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宰相 幸福来敲门

五百九十章 主政太学

    章越主政太学之后,学风确实一变。

    首先便是严禁太学弟子于青楼楚馆之中流连忘返。

    要知道汴京最大的红灯区就是在太学旁,年轻又有才华的太学生们与青楼女子的故事,在汴京可谓是街头巷尾最耳熟能详的。

    当初章越读太学时,便有个同窗去关爱失足妇女,结果双腿肿胀几天几夜下不了床了,还疼晕了过去。他的母亲看他双腿肿胀成这个样子,还以为他读书太辛苦了,于是抱住他的腿给他揉搓了一晚上。

    那位同窗第二天醒来,见此一幕悔恨莫及,从此戒掉了这个嗜好,发奋读书还考中了进士。

    当然黄好义的事,章越也就不再多提了。

    总之章越主政太学后,便是严格管理学生出入,除了初一十五两日,无故出校的便是要关讼斋。

    严明校纪,以正校风。

    当然章越最要紧依照那日在廷议上的商量,用王安石的话来说,就是教之,养之,用之培养人才。

    教之,即是使用苏湖教法。

    养之,则是养士。

    王安石常用的就是中人一套的说辞,聪明人和笨人,君子和小人都不用管,咱们的教育的目的就是对着中人来的。

    朝廷养士的目的正是如此。

    似范仲淹那般在太学读书时,早上煮粥等他凉了后分成四分,早上吃两分,晚上吃两分这样的情况虽说是一个士大夫的美谈,但不能再出现。

    贫穷是可以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但更可能的是可以彻底毁掉一个人,特别是对中人而言。

    所以王安石提出要养士,章越也是如此深深地赞同。

    如何养士?钱从哪里来?

    从印书之中来。

    国子监本就有印书的活,但到了真宗朝仁宗朝时,市场竞争恶劣,国子监印刻的书完全被譬如建阳书坊如此的民间书坊打败,故而国子监的印书业完全荒废了。

    但是章越去国子监书库视察时,发现了太宗时流传下来的群经漆板仍在,无论是九经还是疏义的漆板都是保存得好好的。

    这些漆板十分珍贵,因为五代时战乱,使当时所刻的九经十分散乱,而且错漏很多。

    太宗皇帝见此后,为了崇儒兴学,故而安排当时的国子监好生刻书,一定要详细校对。

    当时所用的刻板漆板保存在书库里有十万之多,而且所用都是上等的材料,保存十分完好。

    于是如今章越则重新捡起来。

    章越向朝廷要求颁布了一条政令,那便是从今以后天下学校所用的经史义理的书籍,必须由国子监刻印,其他私人书坊不许刻印。

    章越此举也是向王安石学的,什么国子监书坊打压私人书坊?我有那么无耻吗?

    章越的理由也是非常充分,也是非常的正大光明,那就是私人书坊所刻的九经疏义,漏洞百出,经常是错字别字。书坊的编辑就如某不愿校对的网络小说写手一般。

    这样的书平日读读也就罢了,但用在解试省试的考试上就不行了。

    而如今是罢了诗赋,改以经义取士,如今市面上对于经义注书书籍的需求量可谓暴增了几十倍。

    章越重新开张的国子监书坊,便是对经义注疏得教材书籍进行了垄断。

    朝廷这条政令颁布后,各大书肆便纷纷向国子监书坊订购,各等预付款都已是打入。还有各路的府学州学县学也在向国子监求购的路上。

    此外章越还规定,各路解试的头五名的卷子必须上缴国子监勘核,看看有无违规文字或格式不符。

    同时省试殿试的卷子也是如此。

    章越说是这么说,但其实也是打算将这些时文全部由国子监进行印刷出版。没错,国子监不仅教材要垄断,连科举参考书也绝不能放过。

    至于宋体字的数名刻书匠,黄好义也是帮章越找到了。

    以后除了九经以外,国子监一切刻本都用宋体字刻书,以达到节约成本的目的。

    国子监书坊还没正式开张,但章越的一个条陈,顿时帮助国子监扭亏为盈,将拖欠老师的数个月工资尽数发放了,还将之前抵押的校产也都赎回了。

    而王安石知道原本入不敷出的国子监,在章越经手下瞬间是起死回生,是默然了良久,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似乎感觉吕惠卿可以歇一歇了,让章越来操作变法的具体之事,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有了钱之后,章越底气就硬了许多,这样也不用整天看王安石脸色问他要钱。

    仅印书一向收入,章越便可使国子监自给自足,甚至还有盈余。有了钱章越自可放手施为,按照王安石制定的养士之策来办。

    养士即是分为外舍,内舍,上舍。

    原先是国子监下是有广文馆生的,广文馆生大多都是自费来京师读书,朝廷有时候会看他们可怜不定时赏些饭食给他们。

    但王安石扩招国子监后,广文馆取消了。

    章越设立的国子监外舍,便取代了广文馆的地位。

    外舍生一千两百名,入国子监外舍者,每人可给九经书籍一套,提供免费之住宿,免除劳役,但膳食不免,膏火杂支不免。

    内舍生则五百名,入国子监内舍者,除了给书之外,每月可以有三百文的膳食补助,但膏火杂支不免。

    上舍生两百名,入国子监上舍者,除了给书,膳食补助外,每个月还给膏火杂支的补贴。

    要知道对于太学生而言,一样面临晚上读书难的问题,不少没有膏火钱的学生只能全凭路灯读书。

    上舍生除了有膏火钱的优待外,还可以通过考试依次赐予等第。

    比如太学里的学正,学录,学谕,这些是太学里的管理岗位,虽是由太学生担任,但都是朝廷正式授予的官职,如今必须由上舍生才能出任。

    同时,成绩优异上舍生可以免解,也就是免去解试,直接参加省试。

    特别优异的就是免省,连省试也免掉了,直接参加殿试。因为殿试不作罢落,最后考出来排名最差也是第五甲。

    最优异的就是免试直接命官。

    或者是在上舍多年的学生,一直没有考中进士的,朝廷也可以酌情授予官职。

    只是这样的官职没有出身,升迁的速度极慢而已。

    章越执掌太学不到两个月,已将王安石的三舍法成功地推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