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侦探社 吾即正道

一百一十四.知识冠冕之力

    野草茂盛拥挤在伤者憩息的石板缝隙,仿佛废弃百年重新被野外占据的广场。

    尽管事实是荒野只会生长和植物相仿恶心可怖的怪异。

    受伤选手们不再有重伤之时,陆离敛起投影的光辉,此地原初的冷寂重新笼罩意犹未尽的人们。

    忽略选手们的复杂与感谢。陆离和克莱尔回到帐篷。

    “多亏你的提示,第二关没浪费我太多时间。”

    初入第二关的克莱尔得到商人安东尼带来,来源不明的“恭喜来到第二关”纸条,然后聚集巨树学院的队友相互合作,从天空离开。

    她甚至没有两次死亡:恐怖的身体控制力让她习惯感官颠倒,

    这才是第二关正确通过之路死亡加深与腐秽下水道的联系,沉默与杀戮与死亡者终会迷失于虚妄假象。

    陆离像欧雷·洛伦佐带领他那样带领克莱尔前往灰石碑。路上克莱尔讲述诡怪密林的现状。

    稀少的林间小屋让第三关竞争始终激烈。木屋被最先抵达的各阵营占据,吸纳同伴淘汰其他阵营,但他们终要继续前进。

    于是越靠近出口的木屋越占据优势,因为后面的选手总要前进。他们只需待在林间小屋,淘汰被迫接近的选手。

    厮杀逐渐变得浓烈,更糟的是在恐怖森林前段,恐虐狂暴神系和血脉家族联盟的十几人争斗惊扰阴影,他们连同林间小屋一同被摧毁。

    陆离记得林间小屋木牌的注意事项,五条里有四条要求保持安静。林间小屋只是栖息之所,不代表完全安全。

    这件事似乎侧面佐证争霸赛能让一切恢复不会有阵营同意这种没有意义、愚蠢的内耗。

    必经之路上林间小屋的摧毁为选手们敲响警钟,他们放缓厮杀的浓度,同时避免在林间小屋进行。而且随后传来第四关才是关键的信息,避免半数选手埋葬在诡怪密林成为养料。

    克莱尔此刻穿过恐怖森林,脸颊伤口就是因此诞生。

    “念出名字会记录你。”

    陆离开口提醒克莱尔之前,她已经站在灰石碑前。

    “克莱尔。”

    克莱尔念出名字,前三关的表现随之出现。

    第一关:完美。第二关:完美。第三关:完美。

    克莱尔的名字出现在数百个名字的前端。尽管前三关都是完美表现,但不足以让她超过更早来到地表获取贡献的选手。

    “第17名?看来这关才是关键。”

    克莱尔摇头,束起马尾晃动,为成绩感到不满,然后找到灰石碑尾部的陆离。

    “你在等我吗?那么抓紧时间吧。”

    如果是此前陆离,得到诅咒头衔的他也许会拒绝。但在记忆逐渐复苏,见证到世界原本色彩之后……

    陆离目光落在那双浅色眼眸上。

    “你想怎么做?”

    ……

    血腥农场。

    在原始黑暗笼罩地表,人们躲入地底前人们称它为血色农田。

    尽管同样透着不详,但后者更让人们亲切:血色农田是炼金技术融合植物与怪异,让其能在植物灾祸下生长,并产出人类所食小麦的农田。

    而前者归于怪异。

    一支从荒芜之地东部迁徙来的怪异族群占据了血腥庄园。首领自称农场主,它们的仆从下位寄生者被分配至血腥农场照料农田。

    下位寄生者用血肉灌溉大地,血色小麦畸变至一人高度,秸秆攀爬血管脉络犹如成为活物,并在成熟结出幼童手掌形状的畸形麦穗。

    还好现在是三月,血色小麦高度只在腿部,不会阻碍视野与太多行动。

    南部营地如今已经推进至血腥庄园,然后在陆离和克莱尔即将出发时,宏观的好消息,对他们而言的坏消息传来。

    选手们攻陷了血腥庄园,眷属仆从被杀死,只有农场主逃进午夜城,并嘶叫子爵大人不会放过他们。

    “子爵”显然是比农场主更上位的存在。

    接下来推进也许会放缓速度。

    克莱尔打算先靠近前线观察状况,顺便清理路上的漏网之鱼。

    血红色的麦田取代幽暗,腐臭、污秽的泥土早已被浸染暗红,不可拔除的留存。

    麦田远方遥遥矗立着谷仓和稻草人的轮廓。与陆离曾经在“稻草人村”所见同源,死去后真实头颅如气球般干瘪,只剩皮囊黏连。

    它们是农场的看守,越靠近谷仓数量越密集。即便经过三天清理,大量稻草人和下位寄生者被拔除,仍有一些稻草人孤零矗立麦田周围。

    它们或因距离过远而被置之不理,或者……是被污染为稻草人的选手。

    靠近披着阴谋蛛网神系教服的稻草人。那颗没有表情的头颅注视远方,安静守望着这片血色农田。

    当周围响起拨开小麦的响动,那颗头颅会跟随转动,居高临下俯视着闯入者。

    但如果过久凝视头颅,或许能从俯视的眼睛里感受到弥漫的忧伤。

    选手们因兔死狐悲而避开这只离营地不远的稻草人,克莱尔不介意这些。

    “稻草是他们的武器,像是豪猪射出身上的刺一样射出稻草,如果扎进皮肤就会被感染……防护药剂能完美阻挡这些微弱而密集的袭击。可怜的家伙,他一定穷得什么也没剩下。”

    克莱尔偏头询问陆离:“你来还是我来?”

    “我想试试【知识冠冕】。”陆离取出防护药剂服下。

    半本《尤里卡的功勋》的记忆被无形手掌抹除,只剩下书名残存脑海深处。等价交换般浮现出能被随意塑造的力量。

    “我该怎么释放?”

    “身体是我们的最大武器。”充满克莱尔风格的回答响起,握拳让绷带“咯咯”作响。

    陆离照做,将知识转化的可塑之力凝聚右手,然后在力量流逝前接近稻草人。

    稻草人簌簌颤动,毛发般飘落的稻草被防护药剂阻挡,而《尤里卡的功勋》凝聚的力量随拳头砸在稻草人的身躯。

    嘭

    稻草人簌簌抖动,大量稻草像是内脏从教服下脱落。

    陆离平静感受着余韵。伤害与左手接近。但左手力量始终存在,并会随人性提升更具伤害性。

    尽管知识冠冕之力也会因知识不同而变化。

    “也许它的意义不在这上。”

    克莱尔这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