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惊惧盛宴 薄情书生

第三百三十五章 混乱

    千年血祭……七日后,平安京,总人数四十九。

    每一个人都在仔细品读这些信息。

    所谓平安京,其实就是日本京都的古称,在日本的传说中,平安京存在着成千上万的鬼神。

    更有妖鬼居住的地方,和人类所住的地方其实空间上是重叠的,只是人类在白天活动,鬼怪则是在晚间出现。

    夜幕来临,人气散去后,就会出现许多奇形怪状的妖怪,如同庙会的行列,带着狰狞的面具,走在大路上,被称为“百鬼夜行”。

    从古至今,鬼怪都是人所忌讳的东西。

    它们有些是自然界的邪灵,有些,则是人心丑恶的化身。

    不过,各个国家的传说中,鬼与人之间,都存在着自己的规矩和秩序,无法轻易打破。

    唯独日本的传说……那个平安时代,堪称人鬼混居,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曾经到底发生过什么。

    秦文玉无论是对日本的那个时代,还是平安京的了解,都相当有限。

    但很快,他觉察出了另一层意思。

    祭宴选定的人数是四十九。

    可经过多次淘汰后,祭宴剩余的人数早已不足四十九了。

    也就是说,一定会有新人的补充?

    那些新人……不会是森罗面相中的这些人吧……

    秦文玉不知道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正是真正的答案。

    此刻的森罗面相,几乎已经快彻底疯狂了。

    “怎么会这样?”

    “没有检测到九眼勾玉之力的异常,为什么祭宴会自己进行?”

    “该死……我不懂它的意思。它给我的感觉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影响到过它。”

    “我也有类似的感觉,尽管一度获得了支配祭宴的部分能力,但刚才我忽然觉得,祭宴是有意而为,主动在‘配合’我们。也许……我们根本就不了解祭宴。”

    这个人的声音忽然让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能被森罗面相挑中的人,无疑都是某个方向的精英与权威,他们的智慧和能力都无可挑剔。

    可是,一个被研究了二十多年的东西,忽然在你面前变得异常陌生,就像你完全没见过它一样时,是个人都会感到难以置信。

    隐约的不安和恐惧在蔓延。

    “喂……没有说名字,是不是意味着看到那些字的人都有前往平安时代的资格?”

    “为什么是四十九人?被选中的人数早已经远大于四十九了吧?”

    议论声戛然而止,部分人开始诡异地看向一旁。

    因为大家忽然意识到,如果名额是固定的,那么……少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多一分去平安时代的机会。

    一些心思活泛的人已经开始缓缓后退,偷偷离开了。

    秦也不在这里,职位比较高的人员也无法压制住这种场面。

    事实上,事关自己能否去平安时代,事关永生不死,就算是秦也,挡住他们的路的话照样也会被干掉。

    “砰”

    很快,森罗面相内出现了第一声枪响。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子弹在飙射,破坏,一连串的声音不绝于耳。

    森罗面相内顿时乱成一团。

    “你!”

    “砰“又一声枪响。

    一条人影软软地倒在血泊里。

    所谓秩序,在绝对的诱惑面前,简直太过可笑。

    森罗面相内到处都充满了鲜血与尸体。

    四处弥漫着腥臭,被关着的秦文玉等人很快也察觉到了这个组织正在发生的剧变。

    机会来了。

    这是逃离森罗面相的最好时机。

    很快,门禁也失效了。

    被森罗面相囚禁的人,类似秦文玉的人,还有一些与森罗面相有合作关系的人,都涌了出来。

    这里的每个人都承受过那痛彻灵魂的感觉,也都看见过那一行恐怖却又散播着诱惑的文字。

    真的能回到千年前……

    真的能去平安京!

    “快跑“

    “快跑“

    “快跑“

    他们冲出了牢笼,四散而逃。

    但同样的,类似的情节再次于这栋大楼内出现。

    “蠢货“

    “不想活了吗“

    “找死!“

    “砰!“

    “砰“

    有人忽然开火,朝那些想要逃跑的人射击,一瞬间,惨叫连连,血流成河。

    秦文玉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房间,他虽然算不上洞悉人性,但至少看得清楚规则。

    千年血祭只给出了四十九个名额,却“邀请”了整个森罗面相的人,加上祭宴本身的幸存者,人数绝不低于一千了。

    这摆明了是要让所有人自相残杀。

    这场提前的资格赛中,并没有出现厉鬼。

    但每个人面对的,都将是比厉鬼更可怕的对手。

    他们为了永生不死,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他们会尽可能地抹杀其他竞争对手,以确保自己的优势。

    毕竟

    如果永生的资格只有一个呢?

    此时此刻,无论是警视厅的高官,还是财阀的家主,都只是对手,是敌人罢了。

    秦文玉不仅没有离开房间,反而自己再次把门关上了。

    他的身边没有武器,赤手空拳出去面对那群杀红了眼的疯子,是绝不会有好下场的。

    呆在房间里反而更加安全。

    听着整栋大楼,以及森罗面相基地各处的刺耳惨叫与怒吼,秦文玉的脸色却非常平静。

    有人已经逃出去了,但他们逃不了多远。

    七天时间,已经足够财阀等势力发起追杀了。

    一个人只要还活着,就必然会留下痕迹,所以,要在现代社会找到一个人其实并不困难。

    虽然千年血祭的人数是四十九人,但那大概率只是上限,如果能杀到只剩自己一个,一个人去平安京……就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吧?

    尽管这种推测毫无道理可言,但秦文玉相信,此时此刻的“被邀请者”们,或多或少心中都出现了这个念头。

    人类,才是最了解人类的。

    也许单凭杀人的效率,鬼反而会输给人类自身?

    这场暴乱持续了一整天,直到暮色降临,外面才彻底安静下来。

    血腥味不停地往鼻孔里钻,秦文玉打开门,同一时间,这条走廊的尽头,也有一扇门打开了。

    一个秦文玉还算熟悉的人出现在走廊尽头。

    “师先生,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