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惊惧盛宴 薄情书生

第三百三十七章 接触

    初夏,六月一日。

    最近海市蜃楼的传闻甚嚣尘上,有相当一部分人亲眼目睹了那如梦似幻的画面。

    然而,在神秘与美丽背后,看到“海市蜃楼”的人又逐渐感觉到了压抑,仿佛那美丽的背后,藏着某种极为幽暗的东西。

    有好事者去调查,但无一例外,他们根本查不出个什么。

    一是本来那就是幻象,二来……这些事件背后,除了日本政府和警方外,还有财阀的参与。

    当权者都在掩饰这件事。

    毕竟……关于祭宴,关于永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七天时间,死亡的人数令人瞠目结舌。

    法律在某些力量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四十九人……

    听到祭宴声音的人近千,要杀到四十九人才可以。

    尽管这听起来就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数字,但对于那些人而言,数字也只是数字。

    剩下还活着的人不多了,他们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纷纷躲了起来。

    森罗面相二十多年的经营到头来根本就像个笑话。

    一群研究人员加上去过平安时代的人的信息支持,好不容易推测出了再次开启连接两个时空大门的方法,身为钥匙的松永琴子找到了,开门的力量九眼勾玉之力也通过那三只鬼杀掉的人收集齐了。

    可到头来,那扇门竟然会以任务的形式被祭宴自己打开。

    这让森罗面相的成员疑惑之余,又心生恐惧。

    因为这简直就像祭宴是一个有独立意识的存在,它从头到尾都知道人类在做什么,哪怕是想窃取它的力量获得永生这种事,它应该也很清楚。

    但它并不在意。

    它甚至主动展开了“千年血祭”这次祭宴,将被选中的人送去平安时代。

    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里面深藏的意义值得人细思。

    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对于年老体衰的财阀和高管而言,哪怕用自己的所有资源去换取一个虚无缥缈的永生资格,也是值得的。

    就这样,本就不牢靠的联盟彻底瓦解。

    不过……有一些人却依旧保持着合作关系。

    联系人有两个,一个是羽生文心,另一个……则是昆路八仙。

    一个僻静的山区,这里幽静晦暗的气氛越来越浓郁,天很空,云很淡,气氛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这里有一座羽生文心的私人别墅,目前,有相当一部分还活着的,并且愿意合作的人住在这里。

    外界正在展开一场屠杀,躲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祭宴中还活着的成员。

    这样一个松散的联盟有多少约束力?

    没人知道。

    这座别墅的主人羽生文心也不见了,他和昆仑八仙两人进入了市区。

    繁华地带并没有让两人安心多少,和厉鬼不同的是,掌权者杀人是不要回避庞大人群的。

    如果被他们发现,直接按倒在地,扣上一个随意的罪名就可以把人拖走。

    丢进海里也好,剁碎喂狗也罢,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但两人却不得不来。

    因为……约他们见面的人叫玉木一。

    很快,两人到了一家餐厅。

    在身着和服的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入了铺满榻榻米的包厢。

    羽生文心和昆仑八仙坐下后,并没有发现玉木一的踪影,他还没来。

    “请问……订下这个包厢的人说过什么时候到吗?”羽生文心问道。

    “对不起,两位先生,订下包厢的客人没有其他留言。”服务员躬身说道。

    “好吧……我们现在暂时不需要服务,请你暂时离开这里。”羽生文心点头道。

    “是。”

    服务员躬身离去后,昆仑八仙说道:“玉木一和森罗面相,以及高桥财阀都有密切的联系,他可能在替其中之一做事,又或者,两者都有。”

    “我对他的身份没有兴趣,”羽生文心则是翻着菜单,头也不抬地说:“我们会来这里,仅仅是因为玉木一传讯来说,喜欢和我们进行一次交易,并且答应先付一部分报酬。”

    “嗯……这个我知道,可是……他值得信任吗?”

    话音刚落,拉门开了。

    一个人身姿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许久没有出现的玉木一。

    “抱歉来晚了。”他略一点头,坐了下来,看向昆仑八仙:“就人性而言,谁都不值得信任,只有共同的利益可以促成合作。”

    昆仑八仙哑口无言,虽然这句话刺耳,但却是真理。

    玉木一屏退了等候在门外的服务员,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文件袋,放在桌上。

    说:“这是森罗面相整理出来的,关于千年前的一些资料,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十二点最多四十九人就会集体穿越到平安时代,这份资料,可以让你们了解一些平安时代的禁忌,不至于立即丧命。”

    千年前的资料?

    羽生文心有些不敢相信,他拿起文件袋,问道:“我可以打开看一下吗?”

    “当然。”玉木一放下文件袋,自桌面递了过去。

    羽生文心一边打开文档一边问:“如果这是报酬,那你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玉木一沉声道:“我只有一个要求,提供给我秦文玉的信息。”

    “谁?”

    正在翻看资料的羽生文心忽然合上资料,看向玉木一:“你说秦文玉?”

    玉木一点头,说道:“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人都在找他,可是……他就像忽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半点踪迹。”

    羽生文心沉默片刻,问:“他身上有什么东西,需要你们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寻找?”

    “而且……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知道他的所在。”

    玉木一看着羽生文心,似乎在衡量什么。

    半晌,他开口道:“森罗面相曾经从他脑海中提取出了一段记忆,是他儿时的记忆。那那段记忆一直处于无法解读的状态,直到那一天,那段记忆忽然变得清晰,但有一些细节被隐去了,只有他知道。”

    “至于你……”玉木一上下打量了一下羽生文心,“他在记忆中依旧叫你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