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外科教父 海与夏

608章 水底逃脱

    小公爵哥登堡已经被接到手术室,杨平马上要动身前往手术室。

    在场的各位大老醒过来,想起某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今天的术前讨论,因为是临时组织的会议,还有一位重要人物没有到场,不过好像他每次度假都是失联状态,想联系也没办法。

    那就是夏里特医院的传奇人物曼因斯坦,虽然德国一半的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得主都来自夏里特医学院及医院,诺贝尔奖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这位教授的确是极品,因为其狂傲的性格,以及在多个领域频频取得成绩,让他在夏里特医院十分耀眼。

    “对于哥登堡的病情,曼因斯坦教授曾经提出过经典的过耗现象,我觉得杨教授有必要听听。”

    罗尹德教授不是挑衅,而是作为团队一员,提醒对方是应尽的义务。

    杨平的手术方桉,自始至终没有提到过耗现象,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还有这种致命风险。

    “请快说吧,时间有点紧!”

    奥古斯特催促,因为小公爵已经进入手术室,奥古斯特要带杨平去手术室。

    罗尹德教授清了清嗓子:“所谓过耗现象,哥登堡的心脏及大血管长期处于压迫状态,因为心脏受到压迫,他的收缩与舒张本身不充分,而血管受到压迫,导致心脏回收的血液不足,输出的压力又过大,长此以往,心脏只适合这种低耗状态,现在突然解开压迫,心脏获得解放,可以尽情收缩与舒张,而收回的血液突然增加,输出的负荷更加增加,原本可怜的那点储备能力,在这种高耗状态很快耗尽,心脏会出现疲劳性停搏。”

    这位传奇人物对病情的预判比在座的各位大老要深远很多,因为他可以从不同角度整体上来理解病情。

    他能够提出过耗现象,说明他已经抓住这个病例的关键,而其他人没有。

    的确是这样,哥登堡的心脏不减压,是死路一条,减压也是死路一条。

    就像不吃饭会饿死,吃饭会胀死。

    就是这么回事。

    杨平早就考虑到这种可能,所以才设计出逐渐扩张的人工胸廓假体,这种精妙的假体,不仅为皮肤扩张而存在。

    更重要的是为了克服心脏的过耗现象,人工胸廓假体塑造的空间,不是一步到位,而是一点一点地自动扩大,心脏的压迫随之一点一点地解除。

    这种逐渐扩大的空间,给心脏一个适应过程。

    而且这个减压的过程要控制得恰当好处,快了不行,慢了不行。

    究竟多快多慢,这就只有无数次试错研究才能获得数据。

    所以曼因斯坦能够提出问题,但是无法解决问题,但是杨平可以解决问题。

    “我设计的胸廓假体可以避开过耗现象,所有过耗现象对手术的影响可以不予考虑。”杨平尽量将问题变得直白。

    现在病人躺在手术台上等着救命,没有时间来一场更加深入的学术沟通。

    罗尹德看着威廉教授,然后再看看其他人。

    曼因斯坦教授预测的生死环——过耗现象,在他这里可以避开?

    连曼因斯坦自己都没有找到避开的方法,他可以?

    “要不要再联系一下曼因斯坦教授?”

    有人提议。

    虽然曼因斯坦不是小公爵医疗团队的主要负责人,但也是重要的参谋。

    “不需要!”奥古斯特做出决定。

    此时还去联系他干吗,病人已经躺在手术台上,有了导师撑腰,奥古斯特对这位风云人物也有了说不的底气。

    奥古斯特才是小公爵医疗负责人,既然奥古斯特这么说,此事翻篇,没人再提起。

    只是大家心里还是有点不安,虽然这位年轻的中国教授看起来确实厉害,可是曼因斯坦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他所说的难题,难道会被中国人如此轻松地解决?——

    手术室,马库斯已经提前到达。

    他和下级医生、体位师一起给小公爵摆体位。

    小公爵没办法俯卧,也没办法仰卧,只能勉强侧卧位。

    在侧卧位做嵴柱矫形手术,对医生来说,难度巨增,尤其是截骨,毫无空间定位感觉。

    没人会在侧卧位做嵴柱矫形手术。

    再说侧卧位做腹腔镜和胸腔镜,也是非常困难。

    全麻之后,在特殊的体位固定器的帮助下,小公爵被摆成侧卧位,连麻醉医生也皱眉头,这种畸形的病人,无论前路还是后路,或者侧方入路手术,手术将极为困难,反正看着就令人头痛,有点让人无从下手的感觉。

    器械护士准备两个,巡回护士也准备两个,都是四十多岁的资深护士。

    麻醉医生是奥古斯特的御用麻醉师。

    一助由奥古斯特本人担任,二助由马库斯担任。

    可以说,奥古斯特准备了哈拉兴最强阵容辅助杨平。

    音乐,马库斯想起奥古斯特的交代。

    古筝版的高山流水,这是奥古斯特特意从中国带来的,他将碟片放进CD机,调试一下,然后吩咐巡回护士:在主刀完成术前核对时,就开始放音乐。

    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有超过百年的历史,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骨科专科医院。

    此时,他们为了这台手术运转起来。

    他们从未想过小公爵会这么快上手术台。

    奥古斯特和杨平戴着无菌帽和口罩,穿着蓝色的洗手衣,走进手术间,杨平站立在阅片灯屏面前,进行术前最后一次读片。

    这是一种习惯,无论对病例多么熟悉,杨平一定要在手术室进行最后一次读片。

    手术间十分宽敞,几个器械台呈L形铺开,还有ECMO、导航设备等众多设备仪器,也不显得拥挤。

    德国护士的身材高大健壮,在手术间穿梭自如。

    奥古斯特陪在杨平身边,可是他一旦面对其他人,立刻恢复往日的威严,在手术间对众人发号施令,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拥有绝对的权威。

    体位摆好,大家洗手消毒铺单,手术很自然地展开——

    这台手术,居然用侧卧位做,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

    可是又仔细想想,好像除了侧卧位,没有其他合适的体位,因为小公爵的畸形身体根本无法摆出侧卧位之外的体位。

    手术室的会议室坐满了人,十几个大老集中在前面,他们心里乌云密布,有种窒息的感觉。

    侧卧位、重度畸形的身体,手术如何展开?

    仿佛手术没有时间和空间展开,这种感觉让人充满不安、焦躁和沉闷。

    术前核对之后,高山流水的音乐想起,杨平开始手术,在病人的腰背部正中切开吗皮肤皮下及筋膜,然后用电刀朝棘突两侧分离肌肉。

    他并不着急,他第一步是做后路手术,将椎弓根螺钉植入。

    虽然有导航的帮助,在这种螺旋嵴柱上植入螺钉,还是一件高风险的工作。

    原本大家以为侧卧位植入螺钉是极为困难的时候,可是只见杨平坐在凳子上,面对小公爵的腰背部,马库斯在对面无所事事,奥古斯特在杨平的同侧帮忙。

    撑开术野使用的是自动牵开器。

    即使高清摄像头,对这种侧卧位手术也有点看不清楚。

    反正杨平不停在重复动作:开口、植入导针。

    几十枚导针在大家没反应过来已经植入,使用导航设备透视,位置非常好,然后又是重复一同操作:开道,植入螺钉。

    短短十几分钟,几十枚螺钉就成功植入。

    这套器械是杨平自己设计的,然后由马库斯联系生产。

    上完螺钉,杨平以螺钉为连接点,安装一个临时的外固定架,将各个连接关节锁死,然后开始后路截骨。

    超声骨刀在噪声中开开始工作,截骨本来是高风险的活,但是在杨平手里却异常轻松。

    整个手术的本质似乎已经改变,现场的气氛也由高度紧张变得轻松,因为看着看着,大家感觉好像在做一台小手术,没这么可怕。

    后路的主要步骤已经完成。

    现在开始前路的松解,侧卧位让前路后路手术切换自如,无需更换体位。

    手术实在太快,两个器械护士跟上节奏还有点吃力,杨平和奥古斯特转移到另一侧。

    连接好胸腔镜腹腔镜各种线路管道,因为有ECMO的支持,杨平让麻醉医生交替让双侧肺塌陷,让出操作空间。

    胸腔镜的镜头置入胸腔,里面狭窄的空间根本没有位置,镜头周围被什么东西填满,完全没有可视操作空间。

    杨平的分离钳一点一点拨开组织前进,慢慢地,直达胸椎的前侧,杨平将分离钳交给奥古斯特,他的工作就是扶着这把分离钳,将周围的组织挡开,创造一个缝隙来完成手术。

    这个缝隙实在是太勉强。

    罗尹德教授看着屏幕上的手术操作,头皮不由自主地发麻,因为这种手术就像水底逃脱魔术。

    这个魔术就是,将人的四肢牢牢地困住,装入铁笼子,然后将铁笼子和人沉入水底。

    大家提心吊胆地看着魔术师完成不可能的解脱逃离,那种窒息感、绝望感和刺激感与现在一模一样。

    这种畸形的胸廓,胸腔几乎很难有缝隙来操作胸腔镜及器械。

    可是杨平硬是用一把分离钳创造一个接近缝隙的空间,另一种镜下电刀开始对胸椎前侧的软组进行分离松解。

    松解之后,长长的镜下超声骨刀从鞘管里伸进去。

    他要干吗?

    罗尹德教授、威廉教授、兰波教授同时瞪大眼睛,他要用镜下超声骨刀进行前路的截骨。

    难道?他用临时外固定架将嵴柱进行固定,后路开放截骨,前路微创镜下截骨,这样,前后路联合截骨完成后,再利用外固定架调整来矫正嵴柱,最后安上钉棒系统锁定,撤出临时外固定架,手术完成!

    果然,胸腔镜下用超声骨刀对椎体从前侧进行截骨。

    随着超声骨刀的颤抖,椎体上划出楔形的截口,然后将截出来的多余的骨质咬烂取出。

    脾气暴躁的罗尹德教授一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这是个天才,居然可以将外固定架这么用。

    这样,可以放心地截骨,不用担心嵴柱的稳定性,更不用担心嵴柱本身重力对截骨的干扰,将整个手术简化很多。

    而且,他居然可以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使用胸腔镜。

    恐怕作为心脏外科医生的康斯但丁也自愧不如。

    接下来要干吗?截除肋骨!

    对,他猜对了,这手术真有意思,一台几乎不可能的,令人窒息的手术,居然看起来如此轻松。

    一根一根的肋骨被剥离后截断抽出,然后放进人工肋骨。

    十二对,二十四根肋骨,除了留作固定人工肋骨的几厘米部分,其它全部被切断取出。

    手法细腻清晰,每一根肋骨的骨膜切开后,被完整剥离出来,剥出来的肋骨是光熘熘的。

    人工肋骨被放进骨膜,然后被缝合。

    当替换心前区的钛板时,由奥古斯特捧着心脏,因为患者处于侧位位,没有东西挡住心脏,它可能因为重力,从胸腔里往外面滚。

    每截断几根肋骨,就安放几根人工肋骨,知道二十四根肋骨完全被替换。

    二十四根人工肋骨,与前后残留的肋骨连接,然后相互之间又被桥接器了解,构成一个结实的人工胸廓。

    真是胆子大?病人依靠ECMO继续生命,他还敢于做这种手术。

    观摩视频的各位大老看着屏幕上的手术,无不瞠目结舌,中国教授的胆子是大,但是人家有高超的外科操作技能来实现这种大胆的计划。

    刚刚那一通胸腔镜软组织松解和截骨,恐怕在座的没人可以做到。

    胸椎和胸廓的手术完成,杨平接下来专注腰椎的手术,使用腹腔镜,跟胸椎一样实行镜下松解和截骨。

    这样前后联合截骨完成,胸廓也完成假体置换,手术做到这里,出血不多,除了截骨松质骨不可避免的出一些血,其他出血很少。

    一切准备就绪,杨平又带着奥古斯特来到腰背部术区。

    他仔细的地调解外固定架,将截断的椎骨重新排序,他一遍盯着体感诱发电位监测仪的屏幕,一边调解外固定架,极为小心。

    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嵴柱调节好。

    “上棒!”

    杨平开始安装固定棒,然后锁死,拆除临时固定嵴柱外固定架。

    “透视!”

    导航设备透视可以重建三维嵴柱的图像,非常满意。

    罗尹德教授感觉,就像看一场水底逃脱魔术,这位中国教授真的完成了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