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治愈系游戏 我会修空调

第750章 《黎明屠夫》赏析

    来都来了.沈洛能怎么办?

    被他视为唯一依靠的韩非开始挑选面具和"凶器",现在的沈洛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孤单可怜又无助。

    "看这种表演的时候,最好戴上面具,遮住你扭曲兴奋的表情。"韩非将一个小丑犀生面具递给了沈洛,他专门挑选了一个比较有特点的面具,等进入之后,万一发生冲突也不至于误伤沈洛。

    "我口直是谢射你了。"刚出鬼窟,又掉进了魔单.沈洛接过面且.哥喝羲的将目算效子.又核了件防护服穿在了身上.

    "你们两个好慢,再墨迹一会,表演就要结束了。"鹦鹉男人不耐烦的催促道,从他话语中能听出对韩非和沈洛的鄙夷,就好像顶级美食家看见了第一次进入高档餐厅的乡巴佬。

    "马上就好了。"沈洛在一堆"凶器"中扒拉了半天,最后拿出了一把看起来很凶的长锯。

    "你倒是挺知道享受的。"鹦鹉扫了一眼沈洛手里的锯子,示意两人拿出手机展示讯息,在看过两人的"乱码"后,他推开柜台后面的一扇暗门.带领两人进入了地下。

    和地面上的破日衰败不同,地下修建的极为奢靡,好像很早以前专门为贵族服务的斗兽场。墙壁干干净净,别说血污了,连一点灰尘都没有,这跟韩非之前想象的杀人俱乐部完全不同。空气中没有血腥味,只有一股浓郁浓郁的酒香。

    三人顺着阶梯向下,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进入了第一个大厅。

    "你们还处于考察阶段,不算是俱乐部正式成员,只能坐在后三排。不过今天人非常少,我给你们破固例,随便坐吧。"鹦鹉男人招了招手,大厅边角有一位女服务员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跟沈洛想象中的兔女郎招待不同,这个女服务员的脸被黑色面具遮住,她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是缝合在了肉上一样。"这是智能管家?"沈洛感觉对方和自家的智能管家一样.看着像人,但实际上只有一具躯壳。

    ""不,她是人,像你和我一样的活人。"鹦鹉男很满意沈洛的反应∶"等你成为了俱乐部正式成员,你想对她做什久都可以,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在这里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鹦鹉男肆无忌惮的盯着那位服务员∶"她曾经也想要加入俱乐部,可惜审核没通过,然后她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这才导到她地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她也杀过人吗?"沈洛原本还很同情对方,但现在他心里只剩下害怕。

    "死在她手里的男人,应该比跟你牵过手的女人都多。"鹦鹉男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原来她还没有杀人。"沈洛很老实的回道,硬是打断了鹦鹉男那有些刺耳的笑声。女服务员则完全不在意周围的声音,她将托盘放在了韩非面前,那上面只有一杯酒。

    "你的作品很低劣,整体上充斥着愤怒,完全是在宣泄,没有丝毫美感可言,它只值得这杯酒。"鹦鹉男本想和韩非再聊一会,他手腕上佩戴的一个金属环突然言了起来∶"怎么有高级会员在这时来了?"他完全忽视了韩非和沈洛,快步跑出一号大厅。

    等服务员和鹦鹉男都走远之后,沈洛才紧张兮兮的询问韩非∶"你疯了吗?来这种地方干什么啊!"

    "不是你要来的吗?我已经说了,这里的表演很露骨,你当时明明一脸期待的表情。"韩非找了个距离通道比较近的位置坐下。

    "你怎么还坐下了?!你真要在这里看表演啊!"沈洛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觉得现在正是逃跑的最佳时机,可惜车钥在韩非身上,他自己也没有信心独自闯出去。

    "如果他们的表演是杀人,我们在这里就可以多救几个人。"韩非抚摸着刀锋,他对刀具太熟悉了,握着刀心里就很踏实。"那你要救人,别带上我啊!我是个累赘啊!"沈洛戴着屡半面具,急的都破音了。"嘘,来人了。"

    片刻之后,鹦鹉男领着一对男女进入大厅,那两人如胶似漆,看着十分恩爱,就好像热恋中的小情侣跑来电影院约会一样。女的身材很好,脸上戴着狮子面具;男的魁梧,佩戴着企鹅面具。

    更值得注意的是,两人均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有拿凶器,只是随手装了几个保鲜袋。有高级会员在场,沈洛立马不说话了,这倒不是他怯场,在这地方,多嘴真的会死人的。

    "这对男女经常健身,肌肉匀称富有美感,是专门锻炼出来的。他们身体保养的也很好,衣服看着朴素,其实都是普通人很难买到的大牌,看来这杀人俱乐部的会员比星期日夜校的学员有钱的多。"

    两个组织面向的群体不同,韩非暂时也不能确定,这两个组织的幕后黑手是不是同一个人。高级会员到场之后,鹦鹉男表现的跟刚才完全不同,来回跑动,不断催促后台。仅仅只过了三分钟,大厅中央的幕布就被拉开,一个简易的舞台出现在大厅正中间。"表演开始了。"

    灯光变得昏暗,舞台两边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走了出来。女人佩戴着死神的面具,她将行李箱打开,里面是一个昏睡的瘦弱男人。在服务员的帮助下,女人将其固定在舞台之上。

    已经有些看不下去的沈洛想要捂住眼睛,但他的这种行为被韩非制止了。

    在男人被固定好后,女人又拖出了一个白色的行李箱,里面是一张完整的羊皮,从被挖空的羊头到软乎乎的羊尾,全部保留了下来。"这件作品的名字叫做《羔羊》。"

    "躺在舞台上的有两只羔羊,一只是肉体,一只是灵魂。一只出生在牧场.后来被卖给了屠夫∶ 一只被圈养在名为智慧的城市,后来被卖给了屠夫。

    "们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尊守看主人制定的规则.在围栏当中生活,对围栏外的危险初而不见.无忧无虑的生活,卡们的一生就象这身皮毛.纯白、柔软,它们是完美的受害者。"

    戴看死神面具的女人向观众讲述自己的构思,说完之后,她打开了舞台旁边的柜子 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道具。"我会将羔羊的灵魂和肉体缝合在一起,亲手制作出最纯净的死亡。"

    女人特别爱干净,她的动作也十分优雅,挑选工具的过程就像是礼仪师在检查某种仪式。

    选定了合适的工具后,女人重新走到舞台中央,她将一剂针剂打入男人身体,对方缓缓从沉睡中苏醒,惊恐的注视着四周的一切。

    台下的那对男女此时也终于来了兴趣,受害者会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眼睁睁注视着自己被一点点填充到羔羊的皮毛下,他的肉体会越来越"瘦小"纯白的羔羊则会一点点"长大"。

    男人想要叫喊,可他的嗓子被提前动了手脚,只能无助的挣扎。

    听不到惨叫声,台下的观众有些不满,但佩戴死神面具的女人却毫不在意,依旧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她认真规划男人的身体,在皮肤上划线,仿佛在雕琢一块昂贵的玉料。

    女人的种种举动让韩非想起了深层世界里的某个隐藏职业一一死亡设计师,他曾获得过这个职业的最低转职资格。

    "我原本以为深层世界里的那些家伙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现实给了我重重一击,果然打开黑盒两面的选择是没有错的,两个世界都有垃圾需要被清理掉。

    韩非准备出手了,再不行动,舞台上那个无喜的男人就要被肢解开了。"能不能先打断一下。"审韩制非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沈洛在旁边拼命给他挤眼神,示意他不要出头,但韩非却好像看不见一样。

    "打断别人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佩戴死神面具的女人有些不悦,她手中的尖刀已经快要触碰到男人的脖颈了。

    "羊是羊,人是人,再怎么混淆,他们也是不同的物种。你扯那么多,无非只是给自己杀人找个借口罢了,而且还是个很低级幼稚的借口。"韩非端着酒杯朝舞台走去∶"把人变成羊没什么好看的,我更期待的是人跟人之间的不同,比如说你和这个受害者同样都是人,但我感觉你们的灵魂应该是完全不同的形状。我好想剖开你们的脑子,看看你们之间的差异。"1 死神女人握着一把刀站在瘦弱男人旁边,面具遮住了她的脸,韩非只能看见她冰冷的眼眸。那是一种很特殊的眼神,好想对一切事物都已经失望。"你.想要杀我?"女人的瞳孔逐渐缩小。

    "不是杀你,我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作品。"韩非拿出了短刀.不再有丝毫掩饰∶"这件作品的名字叫做《黎明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