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塑千禧年代 渔雪

384 不要回应(二合一)

    一场饭局在拐了小弯之后便沿着奇怪的方向一路狂奔。

    最终,这两年在投资行业颇为亮眼的金新资本总裁宁峻夏初步接受了方总的邀请,愿意就易购的首轮融资再进行下一步的详谈。

    宁峻夏是奔着当当股份来的,着实没想到结果会是聊当当的竞争对手易购。

    推杯换盏,相互探讨。

    他觉得方总这人真的名不虚传,对电商市场的观察和判断都是娓娓道来,对比国内和国外企业也是鞭辟入里。

    宁峻夏心里隐隐佩服,也在酒酣耳热之间颇有些相见恨晚。

    晚上十点钟,饭局散场。

    两方人马都热情的寒暄告辞。

    方卓今天是被秘书充当司机载来的,他上车前问了句:“小刘,你喝酒了么?”

    “没有,没有,方总。”秘书刘宗宏连忙回答,“我记着方总说的呢,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方卓微微颔首,刚要坐上后座又换了打算,转了半圈,坐进副驾驶,打算瞧瞧申城的夜景。

    刘秘书开了一阵车,眼见老板心情不错,忍不住问道:“方总,你说这些搞投资的怎么都要这样问一句?”

    今天是第三天的饭局。

    他也连看三场,觉得好奇妙,每一家投资机构的都要问老板,到底信什么。

    结果,老板也是毫无例外的信自己,接着便是程序化的介绍易购。

    尤其,今天这场简直像是排练过一样哦对,一家是真排练过,一家则是真没排练。

    “搞投资的都是聪明人,喜欢算这算那,当当确实不错,这种‘不错’不是拿它去对标美国亚马逊的那种,而是作为一家图书电商,它真的有很好的增长空间。”方卓吹着晚风,随口说道,“图书电商的市场再过几年不说百亿规模,线上几十亿总归是有的。”

    他笑笑:“换了我,噢,不用换,我是真投了的,只是现在碰见特殊情况而已。”

    刘宗宏深深敬服,由衷的说道:“方总,我觉得你对这些人真是了如指掌。”

    “那也谈不上,终究都是有共同利益才能聊。”方卓点了一支烟,“今天这些人呢,或者说,这些风投的人,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不同的风投就像是咱们公司里不同的部门,我要做的就是权衡不同诉求,把人和钱都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形成合力。”

    他今晚谈兴挺浓,接着说道:“这个过程中,有的部门一时间不能理解、不能很好的看待我的要求和动作,我得理解和帮助他们,也要容忍他们对我的误解。”

    刘宗宏佩服道:“方总,容忍的好啊。”

    方卓弹了弹烟灰:“生活和工作都是这样,彼此让步。”

    刘宗宏拍不下去了。

    他默默又开一段车,最后问了一句:“方总,今天这位宁总和前两天相比怎么样?他好像这两年在业内挺有名。”

    方卓想起如今不太容易喊动的老朋友,微微摇头:“一般货色。”

    无独有偶。

    就在方卓坐车回家的时候,IDG总裁熊潇鸽也接到同行的电话,是智信投资的总裁严宏临。

    “熊总,有朋友介绍方总手里的当当股权,听说你和他很熟,能不能引荐引荐?”

    国内这两年的投资行业有了很大的发展,既有市场上的自有资金,也有外面进来的资金。

    智信投资据熊潇鸽了解就是国内市场的钱。

    他考虑着这位严总弄钱和投钱也不容易,婉拒道:“严总,当当的事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可能没个结果,方总那边的出售意向呢,我建议……”

    严宏临等了几秒,没见下文,追问道:“熊总怎么建议?”

    熊潇鸽严肃的说道:“不要回应,不要回应。”

    “嘿呀,熊总,你这严肃的给我吓一跳,还能是当当和方总联手下套不成?”严宏临笑道。

    “那倒不至于。”熊潇鸽答道。

    严宏临又寒暄几句便挂掉电话。

    然后,他有点不满的对旁边副总抱怨道:“这个熊总,不引荐就算了,还整个不要回应,敢情他吃饱喝足,也不想着给兄弟们留点啊。”

    “我倒要去申城瞧瞧,看看那方总有什么三头六臂!看看当当能怎么开价,怎么复杂!”

    严宏临把手机放桌上,考虑起如何与国内首富接上头。

    这方总自己搞了个电商网站,和当当斗得正欢,就要趁着现在看看有没有拉扯的空间。

    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

    ……

    当当和易购的竞争满城风雨。

    一会是这个促销,一会是那个促销。

    时不时有媒体采访到出版社,也常常有记者接近知情人士。

    3月23日,一个十分靠谱的消息流传出来,见诸报端。

    《爆料:方总兜售当当股份,迟迟无法售出!》

    《方总为手中当当持股寻找下家遇冷!》

    《当当股份遇冷,方总或自食恶果!》

    先前一些因李果庆炮轰而站出来的人瞧见这样的新闻,忍不住便觉高兴,这真的叫自食恶果!明明投资了人家当当,现在又搞同质化竞争!

    方卓啊方卓,你也有今天!

    赔死你吧!

    就在如此消息传播之际,恒隆23召开了一场数家风投出席的会议。

    方卓的老朋友们和新认识的朋友们都到了。

    IDG老熊,今日资本新姐,申新科创王哥。

    智信投资严宏临,金新资本宁峻夏,天凯创投徐图彬等。

    加一起一共9家。

    新老并举,其乐融融。

    当然,严宏临对熊潇鸽稍显冷淡。

    这场会议是由易购的董事长方卓和总裁苏薇进行宣讲,聊的内容是易购项目前景和眼前的图书大战。

    今天来的都是比较有投资倾向的,对于介绍也基本都了解。

    “当当来者不善,但除了有些费钱,就我们自己内部评估,这场竞争也算好事。”

    “既打响知名度,也检验了队伍素质。”

    “线上的图书业务本身不是我们的重点,它的五年预期、十年预期,在我们的预测看来是50亿和肯定的破百亿,只是,这对整个电商市场还是太少了。”

    方卓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不以图书来追求盈利,这场竞争的时机不仅不坏,而且很好。”

    “图书是很标准化的产品,快递物流方便,也不需要太多的售后,又有可预期的足够拓展的用户群体,这对电商的起步是很不错的。”

    “我们已经有大中电器这个线下渠道,可是,想要在网络上让客户对我们建立足够的信任仍旧是一个挑战。”

    “愿意线上购买图书的这部分群体可以有对3C电子等其它产品很高的转化率,这样的切入点搭配着我们易购同步展开的整体宣传是个1+1大于2的效果。”

    “信任总是一步步建立的,电商也不例外。”

    方卓说了一大堆,嘴有点干,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

    这时候,突击来申、突击来买当当股份、突击坐在会议室里的智信投资总裁严宏临笑了一句:“方总,不用说那么多,我信任你。”

    “这不是信任不信任的事,项目投资总归得说个清楚明白。”方卓认真的说道,“我知道,在座的朋友有觉得我这个所谓的内地首富有两把刷子,可电商确实是个新领域,我也是如履薄冰。”

    严宏临慢慢点头,这就是方总。

    他再看对面的IDG总裁,别扭感油然而生,方总知道熊潇鸽对其他风投的阻止吗?这位口口声声不让别人回应,自己却大刺刺的坐在这里了。

    呵,不要回应熊潇鸽。

    哎,真挚诚恳小方总。

    方卓喝了半杯茶,说了个重点:“易科会把大中电器这个线下渠道作为资产注入易购,我们认为它的存在能补足眼下的客户信任,大中电器的选址开店基本都是重点城市,也符合易购当前的客户群体。”

    “同时,大中电器的售后也会是很有力的保障。”

    “这个渠道的作用还是很大的。”

    熊潇鸽赞同这一点,他当时是跟着一起去谈的收购,说道:“电商虽然是电子商务,但也不用死守线上和线下的界限,易购这一点很好,因地制宜。”

    方卓颔首:“B2C本身就需要依赖于线下的条件,大中电器这个渠道今后的扩张将会以易购的需求为导向,我们对它的定位便是易购发展的好帮手。”

    电器连锁是可以作为主体业务来发展的,它同样可以上市,就像苏宁和国美,现在也很有风采。

    但是,在易购的体系里现在就明确对它的定位。

    “今天让各位过来呢,一是聊聊易购的发展和前景,做个泛泛的探讨。”方卓说到这里,笑道,“二呢,做B2C确实有亿点烧钱,各位都是我的金主。”

    会议室里响起笑声。

    情况是这样的情况,可是由内地首富说这话还是有点调侃意味的。

    金新资本的总裁宁峻夏问道:“方总,你认为易购的烧钱竞争需要持续多久?”

    方卓露出一个乐观的笑容,说道:“三年时间,想来会有个不错的模样。”

    宁峻夏点了点头。

    熊潇鸽瞥了一眼方总,没说什么。

    接下来便是对易科这个大中电器资产价值注入的探讨。

    大中电器是易科实打实买过来的,这方面的入股需要谨慎对待,还会涉及到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变更。

    不过,方卓没打算今天就真谈出个什么结果出来。

    真正的第一轮融资启动是打算在易购和当当的竞争稍微告一段落再正式进行。

    会议持续很久,方卓和苏薇解答了投资人对易购现在情况的问题,稍有小小的意见,总体是能达成共识。

    方卓也提出了“东方亚马逊”这个说法,还聊到是由IDG总裁熊潇鸽劝过的事情。

    下午三点钟,会议结束,稍事休息之后还有晚餐招待。

    方卓留下了熊潇鸽,把这位老朋友请进自己的总裁办公室,亲手递上香茶。

    “老熊,嘿,支棱点啊,一阵没见,你怎么显得颓唐了。”方卓纳闷。

    “工作忙,不像方总,容光焕发。”熊潇鸽没好气的说道。

    方卓摇头道:“现在和当当竞争,我也压力很大啊。”

    他又问道:“你和那个严宏临有什么过节么?我怎么看他好像看的眼神有些小别扭。”

    熊潇鸽云淡风轻的说道:“不太熟。”

    方卓“哦”了一声,也不在意,说正事:“老熊啊,庐州那边你也一阵子没去了,作为股东,你也不关心关心,视察视察。”

    “我啥都不懂,视察什么?过了风险试产是个好消息,我等量产消息呢。”熊潇鸽说到这里忽然心中一惊,“现在有坏消息啊?”

    “没有没有,邱总他们一门心思搞良率呢,但是,冰芯的资金嘛,也得考虑了。”方卓正色道,“一条生产线总是有点孤单。”

    熊潇鸽问道:“它的产能现在能拉满了?”

    “一部分是我们自己找,另外嘛,有领导给我打电话,关心了这个,肯定也是会给予支持的。”方卓笑道,“冰芯毕竟是挂了号的。”

    熊潇鸽微微点头,只能能投产,这方面的支持想必不小。

    但他又摇了摇头:“冰芯的周期和投入都挺大,IDG暂时不好投,我电话说的不是什么推脱话。”

    “所以嘛,不还有其它家呢。”方卓声音放低了一些,“我先打个招呼,年中的时候请你配合配合。”

    熊潇鸽目视方总。

    方卓奇怪的问道:“为了冰芯,为了项目,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熊潇鸽也不怕被戳脊梁骨了。

    方卓知道这才是自己认识的老熊。

    他刚想继续聊聊这个重要的事,总裁办的座机响了。

    方卓伸手接过,听到略显着急的汇报。

    “方总,有十家出版社联合接受采访,指责我们易购的促销破坏了市场秩序!”

    方卓没有慌,问道:“十家?是和当当签过战略合作的出版社吗?”

    “是的,这十家都是。”

    方卓说道:“行,知道了,先看看舆论反应再说。”

    熊潇鸽问道:“出了什么情况?”

    方卓把事情说了说,没等继续评价出版社以及他们背后当当的动作,座机又响了。

    这一次,他接电话时的脸色就严肃很多。

    熊潇鸽用眼神询问。

    “版署的电话。”方卓言简意赅的说道,“要约谈易购和当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