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猫鼠游戏开始 夜天下

1074 不给钱,那就掀桌子

    李长亨对自己的私人律师团,控股一家律所的事,并没多说什么。

    手下想多赚钱,作为上司最好别太在意。

    加上私人律师团的人手越多,不仅不会耽误自己的事,反而还会因为随时可以调用下属律师团队,而更好的为自己办事。

    所以李长亨不仅没阻止,还主动介绍过不少案子给他们。

    而且,米国政界至少有3、4成的政客和检查官都是律师出身,交好更多的律师并不是坏事。

    威尔斯和丹尼的合同一签,李长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事。

    然后不等威尔斯或者那群基金经理们,爆料金矿黄金储量达到1千万盎司的消息,米国那边就有一家报社收到一封邮件。

    隔天随着这家报社爆料说布桑金矿的储量,很可能超过一千万盎司的新闻被报道出来后,米国各大媒体立马转载了这份报道。

    一时间,全米国都在讨论布桑金矿,还有布桑矿业。

    各大电视台更是在早中晚的新闻里,始终把布桑矿业作为吸引关注的利器,不间断的播报这家公司的最新消息。

    以至于布桑矿业的股价,就像坐着火箭一样连续三天都大涨。

    而市值暴涨和几倍、几倍的赚钱,让布桑矿业内部的所有麻烦和矛盾,一时间全被掩盖下去。

    或者说没人有心情,有时间去解决矛盾和麻烦。

    又过几天,布桑矿业正式公布了那份报告,公司股价当天就暴涨到50美金一股。

    李长亨立马让人一点点的卖出自己手里持有的7百万股布桑矿业的流通股。

    3.5亿美金的现金从市场里抽出来,李长亨本以为会拉低布桑矿业的股价,并且想安全套利立场,至少需要三天,甚至一个星期。

    却没想到仅仅只用了两天,不仅全买了出去,还因为流通股增加,让更多人和机构买到股票,反而把市场给炒热起来。

    吸引了更多的股民和机构参与进来,股价还一度超过了55美金一股。

    等李长亨手里的最后一笔5万股的股票被市场吃掉,不仅收益达到了4亿美金,而且这些股票居然全被岛国和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和投资机构吞了下去。

    这下有了海外资金的加入,布桑矿业的股价一度很是稳定的维持在55美金左右。

    李长亨卖掉布桑矿业的股份,而获得的资金既然没进入米国,那他想不给米国人交税,办法多的是。

    资金只用了半天,就全部转入了瑞银总部银行。

    一下子让他在瑞银的存款,达到了4.7亿美金。

    加上花旗0.5亿现金,塞尔比领地的霍华德庄园,藏着的2.7亿美金现金。

    李长亨的现金流一下子又富裕起来,即便是换掉欠花旗的4亿美金。

    不对,是3亿美金。

    之前确实接了4亿,用来购买花旗2.5%的股份,但在收购哥伦比亚城市银行股份的事情上,李长亨逼着花旗减免了1亿美金贷款,作为收购的报酬。

    即便还了这3亿美金,他手里还剩下4.9亿美金的现金。

    要是再加上阿斯塔支付的2亿,那就是6.9亿了。

    而要是不急着还的话,他手里的现金在当初入股花旗的两年多之后,再次达到了10亿级别。

    所以,李长亨很快让自己的私人律师出面,代表着威尔斯和阿斯塔,找上丹尼索要按照合同,布桑矿业的市值超过30亿,丹尼就得支付的第二笔2亿美金。

    丹尼一开始也不是不愿意支付,但看到股价一路冲破50、55美金,他就想着再等几天,说不定股价就会达到60美金一股。

    如此一来,丹尼当然不愿意卖掉手里的股份,而且,他其实也卖不掉股份。

    因为原始股有上市半年后才能在股市里买卖的限制,所以,在律师团队逼迫下,丹尼只能把手里的一部分股份,抵押给了银行。

    而这事被不少银行知道后,丹尼立马成了各大银行追捧的对象。

    等李长亨得知丹尼打算把股份抵押给婆罗洲的两家银行,打算贷出2亿美金后,立马起了心思。

    暗示自己在花旗的狗腿子泰勒-加内尔,很快哥伦比亚城市银行出现在丹尼面前。

    以比婆罗洲银行低一半的利息为条件,加上米国这边一些势力对婆罗洲银行的阻挠,很快让城市银行拿到了这笔生意。

    但暗地里,真正拿到这363万股股票的人,是卡利集团的吉尔伯托-罗德里格斯和米格尔-罗德里格斯两兄弟。

    这钱丹尼拿的很容易,也很爽快的在律师团的催促下,付给了阿斯塔和威尔斯。

    但今后李长亨就随时可以利用DEA,也就是缉‘读’局找丹尼,甚至他父亲的麻烦。

    而威尔斯和阿斯塔拿到钱之后,同样不愿意付给曹燕君2亿美金。

    但两人心里更清楚,想拿着钱安全落地,就需要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做准备。

    阿斯塔负责拖延金矿暴露的时间,而飞回婆罗洲后。

    刚下飞机看到个好几个看起来就不是好人的壮汉,递给自己个对讲机加一个信封,立马明白这是讨债的找上门了。

    不出所料的和曹燕君用对讲机通话了几分钟,再抽出信封里的机票加一个银行账号,阿斯塔用机场的公用电话打给了威尔斯。

    威尔斯还想着拖延几天,但阿斯塔看着远处的几个亚裔壮汉,哪里敢甩小聪明。

    威尔斯皱眉的思索着办法,他的秘书急匆匆的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推门进来抬起手里的一个信封。

    “抱歉,布桑先生,我刚收到一封加急信,而且上面的寄件人是雅加达的实验室。”

    威尔斯一愣,随手接过信封,让秘书离开后。

    用肩膀和脖子夹着话筒让阿斯塔稍等,双手拿起信封仔细检查一番,确定没被人打开过,这才拆开信。

    但让他惊恐的是,信的内容既然是一份金矿石样本的报告。

    而且,信封里还有个小信封,里面装着一张写着一个银行账号的纸条,威尔斯立马明白这是那个躲在暗处的势力,威胁自己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