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从猫鼠游戏开始 夜天下

1346 偷偷联系

    李长亨的脸色顿时一黑,当年自己就让颜同盯着丁家,所以大D嘴里的人,真正算起来正是自己。

    大D根本没发现李长亨的表情变了变,继续说道,“后来丁孝蟹带着三个弟弟跑到新界讨生活。

    我当年也只是个小喽啰,一直都在荃湾做买卖,这一来二去就认识了。

    前几年那个什么石油危机时,丁孝蟹带着人用渔船从北边运油进新界,没两年一下子就发达了。

    现在手下少说也有六七百人。

    听说还和奥门的过山豹合伙,从岛国、东南亚运一些汽车零配件和橡胶进港岛,又在浦京酒店包了个赌厅。”

    听到赌厅,李长亨就笑了起来。

    对张天志问道,“打电话问问高进在没在港岛。在的话,明天找人陪他去奥门逛逛。

    没在的话,派飞机去接他。”

    “好的”,张天志拿出卫星电话,走出偏厅打电话去了。

    而吉米和大D一厅高进,心里顿时骇然起来。

    赌神的名字早已经因为一场场瞩目的赌局,而名传东南亚。

    而且道上早就传闻说,高进当年刚出道时,帮一位大人物赢了一场涉及好几亿美金的赌局,这才一直没人敢真正弄死他。

    没想到这个大人物,居然就是自己老板。

    接着吉米和大D开始同情起过山豹和丁孝蟹起来。

    等高进走进他们俩包的赌厅,除非两人直接毁约不租了,否则就只能请高手去和高进对赌。

    而且,即便高进输了。

    那个帮过山豹、丁孝蟹上场的人,要不被人干掉。

    要不大概率会调转头来,再次走进赌厅。

    当然这次肯定是帮李长亨的了。

    “老板,您要我们怎么做?”

    李长亨也不明说,而是反问道,“你说呢?”

    吉米立马点头,“明白。”

    等吉米和大D走了,李长亨又打了个电话给由美子、颜同和曹燕君。

    既然丁孝蟹从东南亚和岛国走私物品进港岛,那就从源头打掉他的生意渠道。

    由美子这小妞答应的好好的,可随即就吵着想来港岛。

    名义上说是想见安吉拉,但李长亨知道这小妞是等不及想见自己。

    想了想后,对着电话说道,“我要问问阮梅,或者,你来港岛只能住酒店。”

    由美子欢呼一声,“亲爱的,我现在就去机场。”

    李长亨一听就皱眉起来,疑惑的问道,“你和阮梅通过电话?”

    电话那头的由美子忙捂着嘴,暗道糟了,又抱怨着李长亨干嘛那么聪明。

    可由美子忽然不说话了,反而让李长亨确定了。

    语气开始严厉起来道,“说话。”

    由美子小心翼翼的解释道,“谁让你非要爬珠峰,我有天做噩梦了,不知道找谁倾述。

    最后想来想去,就给阮姐姐打了电话。”

    听到这话,李长亨才放心了下来。

    既然是最近几天的事,那由美子也不算违背了自己定下的规矩。

    “那你自己和阮梅打电话?”

    由美子一听就明白李长亨没再生气了,撒娇卖萌道,“亲爱的,你得帮帮我。”

    “你都快25岁了,居然还撒娇,是不是就过了。”

    “你、、”,由美子顿时怒了,“你管我”。

    可等她挂断了电话,立马又后悔了,然后气呼呼的骂着李长亨狡猾,居然用这种话来激自己。

    “你等着,大不了见了阮梅后,直接跪在地上认她做姐姐。到时候,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由美子气呼呼的走出卧室,吩咐女仆准备出门,去买礼物吩。

    第二天等李长亨得知高进的飞机快要抵达机场时,张天志接了个电话,表情有些古怪的说道。

    “阿瑟-奥斯顿打电话过来说,岛国那边刚刚传来消息,由美子小姐的飞机已经降落在启德机场。”

    李长亨听完就翻了个白眼,看向不远处,正陪着安吉拉和劳拉玩扑克的阮梅。

    大概是心里有事瞒着,阮梅很快感觉到什么的抬头看了过来。

    见李长亨看着自己,脸色一红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搞得安吉拉提醒了她好几次,阮梅这才反应过来的出牌。

    而牌一打出去,安吉拉就囔囔起来,说阮梅打错了牌。

    李长亨笑着摇摇头,心里大概也能猜到阮梅的心思。

    确定要生孩子和备孕的事,都已经过去快两年了,可阮梅的肚子还是没任何动静。

    虽然过年前因为和安吉拉合得来,阮梅已经把一部分心思放在了安吉拉身上,希望她每年都能来港岛陪自己一段时间,算是弥补了没有孩子的遗憾。

    甚至阮梅都想过,万一真的没法要一个孩子的话,那今后港岛和内地的财富,干脆就全部交给安吉拉。

    或者安吉拉长大、结婚生孩子后,交给她的某一个孩子。

    可这样一来,阮梅心里难免产生了自卑感。

    自然而然的开始愿意和当老三的由美子接触、接触。

    加上之前阮梅对李长亨登珠峰的事,同样紧张和担忧不已。

    由美子语气带着些抽泣的打来电话,顿时引起了阮梅的共鸣。

    两个女人就这样忽然对另一方有了很大的好感。

    等高进的飞机降落在机场后,别说李长亨了,就连张天志都没去接他。

    螃蟹不解的问道,“进哥,即便老板不来接我们,张师傅或者费兰奇这两个老朋友,也总该来一个接我们吧?”

    高进摇摇头,随后就看到费兰奇带着几个人快步走进了贵宾出机口。

    这才无奈的对螃蟹说道,“看来老板大概真有事。”

    和高进见过好几次的费兰奇,忙解释道,“抱歉,高,由美子小姐忽然从港岛飞了过来,老板直到由美子小姐的飞机降落后,这才接到岛国那边的通知。”

    高进和螃蟹听完就笑了起来。

    这话听起来,怎么听怎么像是三房跑来二房的地盘闹事来了。

    难怪老板那么厉害的人,也会抽不开身。

    费兰奇一看两人的笑容,就猜到他们在想什么。

    此时山顶别墅里,李长亨正带着阮梅等在别墅大厅里坐着。

    没多久一阵发动机的声音隐隐传来,就见张天志捂着耳朵,从对讲机里得知由美子的车队已经进了单独通往别墅的山道。

    “阿亨,由美子小姐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