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宸金章 一炁化三清

第九百零二章 真与假(求订阅)

    “我等还没和下方修士见面,仙翁就想要挑拨我和他的关系?”

    青云子嘴里笑着,眼中却浮现出一丝丝的冷意。

    先不说神器对于修士的重要性,贸然求取对方神器参悟,很有可能被视作是挑衅。就说自己这么多年来无法更进一步,还不是因为帝君一系的阻拦?

    宙仙翁却好像没有察觉到青云子的愤怒,依旧自顾自道:“如果老头子我没有看错,下面那位,并非我等宇宙的修士,他凝练的宝壶,不单单蕴含了日月星辰、大地生死、乾坤两仪、宙光寰宇等等玄妙。还带着其他天地的清浊变化,你若是得到部分精要,青云仙葫或许能够蜕变成清云仙葫。”

    “从单纯的云雾转化为清气,有望另成一方天境,日后运气好的话,还能将神器晋升为九品。”

    青云子打断了宙仙翁的话语:“然后成为你主子的化身?”

    “此言差矣。”

    宙仙翁摇了摇头,不紧不慢道:“我等宇宙之中,大多数七、八品的天之神器都指向帝君,剩下的没有直接从属关系,也有一定的联系。”

    “当年,你的青云仙葫能够独立晋升八品,凝聚五十八重法禁,是太乙真君…的庇护。要不然,在你成道之时,天之力自然会降临,帮助你完善仙葫,将法禁数量推倒六十重以上。”

    说到庇佑两个字之前,宙仙翁顿了顿,显然原本想说的应该不是庇佑。

    按照青云子等人的理解,宙仙翁原本想说的应该是太乙真君针对帝君之类的话语。

    他不愿理会,边上的冥土日神已经嗤笑出声:“更进一步的同时,也会成为天之附属。如有不从,天镜神光之下,直接诛灭形神,对吗?”

    “看来,是我的话语,让尊神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比如,当年从九天之上坠入人间,一路上神器不断破裂,本源不断流失的经历。”

    宙仙翁看向冥土日神,眼神非常平淡,却让冥土日神非常恼怒,他冷哼一声道:“也亏得当年你等的帮助,我才能入得冥主坐下,成为阴世一方掌权之人。说起来,貌似各大势力当中都有受到帝君迫害之人,你们帝君真的是想要掌控大权,而不是为其他势力输送人才吗?”

    宙仙翁轻笑一声,看着冥土日神缓缓道:“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识时务之人,便是再有天资,还能翻了天不成?例如作为昔日日神的你,神器之中,还有多少是属于大日之道的?你这日神的名头,又有多少是名副其实的?”

    宙仙翁的话语,显然惹怒了冥土日神,暴怒的他,周身幽光阵阵,黑暗之中显露出一具满是缝合线的尸体。

    则是昔日冥土日神反抗天界帝君留下的痕迹,同其大日神器死死纠缠在一起,在他不愿意放弃大日力量的情况下,便是冥主也无法让其恢复正常。

    看到对方显露出这幅姿态,宙仙翁也不由提起精神,脑后浮现出一轮日华,边上浮现出十二枚宝珠,其中分别凝聚着一道兽影,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

    见到这一套七品神器,原本想要开口劝说一二的青云子整个人傻了。

    冥土日神更是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好!好!好!想不到我昔日祭炼的十二元辰珠竟然落入了你的手中,还要用来对付我!当真是好得很啊!”

    说完,冥土日神头顶之上宝珠一晃,万千幽光涌向宙仙翁。

    十二元辰珠缓缓转动,四周宙光流速顿时出现问题,同时岁月镜入手,就是要对着那冥土日神照去。

    “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等今日前来,都是为一个目的,如今正主还未现身,两位施主怎么先斗起来了?”

    伴随着清圣佛光遍洒,冥土日神归入黑暗之中,宙仙翁周身十二元辰珠,结成手串,落在掌心,看着一朵三十三叶环绕的金莲缓缓降下。

    那金莲每一片莲叶之上,都有一方净土虚影,三十三叶,便是三十三重净土,共同维护着中间的一位清秀僧人。僧人一身白衣,头上显露银白肉髻,顶端又有舍利,细数之下,亦是三十三枚,每一枚上又有佛光转动。三十三层佛光,同三十三重净土互相辉映,形成循环。

    当然,此等架势,并不能让宙仙翁和冥土日神服软,二者忌惮的是这僧人背后的金色剑匣。

    那剑匣表面虽然凝聚着浓郁的佛门圣洁气息,但内里的杀伐煞气却是怎么也压不住,此刻这僧人周身气息激荡,显然到来之前刚动过手,二者都不愿在这个时候对上他。

    反倒是青云子乐呵呵道:“想不到,这次佛门来的人竟然是圆觉你啊!不过,你来的这么晚,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偶遇白莲净土一脉修士,双方聊了两句,本想将其引入正途,不想其不但所行有偏,逃禅方面更是精通,未能功成,实在可惜。”说着圆觉和尚双手合十,低声颂念着什么。

    听闻此言,无论是青云子、冥土日神,还是宙仙翁都是忍不住在心中嘀咕一两句。

    ‘人家和你就不是同脉修士,跟你转入地藏一系,起码要废去一半根基,他能不逃吗?’

    但这话不能放在明面上说,三人也只能当做没听出其中深意,打算在询问一二。

    不想那圆觉却出乎预料的抬起头,双眼内升起金光,下一瞬,其背负的剑匣自开,一道道璀璨金芒激射而出,在半空中上下飞舞,却是一柄柄或厚重、或古朴、或轻灵、或奇特的剑器。

    这些剑器每一柄都散发着凛冽的锋芒锐气,但其表面的灿烂金光,也掩盖不住内里升腾的血光。

    剑器飞舞,青云子等人纷纷避让,看着其刺入下方天地。

    “你是如何发现的?”

    玉宸站立在剑器前方,看着那些金芒血光,随着剑器舞动,在半空中编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剑网。

    这网罗还未落下,玉宸便觉得自己周身微微发凉,似乎有人手持神兵利器,贴着自己的身体。

    “贫僧法号圆觉,自当是灵觉圆满,施主幻术虽然不差,但终究不是真实,如何能够瞒过贫僧。”

    “哦?你竟然也能被称之为圆觉?”

    玉宸目光微凝,他已经看出那金芒之下,表现出的血气不过是表层,其内部深处的血色煞气,已经凝聚稠密程度到接近固态的程度。

    而圆觉之名,本是指代佛门上乘果位。

    却被赋予这么一个煞气冲天的僧人,玉宸再次感慨此方宇宙的特殊性。

    这要是在其他佛道天地,最多就是个护法金刚、护法明王,正果正觉是想都不要想。

    “贫僧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如何不能称为圆觉?”

    “哦,那我这一手,还请圆觉大师品鉴一下,是真是假?”

    玉宸说着,将宝壶微微摇晃,内里万千云光涌动,相互摩擦,产生霹雳。

    雷光涌动,互相之间有时不断碰撞,在云光雾气之中,演绎出金木水火土,风雨雪虹等等现象。

    诸多力量,又是随着玉宸摇晃的动作,浑浊一滩。在他握着乾坤壶,将其壶口朝下,随手一挥后。内里万千异象汇聚成的力量,化作一道洪流奔涌而出,其浪一波接一波,似无穷无尽,层层叠叠,覆盖大半虚空,向着圆觉盖去。

    面对玉宸的攻势,青云子、冥土日神和宙仙翁都是非常自觉的后退数千里,远远观望二者的争斗。

    圆觉和尚不紧不慢,一手抬起,佛门圣印凝聚,四周剑器环绕旋转,无数锐利的剑气将落下的力量分割分解,层层化开,由聚转散,化强为弱,使种种力量归于无形。

    和尚这一手,可谓是极尽精妙剑法。

    一柄柄剑器来回旋绕,带动的剑光根据剑器的不同,携带不同属性,能够针对一切有形有质之物,于方寸之间,构建出一方近乎于无敌的领域。

    只可惜,比起变化,这圆觉和尚还是逊色玉宸太多。

    双方刚刚交锋的时候,圆觉还能仗着自己修行时间久,占据一定的优势。但随着时间推移,双方变化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圆觉只觉得倾倒下的洪流之中,蕴含的力量千奇百怪,攻击的方向也是出乎预料。

    其周身万千剑器,就像是一根根被绳索连在一起的浮木,落入怒涛汹涌的漩涡中,在一次次的拉扯中,无法把持自身方位。

    剑器互相碰撞,迸射出一片光华璀璨的铁树银花。

    也是这个时候,圆觉和尚察觉到不对,他口宣佛号,将剑器尽数收回之后,端坐在莲花之上,默默运转佛光,在身边凝聚成一口金钟,罩住自身。

    奇特的是,当只剩下金钟的时候,圆觉周围洪流竟然不在造成任何严重的破坏,而是在他身边来回冲击,透体而过。

    “幻术?你们刚才有看出来吗?”

    青云子见到这一幕,有些艰难的询问边上的冥土日神和宙仙翁。

    这两位八品修士,面色都不大好看。

    按道理上来讲,此方宇宙大多数日神都拥有探明真实的能力,冥土日神落入阴世之后,虽然大日之道残破,但不少道路结合阴世的道则法理,一样能够正常运作。

    但此刻,冥土日神却觉得自己的力量出现了问题。

    同样的情况,也是出现在宙仙翁的身上,镜子类神器大多有着映照真实的能力,在驱散幻术和施展幻术上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可刚刚,他却没有看出任何问题。

    还是圆觉做出反应后,这位仙翁才看出其中精妙。

    “这位同道动用的幻术手段,同一般针对生灵的幻术手段完全不一样。他欺骗的根本不是我等拥有意识的生灵,而是此地一切道则法理的运转。圆觉此刻看着像是以禅定挣脱幻术,可对于这片虚空而言,施展幻术的反而是圆觉。是他在通过名为禅定的幻术,隐匿了自身的形体。”

    宙仙翁的话语已经说得非常明白,无论是青云子,还是冥土日神都是知道其中利害。

    青云子咂舌道:“先欺骗道则法理,来运转神通力量,这要多少力量的投入,倒不如一开始的时候,就选择引动力量不是更好?这位同道只是单纯的为了炫耀自己的幻术不成?可这能支撑多久,圆觉于禅定之中,不但没有消耗,反而在不断蓄力,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

    冥土日神摇了摇头,惊叹道:“既然他能够欺骗道则法理自己施展的神通是真的?那他为什么不能欺骗道则法理,自己后来一直在维持着这种变化?我甚至怀疑,现在圆觉面对的种种攻击,已经不是单纯的杀伐神通,而是道则法理运转的一种自然现象,基于幻术之下的自然现象。”

    “此等幻术手段,已经不能用当初的真假虚实来形容,这已经是另类的造化神通了。”

    听到冥土日神最后的总结,宙仙翁乐呵呵的补充了一句:“幻术就是幻术,便是形成造化之能,也很难说是造化神通。就像大日在天上发光发亮才是太阳,落入地下,哪还能说是太阳啊!”

    “你!”冥土日神低呵一声,似乎想要动手。

    四周幽光变化,阴世冥土的气息不断升腾,隐隐约约向着冥土日神覆盖而去。

    宙仙翁手中的十二元辰珠脱手,宙光转动,长河虚影浮现,宝镜高悬,向着过去映照,似乎想要重现当年冥土日神的经历。

    青云子急忙阻拦,道:“两位莫要动手。”

    但他这一开口,两边的力量同时向着他覆盖而来,青云子骤然变了脸色,青云仙葫入手,一拍底部,一股股浓郁的云雾之气涌出,覆盖四周,遮掩身形,同时雨水雷霆一一浮现。

    “青云子,你干什么?”

    一声暴怒响起,冥土日神四周浮现出细微的霹雳,怒视青云子。

    “怎么会?”青云子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葫芦,看了看四周雷光,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他正想要解释一二,边上一道蕴含十二元辰变化的宙光落下,试图将青云子笼罩。

    雾气涌动,青云子整个人散开,同四周云雾融为一体。

    而那些被宙光罩住的雾气,部分瞬间老朽腐化,部分回归本源,二者一前一后变化,衍生出一幕奇特的景象。

    “仙翁?”青云子看向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的宙仙翁,刚才那一下落在雾气上,是奇特景象,落在人身上就要人命了。

    差点被扫到的青云子如何不气愤?

    可见到宙仙翁的脸色,青云子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同其余二人先后开口:“幻术?”

    而后三人一起看向玉宸的方向,只见他手中拿着乾坤壶,轻轻摇晃,青云子放出的雾气,也是在不知不觉间,笼罩了正片虚空。

    青云子有些艰难的开口:“这不是我的云雾…额,起码不全是。”

    “好厉害的手段!”宙仙翁祭出岁月镜,调换自身和过去的形神,试图以此摆脱幻术的干扰。可当他真正成功的时候,又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是真的成功了,还是受到幻术的欺骗,以为自己成功了?

    最后,宙仙翁苦笑一声:“两位,不要想着靠自己对付这位同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说完,宙仙翁念出古老的咒文,心神合一之下,感知到天界帝君的力量降下,青云子和冥土日神见状,纷纷效仿。

    三道光辉在三人身上升腾而起,同一时间,圆觉坐下莲花也是同一缕佛光联系上。

    捏着柳枝的天尊、握着镜子的帝君、端坐莲台的菩萨,手持长幡的冥主,四位天界大能显露出自家形象,看向下方的玉宸。

    “太乙救苦天尊!不知阁下同天外天的那位,是何关系?”

    太乙真君见到玉宸气象,同仙道相合,先是面色一喜,而后又做出一副公正的模样,询问玉宸来历。

    “太乙,这可不符合我等先前所言,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先将其拿下吗?”

    天界帝君看着天尊法相,冷声道:“怎么,见到对方同仙道有关,便想着拉入仙道之中?你这是将我、冥主和地藏,放在什么地方?”

    天界帝君话语刚刚说完,那端坐莲台之上的菩萨,立刻开始拆台:“善哉!善哉!我佛慈悲为怀,若这位施主,愿意将自己来历告知我等,贫僧并不介意对方的去向。”

    比起菩萨,另一位冥主更加直接,他对玉宸道:“小子,你手中的神器,我不但感知到了阴世冥土的气象,还有北岳一系的痕迹,以及一点其他四岳的力量,只要你愿意在我座下兼职,我可以承认你身份的合法性。顺带帮你拦下一些不要脸的家伙。”

    “呵呵,帝君看样子,地藏和冥主的想法,同你并不一样啊!”

    捏着柳枝的天尊法相轻笑了两声,便不再理会面若冰霜的帝君,转而看着玉宸道:“这位道友,局势你也看到了,只要你实话实说,我自然会予以庇佑。无需理会某些人的言论。”

    ps:日常求订阅、收藏、月票和推荐!

    ------题外话------

    无责任小片段:

    听闻天尊直言,帝君冷声道:“太乙,你会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