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哪里逃 开荒

第七八一章 我喝的不是茶

    太冲元辰守护的这座仙宫虽然名为南天宫,可它在融入天刑台之后,却被放在天刑台的北面,门口恰好就是原‘凌霄宝殿’的位置。

    当李轩再次踏入天刑台空间时,他的双眼差点垂泪。

    天庭草创近二载,他总算不用呆在四合院里面称王称帝了。

    现在好歹有了一个像样的宫殿可以存身,麾下也有了四大神将,四大极天。

    这份基业即便放在诸天外域,那也很不弱了。

    不过这些宫殿里的楼阁,大多都暗藏着致命的禁法,整个宫禁大阵也与天刑台格格不入。

    两片地域之间也没有紧密结合,在接驳处存在大量的虚空裂隙。

    所以仍需一段时间的修整调合,才能让它们真正融合为一……

    不过罗烟几人,已经在瓜分这座天宫的众多楼阁。

    就连敖疏影也挑了一座,就在仙宫东面的一个水榭。

    龙族天生就喜欢水,而这边恰有一个面积半里方圆的人工湖。

    不过李轩过去看的时候,发行人工湖里面,全是‘三元重水’。

    普通人掉进去,就得化火燃烧,骨头都不会剩下。

    然后他又在后面仓库里面,找到了大量灵石与焱石,价值大概在一亿三千万银元左右,以及一百五十万两左右的黄金。

    其余还有许多以‘北极寒蚕丝’与‘百眼神蛛丝’混合金线编织出的丝绸,总数二十万六千匹这东西哪怕直接裁剪,都是一件中品法器,所以无法估价。

    此外还有大量暂时无法分辨成分的矿石,总数竟达了七十二万石。

    这都是几万年前留下来的珍稀之物,价值同样难以估测。

    其余就是一些杂物药材之类,李轩还找到了三千六百多缸仙酿。

    那都是一人高的大缸,打开之后,里面竟是酒香逼人,盈满仙宫。

    李轩也被这沁人脾胃的清香,勾得食指大动。

    他从没闻过如此香冽的气味,简直是勾魂摄魄。

    不过他不确定这些酒能不能喝。

    仙酿这东西自然是年份越久越好喝,可到底是藏了五万三千四百年,李轩不确定会不会喝死人。

    敖疏影却见猎心喜,她仗着自己龙体强横,不畏毒素。自告奋勇的喝了一小口,然后整个人就‘扑通’一声趴下了。

    她身体也变化成龙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轩就心想这酒果然能当毒药用,还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喝下肚。

    连敖疏影这样的真龙,居然一口酒就搞定了。

    此时李轩眼仁一转,又拿了一壶酒走出天刑台,将那壶酒放在了之前南天宫的原址上。

    果然没过多久,那头烛龙就扑了过去。

    它遥空一吸收,将那壶酒吸入到口鼻之内,然后就欲隐遁到云雾之内。

    不过它才飞到了一半,就也从半空中栽了下来,晕迷不醒。

    李轩见状不由一乐,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这头烛龙还真中招了。

    他当即就遥空以真元一摄,抓住了烛龙的尾巴,准备将它往天刑台里面拖。

    零零七的福报,由今日开始。

    “别!”绿绮罗及时赶回阻止:“它是有主的,李轩你抓它干吗?你将这条烛龙抓入天刑台,它非但帮不上忙,反倒会成为别人的眼线。”

    李轩闻言一愣怔,就把烛龙的尾巴放下了。

    可李轩还是不甘心,因天庭草创,他现在求贤若渴。

    李轩忽然神色微动:“我能不能雇佣它办事,比如用这种仙酿当报酬?”

    这次轮到绿绮罗愣神,她眼现迟疑:“应该可以吧?我不确定,但你可以试一试。”

    李轩还真打算试试。

    他看上的不是烛龙的战力,而是它的神通。

    传说的烛龙之祖‘烛九阴’闭上眼睛,天下就变成了黑夜;睁开眼睛,天下就成了白天。一吹气便是寒冬,一呼气便是炎夏。

    它的一双眼睛就如同大日,可以射出威力强大的射线,气息间也可实现冷热变化。

    冷雨柔最近正为一些合金的加工方式发愁,烛龙则是绝佳的解决方案。

    李轩随后又苦笑道:“我在你说的那几座楼阁里面,没找到任何天材地宝,仙器灵珍。”

    所以李轩这次还是有些失望的,虽然那以万石计算的物资让他很欢喜。

    可他更在意的,是类似于先天葫芦藤与九天息壤这样的先天至珍。

    李轩与他的天庭,如今急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应该是被人取走了。”绿绮罗一点都不觉意外,她的神色怅然:“这所谓‘南天宫’,其实就是炎帝神农的帝庭。昔日不周山塌,帝俊陨亡。昊天上帝与东皇太一割裂天庭,在大罗天东西分立。

    昊天上帝依托中原地域,掌握六重天境;东皇太一则仰仗九黎部落与楚国,双方之间大战连绵,陨落了不知多少仙神。可在这东西天宫之外,还有一些人自立为帝,在蛮荒中庇佑一方,就如炎帝神农。能够在这天宫中拥有居处的,都是神农炎帝昔日的臣子,可如今”

    如今神农炎帝烟消云散,其臣民也都出走一空。

    这段典故,绿绮罗原本不敢说,以免惊动那些不该惊动之人。

    可如今整个南天宫都被李轩收入天刑台,绿绮罗也就没什么顾忌了。

    她只要保证自身的存在,不被那几位大敌察知即可。

    只要这些帝君还不知她的存在,就只会将李轩视作不知天高地厚,图谋天帝之位的狂妄凡人,而非是足以威胁他们帝位的大敌。

    李轩则心想绿绮罗原来已三殿为臣了,除了昊天上帝之外,她居然在炎帝神农的帝庭中也出仕过。

    随后他就又听绿绮罗微微笑道:“你也不用失望,那些人可以带走他们自己的财物,却没法取走神农殿里的遗藏。”

    虽然破解那‘神农殿’内的法禁很麻烦,可能得好几年时光。可一旦他们成功了,李轩的‘天庭’就至少有了割据一方的可能。

    ※※※※

    李轩再次回归天刑台空间之后犹豫再三,还是压下了拆掉简易版‘凌霄宝殿’的打算。

    毕竟北面的那座天宫还有一大片的地盘没法使用,

    在开启那座宏伟的神农殿之前,天庭也需要一个地方议论政务,总之先将就着用吧。

    李轩随后拿着一瓶‘血元参丹’,喜滋滋的来到了天师阁。

    天师阁顾名思义,是少天师薛云柔为自己选定的居所。

    这座阁楼位于仙宫南侧的一片僻静之地,周围虽然鸟语花香,景色优美,可距离天宫的中央地带挺远的,

    不过罗烟与乐芊芊她们也都差不多,都是位置越偏远越好。尤其芊芊与独孤碧落,都住到边角去了。

    李轩走入的时候,薛云柔正在给孩子喂奶。

    他看着这景象,凝视那优美的形状,口里就不禁‘咕咚’一声咽了一声唾沫,莫名的就感觉口渴难耐起来。

    恰好旁边有个茶杯,李轩不假思索,直接就拿起了杯子,将里面的茶水灌入口中。

    不过这茶水一入口,李轩就感觉不对劲,心想这茶水的味道,怎么像是奶呢?

    床榻上的薛云柔则是面红似血:“你这家伙,那可不是给你吃的。你这样像什么话?”

    她认为李轩是故意的,以李轩现在的天位灵识,怎么感应不到那是什么东西?

    李轩也是心绪一荡,他眨巴了一下嘴,仔细品尝滋味:“反正虎头他也吃不完,多浪费?当初还是我替他把奶给吸出来的。”

    他这个次子的小名叫做‘虎头’,小人儿确实虎头虎脑的。

    大名还没定,李轩给两个儿子都起了些名字,可薛云柔与罗烟都不甚满意。

    孩子的爷爷也给他寄了好几封信,想要掌控孩子的定名权。

    “那也不能这样!”

    薛云柔一边训斥,一边感觉自己身体软软的,没什么力气,她语声糯糯的抗议:“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头奶牛。”

    李轩就嘿嘿一笑,走到了床边:“先不说这奶的事。娘子,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昔日炎帝亲手炼造的血元参丹,正适合修行之人诞子补充元气。”

    修行之人诞子之后,不会像是凡人女子那样身体亏虚到无法行动。

    不过她们的元气弥补起来也额外困难,需要更久时间。

    这‘血元参丹’正是对症之物,可弥补天位本元亏虚之症。

    李轩已经试过了,这南天宫库房的保质能力还是挺长的。

    这些‘血元参丹’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影响药力。

    “炎帝亲炼?真的假的?”虞红裳眉眼一亮,将那丹瓶接在手中。

    可与此同时,虞红裳也感觉一只大手抚在自己背后,然后悄悄的摸索扩张。

    这个家伙

    虞红裳刹时间有些情迷意乱,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他们已经将近一年没有做那种事情了。

    “不行!”

    虞红裳试图抗拒,可她感觉自己的四肢酸软无力,似乎只能任之由之了。

    不过接下来,当虞红裳身躯绵软的被推倒,两个人快要滚在一起的时候。

    旁边被她丢在一侧的小虎头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虞红裳的神色一慌,当即一把将李轩推开,把孩子抱在了怀里。

    李轩整个人则被薛云柔的巨力推飞到了这座楼外,面色一阵发黑。

    他发现自己这几个孩子都有点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