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星谍世家 冰临神下

第六百零六章 见缝插针

    理事会发布的声明果然引发轩然大波,激烈的争论先是发生在网上,很快漫延到街上,普权会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大打出手,警察根本弹压不住,而且许多警察拒绝上街维持秩序,他们听出来了,刺杀理事长的罪名正朝他们头顶缓缓降落。

    枚忘真反应迅速,当争论还在网上发酵的时候,她建议更换住所,“整个外交大厦都不够安全,咱们必须转移,现在是最佳时机,趁着人群刚刚散去。”

    陆林北立刻联系茹红裳,提醒她带着陈慢迟去别的地方躲藏一阵。

    外交大厦的外面,仍有少数人驻扎,但是警惕性大幅降低,又被理事会的声明打个措手不及,正处于茫然状态,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小群人匆匆走向对面的公寓。

    枚忘真已经准备好三间屋子,一间给两名助理,一间给陆林北和乔教授,一间留给她自己。

    一行人分别进屋不久,大量人员突然涌来外交大厦,再次发起入侵,发现没有警察拦阻,他们开始逐层搜索,大厦保安象征性地阻拦一下,很快消失。

    透过公寓的窗户,能够看到大厦的灯光一层接一层亮起,住在这里的客人已经不多,还是受到打扰,有人配合,也有人大声争吵。

    枚忘真来到陆林北和乔教授的房间,看到两人正摸黑向对面观望。

    “理事会已经发话了,他们还敢闹事?”乔教授小声道,他也有一点紧张。

    枚忘真道:“理事会从来就不是一个团结的机构,有人希望邀请李放鸢,就有人反对,下属的部门以及各大家族也都各有主意,大概是觉得还有机会破坏理事会与普权会的合作。”

    “嘿。”乔教授明白得很,“所谓破坏就是杀死普权会的代表吧,作为台面上的工具,我们可真有价值。咱们需要保护,老北,联系翟京分会的成员,他们没必要保持秘密状态了。”

    仍是枚忘真开口,“最好等到天亮再联系。”

    “为什么?”

    “咱们不知道哪些部门支持和解,哪些部门不支持,如果通话遭到监听,先赶来的人可能不是普权会成员,而是对面那些人。”

    “还有监控系统呢,从外交大厦到这里,每一步都会受到监视吧?不用担心泄密吗?”

    “这一带的监控系统全归军情处管理,不会泄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不是军情处的调查员,而且我还知道,军情处对陆林北恨之入骨,一心想要除掉他。”

    枚忘真笑道:“乔教授的记忆力很好,但是形势变化更快一些,枚、崔两家已经提前达成和解,舶雪处长正刻正在前往农场的飞机上,军情处的新处长是枚咏歌,他对普权会采取中立态度。”

    陆林北转身看来,“枚咏歌重新出山了?”

    “农场就这些人,能够担当大任者寥寥无几,枚咏歌至少不是最差的选择。”

    乔教授离开窗口,“军情处打算保护我们?”

    “暗中保护,在这座公寓里,你们是安全的。”

    乔教授稍稍放心,陆林北问道:“真姐恢复原职了?”

    “没有,我现在还是‘无业游民’,等一切结束之后,要回农场接受‘判决’。”

    “等一切结束,就是李主席掌权,你们这些家族不会再有‘判决’的权力了。”乔教授提醒道。

    枚忘真笑道:“未必,大家各有底线,理事会能与李放鸢私下达成和解,必然守住了底线,那就是不能触动主要家族的利益。”

    乔教授冷笑一声,却无力反驳,只得长叹一声,喃喃道:“那样的话,普遍权利就会成为一句空洞的口号。唉,历史又将重演吗?”

    “乔教授别太着急,我倒觉得一步一个脚印是正确的做法,李放鸢至少为普权会争取到合法的地位。”

    “你又不是普权会成员,关心这些事情干嘛?”

    枚忘真坐到对面,向陆林北道:“你也坐吧,有件事情我要对你们说。”

    陆林北坐在乔教授身边,三个人摸黑交谈,只能隐约看到对方的轮廓,窗外的叫喊声时不时传来,对他们不构成影响。

    “首先我要再次说明,我现在不是任何机构或是组织的成员,每一句话都属于我自己,不代表任何人。”

    “明白。”陆林北道。

    “我不明白。”乔教授开始生出警觉,“但是你先说吧,让我听听你有何用意。”

    “乔教授对这次和解感到满意吗?”

    “哼哼,这就来了,果然还是应急司的老传统,见缝插针,非要将裂痕变成分离不可。直白一点吧,你想引诱我背叛普权会吗?你们的手段我全了解,别忘了,我也曾经在应急司工作过,而且比你们都要高级,能够直接与枚润恒合作。”

    陆林北诧异地说:“乔教授为什么要说‘你们’?我没参与这件事,一无所知。”

    “真的?我可不太相信,别着急,等她说完,我自会做出判断。”

    陆林北无奈地摇摇头。

    枚忘真更不在意,在外交大厦,乔教授表露出明显的不满,对她来说这是一次机会乔教授说得没错,她要“见缝插针”,“乔教授不肯背叛普权会,对这一事实我很清楚,而且表示尊重,我只是想谈一谈‘可预见性’。”

    “普权会的可预见性?”

    “李放鸢拯救了普权会,这一点无可置疑,但是他也给普权会带来不稳定性,乔教授是副会长,却对正在进行的暗中谈判一无所知,这种事情从前会发生吗?”

    “高雍振来翟京投降的时候,也没告诉我或者任何人。”

    “他已经脱离普权会,李放鸢还在会内,这就是区别。”

    “别绕弯子了,你究竟想说什么,全倒出来吧,别对我玩步步为营的把戏。”

    枚忘真笑了一声,“好吧,我就直说了。李放鸢入主理事会,肯定不是要当短期理事长,他有办法对付大王星舰队。”

    “不可能,他若有办法,为什么不在最危险的时候用在理事会的军队上?”

    “请乔教授听我说完。大王星舰队凭什么击败翟王星舰队,两位有了解吗?”

    “不了解,我怀疑连理事会也不了解。”乔教授道。

    陆林北觉得没必要隐瞒,“崔筑宁告诉我,裴晓岸对枚家把持军情处感到不满,于是枚舶雪与大王星勾结,悄悄将病毒引入翟王星舰队,导致惨败,使得裴晓岸被俘。”

    “崔筑宁编得一手好故事,但他有一点没说错,翟王星舰队败于病毒,非常强大的病毒,至于它是怎么悄悄潜入舰队服务器的,目前还不清楚,但我个人猜测,很可能与农星文有关。”

    陆林北道:“农星文是要战争一直继续下去,他应该不想打破平衡。”

    “所以我还有一个推论:农星文一直在与各方势力交换技术,他得到许多,想必也付出不少,入侵舰队的病毒很可能是农星文的技术,而不是他本人。”

    乔教授道:“我也提一个问题:为什么说到舰队和农星文了?”

    枚忘真笑道:“这就转回来了,我认为,李放鸢很可能拥有同样或者类似的病毒,能让他击败大王星舰队,这是他最大的本钱。理事会这边可能知晓,也可能不知晓,无论怎样,李放鸢都会通过一次胜利,牢牢守住理事长的位置,同时争取到绝大多数人的支持。”

    “大王星舰队会被自己掌握的病毒技术击败?”乔教授摇头表示不信。

    “又回到农星文身上,这是他的技术,大王星只是使用,并不能控制。还有一种可能,李放鸢掌握的病毒与大王星不同,总之他有把握击败敌人的舰队。”

    “全是猜测,没有一句事实。”

    “老北掌握一些事实。”

    乔教授看向陆林北,黑暗中,他的眸子闪烁着微光。

    陆林北开口道:“嗯,我掌握一些事实,李主席与农星文有过交易。”他将情况大致讲述一遍,包括李放鸢的自我辩解。

    乔教授安静地听完,沉默多时,向枚忘真道:“我相信老北的话,而且觉得李主席所言极有道理,根本得不出你的结论。”

    “我所说的只是一种可能。”

    “你是在用‘这种可能’引诱我们对李主席产生怀疑。”

    “乔教授还不接受高雍振的前车之鉴吗?”

    乔教授不吱声了。

    枚忘真继续道:“瞧,我不会向你们隐藏自己的目的,我对李放鸢感兴趣,只有一个原因,希望在乱世当中找到一点确定性:如果李放鸢真有‘秘密武器’能够击败大王星舰队,那么枚家愿意全力支持他做理事长,如果没有,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再或者,李放鸢的‘秘密武器’不止用来付大王星,还要用来解决本星的问题,农场希望提前有所准备。而且,我强烈建议两位也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反抗李主席吗?”乔教授的警惕仍未消除。

    “事实证明,李放鸢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所有人,甚至牺牲普权会。乔教授,你为了理想而加入普权会,难道忍心看到它最终成为个人野心的垫脚石吗?不久之前,你说过信息联络部必须重组,调查李放鸢的‘秘密武器’,不是最好的开始吗?根据情况,你可以做出任何选择,替他保密、公之于众、与枚家合作……都是你的选择。”

    乔教授略有些恼怒地发现,自己被说动了。

    陆林北则非常惊讶,“真姐一点也不像准备退出的人。”

    “是你将我硬拽回来的,陆林北,所以少说风凉话。乔教授可以选择加入还是不加入,你必须帮我,这是你欠我的。”

    陆林北笑道:“我加入,这不是帮你,而是帮我自己,还有普权会。农星文是一个传染源,他所接触过的人物,都值得调查一下。”

    乔教授终于做出决定,“我也加入,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