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镇妖博物馆 阎ZK

第九百七十九章 雷部玉枢斗下左神将——刘牛!

    天庭符篆体系玉清境清微天。

    卫渊成功分布完成了整个雷部之后,揉了揉眉心,确认到张若素拿到了雷符。

    以及,确认了张老道的道行和雷法的境界造诣,足以掌控住这一道雷符,方才松了口气。

    清世苍雷道果的核心,相当于自古以来,诸天万界一切雷霆的记录,以及天然对于雷霆一道的亲和度。卫渊已经成功将这个道果本身的力量剥离出去,故而张若素无法从其中得到直接的实力提升,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可以保证老道自身修为的纯粹。

    如同老子对他所说的参天地之造化,而非夺天地之造化。

    这个道果对于此刻的张若素,足以算是一桩机缘。

    是他在常态化踏入十大之下第一阶梯的机会,

    张若素不会放过的。

    当然,该吓还是会被吓一跳。

    大概就是,虽然很不爽,但是还是会接受下来这个礼物。

    虽然接了这个雷符,但是心里面还是会很不爽。

    卫渊收敛心神,又选出一名黄巾力士,当场写了一封信件,让这一名黄巾力士告知珏此刻自己尚算是诸事平安,不必担心;想了想,又取出一封白纸,将此刻的情况,即南海的大致问题记录下来,然后令这名黄巾力士去往第三十三太清境大赤天,

    交给伏羲。而后已经感觉到了些许疲惫。

    一缕念头跨越此刻已经称得上一句庞大浩瀚,横跨数界的天庭符篆体系,回到了神代南海,亦或者说是神代西海附近,真灵仿佛就立于云海之上,俯瞰大干,如果不是天庭符篆体系只是笼罩了这一部分,几乎有些在群星万象之上看向人间的感觉。

    就在卫渊要回归本体的时候。

    忽而感觉到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联系。

    “嗯?因果”

    “现在在这神代外海,有和我存在因果的人?夸霖…?”

    “嗯,不是她,那会是谁?”

    卫渊思绪顿了下。

    自身思绪远远感应,把握这一缕因果,‘看到那是因为祝融之变,因为【真实】和浊世的手段而被吞纳进入这特殊情况的沿海区域城池,那里的部族经历过漫长时间的发展.已经慢慢形成了沿海城邦形的国家。

    只是此刻波涛汹涌,伴随着血色雷光,海域之中似乎和浊世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重合。

    亦或者说是【真实】的权能。

    出现了一只一只狰狞可怖的水生妖魔,正在上浮,啃咬船只,吞噬生灵。

    那个城池里的人族以及其余族类陷入绝望,或者嚎啕大哭无力嘶吼,或者拔出兵器,唤起灵气护盾,准备进行最后的努力,而在那波涛汹涌的海浪之上,一名人族少女持剑斩杀了一只又一只的凶兽,而后双手握住剑柄,猛地向下一压。

    磅礴大地之力,流转变化,化作了重力。

    重力很很地压制下去。

    让海浪刹那平息。

    让一只一只狰狞丑陋,不像是清世存在的怪物死于浪涛,化作了黑红色的鲜血,被海浪席卷。 ”域中四大的剑术?”

    大地的气息。”

    卫渊认出了这气息的来源和熟悉的剑招:“和【后土】相关吗?”

    “是后土的传承者?”

    “我曾经在和过去的【后】联系的时候,说过如果她有余力的话,帮忙寻找一下姜叔的小女儿精卫,这小姑娘难道和精卫有关?还是说,根本就是得到了【后】的部分传承,之后又有奇遇,以类似于长时间沉睡这样的方法活到现在的精卫?“

    他脑海中瞬间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但是所有可能性都是基于一个要点。

    这少女和他有着相当程度的因果联系。

    嗯,出手帮忙。

    卫渊按了按眉心,思考该如何出手,一缕剑意已经提起,却又顿在空中,不曾落下,那少女显而易见有【后】的性格影响,遇到旁人危险,就会出手相助,但是现在这局势,就靠她自己,难免陷入了独木难支的情况。

    卫渊能够帮助她一次。

    却很难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次都帮助她。

    二来,卫渊自己在这里被【真实】和【祝融】盯着。

    亲自出手帮忙的话,若是引来了【真实】那个诡异难测的家伙,恐怕是得不偿失。

    最后的结论是。

    需要有一个战斗经验丰富,有过在极其艰难的境况下长时间作战,能够判断局势的战将前去帮助…卫渊五指握合,果不其然,在这里无法召唤黄巾力士,否则的话,作为黄巾力士这一曾经掀开大世帷幕的势力,其中精锐的将领多少有点本领。

    率领那边慌乱城池的卫军进行抵抗不是难事。

    思虑许久,卫渊叹了口气。 ”看来只能用那一张【黄巾力士护身符】了。

    卫渊五指握合,把握因果,感知这一位护符的黄巾力士是什么层次。

    为大贤良师张角所率部曲将领以黄巾力士身份参与归墟诸天万界的战斗擅单体战斗,袭杀,护卫部分符篆,刀法和枪法卓绝,具备统帅干人级别队伍的统帅率专长:种田,耕地,打猎,做饭收养孤儿。

    特殊专长—一决死断后。

    这位黄巾力士的核心效果在名将辈出的后汉三国时代,不算杰出,但是在劳苦大众起义的黄巾军里已经算是核心人才了,想了想,卫渊来不及观测此人是谁,看到那边的少女又一次迎来了危机,袖袍一扫,那一枚【黄巾力士护身符】化作一道流光,微微亮起。

    而后撕裂天穹。

    直指那边的少女。

    旋即袖袍之下的手掌捏一道五雷决,以因果遴选出了这一枚已经历经归墟内部斯杀过的黄巾力士最多承担的雷法符篆,于是一道黄色流光先行而去,青紫色电光雷霆紧随其后,直直落下,将那翻腾的海域定住。

    卫渊松了口气。

    嗯,以黄巾力士护身符庇护住那疑似精卫鸟的少女。

    卫渊之前观测方向,自己之前隐隐把握因果,觉得往那个方向走会遇到对自我有利的事情,和那少女所在方位相差不大,

    再过一段时间,哪怕是庇护着白发少女,速度偏慢,也会自然而然地和精卫,和这位黄巾力士相遇。

    再加上黄巾力士承担了天庭雷部符篆。

    更是有冥冥中的感应。

    卫渊强行突破浊世和祝融的封锁,眉心稍微有些晕眩。正当此时,忽而听到隐隐似乎有青衫龙女的低喝,微微皱眉,心神一敛,刹那之间,归于肉身,恰好看到了青衫龙女献伸出手搀扶住白发少女,看到白发少女手指按在自己眉心,面色比起之前更为苍白,却往一侧倒下去。

    卫渊面色微变,道:“怎么回事?”

    献抱着白发少女,皱眉道:“阿娲她看到你似乎被那两个雷霆道果压制住,担心你受伤。

    又强行用了创生艺力帮你。

    我看了下“她本来就根基薄弱,又来了这样一下,伤势更重。

    中中‘接下来一段时间需要静养了。”

    最后一句是对白发少女说的,语气稍微加重了点。

    卫渊想到之前分割雷霆道果的时候,明明是突破了浊世封锁,却并无力竭的感受.

    刚刚却隐隐晕眩。

    心中明悟。

    手掌按在白发少女头顶揉了下:“.你不必这样的。

    白发少女伸出手指拉着道人袖袍,脸色稍微苍白,没有什么感情波动,道: ”【好吃的】。”

    卫渊怔住:“嗯?”

    她在献怀里稍微蹭了蹭,面无表情道:

    “你如果给我【好吃的】,我会乖一点。”

    “也会好的快一点。”

    卫渊张了张口,神色缓和了些,温和道:“会有的,很快的,我会亲自给你做。”

    “你想要吃多少好吃的,都可以。”

    等我出去,就干死浊世伏羲那玩意儿。

    卫渊心里的小本本上,浊世伏羲这个名字下面已经写满了正字。

    元始天尊必杀榜的第一名。

    白发少女嗯了嗯,道:“解决了吗?”

    卫渊笑道:“雷霆道果吗?已经解决了。“

    青衫龙女献讶异道:“那那两个雷霆道果呢?”

    卫渊道:“解决了啊。“

    献神色怔住:“???“

    你到底解决了什么?!

    道人起身道:“娲皇的情况不太好,现在先转移吧,找一个安全点的地方稍微养养身子。“

    也顺便找到之前卫渊冥冥中感应到的,对自己有利的因果所在之地。

    或许是能够定住神魂,专克【真实】的法子呢?

    卫渊心里给自己立flag。

    天之手清气碎片虽然一定程度克制住【真实】,但是之前毕竟被击碎过,效果一定程度降低。

    石夷看了看娲皇的情况,颔首,道:“好。“

    “去哪里?“

    卫渊指了指感应当中,那疑似以精卫的少女,还有黄巾力士所在的方向,道:

    “这个方向。”

    并不曾主动去探查那一名黄巾力士究竟是谁,就将其复苏的卫渊,此刻仍旧还可语气从容,仍可以形容洒脱,只如寻常般笑着道了一句。

    “那里,有故人可见。

    精卫以域中四大之剑术,斩杀了数名妖物,一时稍有些力竭。

    她并不是靠着自己的修为才活到现在的。

    而是行走一段时间,便会陷入沉睡很长时间,开始是百年,后面甚制于一睡干年,本身修为虽然已经不错,但是在浊世入侵的时候,能够镇住这一片海域,已经是极为努力,又有遗憾,据说,自己的老师极端擅长杀伐。

    甚制于可以以弱杀强。

    凌厉霸道,剑意无双。

    自己修行的部分,终究还是不擅长争斗的。

    才以域中四大的大地压制住疯狂涌动的大片海浪。

    忽而又有一头狰狞海兽破开了大地之力,不顾自身也已经受伤,张开布满了獠牙的嘴巴,朝着那少女啃咬下来,让精卫面色苍白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然压低,在一片苍茫的血色雷霆当中,忽而爆开了巨大的苍青色雷光。

    ‘用尽全力,把自己的一切都汇聚在长枪里。

    “然后,很很地刺穿出去!

    曾经对大贤良师收养的那个病弱孩子如此告知的一枪。

    重现于世。

    糅合雷霆之气,猛烈贯穿虚空,洞穿了那浊世妖魔,在对方身上留下了巨大的,气化的狰狞伤口,那妖魔不甘惨叫着倒下,轰然砸落于海水,掀起了层层波涛,精卫被轰然砸起的海水沾湿了头发,转过身去,看到那里站着一名男子。

    高大,穿着铠甲,周身雷霆环绕,如同天上降魔之神。

    按照之前道人在符篆里的信息,缓声道:

    “奉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之命,前来护佑。“

    雷声喧嚣,苍青如龙。

    精卫瞪大眼睛,道:“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天尊?“

    “你是谁?

    “我?

    中年男子自语。

    战死之后,化为战鬼在诸天万界的战场上斯杀,记忆真灵早以被归墟之主蒙昧。

    此刻却仍旧忍不住恍惚了下。

    眼前仿佛浮现出一幅幅画面,那是一个病弱的孩子。

    孩子一点一点长大,最开始是坐在肩膀上的,后来肩膀都坐不下。

    然后也已经能跟着大人的脚步,耳畔仿佛有嘈杂的声音回荡。

    “牛叔?吃点东西吧。“

    “牛叔!我再睡一會兒”

    “牛叔,我们能赢么?”

    最后化作了那少年道人被自己推入河流时候的绝望喊声,以及自己转身面对官军的嘶吼。

    黄巾军渠帅司隶在此!

    于是他下意识伸出手。摸了摸不知为何,已经不再系着黄巾的额头。

    上面仿佛还有烈烈燃烧的黄色长巾回答:“雷部玉枢斗下左神将。

    “其名,司隶!”

    PS:今日第二更…三干八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