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云养女友 常世

第574章 强买成功,真香(6000字!)

    见张永豪怂了,那个曹哥朝着大汉摆了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大汉听话的停止吓人的举动。然后站到了一边。

    这时候,那个曹哥笑了笑,然后对张永豪温声说道,“张总。你看,你总是这么急躁。”

    “你这个脾气,在赌桌上能不输吗?”

    “放松放松咱们慢慢聊。”

    明明是安慰人的话,但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总感觉有点怪异。

    可能因为他说话的声音黏黏的,明明一个大男人,但尾音总会拖一拖,声音又有点细的缘故……

    所以张永豪面色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情。

    那个男人明显捕捉到了张永豪的表情,但却是没在意。

    他开口说道,“张总~我们呢,是正规公司。做事是有章程的。你觉得我们是在抢劫,那我就给你解释解释。”

    刚才出去打电话,他明显做了很多准备。

    所以,这么说完,他就站起来,一条一条的细数起了自己压价的原因,“我们在要接受你股份的时候,做过调查。现在头条科技的估值是300亿。”

    “你1%的股份,应该是想着3个亿,对吧?”

    张永豪点了点头。

    曹哥道,“但我要告诉你。这个估值,其实并不是真实的估值。”

    见到张永豪要争辩,他抬手打断了张永豪的话,然后解释道,

    “首先呢。这个估值是在最近一轮融资时,估的。”

    “但是这轮融资是谁和谁交易?”

    “交易的双方是头条科技和陈言的陈氏集团新成立的一个基金。”

    他道,“而头条科技的实控人是谁?”

    “是陈言。”

    说到这,他摊了摊手,道,“所以,这分明是一个左手转右手的过程。”

    “这种估值的提升,放眼所有的资本,都不会认同的。”

    “因为,如果这么算。我完全可以自己买自己的公司玩。不用两天,我就可以把自己公司的估值给推高到几万亿。”

    听曹哥这么说,张永豪顿时不说话了。

    显然, 他也知道陈言的这一轮融资其实是有一定问题的。自己旗下子公司投资, 在估值方面, 很多时候都是虚高的。

    只是,他觉得,陈言真的没有故意推高估值, 现在的头条科技是值这个价格的。

    毕竟,只有一手缔造了这家公司的他, 才知道头条科技的潜力有多大。而估值就不是潜力的最好体现嘛。

    话到嘴边, 张永豪却没办法解释。所以只能闭嘴不言。

    而见他不说话了, 那个曹哥继续说道,“那如果陈言那轮自己交易的估值作废以后, 我们就只能按照上一轮估值来算了。”

    “上一轮估值是在半年前,依然是陈言买的。大致是200亿左右。”

    “咱们先不说这个估值到底有没有高估。只说当年公司的情况,和现在的情况做对比, 就知道不能按照当年的情况算了。”

    “毕竟, 现在陈言鸠占鹊巢, 占据了你的公司。他下面几步, 肯定是疯狂扩股,然后稀释以前的股份。”

    “就像这一次一样, 他直接扩了10%左右的股份,导致以前的股份全都被稀释了。”

    “虽然他这次提高了估值,但是我们觉得, 他这只是为了安定人心。以后稀释的时候,很可能不会再继续提高估值。”

    “所以, 到手的股份被不停的原价稀释,这样的话, 它价值相当于不停的降低。”

    “所以,我们肯定不可能按照200亿来给头条科技估值。”

    “所以, 张总,您觉得,我们真的是在压价吗?”

    张永豪:

    张永豪觉得自己小瞧自己欠债的那家公司了。

    他之前一直觉得借贷公司嘛。都是社会的灰色地带。

    靠着钱,靠着或黑、或白的资源,然后做着这种灰色的业务。

    对于他们来说,能把款放出去,能把钱收回来就好。根本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但是,现在看,对方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

    要不然,不会对资本市场,对公司的融资、估值、资本运作这么熟悉。

    可能见张永豪彻底沉默了。

    那个阴柔的曹哥也打一巴掌,给了个甜枣,他笑着说道,“当然了。我们之所以估值这么低的原因,还有一个。”

    “那就是这家公司,毕竟你才是创始人。”

    “之前公司的组织架构,业务模块,还有人员,全都是你一手做起来的。”

    “你现在从公司离职了。陈言派了一个新人去管,我们也担心啊。”

    “谁也不知道这家公司的未来会不会好。”

    “所以,我们真的只能给一个亿的估值。”

    听到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张永豪真的仿佛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这些话明明是夸自己的,但是在这种时候,为什么那么想反驳呢?

    尤其是,被从头条赶走以后,其实他一直有关注自己的公司。

    一开始他还觉得陈言和秦明是在瞎搞,觉得自己离开了公司,公司一定会很快完蛋。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个世界离开了谁,都会照样转。这家公司离开了谁,也都会照样的发展。

    尤其是,秦明几个举措。从一开始的安定,收买人心,到后来每个国家,每个分部去拜访、考察。再到后来,豪气万分的买量,偷袭慢手的护城河。

    做的都非常的出色。

    也许别的外行,或者别的公司的人看不出秦明的出色。

    但是张永豪这个曾经身处过那个位置的人,看得出!

    他自认自己如果身处那个位置,也不能做的更好了。

    只是,这些事,他能怎么说?怎么解释?

    和借贷公司的人说:相信陈言,相信秦明!他们做的比我好!我就是个废物!陈言随便安排个人,都和我一样出色!

    他还要脸,还做不出这样的事。

    更何况,他觉得,就算他这么说了,对方多半也不会信。对方估计还会怀疑张永豪就是为了自己手中的股份多卖钱,才这么说的

    所以,这一个哑巴亏,张永豪吃的是真的好恶心

    不知道是不是觉察到了张永豪的恶心,那个曹哥说完以后,就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他娘里娘气的跷了个女式二郎腿,然后对张永豪说道,“张总,我该说的都说了。”

    “我说的到底对不对,相信你自己也了解。”

    “或者,你觉得我们说的不对,你可以去问一下你的朋友。”

    “你一个亿万富翁,肯定很多朋友。”

    “他们应该会给你一个中肯的评价。”

    “另外,我们公司对你的股票其实并不感兴趣。”

    “你抵给我们,我们也要卖的。这中间的流程,时间成本,我们都算在了压价的部分。”

    “所以价格才会这么低。”

    “你去问朋友的时候,可以顺便问问,他们愿不愿意用更高的价格接手。”

    “这样,咱们三方都好。”

    听到曹哥的话,张永豪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他何尝没问过自己的朋友啊

    他之前躲在厕所,就是打电话给自己的那些有钱接手自己股份的朋友。

    但是他们的意见和借贷公司的差不多。

    都担心陈言进一步稀释股份,或者没了张永豪,头条科技垮掉。

    而他有想过去找一些对头条科技感兴趣,或者和陈言有仇,想给陈言添乱的人兜售股份。

    但是,他的朋友却是劝住了他。

    因为对头条科技感兴趣,或者和陈言有仇的人,对这些股份估计也不会看中。

    原因就是陈言就是从小股东一步步蚕食、发展成了大股东。他不会让自己重蹈张永豪的覆辙,一定会补足这些漏洞。

    所以,一旦有人想入场,一定会受到陈言毫不留情的打击。

    大家都不是傻子。所以当然不会接盘了。

    这个方案也被否定了以后,张永豪又想去找,最近在幕后支持自己的大佬帮忙。

    但是,这个想法刚诞生,甚至他都没去询问朋友的意见,就被他自己否定了。

    因为现在支持他的那些人,并不是资本。

    即使那些人手里有一些钱,或者有一些长夜,但是也都见不得光。

    根本不敢搀和到这件全国都关注的股权纠纷案中。

    而且背后支持他的那些人,虽然很强大,但也不是一手遮天的。他们也有敌人。

    现在,他们对陈言发难,是找了个光明正大的借口,是师出有名。所有人都挑不出毛病。

    毕竟,之前陈言娱乐圈的事确实闹的太大,头条科技这件事也确实做的有一些瑕疵。

    但是,如果他们拿到了头条科技的股份,那么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这种情况,很可能是他们为了利益,在恶意打压陈言。

    很容易被他们的敌人,抓住痛脚,扣一个公器私用的帽子。

    再加上,张永豪和他背后的人其实只是因为这件事,才联系到一起,双方之前并没有多少接触和信任。

    只能说是合作。

    所以,现在遇到了事,找他们擦屁股不现实

    这么想着,张永豪一时间就有点惆怅。

    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选择。

    见到张永豪在那想事想出神,那个曹哥并没有打扰他。而是耐心的坐在那等张永豪琢磨。

    而一直过了四五分钟,见张永豪的眼神变得清明,知道他回过神来以后,曹哥才又缓缓开了口。

    他说道,“张总。你想也想过了。”

    “现在怎么样?做好决定了吗?要不要拿你的股份抵债?”

    听那个曹哥重提股份的事,张永豪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毕竟,能开价的几家里,借贷公司是最低的,他完全没有卖给他们的的必要。

    而见张永豪拒绝,那个曹哥也没恼。

    他道,“行吧,张总,既然你不打算抵给我们,那就尽快筹钱吧。”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借的款可是有利息的。可不要拖太久,到时候,大家都更难。”

    张永豪听到他这么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五分钟以后,张永豪再次来到了卫生间。

    站在镜子前,面前的人几乎憔悴、颓废的让他认不出来。

    那脏乱的头发,纷杂的胡子,瘦削的面庞,脏兮兮的脸,都让他觉得无比陌生。

    他狠狠的扇了几巴掌自己的脸,然后拿出手机,开始给他那几个对他手中股份,还算感兴趣的朋友。想要问问他们到底能出多少。

    半个小时过后,张永豪把手机扔到了台子上,低下头,打开水龙头,洗了几把脸。

    冷水拍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本身烦躁的心情渐渐冷静下来。

    他的那几个朋友确实对他手中的股份有点感兴趣,但是出价都不高。从1.4-1.6亿不等。

    价格这么低的原因,除了之前借贷公司分析的那些之外,还有张永豪急用这笔钱。他们要动用关系,或者抽调现金紧急去调配。

    而且,就算是紧急调配,他们最快的也要10天左右,才能让钱到账。

    毕竟,两个亿的现金,对于大部分的公司来说,都不是小数目。

    只是,张永豪不想等这么久啊。

    他现在是一秒都不想见到那个阴柔的曹哥,和那个随时会捏拳的大汉。

    而且,借的可是利息很高的贷款,每天都有高昂的利息。10天过去,几百,上千万没了。

    这可都是钱啊!

    所以,他并没有答复他的朋友,而是开始思考起一个他从来没有放到过心中的想法:那就是和陈言这个死对头做交易。

    虽然觉得自己的这一切,都是拜陈言所赐。虽然一万个不情愿。虽然十万分的讨厌陈言。

    但是不得不说,当现实摆在面前的时候,张永豪还是犹豫了。

    一边是1.6亿,10天到账。

    一边是3个亿,很可能两三天就到账。

    里外里差了1.4个亿,时间还缩短了一个多星期。

    这样的对比,对于已经跌到低谷的张永豪实在是太有诱惑了!

    只是,一想到要向自己的仇敌低头。

    再一想到,之前自己所说的就算是死都不会和陈言做交易。

    张永豪就感觉脸皮有点发烫。

    他手撑在水盆上,犹豫,犹豫,再犹豫

    而就在这时,突然,卫生间的门被“砰砰砰!”的敲响。

    门口传来了那个野蛮人大汉的声音,“你怎么还不出来!死里面了嘛!”

    听着对方那没有丝毫礼貌的话,想着自己今天这一天所受的委屈,张永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他朝着门口大吼一声,“你他妈给我闭嘴!我一会就还钱!”

    说完,他直接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去黑名单,把陈言和他小号的微信给拉了出来

    陈言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快要睡了。

    虽然早知道张永豪最终会卖给自己股份。

    但是当这一切真的实现的时候,陈言还是有点惊讶。

    果然,系统是真的牛批啊。

    这么难的一件事,怎么感觉轻而易举就做到了呢?

    这么想着,陈言也没刁难张永豪,更是没提让张永豪先死一次,再借钱的无理要求

    他很简单的就和张永豪谈妥了条件。

    3个亿,1%的股份。明天交易。

    第二天,陈言带着律师,拟好了合同,去接到了张永豪。

    两人签订了合同,然后拿到公证处公证,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以后,陈言把早就准备好的三个亿打了过去。

    至此,交易正式生效。

    陈言拿到了想要的股份,张永豪也得到了可以救命的钱。

    刨除了他欠的那两个多亿,他手里还能留下八九千万。衣食无忧一段时间,还是没任何问题。

    所以,陈言在款项到账以后,也善意的和他聊了两句。

    大致内容就是让他不要5再赌了,赌博不是什么好东西,拿着这些钱,好好生活,乃至重新创业也是好的。

    然后陈言就总感觉张永豪看自己的眼睛像是在冒火。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又刺激到他了,反正,款到账以后,张永豪就直接打车又去了赌城

    陈言:

    张永豪毕竟只是个敌人,所以陈言也没有在他身上耗费太多心力。

    在交易成立以后,陈言就给秦明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拿着合同、文件去做工商变更。

    接到陈言电话的时候,秦明简直都惊呆了。

    他完全想不明白陈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件事!

    从自己死对头的手里,买走了他最珍贵的,而且还和两人交恶有关的东西,这也太神了吧!

    这不就跟被少林寺给驱逐出去,然后天天骂对方是秃驴,对方还教你武术一样诡异吗?

    那个秃驴不会使诈,故意教的魔功吧?

    呸。

    是张永豪不会使诈,故意骗陈言的吧?

    带着这种担心,秦明亲自和手下一起去了工商局做了股份的变更。

    一切手续齐全,合同、协议、证明都没问题。所以股份变更的很顺利。

    当拿到最终股份的变更证明以后,秦明整个人都是傻的

    陈言和张永豪的事,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牵动着秦东半岛,还有天都很多人的心。

    所以,很多人一直关注着头条科技的动向。

    于是,当头条科技的股份发生了变更没多久,很多有心人就收到了消息。

    接到消息的那一刻,他们几乎全都震惊了!

    居然是真的!

    一切都是真的!

    之前,不管秦明怎么放风,当时那个酒局上的传闻多么的言之凿凿,但是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第一反应都是不信。

    即使后来,有太多顶级富豪在聊这件事,给这件事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是大家始终都觉得这件事不像是真的。

    毕竟,不管秦明怎么造势,都有一件事是绕不过的:那就是如果张永豪是陈言的人,那么他们到底要干多大的事,才会付出这么多。

    所以,只要事实没有摆在大家面前,那么大家是不会轻易被这种流言给蒙骗的。

    但是,现在事实摆在了大家面前,张永豪的股份结结实实的少了,陈言的股份结结实实的多了,这可太容易让大家遐想了。

    这一下,不仅很多的富豪在各种打探消息,想要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想要知道陈言和张永豪到底在搞什么。

    甚至,连何梦雪都打来了电话

    接到电话的时候,陈言正躺在自己的总统套间的按摩椅上,放松。

    这一次战役没有结束,他还要继续在这里督战。

    听到手机响,他拿起手机,然后看了一眼,是何梦雪的电话。

    陈言按了接通按键,把手机放到耳边,慢条斯理的问道,“怎么了?梦雪。”

    电话那边响起了何梦雪气鼓鼓的声音,“陈言!你骗我。你居然告诉我张永豪不是你的人。我之前和我爸说了,结果,这两天被笑死了。”

    听到何梦雪的话,陈言笑了笑,诚实的说道,“我没骗你,他真的不是我的人。”

    何梦雪有点气气的说道,“你还骗我?你俩的事现在都传遍了。”

    “传遍了?”陈言反问了一句。

    何梦雪道,“对呀。现在不管是琴岛,还是秦东,大家都知道了张永豪把股份转给了你啊。”

    “他要不是你的人,就以你俩现在的敌对关系,他凭什么转给你股份啊!”

    陈言“嗐”了一声,说道,“那是我买的啊。”

    何梦雪不信道,“买?你俩是死对头。他凭什么卖给你啊。”

    陈言道,“因为我价格出的合适啊。”

    何梦雪:

    那一瞬间,何梦雪都分不清陈言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可能觉察到何梦雪的迟疑,陈言反问了一句,“我先不自证,那你说,如果他是我的人,为什么现在要给我股份?这合理吗?”

    昨晚媳妇没事。应该就是正常的喘不动气。谢谢大家的关心。

    昨晚写出了2000字,所以今天加更。

    这几天看看状态,争取多写点,早点完结。再拖就要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