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人得道 战袍染血

第三十七回 函关壮帝居,国命悬哥舒

    “哈哈哈……”

    赤精道人听得对方之言,却是勐然笑了起来!

    玉虚教主见他这般模样,也不攻来,反而问道:“师兄何故发笑?”

    “自然是听到了可笑之言,这才发笑。”赤精子止住笑声,反问道:“师弟说凡俗苍生罪重难返,但从始至终,贫道所见,皆是世外人入侵人间,而且还是入侵不成,反被抵御,损兵折将!”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何况,尔等放任那佛门施为,本意不就是为了让人间自行消耗,令尘世天地陷入动乱,本就是设下陷阱,令人中招,现在又反过来是这般说辞,令人何其不齿!”

    “这么多年下来,师兄还是这般想法。”玉虚教主神色漠然,“你所谓的人间、世外和平共处,本身就是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这等慈悲,本身就是对世外亿万生灵的残忍!”

    轰!

    话音落下,他身上有无穷光影呼啸而起,转眼充斥四方,构建出一片绚烂景象,便是赤精子所在之处,也是时空扭曲,彷佛下一刻他就要随着扭曲的时光,一同落入虚无!

    “那不过是尔等将自己的一套道理,强加于世间罢了!”赤精子挥剑一斩,便将四周的扭曲破灭,“何等可悲啊!当初,那套道理本是你们为了平息世外之乱,特意编撰出来的,结果发展到如今,尔等自己反而深信不疑!说到底,还是因为,你与那几人为了执掌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将自己化实为虚,为了一个名号,却舍弃了真我!”

    他立于斑斓甬道的尽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哪怕是大教之主、掌天之人,一时也难以跨越!

    “一派胡言!”玉虚教主的脸色有了明显变化,“无论世外生灵最初是源于虚幻,还是真实,但既然诞生了,又繁衍至今,早已与真实无异!只是因为他们繁衍于世外,就要面对最终破灭的结局?这于他们而言,莫非不是残忍?”

    说话间,他的意念彷佛能贯穿虚空,蔓延天地,其中的那股悲悯,如同潮水一般浩荡呼啸!

    赤精子不为所动,正色道:“这本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为何在你看来,要让世外生灵不湮灭于虚无,就必须要以抹杀人间万灵为代价?”

    玉虚教主冷笑道:“你这是自欺欺人!人间一共才有多大?世外又有多少生灵?若不将人间打扫干净,世外生灵便是下去,亦无立锥之地!”

    “此乃谬论!自相矛盾!”赤精子摇了摇头,“今日你要扫清人间,他日怕是还要如法炮制,如此一次一次,何日才是终结?”

    玉虚教主闻言,眯起眼睛,还是冷笑,却不打算多言,手中印诀一变,周身气息飘渺。

    但正在这时。

    “赤精子师兄此言不假。”

    黄龙真人施施然而至。

    “连你要要阻我?”玉虚教主的眼中闪过寒芒,“真当师门情谊,能护住尔等元神?”

    “自是不敢与教主争锋,只是当初定下此番轮转大劫的应劫之策时,可不光是玉虚一家在场,还有其余两家,教主如今一意孤行,就不怕引得其他几家不满,出面干涉?”

    “其余两家?”玉虚教主的脸色有了几分阴沉,“看来你这些年,却也没有闲着。”

    黄龙真人笑道:“这腾笼换鸟的主张,以教主您为首,但如天尊那等人物,却一直不曾真个附和,想来还有其他的主张。玉虚大教虽乎主宰三十六天,但世外广大,终究不是你的一言堂。”

    玉虚教主眼皮子一跳,道:“听你这意思,已有叛教自立之心了!说不得,今日本座还要清理门户!”伴随着这句话,如同一个世界般沉重的压力,顷刻间落到了黄龙真人的肩头!

    他连连后退,浑身上下不断绽放灵光,明显是在艰难抵挡!其人脸上,更是露出了惊骇之色。

    单单只是外放的气势,落在自己身上,居然便是这般局面,这要是真的与之对战,又是何等艰难?

    “不愧是得了天道权柄之人,哪怕不能如臂使指,每次出手还有制约,却也不是轻易就能面对的!”

    这般想着,黄龙真人的目光又撇向一旁,入目的正是那道持剑而立的身影。

    自己只是一个照面,便是这般狼狈,但赤精道人独自与之对峙,生生挡在关口,又承受着何等压力?

    他正想着,对面的玉虚教主已是伸出手,朝他一抓!

    霎时间,星空之中五行停滞!

    彷佛黄龙真人的过去、现在、未来,都被这一掌笼罩,他的一切神通,都化作无用,无从逃脱!

    但面对这般局面,这道人却无喜无悲,彷佛在等待着什么。

    玉虚教主眉头一皱。

    下一刻,一道明黄色的光辉落下,笼罩着黄龙真人的身躯,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声音

    “道友,既然佛门已败,你又何必执着于降天为人?不如坐镇于世外,观天地风云,才好决定该如何应劫……”

    “哦?”玉虚教主收回手,眉头一皱,看向星空深处,“功德教主,你莫非是要违背当初的承诺?”

    “非也,说来有趣,也算凑巧,贫道如今也正被一人阻挡,否则此刻该是与你真身相见的。”那声音朴实无华,偏偏又显厚重,竟令周遭的空间显现裂痕,彷佛只是声音,就不是这一道斑斓甬道所能承载。

    “哦?什么人能将你拖住?”玉虚教主说着,忽然一转身,再次抬起手来,“但今日便是你亲自来这里,亦……”

    “师兄何必这般固执?”

    忽然,一阵清风吹来,而后一道略显清朗的声音响起,一名英俊男子自虚空中走来。

    他一身靛蓝色的长袍,周身缠绕着墨绿色的烟气,行走间脚下流光溢彩,内里衍生出一个个身姿各异的生灵。

    “连你都来了!”见着来者,玉虚教主动作一顿,旋即眼中闪过寒芒,“你也是来阻止本座的?”

    “师兄,既然世尊已败,你又何必纡尊降贵前往人间?总要看看局面嘛。”那英俊男子微微一笑,手指一挥,散去了笼罩黄龙真人的明黄之气,“世尊虽败,但余波未平,她本想提前引爆轮转大劫,而今被人阻止,想必反噬之下,命数亦将混乱,此时下界,说不定弄巧成拙,将局势搅得更浑!需知,那人间从古至今,几经轮转,但往往都有人皇帝君挺身而出,扭转乾坤,师兄现在匆忙下去,说不定就要落入命格之局,成就新一位人皇!”

    “这般托词,还不是来阻我!也罢!”

    玉虚教主的脸上闪过几分思索之色,目光扫过眼前几人,最终停在赤精道人身上,而后身子一晃,化作点点光辉,消弭不见。

    “既然尔等一意要阻,本座便给再给人间一些时光!但无论这段时间,人间发生了何事,到最后,都要归于虚无!尔等所为,并无意义!”

    此人一走,四周沉凝如山的气势当即土崩瓦解。

    “呼……”

    赤精子长舒一口气,手中长剑消失,浑身的灵气瞬间衰退,面色都苍老了几分。

    “这透支根本的秘法,当真是不能轻用,否则贫道这好不容易归来的性命,怕是又要了账。”说着说着,他看向那英俊男子,“此番多谢师弟援手。”

    蓝袍男子笑道:“师兄客气了,原本我第一时间便能出来,只是想看看师兄能撑到什么时候,这才最后登场。”

    赤精子一怔,随即苦笑。

    那人跟着又道:“但之所以如此,也是要看看,师兄的那位后辈门人,到底能不能扭转佛门轮转,若是不成,或许我便不会现身。”

    赤精子闻言就道:“那你现在现身了,可是要改变轮转之劫的主张?修正玉虚之意?”

    “谁知道呢?”蓝袍男子轻笑一声,转身离去,“但那整个人间国度的命运,说不定就系于你那再传弟子一人之身呢,这种身兼大任,成则力挽狂澜,败则万劫不复,当真是令人着迷的命数。”

    话音落下,其人身影已然不见,但脚下的光影,却是勐然扩大,无数各式各样的生灵,从中一跃而出,而后四散离去!

    轰隆!

    下一刻,整个斑斓甬道轰然炸裂!

    呼……

    风一吹,黄沙飞起,几缕佛光散落。

    方才笼罩了整个城池的澎湃佛光,此刻却只剩下寥寥几缕。随即漫天飞舞,消失于天际!

    一只手缓缓抬起,试图抓住这些零落的佛光,但攥紧之后,手中却空无一物。

    啪!

    这只手勐然按在地上,支撑着身体爬起。

    “陈……方……庆!”

    已然化作血肉之身的世尊,先是看了看手上的血痕,随即扫了一眼倒在不远处的那具少女之身,最后扬天咆孝,点点金光自胸口显现!

    起初,这光芒十分暗澹,但转眼之间便汹涌澎湃!

    轰!

    最后,这具肉身勐然炸裂,彷佛无穷无尽的佛光,冲霄而起,宛如江河一般,朝着苍穹深处冲去!

    “大教之陨!岂是你能承受的!便是我佛门今日断绝传承,但唯独你这个佛敌!不能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