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第2741章 对程三郎份外殷切的大唐精锐将士(三更奉上)

    此言一出,李治的脸色一白,但是心中却是一松,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在地板上,甚至一根手指头都不愿意动弹。

    至少,自己还能够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臣遵旨。”

    赵昆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瘫软在地的李治,朝着李世民恭敬地一礼。

    伸手将这位晋王殿下搀了起来,半搀半拖的,总算是把这位晋王给弄出了文成殿,交给属下送他回晋王府。

    而李世民,此刻正在面对着这位自己的儿媳妇。

    李治方才的那些话,多少真,多少假,在这洛阳城内埋伏了许多后手与绣衣的李世民心中有数得很。

    思虑了足足有柱香的功夫之后,李世民一声长叹,站起了身来。

    “赵昆,且先给王氏寻一尼庙暂居,回头再说吧。”

    等到文成殿内只剩下了李世民与赵昆之后,李世民打量着这间熟悉而又陌生的文成殿。

    赵昆站在一旁看着那位表情沉闷,坐了许久之后,将榻上的那些铺盖全部都掀到了一边去。

    就那么径直躺在了榻上养神的陛下,心中亦是稍松了口气。

    轻手轻脚地将那些之前晋王李治所用的铺盖给抱走,然后轻手轻脚地来到了殿门口吩咐。

    很快,就有宦官去拿来了陛下常用的铺盖,赵昆抱着这些又鬼鬼祟祟地朝着殿内挪去。

    他知道,陛下这些日子,可真是身心俱疲,累坏了。

    #####

    洛阳官衙,程处弼立身于洛阳官衙的大门口,扭头一扫,屁股后边数百差役捕快。

    而跟前,那两个看门大爷满脸讨好地朝着自己点头哈腰作迎宾状。

    程处弼吸吸鼻子,很想威风凛凛地喊上一声老子胡,啊不,老子程三郎又回来了。

    不过看到身边李恪还有两位污衣派官员,还是算了。

    这两位污衣派官员就是天残地缺组合李义府与许敬宗,自打看到了程三郎杀回来。

    又看到了程三郎当成陛下与满朝文武重臣的面表演了一个炸毁皇宫的刺激性节目之后。

    居然还能毫无无伤,嬉皮笑脸的又蹿过来接管洛阳官衙。

    李义府与许敬宗觉得,自己哥俩这辈子唯有舔腚,啊不……舔定程三郎不离口,才能够有美好的未来。

    程处弼大步上了台阶,转过了身来,英姿勃勃地双手一叉腰,想了想,又抬起了右手用力一挥。

    “弟兄们,咱们又杀回来了,先各归其职,诸位捕头弟兄,立刻带着兄弟们沿街告民。

    如今,陛下已经王者归来,洛阳城已经恢复了宁静……”

    李恪站在一旁,看着处弼兄站在这里意气风发的叽叽歪歪,甚是蛋疼。

    自己的妻儿老小,跟着处弼兄的一家子也都离开了洛阳,现在自己也相当于是无处可去,只能硬起头皮跟着这位炸得洛阳满脸疮疤的妖蛾子。

    唉,说起来,跟着处弼兄一起搞事情,真特娘的刺激到让人心惊肉跳。

    等到程三郎吩咐完了事情,目光一转,落在了李义府与那许敬宗的身上。

    “许县丞,李主薄你们也受苦了,先回去吧。”

    此言一出,发如乱草,衣若乞丐的许敬宗则是一脸的正气凛然道。

    “不不不,程洛阳你立下了这等不世之功,身心疲惫都还要发榜安民。

    下官等又岂能眼看上官劳顿,而自己安逸,置公务于不顾,还请程洛阳吩咐,下官能撑得住。”

    “唔……”程处弼上上下下打量了许敬宗几眼,总觉得这家伙是故意毁坏大唐官吏形象。

    似乎查觉到了程三郎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许敬宗赶紧道。

    “程洛阳放心,下官已经命人回府去取衣物过来,一会打理干净,再遵从你的吩咐办事。”

    程处弼砸了砸嘴,终究还是觉得这两个人的形象太有碍观瞻,不过看到哥俩如此有激情,于是便道。

    “唔……既然如此,那你们二人就先去查看一下监牢那边的情况。

    看看那些本该关押在监牢中的那帮罪犯,都被关到哪去了,又或者是不是已经都被释放归家。”

    “办完此事,你们就早些回家歇息,等明日再来官衙好生做事。”

    看到许敬宗与李义府肩并肩地离开,程处弼与李恪这才晃晃悠悠地在官衙里边熘达,啊不,巡视起来。

    #####

    “处弼兄,皇宫毁了那么一大块,又有那么多的官员将士瞧见。”

    “怕是用不了多久,处弼兄你又要火上一回。”

    身边传来了李恪的声音,程处弼闷哼一声,继续大步前行,幸好老子涵养好,涵养不好,直接把你小子踹路边跟柏树玩亲亲。

    “程某这也是为你爹,为大唐而战,你爹的家宅不牢,那得怪修房子的人,关我屁事。”

    “呵呵……也对,处弼兄,咱们今日忙了这么久,兢兢业业的为国为民。

    到了这会子可都还粒米未进,要不,先去吃点喝点?”

    听得此言,程处弼抬手一摸肚皮,也对。

    哥俩快步朝着官衙大门而去,就在这个时候,正好看到了一位郎将正率军巡街。

    看到了这位炸毁皇宫的程三郎与吴王殿下,不敢怠慢赶紧翻身下马朝着这二位恭敬一礼。

    “如今洛阳城内,尚有残余叛军出没。不知小程太保与吴王殿下要去何处。

    末将护送二位过去就是了。”

    听得此言,程处弼摸了摸肚皮,看着这些同样也劳顿了一天,还在兢兢业业巡城的大唐精锐,实在不好意思让对方送自己去吃饭。

    程处弼朝着这位郎将还了一礼之后,一脸忧国忧民地道。

    “洛阳经历了这样一场动荡,想来极其影响民生,程某身为大唐洛阳令,也该及时访察民情才是。”

    “将军只管去忙,忙完了也好早些休息,寻常宵小之辈,在程某眼中,不值一提。”

    “啊,也对也对,我等弟兄,对于小程太保,也是十分敬佩,那末将就先告辞了。”

    身畔的数十名精锐也恭敬地朝着程三郎与李恪一礼,这才策马而去。

    “咋回事,我怎么觉得这帮子军伍弟兄瞧人的眼神不对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废话,若非程某一日攻破洛阳,怕是不知道会死多少弟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