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系统泛滥成灾 木羽澜风

第七百二十六章 巫开漠

    尾火道人浑身在轻轻地颤抖着,临阵御敌,自乱阵脚是大忌,他已经尽力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项北飞沉默了片刻,问道:“他说得是真的?”

    “少主……”

    “具体情况呢?”项北飞冷静道。

    尾火道人咬着牙,眼中充满了悲痛,整个人像是被抽掉了部分力气。

    “他留给我们的生命火种熄灭了。”尾火道人语气明显无力地说道,“那是我们人族用来确定同伴还是否活着的火种,一旦神魂覆灭,生活火种也就此熄灭。”

    生命火种!

    项北飞再清楚不过了。

    因为他身上就有清阳道人的生命火种!

    “您父亲原本是我们残存人族的希望,所有人都在指望着他,希望他能够带领我们人族走向复兴。可是两年前,他突然离开,没有告诉我们任何事情,只是说要去调查蓐收遗迹,就在他走后的一个月,他留下的生命火种突然熄灭。”

    尾火道人握紧了拳头。

    “可是很多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包括我。人王让我们不要进入蓐收遗迹,但我们为了查清楚这件事,准备了许久,才派我来。”

    项北飞陷入了沉默,他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尾火道人低沉地说道:“不管人王是否活着,少主必须活着!”

    嗡!

    他身上猛地亮起了火焰,气息在飞快攀升着。

    面对一个升道境的意识分身,他不能藏拙。

    轰!

    一道爆裂的火焰化作疾光,从八卦的离火方位翻滚而出,在空中咆哮了下,转瞬扭转成一只凝实的红色猛虎!

    吼!

    猛虎张开嘴巴在空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那一张恐怖的巨口翻出阵阵热浪,无数的虎影在迅速地交错,扑杀着每一片虚空,留下一道道火焰裂口,就像是把虚空给咬出了一个个大洞!

    咔咔咔!

    只是一瞬间祭台上空都布满了恐怖的火焰,仿佛这片天地都被这只强大的猛火虎给吞噬进去。

    这猛虎已经比刚才更恐怖,腾起的火焰让项北飞都感受极大的压力。

    尾火道人的气势和刚才截然不同!

    刚才因为降道的缘故,修为被阵法压到永生初期,大家都压到同一起跑线上,身上能够施展的力量都是一致的,尾火道人反而没了优势,二打一他都打不过。

    但此时的他恢复了鼎盛时期的境界,远远超过了项北飞。在项北飞看来,尾火道人的真正实力绝对力压那三个魔族人和勾千兰!

    要是放在平时,魔不凡他们加上勾千兰一起,四个人围攻尾火道人,都会被尾火道人一个人吊打!

    尾火道人身为人族专门派来调查蓐收遗迹的高手,本身实力就极为凶悍,否则也不会来到这里。

    “有点意思。”

    哪怕巫开漠看见这猛烈的火虎也忍不住称赞,讶异道:“如此强大的猛虎火焰,我印象里只有一个人,人族所谓的二十八星将,你是尾火虎?”

    尾火虎?

    项北飞皱起眉头。

    尾火道人没有回应巫开漠,他操控着漫天的火焰,空中到处都闪烁着火焰裂口,这些裂口都在隆隆作响!

    咻!咻!

    虚空的裂口里激荡出道道火焰柱,轰向了巫开漠!

    “早就听说过人族尾火虎的名声,靠着尾火虎影领域,杀死我们道宫不少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巫开漠轻蔑一笑,只是简单一挥手,息壤在他身边环绕着,落在了他的脚下,随即所有的息壤都开始以他为中心延展出去。

    咔咔咔!

    整片虚空就好像被无限制地扩散!

    那些火焰虎影无论怎么咆哮,竟然都没有办法靠近巫开漠身边一分一毫!

    地疆无涯!

    巫开漠硬生生地拉开了自己与虎影的攻击距离,让这恐怖的虎影火焰直接失效!

    “但是你不该遇到我。”

    巫开漠讥笑起来,周身的息壤飞沙迅速爆开,每一粒沙子就像是一颗颗恐怖的飞镖,在空中呼啸而过!

    咔咔咔!

    眨眼间,祭台上空所有的火焰都被息壤砂石摧毁!

    问道初期的尾火虎真正实力虽然极为强悍,然而巫开漠的实力要更胜一筹!

    因为巫开漠乃是货真价实的升道境!

    “走!”

    尾火道人立即护住项北飞往后面退去。

    可是巫开漠的息壤却如影随形般,一下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息壤已经从四面八方将他们给包裹住了!

    尾火道人朝前方猛然轰出一拳,火焰化作道道猛虎扑出去,但是霸道的火焰撞在了飞旋的息壤沙子上,直接被沙子给卷碎了,没有任何抵挡的余地。

    “好强大的控土之术!”尾火道人沉重地低喝道。

    巫开漠的实力在他之上,并且这还只是巫开漠的一个分身意识,要是真身前来,恐怕一个念头他就要崩溃!

    咻!咻!咻!

    四面八方的息壤开始朝他们两个挤压过来,无论他们都从哪个方向飞去,恐怕都会被这些息壤撕碎!

    “不要乱动,跟着我走。”

    项北飞冷静地看着空中的息壤,阴阳源气在他身上迅速地流转出去,轰在了这些息壤!

    阴阳源气并没有摧毁息壤,但也没有立即被息壤卷碎,因为项北飞太了解息壤的能力了,息壤是他从御气期就开始掌握的能力,他知道要怎么避免被息壤给轰碎。

    与此同时,天空倏地暗了下去!

    尾火道人诧异地看向项北飞,但是他并没有看见项北飞,只感觉自己好像被窸窸窣窣的沙子包裹住,随后已经被项北飞拽了出去!

    咔!咔!咔!

    巫开漠操控的息壤以项北飞他们两个为中心,猛地压了下去,这样恐怖的包围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从中逃走。

    可是很快巫开漠忽然就皱起了眉头。

    “人呢?”

    他颇为诧异!

    正常来说,他的沙子不会直接杀死这两人,而是会将他们用沙子包裹成沙雕。

    可是在他的感知中,项北飞和尾火虎似乎并没有被沙子包裹住,就好像凭空消失在中心!

    不仅如此,他对息壤的操控在黑暗里居然还离奇地被减弱,差点失去了控制!

    在这里能够操控息壤的,可不仅仅是巫开漠一人,项北飞也可以!

    他靠着息壤将自己包裹住,然后让自己掌控的息壤强行伪装成为了对方的息壤,当巫开漠的那些息壤落在他身上的时候,误把项北飞的息壤当成了自己一份子,故而任凭项北飞他们脱身而去!

    嗡!

    天空再次亮起来。

    项北飞和尾火道人已经拉开了和巫开漠的距离。

    “不愧是人王的儿子!”

    尾火道人暗自感叹,他知道项北飞只有永生后期修为,方才那种情况他都束手无策,可是也没有料到居然能够带着他从升道境的巫开漠围攻下全身而退!

    可是项北飞没有任何放松,眉宇仍然很凝重。

    他的灵力消耗得很严重,虽然躲过了一劫,但是付出的代价很大!

    因为他要伪装的乃是升道境的息壤!

    差了两个境界!

    升道境可不是问道境那么简单,他刚才在外面与问道境的夕风硬刚,都耗了很大的劲,为了利用阴阳源气伪装升道境,更是把他几乎三分之一的灵力都给抽走!

    “我倒是小瞧你了!身上的能力还不少!”

    巫开漠冷喝一声,空中无数的息壤轰然爆响,再次包裹住项北飞。

    但很快,天再次黑了!

    项北飞再次离开了巫开漠的包围圈,可是他的脸色更凝重。

    “你还能够躲几次?”

    巫开漠也察觉到了项北飞的状态,很明显项北飞躲开一次,他的灵力就弱一大段!

    他嗤笑着,这次没有再动用息壤,而是直接一挥手,只是一瞬间,整片空间就好像断层了般,项北飞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拉近!

    地疆无涯,不仅能够将一片区域的地界无限扩大,也可以将其缩小!

    但是项北飞身上猛地旋转开两道阴阳源气,他身上的息壤也迅速地凝聚在自己脚下,每一粒息壤就像是散开了道道微弱的波动,竟然强行将巫开漠缩小的地界,迅速地拉开!

    巫开漠愣了下,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地疆无涯,你居然也会这个能力?等等,你能够控制息壤?你也是我们大巫族的?”

    他没有料到项北飞居然能够施展出只有他们大巫族才能施展的能力!

    尾火道人也极为震惊!

    项北飞能够搬动镔铁柱让他都怀疑这年轻人是不是蓐收的后人,可是现在他发现项北飞竟然还能够掌控息壤,还能够施展道宫大巫族的地疆无涯!

    这个年轻人,当真是他们人族?

    巫开漠的目光亮了起来,道:“有趣,有趣!我好久没有看见如此有趣的人族了!都说人族是被天道眷顾的种族,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力!”

    以他升道境的实力,原先抓住这两个人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很明显他没有尽全力,现在他反而想要慢慢玩弄这个人王的儿子!

    项北飞的精神力高度集中,巫开漠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刚才被巫开漠的地疆无涯困在祭台的时候,他就靠着触类旁通去推衍这个能力。当时他为了争取时间,才慢慢地把道宫十万年来的阴谋一点点说出来。

    要是换做其他时候,他压根都不喜欢在危机情况下说太多。

    只不过推衍地疆无涯耗费了他极大的精力,现在更加疲惫了。

    唰!

    项北飞不断地操控着地疆无涯拉开与巫开漠的距离,但巫开漠的实力更是一筹,他拉开的速度根本不及被巫开漠拉近的速度,虽然延缓了一点,可是还是转瞬被巫开漠给拉近!

    轰!

    恐怖的威压轰在了项北飞身上,项北飞吐出了一口鲜血,感觉浑身的骨头直接碎裂散架!

    “少主!”

    尾火道人急促地朝项北飞冲过去,可是巫开漠只是淡淡一挥手,强大的息壤凝聚一座大山,直接压在了尾火道人身上!

    噗嗤!

    尾火道人直接重伤!

    “刚才只是跟你随便玩一玩,你还真以为凭你那点修为,能够在我面前到处跑?”

    巫开漠轻蔑地瞥了一眼身体被压碎的尾火道人,再次打了个响指!

    沙!沙!沙!

    息壤旋转着围住尾火道人的身体,不断地旋转着,就像是一把把尖利的小刀,将尾火道人的身体割成了碎沫!

    “啊……”

    尾火道人痛苦地颤抖着,巫开漠的息壤就像是把他千刀万剐般,他的肉体直接崩碎,可是剩下的神魂也被息壤切割着,巨大的疼痛几乎湮灭了他的意识。

    “站起来,去把镔铁柱接上去,否则”

    巫开漠转向了躺在地上的项北飞,再次打了个响指!

    咔!

    尾火道人发出一声苦痛的闷哼,他的神魂就像是瓷片般,被巫开漠从半腰撕出了一道裂痕!

    神魂上的痛苦便是问道境的尾火道人也忍不住,这种痛苦太强烈,世间没有什么东西比这更恐怖的折磨了!

    项北飞身上的骨头在慢慢地接起来,但是全身的力量也快要维持不住了。

    尽管他也能够操控息壤,并且对息壤的掌控不在对方之下,可是修为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便是能够掌控息壤也不会带给他多少优势。

    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根本是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慢慢地爬起来,看了眼神魂被撕裂的尾火道人,面色依旧很冷静。

    “让镔铁归位。”巫开漠戏谑地说道。

    项北飞站在原地喘着粗气。

    实力差距实在太大,无论动用什么能力都无法击溃对手,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其间的鸿沟。

    这场战斗几乎没有悬念,巫开漠只是一个意识分身,就让他极为吃力!

    沉默了许久,他才转身朝那断掉的柱子走去。

    “少主!不能去!人王如果不希望镔铁归位,那一定有他的道理!”

    尾火道人的意识尽管已经处在快要崩溃的边缘,可他还是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把自己涣散的意识重新集中起来。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项北飞冷静地说道。

    “不!我可以选择!”

    尾火道人的声音忽然变得极为决绝,他身上原本被压制的神魂开始亮起了道道阵纹,这些阵纹似乎被人强行刻在他的神魂上,让他的神魂一时间变得极为强大!

    “我活着的意义,就是在必要的时候,用自己的生命替人王做出选择!”

    他的神魂忽然燃起了一道道火焰,这道火焰以他的神魂为源,迅速地燃烧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狂暴的猛虎在他的神魂上咆哮着!

    轰!

    狂暴的火焰瞬间冲散了压在他身上的息壤大山,他的身形完全燃烧了起来,炽热的火焰瞬间化作了一道光芒冲到了项北飞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