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臊眉耷目

第七百四十八章 除 暴

    眼看着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时,赵云才开始准备进行攻击。

    这是徐荣的主意,他昔日跟久随董卓征战凉州,深知西凉人的秉性和习性。

    在凉州的大地上,战乱频频,羌族部落与郡国兵之间时常发生冲突,在战争中夜袭时有发生,因此凉州各部的军士在半夜时分,一般情况下也有会很多士卒的精神头很足,很多士兵甚至是在子时以后方才入睡。

    所以,徐荣替刘琦制定的计划是,在寅时初丑时末,再发动进攻。

    这个时候,就算是夜猫子,该睡的也睡了,而早起的,基本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段起。

    比起深夜子时,徐荣觉得这个时间段更适合攻击!

    眼看着时辰已到,赵云缓缓地抬起了手中的长枪,向着槐里城外的大营一指:“杀!”

    号角立时吹响。

    隐隐已经发亮的天空下,赵云率领骑兵队先行,那些骑兵犹如海潮汹涌的向着韩遂的大营推进,从天空的视角往下瞅,看到的是密密麻麻延绵近一里的巨浪正快速的向韩遂的大营冲去,马蹄翻腾疾驰卷起的震动几乎要有推平山岳的威势。

    轰轰轰!

    轰轰轰!

    韩遂猛然从睡梦中醒来,他直起身,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从羊皮毯上跃起,抄刀就奔着帅帐外奔去。

    “是敌军的骑兵”

    有些凉州叛军的军士已经冲出了帐篷,但说出话语的下一秒,便听到战马厮鸣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然后便见迎面而来的马匹撞击而来……那些出帐的叛军士兵立刻就被人仰马翻的撞翻在地上。

    赵云麾下的骑兵一半手持长兵刃,在冲进敌军营地之后逢人便刺,另外一半则是手持火把,在敌军帐篷的密集处,或是屯放粮秣的地方将火把抛出,用以混乱敌军,不让他们快速结阵。

    同时,有五百骑则是直接奔往马厩,阻断敌军骑手想要去取战马的通路,让他们无法阻止有效的战阵能够与己方抗衡。

    赵云冲进了韩随军在槐里城外的大营,而刘琦这边也没闲着,他和徐荣各有分工。

    刘琦带着典韦等一众荆武卒,在后方接应赵云,而徐荣则是带领一半兵马,突入槐里县,阻断县内和县外的联系。

    槐里城的县城中,驻扎的主要力量大部分都是叛军的步兵,他们夺了居民的屋舍,三三两两的分布在县城中的各处。

    而徐荣则是从槐里城正南的最中心街道杀入,奔着北面杀出,一路上荆州军士气高涨,弄出极大的声响,将各街道屋舍中的西凉兵吸引出来。

    而这些本喊杀声吸引出来的西凉兵,在县城的街道上根本就不能结成有效的军阵,他们从屋舍中冲出来,基本上就是活靶子。

    屋舍中出来一个西凉军卒,便会被沿街扫荡的荆州军立杀,出来一个就会被立杀,有些人刚从门中露出个头,还没等看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便被守在外面的荆州军用兵械刺倒或是砍翻在地。

    徐荣事先已经吩咐过三军将士,在县城中只许扫荡街道,杀死从屋舍中冲出来的西凉兵,不允许任何一个人随意进入任何一个座建筑物,不论是官署还是民宅,都不许进去。

    徐荣的作战经验丰富,他知道守护在屋子外面,就可以最大效率的斩杀西凉兵,而一旦分散军力进入屋舍,阵型会乱不说,还会分散兵力。

    他们的兵力本来就比西凉兵要少,若是想在县城中掌握主动,就一定要集中军力去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

    只要他们把持住各处的主要街道,把守住关键的制高点和中心地域,分散在县城中各处的西凉士卒就如同一盘散沙,人数再多也撑不起大局。

    徐荣在占据住了县城中的各处要害地点和主要干道后,便率领亲兵直接杀奔县署。

    毫无疑问,替韩遂镇守城中的主将,一定会居住在县署之中,这是惯例。

    到了县署,刚好碰见替韩遂镇守县城中的主将率众冲出来。

    徐荣二话不说,直接命守在门口的荆州军用连弩对着县署的大门口一阵狂射。

    对方只是听见外面有喊杀的声音,并急忙往外冲,但却没有想到县署门口竟然有强弩列阵,在这样只有一个通路的情况下,毫无疑问县署中的西凉兵就都是活靶子,一个个全都被荆州军射成了马蜂窝。

    徐荣亲手砍下了叛军主将的首级,然后命人将他的首级悬挂着长杆上,在县城内的各个街道游走,打击西凉军的士气。

    ……

    县城之外,刘琦带领着以典韦、甘宁为首的部队,也紧随着赵云的先锋军冲了进去。

    赵云的目标是扰乱敌众,并在敌军的阵营中冲杀,消灭凉州叛军的有生力量。

    但刘琦的目标,则是韩遂的项上人头。

    他没有时间跟凉州叛军过长时间的干耗,他的目地很明确,要一击必杀!

    韩遂在仅剩不多的护卫的保卫下,奔走与营寨中的各个战场,不断地发着各种命令,想要挽救局面。

    但败势已经形成,想要挽回局面着实不易,更何况县城中的局势也被徐荣控制,外城大寨中的叛军也根本无法等到城内人的支援。

    刘琦麾下的士卒将韩遂的位置告诉了他,刘琦当即下令“敌人全营混乱,这是天赐良机不容错过,绝不能让韩遂逃走,传令荆武卒迂回过去,生擒韩遂,用角声通知赵云,马军来回纵横于营寨,缠住敌军主力!后撤者斩!”

    命令传达了下去,传令兵飞奔着吹响号角,近三千荆州精骑加强了践踏的攻势,他们分为数队,在敌营中交叉纵横,切割敌阵,不让他们有任何能够反击的机会。

    而刘琦在知道了韩遂之所在后,当即下令荆武卒全员向韩遂所在地进发。

    “杀!!”

    三千荆武卒骑部交杂,发出惊天的怒吼,声音震天彻地,浩浩荡荡的犹如决堤的洪流,蔓延而出,直奔韩遂而去。

    荆武卒如排山倒海般的向自己冲来,韩遂自然是能够看见的。

    这样的阵势,饶是韩遂见了也惊慌失措,他不敢硬接,只是命令手下的精锐去和荆武卒纠缠,他自己则是率领少量的军事奔着后方仓惶逃走。

    典韦和甘宁一马当先,冲破敌阵,为荆武卒杀开了一条通往擒拿韩遂的血路。

    “莫要走脱了韩遂!”

    “杀韩遂!”

    “韩贼休走!”

    无数的喧闹声中,赵云率领着数十骑从另一个方向杀来,正逢刘琦带领着许郸引领精骑从典韦和甘宁杀开的通路中赶到。

    刘琦和赵云汇合后,四下观望战场,冷声道:“韩遂呢?”

    赵云一抬枪指向西面:“往那边跑了!”

    “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刘琦果断的下了命令。

    “诺!”

    当下,刘琦以赵云为先,率一部直追韩遂而去。

    韩遂一路狂奔,仓惶逃走,而他身后的追兵则是斩瓜切菜般的破开了敌阵,以极快的速度向他接近。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不要让他们接近!”韩遂一边跑,一边疯了一样的命令手下去阻拦追兵。

    营寨中,写着‘韩’字的大纛旗轰然倒了下来。

    “韩遂跑了,不能让他跑了!”

    “追啊!”

    “君侯有令,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

    韩遂带领少数亲卫,杀开了一条血红,拼了命的从西凉冲出己方的军寨,他们仓惶逃窜,根本不辨方向。

    现在韩遂什么都不想,只想将身后的荆州军甩的远远的。

    但就在这时,他的前方却传来以一阵马蹄声响,却是一支骑兵向他迎面而来。

    韩遂顿时大惊,他急忙勒马,惊恐地向前面看去。

    可是,当他看到那支骑兵为首的战将后,韩遂心中的石头顿时落了地。

    “彦明,彦明,速来救我!”韩遂拼了命的向对方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