小伙伴班尼的建议,去找个女友,打扮自己出去约会,实际不然,故事发展到第四段【班尼的欢送会】。

    不是约会,是参加好兄弟的欢送会。

    说爱与和平,就爱与和平,没过几天班尼在酒吧举办盛大欢送会,相当于金盆洗手,上帝之城人缘最好的混混不是说说,欢送会很热闹,道上混混、灵魂乐迷、教堂的人、桑巴乐迷、爵士乐迷,所有人摩肩擦踵地在舞池扭动身躯,挥洒热情。

    人海浪潮中唯一不自在的是小霸王,他从没跳过舞,凶悍的脸庞也没笑容,在现场是格格不入,左看右看,琢磨半天小霸王邀请女士来跳舞。

    外貌条件不提,一副司马脸也不会有妹纸敢同意,首次出击就遭遇失败,小霸王找到好友班尼,认为后者不能放弃一切去什么农场听什么摇滚乐。

    “我们把红毛的地方抢下来,然后给你。”小霸王这样说。

    “你看谁都不顺眼,我们情同手足,但我受够了。”班尼回应。

    影片出现全片唯一以小霸王视角的回忆,他想到两人年少时,在杀人后勾肩搭背哈哈大笑。

    望向班尼和卡迪丽安离开的背影,小霸王心情跌入谷底,暴虐的他从小到大只有这个朋友,十几年的友情。

    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暴虐的情绪喷涌而出,前面邀请女士跳舞,还记得她说有男伴吗?的确有,还是老熟人帅奈德,小霸王领着小弟找茬。

    “混蛋,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种。”小霸王用枪指着帅奈德。

    无妄之灾,帅奈德跳着舞和女伴聊着天,就被人围住,合理吗?

    仔细想想也合理,谁叫他有女伴,小霸王没有,在上帝之城没有枪是保护不了女伴的。

    被黑漆漆枪口怼着,帅奈德不敢动。

    小霸王将心中郁气都发泄,逼迫帅奈德当众脱裤子,在上帝之城小霸王是恶名远扬,都清楚不照做,真会开枪,命和脸哪个更重要不言而喻。

    女伴在旁边想要阻止,帅奈德感到再屈辱,也只能脱。

    场子很大,以及太多人组成人墙,所以班尼在靠近DJ台的方位和女友跳舞,不知道另一头发生的事。

    卡迪丽安的前男友提亚找来,家庭条件不错的小伙,又偷拿父亲相机来换白面,提亚只出现寥寥几次,但成功展现出毒的成瘾性,一旦开始就会被毒控制。

    本来金盆洗手的班尼,不想再做这单生意,但经女友提醒想到火箭当记者的梦想又答应,把相机当做临别礼物。

    接到相机的火箭,完全不记得什么女友被抢的事,把玩新相机笑脸如绽放的菊花,这一幕被小霸王见到。

    怒火中烧者有个特点,见旁人高兴就无比刺眼,小霸王不例外,目光瞥到火箭兴高采烈,无名之火喷射而出,冲过去夺走相机。

    从欢送会开始前,镜头就给到酒吧外鬼鬼祟祟的黑虾,他混进舞池锁定目标小霸王,被揍得满身是伤,现在伤养好要报复。

    影厅现场没多少影评人,否则就会感叹,这段剧情的剪辑和灯光调度,把氛围感推升到顶点,舞池中闪烁的氛围灯,闪得观众眼花缭乱。

    观众只看见班尼和小霸王在拖拽相机,周围人也不敢上去拉架,黑虾靠近掏出枪“嘭!”

    枪响声让舞池人群迅速散开,“班尼被杀了!”随即人群中爆发出尖叫。

    没错,黑虾射歪了,杀了班尼。

    “机缘巧合,也是宿命的必然,如果班尼当初没有阻止小霸王对黑虾的杀心,那么后者没有机会动手,更加没机会误伤。”秘书长贡纳说道。

    “所以班尼不适合混匪帮。”毒罪办主任说道:“早该想到班尼不会有好结果,想想船长拍摄这部影片是为什么,再好的人,混匪帮也不可能有善终。”

    不得不说毒罪办的领导成长了,都知道从电影立意的角度来观看影片。

    黑虾在杀错人后很害怕,小霸王凶狠的威慑力犹在,慌乱的他和人群一起逃离现场,找到以前的老大红毛,先说自己无意杀死班尼,最重要是可以趁现在去舞池杀死小霸王。

    红毛听到曾经的小弟黑虾枪杀班尼,只说了一句话:“黑虾,你杀死了上帝之城最酷的流氓。”

    一枪杀了黑虾,同时红毛也知道,他们完了,没有班尼在旁边规劝,小霸王会很恐怖,况且现在唯一的挚友还死在面前,会发生什么事可想而知,除非有奇迹发生。

    但有什么地方比上帝之城,更适合发生奇迹?

    大帮人在前去杀红毛的一夜,小霸王在路上又碰到在舞池搭讪的靓妹,帅奈德的女友。

    帅奈德很帅,小霸王很丑,所以前者很轻松能够撩到妹,后者只能靠钱和抢,小霸王选择用枪,当着帅奈德的面,将女友弓虽暴,班尼的死亡让他更加疯狂。

    小霸王走到半道,想起应该直接动手杀了他,因此又率领大帮人围住帅奈德住所,一帮人本来是要去找红毛报仇,所以都荷枪实弹。

    弟弟不想哥哥帅奈德出事,在父母姐妹按住想要夺门拼命的帅奈德时,弟弟出门应对,一开始说好话,然而小霸王是冲着杀人来岂会三言两语改变主意。

    见好说不成帅奈德弟弟就用出门前藏匿的刀,捅了小霸王一刀,是年龄还小,没想过即便能够一刀毙命他们一家子也难逃此劫,况且刀伤也没能让大混混毙命。

    都不用老大发话,手下小弟立刻开枪,帅奈德弟弟被突突成了筛子,不仅如此还对整个房间进行无差别扫射,“稀里哗啦”玻璃、桌子、相框、台灯、电视等等碎裂,房屋百孔千疮。

    “我手臂受伤了,今天先放过红毛。”小霸王心满意足地离开。

    房内帅奈德家中本来有七口人,现在只剩下他和母亲,以及刚才被他压在身下年龄最小的弟弟还活着,其余都变成冰冷尸体。

    红毛出现,他深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给了帅奈德一把枪。

    俗话说得好,莫欺老实人,帅奈德是老实人吗?当然是,努力工作在为离开上帝之城做努力,但别忘了他还当过兵,是军营第一神射,自学了空手道近战武力值也相当不错。

    女友被当面侮辱,家人也被当面射杀,帅奈德踏上复仇道路。原片此处有传奇成分,即便黑化强十分,帅奈德一v几十,对面小混混的枪仿佛在描边。

    楚舜拍摄的版本稍微改动更合理了些,正规军人持枪和普通小混混持枪有什么区别?特别是军营第一神射手,不说是特工潜行那么夸张,但行动路线的选择更合理是没问题,帅奈德摸黑复仇。

    小霸王在包扎伤口,其他混混也丝毫没意识到危险将至,毕竟他们在上帝之城是一霸,谁人敢薅虎须,在配乐急促的铃鼓,“嘭嘭嘭”枪声响起,帅奈德动手。

    有心打无心,也就小霸王还击两枪,其余四五人都被帅奈德趁着夜色击毙,前者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忙逃走。

    逃回大本营的小霸王也被帅奈德吓到,没想到能爆发出这样的战力,派人去围杀倒是可行,但万一错开敌人找上门怎么办?目前的方法是一帮人窝在大本营。

    遣人给红毛传消息,如果能杀掉帅奈德,以往的事一笔勾销,是小霸王结合自身状况能想到的办法。

    哪曾想,红毛技高一筹,早就拉拢神射手,让帅奈德听到小霸王的算盘。

    巴西的军队环境,当过军人不一定都是好人,但从帅奈德劝说火箭和猛狗好好念书能看出来,他是个有道德底线的人,因此开始不愿意和红毛联合,卖毒也不是好人。

    “他奸了你的妞,杀了你的叔叔弟弟,轰烂你家,而你只杀了他几个手下。”

    在红毛的激将法等等因素考量,帅奈德放弃底线,但依旧提出不能滥杀无辜。

    第五段故事【帅奈德的故事】,加入红毛的匪帮后,有了较为“专业”人士,小霸王也躲大本营,红毛趁机发育,先是伙同抢了枪械店,其次是超市。

    首次帅奈德阻止要杀人的红毛救下一位店员,但第二次红毛开枪击毙想搞偷袭的超市店员,救了帅奈德一条命,后者也学会规定总有例外。

    第三次目标是银行,帅奈德主动开枪打死冲出来想搞事的保安,开枪快准狠像西部片中的牛仔,把旁边的红毛都惊得呆愣。

    枪械店抢来了轻武器,再用超市和银行枪的钱购置霰弹枪、冲锋枪等更强力武器,红毛要和小霸王决一死战。

    “上帝之城,一开始我还不觉得,现在才感觉好讽刺的名字,是被上帝遗忘的城市,船长能够看到人性之美,也能发掘人性之恶。”秘书长贡纳小声说道。

    白荐是华夏人,是无神论者,在他看来什么被上帝遗弃,影片中上帝简直是万能纸尿裤,杀人前祷告一下,火并时的愿人都遵你的名为圣,简直是笑话。

    有一点是没错,校长的的确确是电影史唯一,人性之美和人性之恶都能拿捏,明明没怎么在里约热内卢生活过,可就能拍摄出上帝之城这样连巴西导演都拍摄不了的影片。

    “感知问题,校长对外界事物的感知,在西西里岛一周时间构思出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按照瑞典王室的要求拍摄欧维等等。”白荐认为对外界事物的感知,共分五档。

    第五档普通导演、第四档名导、第三档顶尖导演、第二档无、第一档楚舜,比较合理。

    在祷告中,音画不同步,画面变成火并场景,上帝之城变成人间炼狱,这么说也不恰当,因为上帝之城本身就是人间炼狱,在红毛和小霸王冲突中,变成连恶魔都不乐意呆的地方,连续不断的枪声太吵。

    连续的不同步,前面祷告和枪战场面同时出现,枪战结束后,枪声和上膛声才出现,伴随的是主角火箭的画面,他决心离开上帝之城去当记者。

    要学历没学历,要人脉没人脉的火箭,在报社只能当杂工,距离梦想成为的摄影师道路有十万八千里,为逃离源生地,火箭连下班时间都往报社跑。

    战争一旦开始,就很难结束。

    从开始的小规模冲突,变成全面对立,小霸王人多枪多,可流氓有枪也不知道如何开,根本压制不住红毛、帅奈德,结果是上帝之城被割裂成两半,互相不能走动,哪怕是亲戚之间拜访。

    里约热内卢的警察也忙碌,天天都有死人,他们将上帝之城的所有剧本都当做流氓,离开贫民窟出现在外面大马路就会被盘查,用影片原话来形容是,大家都过着越战的生活。

    “我被红毛的小弟揍。”

    “小霸王的大手踹我。”

    越来越多的人自愿去死,只要你开口在任意一方说对手的坏话,都可以得到一把枪,甭管你是多幼的孩童,还是多瘦弱的小子。

    “红毛的人强暴我妹”、“小霸王在我家赶走我”、“我想杀人,让别人怕我”等等,红毛和小霸王的冲突都成为借口。

    “这部电影……所以船长之所以是船长,不是兹勃,也不是居伊,深度和商业性。”毒罪办主任感叹,他是普通观众,当看到影片的这个发展过程,身上有鸡皮疙瘩的感觉。

    大街小巷的尸体,比街道的路过的活人还多,死伤大多是无辜居民,和战争相同,政治家的野心付出最大代价的也不是发动战争的人。

    混乱足足持续一年,里约热内卢的条子也没丝毫办法。

    两边像是越积越大的火药桶,突然有一天爆炸,双方都受够了,想要把对方彻底消灭,物理意义上的消灭,这样有更多地盘,更多小钱钱,购买更多军火。

    媒体大规模报道,电视台都播放了采访,采访对象是因枪击被送入医院的帅奈德,事情闹大巴西官方才不得不出来发表态度将会逮捕双方。

    “老大是我,上报的却是他,继续找,至少名字要见报。”小霸王看到媒体们的报道,很愤怒,感觉自己被无视。

    翻箱倒柜找到了班尼曾经从提亚手中换来的相机,多说一句提亚被毒控制,现在加入了小霸王的匪帮,读过书会算数,作为会计。

    小霸王让提亚给他照相,帅奈德上报,他也不能输。但提亚搬弄半天也没办法,就出门找来火箭,为自己和匪帮的其他人,拍摄合照,一个个都拿着枪。火箭越拍摄越有找到摄影师的感觉。

    知道胶卷都拍摄完,才拿着底片去报社洗,结果没有及时收回,被报社的编辑玛莲娜看到直接登报,洗片室的照片本来就是要登报的。

    是什么恶趣味吗?影厅有人get到,玛莲娜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的女主角名。

    火箭怕得要死,他可不知道小霸王是想要上报,他只能想到是自己泄露了小霸王的样子,后果很严重,急冲冲找到玛莲娜。

    “你为什么能拍到小霸王照片?我住在里面”、“现在没有摄影师能进去”……

    照片上头条,获得报社摄影师的身份,现在里约热内卢最火的消息就是上帝之城双方割裂血拼,报社的人求购更多小霸王照片,他们会给钱,是属于因祸得福。

    忧心忡忡怕被找麻烦的火箭,完全不知道小霸王看见自己照片登上报纸相当开心,脑回路完全不同,后者认为老大就该上报,一口气买了厚厚两叠报纸回去,分给小弟们看。

    为摄影家的梦想,火箭还是决定回上帝之城,找机会多拍摄几张,能够拍摄到独家照片在报社的待遇立刻就好起来,甚至社长还主动让他去器材室换个相机。

    上帝之城双方各有行动,红毛从医院一枪未开救走帅奈德,小霸王购买了更多军火,多到付不起钱,所以就挑刺黑了这批军火。

    黑吃黑是犯大忌,特别对方军火贩子,能够倒卖军火的人,背后就没有软和好欺的。

    让人难以相信的是,售卖给小霸王军火的背后是巴西警方,但在场观众中联合国的,与巴西的领导人,脸色出奇一致,面容沉默思考着很多东西。

    为消灭红毛,小霸王是孤注一掷了,甚至找来了之前那群小鬼头,只要帮忙对方红毛,就一人发了一支枪,先吃鸡然后杀人。

    【结束的开始】电影进入第六段故事,内容也衔接道到电影序章,杀鸡然后一只鸡飞狗未跳,一群混混追赶,回到火箭和小伙伴猛狗被夹在小霸王一伙人和警察之间。

    事情却以一个奇怪的方式结束,警察看到荷枪实弹的小霸王团伙退缩了,相反埋伏在此地的帅奈德和红毛一伙人动手,街道迅速变成战场。

    有心打无意,小霸王方节节败退,甚至他本人也受伤。

    红毛方占据优势,但帅奈德没想到他身边的小弟图奥在临死前给了他几枪,镜头闪回,原来当初帅奈德第一次进医院,是被图奥放的冷枪。

    而原因抢劫银行时,帅奈德开枪击毙一位保安,那人是图奥的父亲,为父报仇。

    只要参加匪帮,加入了上帝之城的争斗就不会再有好人,也不会再有善终,为白面加入匪帮的提亚也死了。

    双方打得两倍俱伤,条子才出现清场,逮捕红毛以及受伤的小霸王,火箭在旁边躲着拍猛料,有拍摄到意外收获,警车驶到无人的小屋,警察收下一笔钱,就直接放了小霸王。

    什么叫扒皮,条子把的小霸王身上的金戒指和金项链全部扒走。

    还记得那群小鬼头吗?他们跑得快没有受伤。

    “我们要抢点钱重整旗鼓。”小霸王一点也没有把小鬼头们放眼里,但他忘记他现在手里没抢,而小鬼头们拿着他分发的枪械。

    下一秒小鬼头毫不留情地掏枪射杀小霸王,上帝之城的老大被射成蜂窝煤。

    一点也不违和,因为本身这群小鬼头们就和小霸王有仇,本来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前面就说过“我们干掉老大上位,就好像当年小霸王那样”的话。

    小鬼头们开心地呼喊:我们当家了。

    火箭拍摄到很多有意义的照片,小霸王惨死的那张能够让他拿到很多钱,而和警察内幕教育的那张,能够让他上杂志封面。

    思考许久,火箭选择了前者,第二天报纸标题“自封上帝之城领袖的流氓被枪杀”,火箭想要逃离上帝之城,却依靠上帝之城成为记者,甚至于还叫回本名摄影师威尔森·罗利吉。

    影片的结尾是那群小鬼头,在嚷嚷着要杀谁杀谁,稚嫩的话语听不出一丁点对生命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