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张围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李承乾的依靠

    泾阳书院建设的迷宫在长安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许敬宗一大早坐在酒肆里听着人们的议论,甚至有人因为这个迷宫说到了奇门遁甲,将一个迷宫说的神乎其神。

    喝下一口酒水,许敬宗不禁冷笑,泾阳的迷宫哪有这么神奇。

    传得未免也太过离奇了。

    李孝恭掐着时辰来到酒肆见到许敬宗说道:“就知道你小子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喝酒。”

    当初看到这家酒肆的一家老小,许敬宗一直都在照顾这家的生意。

    看到那个躺在床上虚弱的孩子,李孝恭对许敬宗的看法也改变了不少。

    至少这家伙也不是彻头彻尾的坏。

    和往日一样,许敬宗只吃了一碗羊肉汤和一张饼便给了一块银饼。

    付了钱之后便转身离开。

    李孝恭狐疑地看着许敬宗的背影许久之后,吃完了碗里的羊肉也回到了长安城。

    东宫,李承乾手里拿着迷宫的地图皱眉思索着。

    坐在李承乾面前的长孙无忌淡然的喝着茶水。

    李承乾端坐在长孙无忌面前低声说道:“舅舅,孤已经派了不少人去闯泾阳的这个迷宫,没有一个人可以安然的走出迷宫。”

    长孙无忌享受的喝下一口茶水低声说道:“太子殿下觉得如何?”

    李承乾放下手中的迷宫地图说道:“孤看了这张迷宫地图好几次,对那个迷宫现在已经了然,甚至孤派出去的人已经能够画出地图路线了,可他们进入迷宫之后却还是走不出去。”

    长孙无忌低声说道:“在泾阳有一个叫作指南针的东西。”

    李承乾看着长孙无忌的神情稍稍点头,“孤知道。”

    长孙无忌又说道:“指南针是用来分辨方向的,行军打仗的时候看地图之前还要先看方向,如果不明白方向只是有地图是不行的。”

    看李承乾疑惑的神情,长孙无忌说道:“泾阳书院的迷宫有个很厉害的障眼法,只要人进入了迷宫就像是人闭着眼原地转了三圈,很快就会迷失方向,这才是这个迷宫真正的离开之处。”

    李承乾低声说道:“按照舅舅的说法只要拿着指南针就可以从迷宫中走出来?”

    长孙无忌喝着茶水说道:“可以试试,只是如果迷宫中安放了磁石,指南针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又是思量了一番,听长孙无忌这么一说之后,李承乾的思路开明了不少,低声说道:“一个迷宫况且如此,泾阳书院的学识到低已经到了什么一个地步。”

    长孙无忌低声说道:“如果在泾阳村外建设一个数倍大的迷宫,数万大军或许都会进不去。”

    李承乾皱眉说道:“李正手中有很多工匠,舅舅这么说不无道理。”

    长孙无忌无奈笑了笑,“倒也不用太在意,想来李正不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说完长孙无忌慢慢站起身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说道:“老臣还要去面见陛下,就先告辞了。”

    李承乾连忙行礼说道:“舅舅慢走。”

    许敬宗来到承天门旁的街角,收到了自己眼线送来的情报,长孙无忌又去见过太子了。

    现在长孙无忌这个老贼和太子走的越来越近。

    现在有李世民压着李正,至少李正还会有忌惮。

    若是将来有一天李世民不在了,李承乾心里没多少自信可以控制住李正。

    鬼知道将来的李正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怪就怪李正身边的能力太多了。

    李承乾心里明白能够依附长孙无忌的势力,那也是他的一大助臂。

    如果可以得到长孙无忌的辅佐,李承乾或许还能和李正抗衡。

    许敬宗心中不免冷笑,其实在李正的心里还从来没有把长孙无忌当作对手。

    长孙无忌确实在朝中势大,一直以来与长孙无忌交好的就是关陇集团。

    相比世袭罔替的五姓七望,关陇集团的发展比五姓年轻的多。

    从南北朝时期,关陇集团迅速崛起。

    以至于在李渊打天下的初期背后就有关陇集团的影子。

    五姓七望掌握着的是读书人,关陇集团手中则是地方豪强,他们掌握着自己的兵马以及权力。

    这也是长孙无忌一次次作出出格的举动,李世民不追究长孙无忌,并且还安抚长孙无忌的原因。

    李世民需要长孙无忌去维系关拢集团。

    这是长孙无忌最大的价值。

    从关陇出发兵至长安只需要一天一夜时间。

    甚至这些日子以来长孙无忌和太子李承乾走得越来越近,李世民似乎也默许了他这样的举动。

    李世民多少有点防着李正,作为一个皇帝,为了之后大唐江山做两手准备也不是不能理解。

    说不定李世民也乐得看李正和长孙无忌斗头破血流。

    即便现在李正还是油盐不进远离权力的模样。

    “老许!”

    一身问候吓的许敬宗一个激灵。

    许敬宗回头看去正是前些日子收买来的柱哥。

    看了看四周,许敬宗又看了看自己的头顶说道:“你甚么时候来的。”

    柱哥尴尬地笑了笑,“有一会儿了。”

    许敬宗说道:“怎么一点动静也没用。”

    柱哥还是一脸的笑容,“用长安令的话来说这就叫专业。”

    许敬宗长出一口气低声说道:“查到了什么?”

    柱哥拿出一份卷宗说道:“朝中虽然有在查兵器生意,不过查的很零碎,没有很多太详细的消息,倒是大理寺中有人一直在跟着兵器生意的进展。”

    许敬宗接过卷宗看了起来。

    柱哥说道:“当初陛下让大理寺查兵器案子,第一个接手这件事的就是戴胄,前几年戴胄过世之后大理寺还留有不少兵器案件的卷宗,那都是最开始的线索,你可还记得戴胄的子侄,现在的大理寺少卿。”

    许敬宗守好这份卷宗说道:“光他一个少卿不见得有这么强能力追查兵器生意。”

    柱哥儿点头说道:“这件事说来也巧了,这个少卿有一个当年的同窗,这个同窗又和长孙冲走得很近。”

    许敬宗捉摸着说道:“这里面有没有长孙无忌的事情?”

    柱哥摇头一脸担忧,“说不好,现在没把握。

    但给某多一些时间接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