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秘战无声 长风

第844章:要动手了

    今天的会议,罗耀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很可能跟江南地区的“新四军”有关系。

    直觉真的有时候很可怕。

    果不其然,今天的会议的议题就是冲着“新四军”去的,罗耀今天是带着耳朵来的。

    因为是会议是有保密纪律的,除了速记员之外,任何人都不允许记录的。

    本来今天会议的内容就违背现在“国共联合抗日”的大原则,只是这些人为了“反.共”不惜有些丧心病狂了。

    侵略者都还在国土上肆虐,他们却想着先排除异己,这样的政党和政府能走多远?

    就算罗耀没有两世为人的记忆,也不禁生出一丝鄙视。

    自古得民心者的天下。

    国民党本来就是个七拼八凑的政党,内部更是贪污**横流,党同伐异,而作为领袖的人一点儿自私自利,一点儿格局都没有,命运已然注定了。

    速记,罗耀也是学过的,而且他的记忆力也不差,只不过,平时不需要表现而已。

    他也知道,有些事情改变不了,但要是不去做,自己怕是良心不安,反正就当是求个心安吧。

    或许能有奇迹发生呢。

    这次会议主要围绕的就是对八路军和新四军所属部队的战力,武器配备,兵力,以及根据地的经济,军事能力等各项情报进行一次汇总和报告。

    很明显,老头子已经在谋划武力解决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军事准备,从跟日军的秘密会谈中,判断出日军暂时无力发起新一轮的大规模进攻。

    这是一个难得的空窗期。

    而发展壮大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在战场上表现出强大的战力,百团大战,更是彻底暴露八路军的真正实力,这才几年,八路军就从数万人发展成了近五十万人的规模。

    新四军的北上支队更是在苏中地区展露出自己锋利的牙齿……

    这太可怕了,老头子已经到了夙夜难眠的地步了。

    罗耀尽量的保持一个倾听的姿势,也不让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不想被拎出来回话。

    还好,今天会上大佬众多,还轮不到他这个小小的军技室副主任出头呢。

    就算涉及军技室的业务方面,也是温玉清出面解释,毕竟业务方面是他负责的。

    老头子对他在业务上的能力也是认可的,只是过去在跟密译室的比拼中输掉,那是因为管理和人才的原因。

    罗耀的管理补足了他这块短板,温玉清自然在军技室主任的岗位上做出了匹配他的成绩来了。

    其实,罗耀也是故意为之,不管是密译室的时候,还是到了军技室,他都把自己在密电破译方面功劳尽量降低,把功劳尽量的都给迟安这些人,而他这个领导者只要做出成绩来,不缺那一份功劳。

    所以,就连戴雨农估计都不知道,罗耀在密电码破译和编纂方面的能力是远超过迟安等人,很多工作,他起的作用都是关键性的。

    罗耀这么做,其实也是不想太多暴露自己的能力,至于被发现也不怕,他该做的工作又没少做,到时候更显得他格局和心胸宽广。

    其实到军技室,罗耀的策略就是低调,韬光养晦,他现在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功绩,只要把资历熬上去了,反正只要他在军技室的位置上,功劳不会缺的。

    而且他也不需要拼功劳,稳住现在的位置,是最好的做法。

    会议持续将近两个小时,这让罗耀一早就起来的人,肚子早就饿的饥肠辘辘了。

    但是老头子还在认真倾听汇报,没有人敢在这时候提出任何不合时宜的问题。

    只能强行忍住了。

    “目前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新四军军部就在云岭一带,其部下有三个纵队,第一纵队驻地在……”

    开始说到具体情报了。

    罗耀听了,不由的心中一震,这情报太详细了,这简直就宛如身在新四军军部看到的一样。

    从部队主官,兵力,武器配比,以及驻地范围,以及番号,都知道的如此清楚。

    罗耀脑海中狂震不已,这要不是新四军内部出现叛徒,那就是军部机要所在被国民党特务渗透了。

    不然怎么会有如此详细的情报。

    这个情况必须马上通知老吴,还不能通过姜筱雨传达,因为以她的聪明,很容易分析出情报的来源,那样很可能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左右才结束,好在上清寺准备了午饭,不然这多人饿着肚子回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

    “罗副主任,委座召见!”

    罗耀吃完午饭,正准备抹嘴离开,没想到,老头子的侍从副官跑了过来。

    罗耀也不敢多问,赶紧跟随那侍从副官往上清寺老头子的办公室而去。

    老头子也是刚吃过午饭,他已经过了半百年纪了,吃饭比不上年轻人,每餐吃的并不多,也不奢侈,基本上都是家乡菜为主,不过,能够给老头子做饭的厨子那都是精挑细选的,菜肴虽然不昂贵,却也做的相当精致,并且符合他的胃口。

    老头子是信基督的,偶尔也会吃西餐,但基本上还是中餐吃的多,饭后一杯白开水。

    什么咖啡,茶之内的很少喝,喝的最多的就是白开水。

    生活方面,老头子的朴素倒是堪比楷模。

    召见的人不只是他一个,他还见到了温玉清,以及机要主任毛宗襄,以及老头子的文旦智囊,陈训恩。

    很快,罗耀就明白老头子召见他们是做什么了,是为了接下来对“**八路军以及新四军”的军事行动。

    军技室要暂时将工作的重心转向对这两支军队的通讯密电的破译,以便于国军随时掌握这两支军队调动。

    这事儿跑不了,本来军技室的研译二组就有一个方向的任务,现在不过是对这方面进行加强而已。

    军技室成立这半年来,对日密电码破译方面那是颇多建树,但中文密电方面就弱了许多,不管是汪伪方面,还是国内其他地方军头,八路军和新四军就更不必说了,那是进展寥寥。

    过去军技室没成立之前,其实也一样差不多是这个格局,但现在军技室成立了,中文密电破译自然不能瘸腿了。

    特别是老头子决定要对新四军动手了,对这方面的要求自然要提上来了。

    想蒙混过去是不可能了。

    这一次被毛宗襄抓住了机会,他虽然无法兼顾军技室的工作,但是,他把韦大铭推出来了。

    韦大铭也是军技室的顾问组的组长,他建议由韦大铭牵头,集合军统,和中统等特务组织的力量集中破译八路军以及新四军的通讯密电,为期三个月。

    三个月如果没有进展,则这个攻关小组解散。

    这是在军技室现有的权力格局上插进来一刀,毛宗襄为了争权夺利,已经跟韦大铭彻底达成联合了。

    温玉清自知没能力阻止,只能答应,罗耀没有借口阻止,何况他若是反对,那这个事儿他就得揽下来。

    这不是什么好事儿,弄不好,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韦大铭既然想出这个头,那就让他出好了。

    只要人在军技室,他就能掌握大局。

    这件事上,戴雨农显然是知道的,只是他并没有对自己说,他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还是有其他的打算,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过,这事儿,他在老头子面前肯定不好反对,还得是欣然同意,但在戴雨农面前,他还真的要表明一下自己态度。

    从上清寺一出来,罗耀跟温玉清稍稍交换了一下意见,就驱车去罗家湾十九号了。

    “攸宁,我一猜就知道你要来。”戴雨农一见到罗耀,就呵呵一笑,招呼一声。

    “先生,韦处长这么干,是不是事先该跟我打个招呼,我这一点儿没准备……”

    “攸宁,这个事儿韦大铭是跟我讲过的,我同意了,我想你就算知道了也会同意的,毕竟这对你,对军技室都不是坏事儿。”戴雨农解释道。

    “可是,这韦处长做事太不讲究,心胸也不开阔,我担心他在军技室胡来,到时候,烂摊子还是留给我来给他收拾!”

    “韦处长也没有你说的这么不堪,攸宁,他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眼下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这一次他再不行的话,以后还有机会吗?”

    “先生,您这是……”

    “看破不说破,你要是不给人家机会,那天天被人惦记,防备也不是个事儿,只有让他彻底死了心,不是更好?”戴雨农道。

    “学生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去吧,不过,不要误了校长的大事儿,我相信这点儿格局你还是有的。”戴雨农道。

    “是,先生。”罗耀点头答应一声。

    罗耀明白,这不过是戴雨农的说辞,他很清楚戴雨农对军技室的野心,他是想把军技室变成军统的军技室,但是罗耀并不像这么做,他韬光养晦,跟温玉清联手,也有这一层意思在内。

    如果他一旦掌握军技室实权,那么戴雨农一定会逼着他让军技室所有人统统加入军统。

    这样一来,其后果显而易见,他就无法摆脱戴雨农的掌控了。

    他现在支持韦大铭这个野心之辈跟自己打擂台,也是一种警告,或者说是鞭策,你听我戴雨农的话,替我办事儿,不要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

    望着罗耀的离开,戴雨农微微眯起了双眸,眼神之中似乎闪过一丝极为复杂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