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惊惧盛宴 薄情书生

第三百三十六章 宿命

    在森罗面相见到师云安并不让秦文玉感到意外,让他真正意外的是师云安此刻的状态。

    双目无神,失魂落魄。

    和之前那个狡黠机敏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师先生?”秦文玉走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他。

    无论怎样,秦文玉觉得自己和他是有交情的。

    师云安的状况明显不对,直到扶住了他,师云安的眼睛里才显露出一些神色。

    “是你……”

    他几乎喑哑难言。

    “放开我……”

    血腥味浓郁的过道中,师云安的声音显得很合时宜。

    秦文玉依言放开了他。

    “滚……”

    “什么?”秦文玉有些没能听清。

    “滚!”

    师云安猛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秦文玉,从牙缝中流露出的愤怒与怨恨是那样真切。

    楼外天色暗淡,过道虽然明亮,但一层看不见的阴影却罩了过来。

    秦文玉微微睁大眼睛,他隐隐约约听到了那些没有死透的人的哀鸣。

    比那些哀鸣更加扰人心魄的,还是师云安吼出的“滚”。

    随着这个滚字一起涌来的,似乎还有这周遭的所有怨恨。

    它们钻进秦文玉的心里,一下一下,让他忽而生出一丝悸动,不自禁地缓缓朝后退去。

    恍惚间,他听到了师云安那极为压抑的喘息声。

    过道中死者的尸体和血液阻挡着秦文玉的脚步,血色满目,死亡的气息打湿了他的鞋底。

    “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秦文玉扭头看着师云安。

    师云安靠着墙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闻言,抬头从两眼的眉缝间看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怪物……”

    师云安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他脚下一软,完全倒在了过道中。

    怪物……

    一个很合适的词。

    师云安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秦文玉自己很清楚,至少从被绑到森罗面相来为止,自己刚才都没做。

    但他也很清楚,有些事不是自己做的,却未必不是因自己而起的。

    那么……师云安突然的恶劣态度,以及他口中的怪物,也就能够解释了。

    离开了大楼,沿途死寂一片,尸身遍地。

    整个森罗面相组织内已经空无一人,自风莲湖过来的飞鸟鸣叫着飞过上空。

    它们似乎也闻到了血气,叫声中充满了不安。

    一场人类与人类间的屠杀,就在这个地方发生,秦文玉沉默伫立,伸出手,手指轻轻滑过冰冷的墙砖。

    他忽然觉得,杀人的,也许并不是鬼怪。

    而是他们自己。

    这个念头诞生后,秦文玉的意识像是忽然从某个容器中抽离出来一般,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也许,这个世界愿意接受的,只是那个羽生文玉,而不是变成了他人模样的,某个来历不明的人。

    一步步走过现代感十足的门墙,秦文玉漫步走在溅满血的石板道上。

    周围横七竖八的尸体像是活过来了一般,隐隐发出了哀嚎。

    秦文玉知道,他们没有复活,也没有发出哀嚎。

    但他总觉得,这个世界在自己眼中,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可原来是什么样子呢?

    秦文玉又无法确定。

    是我变成了你,还是你接纳了我……

    千年前。

    或许自己就不该遇到那个逃离大唐的少年。

    也不该遇到那对怀孕的夫妇。

    那样的话……羽生文玉仍是羽生文玉。

    自己也还是自己。

    秦文玉仰起头……望着高高的建筑。

    森罗面相的建筑很新,但造就它的材料却很老了。

    就和这具身体一样。

    二十岁的躯体里,藏匿的是一个不知道来自何方,又历尽了多少年的灵魂。

    秦文玉没有记忆。

    他本该是有的。

    却在触碰到李泽,脸变化成李泽的那一刻,缓缓消失了。

    从那之后,他看见的风景,便变成了李泽曾经看到过的风景。

    也许,自己和祭宴中的其他诅咒,鬼怪并无不同。

    没有人类规定的善恶美丑,也没有反应世界的一切情绪。

    九座从天而降的雕像,带来的更像是一团无形无状的水。

    接触到什么样的容器,它便被塑造成什么模样。

    而他……

    变成了李泽,变成了秦文玉。

    从李泽到秦文玉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个秘密,藏在千年前,埋于历史中。

    不过……马上就有逆流而上,揭开一切的机会了……

    秦文玉没有笑,也没有悲伤,他没有表情,只是仰着头看着天空。

    身世稍微解开一些的喜悦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快乐,他学会了一些人类的矛盾之处。

    这世间的一切,大抵是交织着痛苦和欢乐,希望与绝望的。

    秦文玉静了许久,忽然额头一凉,竟是早已暗淡的天空中,飘下了一粒雨。

    雨很快就下大了。

    淹没天地,渐渐地把秦文玉藏匿在一片白茫茫的雨帘中。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恍然一瞬。

    秦文玉恍惚间看见雨中有一个单薄的身影。

    静静地站在那里,雨水冲刷着血液,从她的脚下蔓延开,流了一地。

    “秦先生?是你吗?”

    雨点噼里啪啦,越下越大,但这个瞬间,秦文玉只觉得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停止了。

    某种前所未有的情绪从心底涌现,那是伊吹有弦的声音。

    透过雨帘而来,竟让他不敢去分辨真假。

    直到伊吹有弦踩着雨血,穿过雨幕,跑到他的近前,仰头看着他时。

    秦文玉才确定,这一切不是幻觉,伊吹有弦不仅还活着,而且找到了他。

    “这一切,是因我而……”

    “我知道!”伊吹有弦打断了秦文玉的声音。

    接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好不闪躲地看着秦文玉的眼睛:“我看到了……秦先生。”

    “你见到的,也是我知晓的一切……”

    秦文玉怔怔地看着她,却见伊吹有弦笑了笑:“我的面具可是神乐,沟通神的使者,我所窥见的……就算不是未来,也一定是某种真相。”

    “所以……我知道你要做什么,秦先生……”

    伊吹有弦靠得更近了一些,声音却反而小了一些:

    “能让我……陪着你一起吗?”

    暴雨倾盆,两个身影似乎重叠在了一起。

    秦文玉的答案淹没在了雨声中。

    七天的最后杀戮,决定回到千年前,参加千年血祭人选的游戏正式拉开序幕。

    也是这一天,秦文玉和伊吹有弦没了任何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