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法无咎 巡山校尉

第二百一十九章 冷暖之变 潜影蛇行

    一道碧烟遁光自空中划过,身在四峰环绕之地的正中央,有缓缓降落之势。

    脚踩遁光的那人,身量不高,但是五官匀称,发髻一束,身着一件青色华袍。只是气色似乎不佳,眉心隐约发暗。

    观其修为,似乎是金丹境界。

    他这道碧烟一个转折,似乎向下一按。

    但就在此时,下方四峰中西向那座山峰,一道白色虹光扶摇之上,似乎正是和这碧烟迎面碰上。

    依稀望见脚踏遁光的是一个身着白袍之人,同样也是金丹修为。

    那人似乎放眼望来,和青袍修士在极遥远的位置目光一对,然后立刻避开。

    不止是目光避开

    他足下白色遁光,也是忽然一个转折,错开了至少百余丈远近。

    青袍修士冷哼一声,急纵遁光拦在前头,淡淡道:“卢师弟,往哪里去?迎面撞上,也不打一声招呼?”

    那白袍修士面色微微一变,勉强一拱手道:“柏师兄。师弟尚有一件要紧事,待得闲暇时再与你叙旧。”

    言毕,匆匆一个转折,极快速的遁走了。

    青袍修士目光一动,凝立原地半晌。终于也拔足离去;顷刻间来到了三十四里外百余丈高的一座小山,似乎是修道人洞府的形制。

    山腹部位蓦然开出一道门户。

    青袍修士纵身遁入。

    洞府之中,早有一人盘膝而坐,似乎等候已久。观其形容,身量高大,身着一件深色宽衣,面容冷峻目光凌厉,再加上一副深鼻梁,颇有鹰视之象。

    青袍修士道:“兄长。”

    盘膝而坐的那人目光一动,平静言道:“没想到卢巧云看似淡薄随性,其实也如此势利。”

    青袍修士倒是毫不介意,似乎无所谓的道:“人心之常,本不足奇。”

    这两人都是启化玄宗弟子,且都资质甚佳,一人名列第一部台,一人名列第三部台,且都是排名靠前。

    柏清寒,柏青霜。

    这两人原本在启化玄宗中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但是近来却风云忽变,颇有些尴尬。

    柏青霜身为值守弟子,那日发现登门的不速之客“墨石”,却为他失手击伤。

    说起来,柏青霜算是本门第一个“结识”如今这位炙手可热、快速占据第一部台第一嫡传之位的金丹境弟子。

    说起来,此事过错并不在柏青霜。

    墨石得了门中赏赐之后,也曾转增秘宝、秘药一类,表示歉意。

    若柏清寒、柏青霜是那长袖善舞、和光同尘之人,这非但不是坏事,反而可以打蛇随棍上,抓住这个和“墨石”拉近关系的良机。毕竟是墨石失手伤人在先,他也不太好拒人于千里之外。

    只可惜柏氏兄弟二人,崖岸自高惯了。

    尤其是柏青霜,他好歹也是金丹境中第三部台的弟子,为墨石在懵懵懂懂之际随手一击击伤,心中深以为耻。

    如今前三部台的弟子,皆在“踏月峰之会”上踊跃提问,向墨石请教疑难,唯有柏青霜一直避而不去。

    同为第一部台的胞兄柏清寒,虽然也有两度发问。但是一众同门皆是道术谙深的人精,又善能察言观色。不难看出柏清寒并非诚心请教,而是意在作难。

    一众同门,都是极有眼色之人。该如何站队抉择,岂用人教?

    柏清寒还好,他毕竟是第一部台第三嫡传,旁人多多少少依旧要礼敬两分;至于柏青霜,体验到的冷暖变化却是极为明显方才路途之中偶遇同为第三部台的卢巧云一事,近日来已经是屡见不鲜。

    柏清寒目光一动,道:“于利弊而言,或许前番之举,是有失考虑了。若是师弟你下一回踏月峰会上,试着和那墨石走进一二。”

    柏青霜眸中光华陡然凝结,缓缓坐下,并未接话。

    但是这沉默之中,不难感受到抗拒之意。

    柏清寒摇了摇头,也不再劝。

    柏青霜极为随意的自身前案上拿起一只瓷杯,将其中酒水一饮而尽,忽然高声道:“你我兄弟二人,依如今展露的资质而论,道途中能够走到哪一步?”

    柏清寒一怔。

    思索了一阵,缓缓言道:“以霜弟你的资质,破境元婴不在话下,迈入天人三境,却似乎是一道关卡。能否感悟玄机,摸得踏入化神境的机缘,大致是五五之数。”

    “至于愚兄我,踏入步虚境似乎总有些许把握;但要冲击离合境,却似有些渺茫。大致成算,未必有一二成。”

    柏青霜忽然一笑,幽幽道:“兄长所言,是依托现有资源、积蓄功法的把握。若是得了大机缘譬如被接入八大道宗甚至祖庭,由上真赐下奇珍,那又另当别论。”

    柏清寒身躯微微一凝,似乎对柏清寒的异想天开之言十分诧异。

    严格来说,他二人的资质并不算差,绝非无论如何倾力栽培、但终究没有任何突破可能的那一类;若是得到真正有分量的大机缘,他柏清寒甚至可以奢望道境,而柏青霜踏入离合境,也完全不在话下。

    柏清寒皱眉道:“霜弟你为何有此一问?”

    柏青霜不答,却自袖中取出一物。

    观其形状,似乎是一件三寸长短的灯罩,见光之后陡然一涨,立刻将柏清寒、柏青霜二人牢牢包裹。

    这显然是一件隔绝神意流动的宝物。

    设置完毕之后,柏青霜才道:“兄长可知,三位长老忽然同时闭关,所为何事?”

    “启化玄宗,甚至这方天地,将有剧变。”

    柏清寒捉摸不定,疑惑道:“何事?”

    柏青霜诡秘一笑,道:“兄长可还记得两个月前所谓‘印行大帝’施展道术的异象么?”

    柏清寒目光一动,道:“自然记得。”

    柏青霜嘴唇微动。虽然动用了隔绝探查的秘宝,又身在洞府之内,他依旧是动用了传音入密之法。

    片刻之后,柏清寒眸中精芒一闪,气机一升一降,似乎难掩震动。

    良久,才道:“这绝密消息,你是如何知道的?”

    柏青霜道:“三日前东平真人和我师相聚,我师以‘千醇酿’招待。东平真人不胜酒力,酒后道出机密。”

    东平真人,正是三长老之一晋祥非的八大弟子之一,如今已有化神中期的修为。

    柏清寒皱眉道:“如此要事,晋长老未必就会告知弟子;纵然告知,对于如何保守机密,也必然是有着周祥安排。岂会如此轻易的在酒后泄露?”

    柏青霜微微一笑,道:“晋长老并未告知弟子;而是东平真人自己,自种种蛛丝马迹中推演出来的。他酒后放言,未必没有夸耀自身洞见本领的意思。”

    “当年晋长老偶然得了机缘秘典,那秘典乃是拓印在一块青石之上,甚嵌深山之中,隐然有气机游动连结。晋长老一人之力,无法独取;只得命座下弟子六人,结成一阵,将那山石中的气机炼化。当时东平真人,就是执行的六人之一。”

    “近日三长老演示功法,东平真人凭借对于其师道术的了解,断定此次闭关,意在推演。”

    “一月前东平真人去门中密库取一部典籍,却得知本门密库之中收藏,诸方奇闻秘典、隐逸簿册、道术残篇,皆被三位长老取走。”

    “晋长老的大弟子,也即东平真人的大师兄,在所谓‘印行大帝施展秘法’的那一日,便急由本宗隐匿传送阵远去,神神秘秘,不知所终。而本宗隐匿的几处传送阵,都是本宗打探消息的关键渠道。”

    “半月之前,三长老出关之后,晋长老又命七位弟子搜罗奇物,愈古愈好,不求本身有甚妙用,但求其堪为载物之器。”

    ……

    东平真人所掌握的蛛丝马迹,隐匿线索,前后共有十三条之多。

    三日之前,却在酒后对于柏青霜之师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尽数道出,似乎唯恐对方不信。

    此时,柏青霜将其一一道来。

    如今大世界中可能面临的局面,甚至三长老的应对之法,都抽丝剥茧的呈现在面前。

    柏清寒思索了足足一刻钟上下,才消化了来自柏青霜处的这震撼人心的消息,缓缓言道:“三位长老,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弱此事果然是真以本宗之规模,以及隐宗扫荡接收之人的手段,若是四散而逃,是绝对没有任何前途的。”

    “这金蝉脱壳之计,倒是一道良法。”

    柏青霜眸中忽然现出一丝诡异,幽幽道:“这未必不是你我二人的机会。”

    柏清寒猛地抬头,道:“什么机会?”

    旋即似乎想到什么,双目微微一合,道:“你人微言轻,又无实证,能有几分把握?一旦失手,欺师灭祖之罪,为天地所不容。霜弟慎之,慎之。”

    只是他的声音,却有些飘忽。

    柏青霜面上现出三分扭曲,双目一阵迷茫,一阵清明,旋即缓缓言道:“若是我提前知晓了那所谓‘秘典’中的些许文句,算不算实证?”

    柏清寒双眉一耸。

    柏青霜咬牙道:“一旦成功,这可是一件盖世奇功。”

    柏清寒叹息道:“用不知多少人的性命,铸就的奇功么……”

    柏青霜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