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臊眉耷目

第五百三十五章 议截蔡中郎

    第五百三十五章 议截蔡中郎              

    张允身为刘表的外甥,在襄阳有他自己的府邸,而且这个府邸的占地,还不小。

    以张允今时今日在荆州的身份,也不是什么人想见他,就随随便便能见得到的。

    但典韦很显然就不是一般的人。

    身为校尉级别的人物,特别还是刘琦最为倚重的近侍猛将,张允从内心深处还是很看重典韦的。

    像典韦这样身份的人,一定要交好。

    当听说典韦亲自前来拜府,张允二话不说,自己亲自出来迎接他。

    两人一同来到了厅堂中,张允也不客气,让人用上好的酒肉招待典韦。

    有事没事,酒肉都得管饱。

    典韦见了酒,多少就有点失了魂,上来就是一顿猛喝。

    一边喝,典韦一边将刘琦分派给他的任务给张允大致说了一遍。

    “张君,你与刘使君有亲,又是咱南阳郡军中,数得上的英明智者,你帮某家看看,这事应该如何处置?某家麾下的荆武卒往北面都打听遍了,也没听说蔡邕的车队打哪经过,若是真放那老儿去了扬州,典某这张脸,回头在荆州军中,就没地儿放了。”

    张允认认真真地听着,一边听一边想。

    待典韦说完之后,张允方才笑道:“典君,此事倒也是容易,只是刘使君突然要找蔡中郎来襄阳……所为何事?”

    典韦闻言砸吧砸吧嘴。

    “嗯……其实吧,某家不说,以张校尉的智计深远,想来也是能够猜到的,何必又要某家赘言呢?你多想想就知道了。”

    张允哈哈一笑,道:“了然,了然……想来是为了蔡大家吧?”

    典韦不吭声。

    如此张允也就直道典韦是默认了。

    张允轻轻地搓了搓手,心中暗道这真是个好机会。

    好久没有这种活可以讨表弟欢心了,如今送来典韦带着活计送上门来,这不是主动给我机会在伯瑜的面前露脸么?

    张允轻咳一声,笑道:“典君,这事吧,其实在我看来,容易的很。”

    典韦闻言大喜。

    他一边啃一块煮熟的狗排,一边对张允道:“某家就知道,张君一定是有办法的!”

    张允笑呵呵地道:“帮典君做成此事,可也,不过典君需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典韦吸吮了一下手指,道:“张君放心,某家这些年跟随使君,承蒙使君恩典,赐予不少财货,张君想要什么,尽管说来便是!”

    张允闻言,不由哈哈大笑。

    难怪伯瑜器重这位典君,有些时候他还真是爽直的让人喜欢。

    “典君,你看张某人是缺钱的人么?”

    典韦闻言一愣。

    他环首四顾,看了看张允居住的这套宅邸……嗯,不客气的说,人家张允确实是比自己要富裕百倍。

    “那张君想要什么?某家也着实没什么好表示的……如若不弃,回头你看哪个不顺眼,某替你杀了哪个便是了!”

    张允脸上的肌肉不由来回抽动。

    这蛮子……

    张允轻咳一声,笑道:“其实张某人想要的东西,很简单,就是此次迎蔡邕回襄阳的任务,还请典君算上张某人一个,待查出蔡中郎的行走路线之后,回头张某人与典君一同去迎接蔡中郎,行吗?”

    典韦闻言一愣,断然没有想到张允会向他提出这么一个请求。

    这也算是请求么?

    这不分明是主动上杆子来帮忙的么?

    “行!”典韦重重的额首答应。

    “好,爽快!”张允笑呵呵地举起酒爵,道:“满饮之!”

    “喝!”

    二人尽饮爵中之酒。

    喝完酒后,典韦不由急切的向张允询问道:“张君,试问咱们当如何找到蔡邕?”

    这个时代的追踪技术相对比较落后,再加上荆州以北的地域并不在山阳刘氏的掌控中,故而想要在浩瀚的中华大地上去寻找一个人,以典韦和张允目前所掌握的资源来说,不是不能,但肯定要耗费很多时间。

    就怕时间一长,给蔡邕放跑了。

    张允站起身,对着身后的伴当吩咐了几句。

    那伴当随即出厅堂去了,少时便带着一副皮图回了厅中。

    张允命人撤了酒饭,然后将皮图铺在桌案上,冲着典韦招了招手。

    典韦在自己的桌案旁起身,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张允主位的桌案旁,顺着他的手指仔细看去。

    “典君,你看,蔡中郎若是从陈留去吴郡,那最为便捷的路线,便是顺着河道进入梁国境内,再走彭城直入泗水,然后从徐州境内南下,便可直抵吴郡……”

    “不是,不是!”典韦的大脑袋摇摆地如同拨浪鼓一样,道:“蔡中郎应是一个月前出发,在行往荆州途中,改道去的吴郡,张君说的这条路不对。”

    张允闻言有些发懵。

    “这什么意思?”张允疑惑地看向典韦,奇道:“既然要来荆州?那为何改道?”

    典韦重重地点了点头。

    “为何?”

    “某家也不晓得,只是听刘使君说,好像是因为什么古文今文之类的。”

    张允略为恍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别的。

    他仔细的低头看向那副皮图。

    若是从陈留先来荆州,再往吴郡去的话……

    “若按照典君说的,蔡中郎先从陈留往荆州一个月,再往东走,那想必他转东之前,应该是已经抵达了南阳郡境,若是再向东走,则必走汝南和沛地。”

    典韦长叹口气,道:“我亦知晓,怎奈汝南地域太大,往东的道路又多,且非我荆州之土,我想查,却是查不到啊。”

    张允笑呵呵地道:“好说,好说……典君,依照张某来看,那蔡中郎你想在汝南堵住他,只怕是不可能了,咱们还需在沛地动手才是。”

    典韦皱眉道:“沛地?唉!那里离咱荆州更远。”

    “远是远些,但在沛国,咱们在当地有人啊,可以请他们帮忙。”

    典韦闻言愣住了。

    张允随即开始点拨他道:“典君难道忘了,你麾下的两名得力手下许郸和许沂,他们的兄长许褚,不就是谯地坞堡的豪强之士么?许氏坞堡人多势众,在谯地极有势力,咱们的人的沛地堵截蔡中郎,想来是远没有他们当地人阻拦要来的方便!”

    许褚呆愣了片刻,然后猛然一拍脑门,道:“我如何把那个许褚给忘了,还是张君精明,细查入微……我这就是去找许耽,让他火速前往谯县,务必敢在蔡中郎离开之前,让许家坞堡的人堵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