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一薅神 芊舟

第五百二十三章 难得

    我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让我失望的。”

    马云腾的行萧很简单,出了必要的衣服之外他什么也没有带,出发前他来到了庭院的那块大石头近前,凝视着这块盘坐了十年之久的石头,他俯身而下轻轻的抚摸着它:’等我回来,我给你一个惊喜。”

    似是再和一个老友说话,又像是在告别一个红颜知己,马云腾的脸上露出一个让人沉迷的笑意,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马顺心中一动:“这是云腾儿十几年来第一次笑啊!”

    没有什么仪式更没有张扬,马家上下几乎没人知道,马云腾将要远行,就这样马云腾跟随着马顺在落日的余晖下踏上了前往天鼎学院的路。

    吃亏的是我吧,他好像比我还害羞。许娆想她若能跑,那跑出去的应该是她吧。

    马云腾捉了只野鸡和摘了些野果回来,将果子递给许娆让她先暖暖肚,而后在山洞生起火烤起了野鸡。

    “这里是血竹林吗?”吃了个野果后,许娆问道。

    “嗯。”鸡在马云腾的摆弄下被烤得黄亮亮的,令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许娆难以相信这就是外面所传的凶险的禁地,竟是如此平静,还有野鸡这种温顺的动物,闻着香味,几日未进食的她往肚里咽了口口水,“真香!我都忍不住想吃了呢。”

    “再等一会就可以吃了。”马云腾专心地烤着野鸡。

    不久野鸡刚好烤熟时,一个人影如风一样临近马云腾,马云腾反应过来,烤好的鸡已经易了主。

    “嗯――不错,真香!”只见洞边一个白头发白胡子老头闻着手上刚夺来的鸡说道,老头脸型消瘦,却是红润没有皱纹,还眯着一对狡黠的小眼睛,略带猥琐滑稽,老头又享受地闻了闻野鸡,说道:“可惜没放盐,小子,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出盐,我们分了这野味。”

    “我也不饿,吃不吃无所谓,只是这位姑娘受伤几天未进食了,还请前辈先给这姑娘吃点,充充饥。”马云腾恭敬地答道。眼前这老头的修为让马云腾不敢造次,他甚至想这可能就是血竹林的主人,是让外人不敢进血竹林的原因。只是这老头的形象和马云腾想象中差得太远,令人不敢恭维,鸡都被他抢在手里了,还要讲什么道理。

    老头将鸡掰成三分,放了些盐,把其中一份递给许娆,自己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又看着马云腾说:“是你自己说不饿的,免得浪费,我就把你的一起吃了。我最讨厌虚伪的人了,明明饿了却说没饿,相信你不是。”

    马云腾无喜无忧,仍旧平平淡淡,前路漫漫,一切都要开始了,没有过多的向往,唯有一颗坚定的心和沉默的脸。

    三日后,马云腾跟随马顺来到了百里外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月甚至比逆乾城还要久远之所以没有被淹没在岁月中因为这里有一个十分玄奥的传送阵,没有人知道是谁留下的,这个传送阵连接着北域的任何一个角落,要知道北域之大,无法想像,光国家就不下数千个,常人就是走上千年都不能走到头。

    有了这样一个传送阵大大缩短了北域的距离,许多人出行都要到这里来通过传送阵前往北域各地,天鼎学院位于北域的中部,如果是行走马云腾这辈子都别想到达天鼎学院,所以这里是必须到达的第一站。

    马云腾哭笑不得,“前辈请便,我是真的不饿。”

    “嗯,那就好,免得说我不讲道理。”

    马云腾把许娆扶起来坐着,方便她进食。许娆本想把自己的给马云腾吃点,可又想到马云腾刚说了不饿,老头还在旁边,她摸不准老头的脾气,也就放弃了打算,只对马云腾说了声谢谢。

    “您就是庄老前辈吧。”许娆吃完一个鸡腿,感觉全身暖暖的,也不再乏力,只是她无法相信现在正狼吞虎咽地啃着烤鸡的小老头就是外面传的杀人不眨眼、残暴血腥的庄老怪。

    “哎呀!你这小姑娘也真是的,前辈就前辈吧,加个庄字就算了,还加个老字,我哪里老了,不就是头发胡子比你们白点吗。”庄老怪翘着一张油腻腻的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许娆满头黑线,这真是杀人如麻的庄老怪吗?看来传说多是不可信的。

    “小姑娘,告诉你一件关于你的你又不知道的事,有没有兴趣听啊。”庄老怪眯着小眼睛,故作神秘道。

    来到小镇之后,两人并没有急着赶往传送阵而是现在一个酒馆吃了顿便饭,趁机马云腾问他的父亲:“父亲这传送阵达到什么样的层次才能制作出来。”

    马顺看了看马云腾很惊讶的是马云腾没有问是什么人制作出来的而是问什么级别的强者制作出来的,一个问题问的角度不同有时往往能体味到不同的感觉,马顺想了想说道:“这样一个传送阵最起码也是至尊级强者能制作出来吧!那个层次我们暂时无法涉猎。”

    至尊级强者马云腾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一个至尊级强者完全可以披靡整片大陆,横行无阻,战神不出他便是代表了这片天地的极致境界然而马云腾并不惊讶他只是哦了一声低头继续吃饭。

    饭馆里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将要远行的人,不少人都在谈论着不同的话题,这时一个人的话使得马顺眉头一皱。

    “哎呀!姑娘就姑娘吧,还要加个小字,我哪里小了,不就是头发比你黑点吗。”许娆突然玩心大起,学着庄老怪的口气回敬道。

    庄老怪被呛得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不错,我喜欢,竟然敢呛老子。”而后他目光猥琐的往许娆胸前掠过,“哈哈,确实不小了,不过我怀疑是被这小子前几天摸大的,你不知道这小子好坏,给你清洗伤口时都把你看光摸光了。”

    许娆被小老头的话气得满脸绯红,不顾伤痛,直接就将还没吃完的鸡肉用力扔向庄老怪。

    庄老怪随手接住扔来的鸡肉,“别浪费啊,既然你不吃,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许娆,你….你别听他的,他胡说。”马云腾慌张得不知该如何给许娆解释,为了给她治伤,肌肤接触在所难免,许娆也应该是清楚的,只是都默契地心照不宣,如今被这为老不尊的老头添油加醋地点破,令马云腾都不知怎么解释才好。

    只见对面的桌子坐着两个商人打扮的人他们说道:“唉!咱们的命真苦,来的时候顺风顺水,可偏偏要回去了发生这样的事情。”

    “谁说不是呢?传送阵被霸占了,我们还交不出那昂贵的传送费,这下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回去了。”

    马云腾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问道:“父亲,我们怎么办?”

    马顺笑了笑:“无妨?待会咱们过去看看,商讨一下价格实在不行我就跟他们过两招。”

    马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也足够店里的人听的清楚,对面桌的两个商人凄惨的一笑:“过两招?我劝兄台还是不要出手了,霸占传送阵的是两个战皇级的高手恐怕都已经达到了化元的境界,有钱的话还是出点钱吧!”

    战皇级强者,放在哪里都是可以开宗立派的高手了,武者达到战皇级别之后算是彻底褪去了凡体的阶段,这个级别分四个境界,分别是焚神、凝识、化元、困灵,每跨越一个境界都是天堑般的差距强大的可怕。

    马云腾神色淡然但是心中却也是知道战皇级强者的可怕,他实在想不通两个战皇级的高手为何要霸占一个传送阵,要说是为了钱,有点太过勉强这个级别的高手不论到哪个国家都是上宾对待荣华富贵唾手可得,想来这其中必有缘由。

    马顺也是一阵思索,他自身也不过是战皇级强者而已,且刚刚步入凝识阶段,面对两个化元境界的战皇他自知一点把握都没有。

    吃过饭后马云腾问道:“父亲我们去看看吧!如果费用不高的话,我们就花些钱财。”

    马顺点了点头,话不多说,二人付了饭钱便向传送阵走去,当二人到了此地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马云腾很是惊讶这里居然聚集了这么多人。

    他抬头望去一个庞大的传送口在众人的前方缓慢的转动,里面如虚幻一般十分的昏暗,两个老者一左一右的盘坐在两边闭着眼睛。

    而这时下面的人群已是人声鼎沸,吵闹不停,说什么的都有,但是一些谩骂的话语,显然群人激愤俩个老人霸占了传送阵这些人都被困在了这里。

    “你….你给我滚!”许娆再也受不了庄老怪的调戏,毫不顾忌庄老怪的身份朝他吼道。

    庄老怪见到两人的窘迫,像没听到许娆的吼叫,幸灾乐祸地笑道:“老头我也吃饱了,就不打扰你两口子的美好时光了。”说完身体一晃就不见了踪影。

    “你别听他的,他就是个疯子,胡说的,我只是….只是为了给你治伤……”庄老怪走后,马云腾更显尴尬,依旧用重复的话语向许娆解释着。

    “好了,我知道,你只是为了救我,不要再解释了,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许娆俏红着脸温声说道。这东西能解释吗,马云腾果真是块木头,许娆想她若再听马云腾重复的解释下去,非崩溃不可。

    马云腾哦了一声,如木头样离开了尴尬的山洞。

    马云腾皱了皱眉头看着马顺,马顺摇了摇头:“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马云腾抬眼望去两个老者像是入定一般,身上的气机全部内敛在他们的身上能量浮动与传送阵相连之间像是有一丝联系。

    “他们居然在吸收传送针的能量,怪不得两个修者级的强者要霸占一个传送阵他们不是为了钱是为了至尊级强者留下的能量助他们渡过化元境界。”马顺眼睛一亮说道。

    “可恶。”许多人都听到了马顺的话骂道。

    “两个老家伙真不要脸,居然为了修炼要破坏这一方的传送阵,实在太过贪婪了。”

    “这么大岁数了,脸都不要了,还是人吗?”

    马云腾走后,为了让伤势尽快痊愈,许娆从储物袋里取出几粒令她略感心痛的丹药吞下。而马云腾竟没有取走她的储物袋,从这点可知马云腾并不是乘人之危的人,许娆深知她的身子对一个男人有着怎样的诱惑,而马云腾并未对她做出过分的事,这让她对他好感大增。只是那庄老怪的话任谁也难以忍受的。

    以后的时日,或许马云腾觉得心中有愧,对许娆的照顾倒是无微不至,直到许娆痊愈。两人关系也日久渐好。

    而许娆痊愈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瀑布下的水潭洗澡,毕竟女人天生就爱美丽干净。当许娆再次以女儿装出现在马云腾眼前时,马云腾惊得目瞪口呆,差点未将她认出,果真是人靠衣装,一袭素白长裙衬出许娆修长而又娇小怜人的身姿,长发简单地绾成松散的髻,一支透明清亮的琉璃簪斜插髻上,淡雅不凡又不失成熟风韵,莲步款款间,摇曳生姿。

    “呵呵,怎么!不认识我了。”看着出神的马云腾,许娆心中窃喜,掩嘴轻笑,一对眼睛弯成可爱的月牙。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马顺也是十分愤怒,这传送阵是方圆千里出行的主要通道,如果真的被他们吸收炼化掉这里的交通不知道要困难多少倍,可是这里的人群很少有修者级的高手,他不敢自己冒然与他们拼命。

    就在这时一声冷喝在人群中传出:“幽冥二老,你们俩人的胆子真够大的,北域这么大高手多的是你们居然敢大摇大摆的吸收至尊级强者的传送阵是不是嫌命长了。”

    此人话一出立刻引起了人群的关注,马云腾看了过去是一个四十左右的男子他身穿一身白衣,手拿一柄重剑气宇轩昂甚是不凡。

    他一出现两个老者慢慢睁开了眼睛:“天剑付飞宇。”苍老的声音缓缓传出。

    “正是。”付飞宇毫不避讳的说道。

    这掩嘴轻笑的姿态更是迷人魂魄,马云腾回过神来,由衷赞道:“真美!仙子下凡也不过如此吧。”

    “呵呵,谢谢夸奖,马云腾头原来是会夸人的,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