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扇花录 爱诗词的猫

第254章 剑气纵横

    陆天离来得如此恰到好处,显然他与唐菲儿一般,早就盯上了李鱼行踪。

    李鱼对陆天离拱了拱手:“多承陆兄盛情。”

    陆天离耽搁数天,特意等赵月儿之事告一段落,这才现身截拿李鱼,雅量弘高,让李鱼不由得生出好感来。

    陆天离顺势改口,抱拳致歉道:“家父忝为万仙大会主持,形格势禁,种种得罪之处,皆是无可奈何。而今时过境迁,李兄行止自由,万剑谷再无立场强邀李兄。只是在下于群雄面前接下军令状,君子之道,一以贯之,纵然此战再无意义,在下仍要全力以赴,还望李兄见谅。”

    李鱼已感觉到气氛的凝重,将杂念抛开,点头微笑道:“开弓没有回头箭,陆兄不必手下留情,请!”

    陆天离目光直视李鱼,头也不回,对身后五人吩咐道:“你们听好了,我与李兄之战,谁都不准插手!违令者,杀无赦。”

    韩天佑与其他四名高手面面相觑,含恨腹诽道:“既然不准备让我们出战,早该让我们回返万剑谷,这不是白白浪费我们的时间吗?陆天离啊陆天离,你可真是师心自用,欺人太甚。”

    但众人转念一想,虽然玄天剑阵威力无穷,但李鱼也非易与之辈,真要动起手来,结果难料。毕竟肉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众人乐得置身事外,纷纷退到战局之外。

    “李兄,小心了!”

    陆天离话虽客气,剑不留情,右手一展,“鸿光神剑”遽然化现,三尺剑身如海水般漾出湛蓝色的光芒,霎时搅动天象剧变,于九天引来万道剑影,好一似银河崩摧,天星乱坠,啸声胜过风雷,威压流布八荒,令韩天佑诸人噤若寒蝉,不自觉瑟瑟发抖。

    李鱼先前已领教过这一招“剑极流渊”,心中又自一凛:“陆天离这一招的威势,丝毫不逊其父万剑谷主陆明渊,剑影疏而不漏,招数千变万化,真气刚柔相济,真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当时尚有赵月儿传功相助,今日却只能独自面对。

    “这一场硬仗,李鱼接下了!”

    虽然陆明渊的剑招变化略有不同,但剑气纵横,不离其宗,漫天剑影都只是一个源头,那就是散发着湛蓝色光芒的鸿光神剑!

    李鱼神采飞扬,双目如电,桃花扇自信而动,招在念先,铺青云而直上,抟扶摇而万里,一扇一人,双双进入万道剑影之内。

    我有长鲸吸川口,倒挽银河添我酒。

    我酒千年饮不干,月光与我长相守。

    李鱼把漫天的剑气都当成了助兴的美酒,绣口一吞,吸来人间不平;绣口一吐,吐尽腹内牢骚。

    锦绣才人,正该喝下这碗银河酒。

    可是李鱼为什么又想到了月光?

    天上的月亮并没有升起,怀中的赵月儿也已经离去。

    月光在心里。

    在这纵横的剑气里,在这该死的浪漫中,李鱼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立刻见到心中的月光。

    韩天佑横剑在手,竭力运功,这才堪堪抵住剑气外泄的威压,正自感叹“欺人太甚,也得含泪往肚里吞”,惊见眼前一幕,不由得瞪大双眼,失声惊叫:“李鱼这是疯了吗?他怎么敢的啊?就算掌门人在此,也不敢硬接万道剑影啊!”

    韩天佑身旁四人同样大惊失色,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漫天剑影居然没有将李鱼化为齑粉,那一道道凌厉霸道的剑气见了李鱼,仿佛就是一只只温顺的羔羊,任由李鱼大摇大摆飞掠而过。

    万道剑影,星河倒转,本该是完美无瑕的湮灭,本该是金瓯无缺的防线,居然就这么变成了虚张声势的摆设!

    这怎么可能呢?

    独有陆天离放声而笑:“李兄,你纵有一身铁骨,还能够撑持几时呢?数万道剑影,岂是你能够轻易突破的?我只怕你,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

    韩天佑这时已觉脏腑好受不少,情知陆天离后继乏力,已然无法维持剑极流渊巅峰的威力,耳中却听得陆天离洋洋得意之语,不免皱起眉头,又腹诽起来:“我说大师兄啊,你没看李鱼如入无人之境吗?你凭啥现在就这么得意呀?万一李鱼还没倒下,你先不中用了,岂不是搬石砸脚,自讨没趣?万一你被李鱼打脸了,岂不是连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殊不知,陆天离早已安排下香饵,就等着李鱼主动上钩了。

    当李鱼与桃花扇主动扑向剑影的刹那,陆天离心起警兆,明白李鱼乃是以釜底抽薪之计,拼受重伤,也要强行突破剑影,与自己做一次生死对决。

    万道剑影声势浩大,但也正因为剑影分为万道,每道剑气并不足以致命。

    李鱼奋不顾身扑向剑影,迅电飙尘,俊逸绝伦,其实只会接触到数百道剑影,反而减少了其他剑影对他的围杀。

    而陆天离呢,剑气已然化作万道,一时难以收回,本身及鸿光神剑反而成了薄弱空虚所在,未必能够挡得住李鱼的拼命一搏。

    就好像同样的力气,五个手指依次出击,绝不会比捏成一个拳头猛击一记来得更有力道。

    陆天离审时度势,自是不会让自己身处险境。

    他灵机一动,将计就计,一边用少量真气继续幻化出剑影,不求伤敌,只为牵制,不断给李鱼制造小麻烦,让李鱼的一腔锐气变为师老兵疲,更可让李鱼放松警惕,轻率深入。

    另一边,他悄悄收回真气,化零为整,以逸待劳,酝酿着惊天撼地的奇变。

    李鱼身在局中,清晰察觉到剑影中杀气的变化,警惕暗生:“我所受阻碍,远比想象中轻。仅以威势而论,陆天离雷厉风行的一击绝不该如此轻描澹写。”

    电光石火间,李鱼明白自己已然主动钻入了陆天离的圈套。

    若是继续前进,等若以卵击石,必然会遭遇当头一棒。

    然而,李鱼已没有退路而言。

    若是中途退却,锐气尽丧,周身看似无害的万道剑影将虚实变幻,立时变成戮命凶器,定会让李鱼千疮百孔,死无完肤。

    前进是死,后退亦是死。

    所可恃者,一腔孤勇而已。

    这要人性命的鸿门宴,李鱼接下了!

    当日刘邦能够逢凶化吉,今日李鱼未必不能死里谋生!

    桃花扇康慨而吟,犹如一位身经百战的老将,明知眼前是有死无生的陷阱,明知此去山穷水尽,亦是义无反顾。

    这样拼命的日子,自从跟着李鱼这位主人,早已经习惯了啊。

    只是,桃花扇上往日煊赫夺目的红光,不知为何,竟变成了皎洁无暇的清光。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