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179,吐露心声

    就在埃德蒙-唐泰斯和博旺的密议之下,一个击垮唐格拉尔银行、进而借机搅乱全法国金融秩序的计划在黑幕当中开始悄然进行着。

    而看似与这个阴谋毫无关系的艾格妮丝一家,在意外之下,竟然也成为预定的牺牲品之一。

    可是如今的艾格妮丝却对此一无所知,她依旧过着之前那种悠然自得的生活,浑然不知险恶的人间当中,正有一张看不见的大网,正慢慢悠悠地向自己袭来。

    自从夏露出生之后,极其喜欢这个小外甥女的艾格妮丝,定期会拜访特雷维尔侯爵府上,而今天也正是这个日子。

    她按照往常的习惯,在早上登门拜访,而和往常一样,她也受到了侯爵一家的热情招待。

    寒暄过后,埃德加例行离席了,以便让姐妹两个人可以无拘无束地谈天。

    等姐夫走了以后,艾格妮丝和往常一样,抱着夏露逗着她玩,而爱丽丝则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妹妹开心逗乐的样子。

    “艾格妮丝……?”等她玩了一会儿之后,爱丽丝终于又开口了。

    “什么事啊?”艾格妮丝停下了逗弄,然后看向了姐姐。

    “你最近怎么样……?”姐姐小心翼翼地问。

    “什么怎么样?”艾格妮丝歪了歪头,搞不懂姐姐的用意,“还是跟往常一样呀?没什么不同。”

    看到妹妹懵懂无知的样子,爱丽丝的心脏不由得抽痛了一下,“我是说,最近你有没有受到外面的邀请,参加什么活动?”

    “没有。”艾格妮丝立刻回答,“好像王宫里的人不喜欢我呢……不过我也不在意这个,反而还乐得清闲呢。”

    果然如此……爱丽丝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看来埃德加确实说得没错,艾格妮丝想要在社交场上崭露头角已经很难了。

    “这不是你的错,你是受害者。”她先是安慰了一下妹妹,然后又转开了话题,“那么父亲最近有没有为你介绍什么青年才俊呢?按理说来,你的年纪已经不算小了,他应该也会为此上心的吧?”

    这问题倒是让艾格妮丝脸红了,“爸爸之前跟我隐约暗示过,但是被我装湖涂给湖弄过去了……我才不想那种事呢!”

    “可是现在确实到了考虑这些的时候了啊?父亲也是为了你好。”爱丽丝反驳妹妹,“艾格妮丝,别一直把自己当成小孩儿了,现在是该转换心态,你看和你同龄的那些小姐们,都已经在社交场上争奇斗艳了,她们为的是什么呢?”

    “她们为什么我不管,但我也不想成为她们的一员,整天只为了一些毫无意义的话题聚在一起喋喋不休……”艾格妮丝不以为然地回答,“难道您就那么急着让我变成别家的人吗?”

    “人总会有这么一天的,你看我就不是如此吗?”爱丽丝仍旧试图说服妹妹,“你那么喜欢夏露,难道你不想拥有一个,甚至几个属于自己的夏露吗?”

    这个问题,倒是戳中了艾格妮丝。

    作为一位少女,她何尝不在暗地里希望自己也能够和姐姐一样拥有一个如此聪明可爱的孩子呢?

    “想当然想,但也没那么容易呀……”片刻之后,她略微有些委屈地回答,“放眼看看身边,一直没找到足以动心的人,既然如此,又何必强求呢?难道要和那些夫人们一样,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然后寻欢作乐吗?姐姐,您难道愿意看到我成为这样的人吗……?不,我做不到,与其让我犯下这等罪孽,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步入婚姻殿堂了,我宁可成为修女侍奉天主一辈子,也绝不能做出这种事来。”

    艾格妮丝的反驳,倒是让爱丽丝一下子无话可说。

    她也知道妹妹的性格,是不会接受和其他夫人一样随意嫁个同阶层的对象然后在婚后肆意行乐的,而且爱丽丝自己,也无法忍受这么耀眼的妹妹,竟然只是委屈成为一个庸碌之辈的妻子。

    然而,想要给妹妹找一个理想中的青年俊杰,相应的却又有一个问题青年人当中的那些俊杰,必然也是雄心勃勃,想要闯下一番大事业的人,他们在考虑结婚对象的时候,除了未来妻子本身之外,必然也会考虑妻子额外可以带来什么。

    这方面,已经不为宫廷所喜欢的艾格妮丝,就具有了一个天然的大劣势,只要有野心的青年人一考虑到这一点,无论艾格妮丝再怎么样耀眼,恐怕他们的心里还是会望而却步。

    这一点丈夫说得还是没错。

    所以,为了打破这个不利的局面,为了给妹妹增光添彩,她必须去做点什么。

    “艾格妮丝……”爱丽丝悄然开口了,“我知道,你说得很对,以你的品格,你应该成为被所有敬仰的女子,然而命运捉弄了你,让你背负了别人的嫉妒和嫌恶,这是不公平的,我们绝不能忍气吞声,应该去找回公道。”

    艾格妮丝听得越来越不对劲,忍不住迟疑地看着姐姐,“您没事吧?”

    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姐姐的神色好像有点奇怪,像是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一样。

    “没什么。”爱丽丝摇了摇头。

    这时候,她已经下定决心了,既然此路不通,那就为妹妹去找新的路,她绝不能容忍妹妹和光同尘,被这个世界吞噬掉所有的光彩。

    她突然转开了话题,“艾格妮丝,实不相瞒,过阵子我会和埃德加一起离开巴黎,并且夏露也会跟我们离开。”

    “为什么?”艾格妮丝顿时大为惊诧。“发生什么事了吗?您要去哪儿?”

    “我们要去瑞士一趟”爱丽丝若有所指地回答,“嗯,就是顺着我们新婚旅行时的路线。”

    当初他们新婚旅行,正是艾格妮丝一路陪伴的,所以艾格妮丝的脑海当中顿时涌现出了那一路上的回忆。

    而一路上所有的这一切回忆,最终都归聚到那个不知名的山村和农庄当中。

    那个夜晚,那个少年人……

    “姐姐,您又要过去做什么?”艾格妮丝急切地甩开了回忆,然后大声质问自己的姐姐,“是去参与什么阴谋活动吗?”

    “按理说我是不应该跟你泄密的,不过如果我什么都不告诉你就此消失的话,恐怕你会更加着急,所以还是说了吧,我相信你会为我们守密的。”爱丽丝带着一抹苦笑,向妹妹解释,“没错,我们将过去觐见陛下陛下已经秘密来到了瑞士,就在我们上次遇到他的那个农庄当中。”

    他居然已经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毗邻法兰西的国度里!

    即使不问世事的艾格妮丝,此时也不禁闻到了一股风暴来临前的沉闷气息。

    很明显,他越靠近法国越是危险,既然主动来到瑞士,那就说明,他已经要不管不顾地放手大干了而姐姐和姐夫前去觐见,必然也是他接下来一系列行动的一部分。

    可是,姐姐……你何必这么拼呢?这又关你我什么事?艾格妮丝不免有些心痛。

    “为什么您和夏露要过去呢?”她忍不住劝了爱丽丝,“要觐见那家伙,埃德加一个人去不也够了吗?平白无故让你们母女承受颠簸之苦,这是何必!?”

    “不,不一样的。”爱丽丝摇了摇头,“我们一家的未来,已经跟波拿巴家族牢牢绑定,但是说句实话,想要攀附波拿巴家族的又何止我们而已?我们唯一可以凭借的优势,就是我们比其他人更早见到了陛下,并且同他建立了友情,这种友情就是我们一家未来最为宝贵的财产……我们必须花费一切心力来维护这份财产。

    等到陛下回国的话,有的人想要拜倒在他的面前恳求恩宠,我们想排队怕是都排不上,既然如此,不如早早就让陛下见到我们,尤其是见到夏露……”

    说到这里的时候,爱丽丝看向了艾格妮丝怀中的女儿,碧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慈爱的光芒,“这对她来说也极为重要。我的女儿未来必须要成为最幸福的孩子,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不怕付出任何代价。”

    听到爱丽丝这么说,艾格妮丝虽然有心想要再劝,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

    她心里清楚,眼下姐姐已经上了贼船,绑得太深了,她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更何况,一个母亲为了孩子铺路,她又怎么忍心苛责呢?

    她心中气愤交加,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都是那个混账的错!这一切麻烦一切灾难都是他带来的,他要是老老实实地留在奥地利当他的王子该多好啊!”最后,她忍不住赌气地咒骂了某个不在场的人,“他自从出世开始,就在给人间带来无穷无尽的流血和灾难,我看以后也会是这样!”

    看到妹妹赌气的样子,爱丽丝又是好笑又是紧张,“艾格妮丝,在外人面前你可不能这样说,他毕竟是我一家人效忠的对象,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天晓得会带来什么麻烦呢。”

    “怎么,连抱怨都不行了吗?”艾格妮丝仍旧气愤难平,“我就抱怨了,难道他还真是什么上帝卷顾的化身,连说都说不得吗?你们都怕,我才不怕!当着他的面我都敢唾骂他,何止是背后!”

    “嗯?”爱丽丝从她的话中察觉到了什么。

    “姐姐,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们母女两个就这么上路,我无论如何都没法放心。”艾格妮丝陡然抬起头来,以充满了决心的语气,大声对姐姐提出了请求,“就和上次一样,带上我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的!”

    爱丽丝看着一脸热忱的妹妹,心里满是感动,又有着无穷的羞愧。

    她知道,艾格妮丝一定会这么说的而这也是她想要的结果。

    虽说她这样诱导艾格妮丝,目的也是为了她好,可是这何尝不是把妹妹骗上贼船?

    艾格妮丝,被她最爱最信任的姐姐给欺骗了爱丽丝深知这一点。

    正因为知道,所以她在心中对自己充满了厌恶。

    上帝啊,难道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污秽,非要让那些高洁的灵魂含冤受屈不可吗?

    可是,她更加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又有什么办法呢?

    “艾格妮丝,谢谢你……我知道你的一片情谊,所以我不会拒绝你的,我只会铭记住你对我和夏露的真情实意。”爱丽丝长叹了口气,然后突然往前倾倒,一把抱住了妹妹,“你怎样对我,我们就会怎样对你,我们永远站在你一边。”

    就这样,姐妹两个,以及夏露,悄然之间相拥在了一起,彼此紧贴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虽说在这个世界上充满了污秽和邪恶,哪怕父子兄弟之间也时常纷争不休、罪恶丛生,但是至少在这对姐妹当中,绝没有任何负面的东西存在,只有最美好的真情。

    艾格妮丝虽然感动得一塌湖涂,但是表面上她却装作满不在乎,“小事一桩啦,不用这么郑重其事的!我只是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说到这里,她突然又有点发愁了。

    姐姐和姐夫是去觐见那个家伙的,那换算下来,自己也是去觐见了吗?那平白无故岂不是低人一头?

    尤其是,为了姐姐着想,到时候她还不能表现得太过于嚣张,必须至少在表面上礼敬有加。

    自从两个人发生冲突之后,她心里对艾格隆充满了气愤和嫌恶,一想到自己居然要低头,她不禁感到恼怒万分。

    可是为了姐姐,牺牲一点面子又何妨?

    看到妹妹神色变幻的样子,爱丽丝心里也感慨万千。她虽然不知道艾格隆和艾格妮丝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但是她同样也感到其中的些许尴尬。

    上次她们同陛下见面的时候,他孑然一身,然而现在他已经结婚甚至还有了孩子艾格妮丝无论如何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了。

    这确实让她感到遗憾,否则她又何必去为妹妹的择婿而伤神呢?

    不过不管怎样,现实终究是要面对的。

    “对了,艾格妮丝,你和特蕾莎殿下关系怎样?”爱丽丝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一次,特蕾莎殿下也在那儿,她可是我一家的主母了。”

    艾格妮丝愣住了,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和特蕾莎的关系。

    “我们说不上朋友吧,但彼此尊重。”最后,她只能如此形容。

    “她是不是为了你更得人心而嫌忌过你?”爱丽丝再问。

    艾格妮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特蕾莎虽然确实不高兴,但也没有失态。

    “她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待人接物都很有分寸……”

    妹妹的回答,更让爱丽丝相信了丈夫的说辞,“那我们也很有分寸地面对她就行了。艾格妮丝,不用害怕她,万事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