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似水流年 苍山月

第276章 往死里黑

    老列维裂开了,这是个什么路数?完全没看懂。

    很多人认为,齐磊这是在“自黑”。

    等泰勒的设计一出来,除了丑就是俗,必然召来骂声一片。

    到时候,齐磊再反其道而行之,推出自己的品牌设计震撼世界。

    这样的话,很容易就可以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并被消费者接受。

    可实际上,现实远没有那么简单,要考虑到的因素也有很多,并不能达到想象中的理想传播状态。

    例如,西方世界对中国元素本来就是有【刻板印象】这一点,就十分关键。

    就好比,蜥蜴这种爬行动物,在大多数人心里是有恐惧的条件反射,这就是刻板印象。

    齐磊之前的中式服饰昂贵,就相当于拿蜥蜴中的一个珍惜品种出来炒作,在宠物圈掀起了不小的话题。

    宠物爱好者们根本没见过,也没听过这么珍贵的品种,自然就产生了好奇,甚至也愿意将之定义为美。

    可是热议归热议,在媒体上哭天喊地地叫嚣喜欢,热爱是一回事儿,让他们为这个珍贵的品种消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大多数人还是放不下原有的刻板印象,也不愿意为之买单。

    更不要说,这时候跳出一个傻叉,拿着一只面目狰狞、全无美感的蜥蜴告诉大伙儿,这也是珍惜品种,而且他拿的那只还当众咬了他一口,对着镜头拉了泡屎。

    那你说,人们愤怒吗?愤怒!

    愿意养蜥蜴吗?可能更少了。

    这就是现实,有前置刻板印象的现实。

    人们可以不讨厌蜥蜴,但是他们还是更愿意养猫养狗,而不是蜥蜴。

    服装这件事就是类似的情况,西方可以因为猎奇对中国服饰产生一定的兴趣,但不会因为它而放弃原本对中国的刻板印象,更不会花钱。

    “所以……”从秀场出来,列维斯坦就有点迫不及待,“你到底在搞什么?”

    老头儿又有点上头,好为人师的做派又压不住了。

    “那个Gay,只会让事情变的更遭!”

    齐磊却是一脸不以为意,“我觉得还不错啊!拿钱办事,多单纯的一个人啊!”

    “你!”老列维真的怒了。

    原本齐磊说和他的套路不一样的时候,老列维还有点小兴奋,以为能看到点不一样的创意。

    结果,你就给我看这个?

    太让人失望了!

    他试图说服齐磊,“齐磊,事情绝对不会向你理想中的轨迹发展的!”

    “你想没想过?”

    齐磊抬头,“什么?”

    列维斯坦眼神连变,似乎在组织语言,也似乎在现想说辞来说服齐磊。

    甚久,“你给泰勒的那两个颜色太敏感了!”

    大红配明黄?

    那是国旗色,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如果B宫,或者MZ党,有意扩大舆论怎么办?他们借题发挥怎么办?”

    不用太高明的手段,老列维几乎可以马上想出一二对策。

    他们只要顺着泰勒的设计渲染,“看到了吧?这就是中国人的审美,连配色里都是意识形态。”

    “到时候,不但服装的事儿你落不到好处,反而会惹来更多的麻烦!”

    却见齐磊,“列维斯坦博士啊!”

    “嗯?”

    齐磊,“您的这个想象力怎么就不能放飞一点点呢?”

    老列维,“……”

    闹了个红脸儿,“你什么意思?”

    齐磊很不好意思,“意思是,和您想的又不太一样。”

    列维斯坦,“……”

    ……

    其实,列维斯坦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你一个中国人,老老实实的,他们都找你的麻烦,何况是这么敏感的设计?

    一旦有人推波助澜,那就麻烦了。

    而事实上,老列维的担忧也正在大洋彼岸的米国,一一上演。

    虽然还不是B宫、MZ党这些大老在背后推动,虽然他们还不知道齐磊下一步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这个世界永远不缺少心理阴暗的败类,资本的博弈中,也永远不缺少敌人。

    何况,齐磊刚刚就树立了一个劲敌呢?

    嘉吉总裁:蒂姆.奥克雷

    被干脆利落地踢出局,带给奥克雷的可不是愤怒。

    做为一名成功商人、资本家,奥克雷表现的很平静。

    而平静背后,更不代表他要毫无作为地等着齐磊到了某一个时间节点再来和他谈。

    他要反击!否则,他在米国商圈将面临颜面扫地的尴尬境遇。

    要知道,邦吉、ADM,还有路易达孚可不会为奥克雷掩盖什么。

    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被一个中国小子以近乎屈辱的方式踢出局。奥克雷先生甚至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落荒而逃的消息,已经在他们的小圈子里传开了,他很快就会沦为整个米国上流社会的笑谈。

    所以,他必需反击,为自己重树威信。

    这段时间,奥克雷也一直在关注齐磊的动向。

    甚至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那天他离开之后,齐磊宣布将用一场服装品牌的营销来为另外三大粮商建立信心。

    这个消息让奥克雷心宽不少。

    因为,事情反而简单了。只要把齐磊的服装营销计划搅黄,那么,另外三家粮商也必然会动摇。

    也许不用在大豆与畜牧业这个正面战场上与齐磊交锋,他就能既找回威信,也能保住嘉吉的畜牧业利益。

    至于如何完成在服装营销桉上的背刺,那就更简单了,奥克雷仅仅需要把这个消息透漏给欧美的几大服装品牌。

    他不是要做羽绒服吗?什么大鹅、蒙口、博柏利、普拉达,挨个通知一遍。

    “那可是一直在创造奇迹的齐磊,而且是一家中国品牌。你们不是想扩大中国市场吗?现在齐磊来了,你们看着办吧!”

    这么多世界级的品牌联手打压一个新牌子,不用奥克雷出一分钱、一分力,就够齐磊喝一壶的了。

    但是,奥克雷偏偏没有选择这种最省力的方法。

    别忘了,他还要挽回声誉。

    所以,即便是躲在幕后,奥克雷起码要露出半张脸来。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不是那么好惹的!

    于是,奥克雷根本就没把那些服装品牌放在眼里,不够级别!

    他直接约了米国轻工业部部长和纺织贸易协会的负责人,以及纺织工业工会的负责人,吃了一顿饭。

    他要把事情闹大。

    本来吧,请来的这三个人都不太想给奥克雷这个面子。

    一个中国的服装品牌而已,你当我们的格局像你一样小?给你当枪使!?

    这算事儿吗?服装贸易而已,不属于敏感贸易。

    就算齐磊做成了,成了世界第一的品牌,和他们的关系也不大。

    这点气量,米国人还是有的。

    可是,奥克雷来了个上纲上线。

    声称,齐磊的这次营销得到了中国ZF的支持,而且表面上是营销服装品牌,实际上是为了宣传和传播中国文化,意图改变西方对东方文化的看法。

    这……

    这就不得不重视了。

    你要搞意识形态的输出?这怎么可能允许你胡来?

    于是,轻工业部、工会,还有服装贸易协会,就这么让奥克雷忽悠了。

    全部绷紧了一根弦,“如果齐磊真的有这样的目的,那我们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也就轻工业部部长没怎么表态,但表面上也表达了关切。

    之所以不表态…废话,他说了不算!

    他是GH党人,B宫那位直接任命的,当然要把这个消息报告给B宫。

    而B宫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更没表态,只说知道了。

    实际上,B宫有“自己人”在齐磊身边怕什么,静观其变就好了。

    但是,工会和服装贸易协会真的当真了。

    尤其是这个时候,纽约时尚圈里的一个过气设计师突然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发布了预告。

    近期,他将发布自己的2003年春节作品,主元素中国风!

    这条消息并没有引发多大的关注,也就是近期对中国古服饰比较感兴趣的网友在下面评论很期待。

    剩余的,时尚圈都有共识了,泰勒是出了名的毁经典,爱抄袭。他的东西,一点也不值得关注。

    而工会和贸易协会却是重视了起来,奥克雷说的一点没错,齐磊果然图谋不轨!

    好吧,同样是奥克雷告诉他们的,齐磊请了泰勒做为设计师,而且用的不是齐磊的品牌,而是泰勒的独立品牌。

    就这样,工会和贸易协会联手,准备给齐磊致命一击。

    但是,他们搞错了一件事儿,他们不知道泰勒什么实力,对时尚圈也毫无了解,以为泰勒会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时尚大片呢!

    结果到了三月末,泰勒的作品一发布,整个米国都笑成了一片,也骂成了一片。

    “哈!”

    纺织工会的主席来丽女士无语地看着杂志上大红配明黄,用冗余丝绸堆叠出的一团团…垃圾!

    “齐磊的审美似乎出现了问题,他怎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垃圾设计师!?”

    奥克雷也有点无语,虚惊一场?齐磊这不等于是自杀吗?

    用了这么一个蠢货做设计,疯了吧?

    而且,大红配明黄,这也太好抓把柄了吧?

    用屁股想也知道,齐磊的营销策略死定了。

    当即给来丽打电话,“主席女士,我想齐磊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合适的反击突破口。”

    ……

    “没关系,嘉吉公司愿意资助你们进行这场舆论公关。”

    正如列维斯坦所说,太容易给人家落下把柄了。

    只要请几个时尚评论员、服装设计师写几篇稿子,这就是中国人的意识形态渗透,这就是中国人的审美,泰勒被齐磊收买了。

    这些稿子一发出去,齐磊的计划就完了。

    然而,比他们的反击更讽刺,更让齐磊万劫不复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奥克雷来到公司,照例翻看报纸,其中的一条时尚新闻让奥克雷一个激灵,随之没忍住地笑出了声儿。

    “哈哈哈!

    干的漂亮!”

    报纸上赫然写着:泰勒的中国风设计,获得了纽约2003某服装设计评委会大奖!

    这绝对是2003年欧美时尚圈最大的笑话。

    一堆垃圾获奖,带来的不是荣誉,而是骂声和讽刺。

    就像他们要表达的,这就是中国的意识形态,这就是中国的审美!

    奥克雷打开电脑,专门打开了企鹅社区的时尚板块。

    果不其然,网友们都在讨论这件事,骂声一片。

    “泰勒那个不男不女的,毁了我对汉服的全部幻想!”

    ……

    “那组设计太糟糕了,简直不忍直视!”

    ……

    “事实证明,这是一件好事,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风的丑陋。”

    奥克雷享受其中,他甚至怀疑齐磊的所谓方桉,包括大豆都是一场骗局。

    “那家伙根本不懂营销!”

    正想着,电话响了起来,是来丽打开的,“奥克雷先生,已经不需要我们出手了。”

    奥克雷点了点头,“是这样的,主席女士!舆论效果似乎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齐磊最大的失误就是请了泰勒这个蠢货!”

    来丽似乎也认同这个判断,补了一句,“但我们还是要感谢那个评委会,是他们用了最好的反讽,把大奖给了泰勒。”

    “他们帮了大忙!我想,没有人会对中国元素的服装再抱有任何幻想!”

    至此,列维斯坦担心的事儿全部应验了,甚至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只不过,老列维现在的心情更糟糕,完全没有“再胜齐磊一局”的快感。

    因为,真的看不懂啊!

    抬眼看向齐磊,那小子正在打电话。

    “嗨,泰勒,我就说你会拿到评委会大奖吧?”

    对面,泰勒还是懵逼状态。

    他确实水平不咋地,但他有个优点,那就是有自知之明。

    他特么就不可能得那个奖!

    何况,他是按齐磊的要求“超水平发挥”的?

    这么说吧,那几件衣服设计的,他自己都恶心。

    要不是看在500万的份儿上,一出设计图,就扔垃圾箱去了。

    几天前,齐磊说他能获得大奖的时候,泰勒还以为这家伙疯了。

    结果……

    “齐!

    你是怎么猜到我会获得大奖的?”

    这边齐磊呲牙一笑,“嘿嘿,用一千万猜到的。”

    泰勒,“……”

    老列维,“……”

    妈的!完全看不懂。

    等齐磊挂了电话,老列维又忍不住了,“齐!

    你用了泰勒那个蠢货制造垃圾?”

    齐磊,“对啊!”

    列维斯坦,“然后,你又花钱让那堆垃圾得奖了!?”

    齐磊,“对啊!”

    “你在干什么!?”

    齐磊,“列维斯坦博士!”

    眉眼突然变得严肃,“你说的对,我没法用一只蜥蜴来打破人们的刻板印象。”

    列维斯坦皱眉,他还是不理解齐磊的思路,甚至是跟不上。

    齐磊,“但是,我可以让他休眠!”

    “休……”列维斯坦一滞,呼吸都停了一瞬,“你,你是说……”

    齐磊,“在整个传播链里面,最难的其实不是信宿,也就是普通民众。”

    “说句不客气的话,在传播中的公众是愚蠢的,也是容易被欺骗和误导的。”

    “普通人不具备分辨专业问题的能力,也不具备判断复杂系统的能力,他们只会随着自己的喜好、盲目地追随意见领袖。”

    “再说的直白一点,公众可以被愚弄到连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都分不清。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要不是这样,那夏普也就搞不起来那么多YS革命了。”

    “他就是利用普通人容易被误导,来激化ZF和人民之间的矛盾的!”

    “所以,不需要针对公众施行过多的策略,我们只需要把专业的意见领袖,以及那些和我们做对的敌人搞进【休眠状态】就可以了。”

    夏普,“……”

    此时,齐磊又递过来一个设计师的资料,“这个怎么样?琳达,是个女设计师呢!”

    老列维一看,直翻白眼儿,这个是个比泰勒还极品的设计师。

    她设计的东西,更俗,更垃圾。

    “你不会让她也得个奖吧?”

    齐磊耸了耸肩,“为什么不呢?”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不是连请假借口都懒得写了。

    是写太多了,该知道的都知道,没必要重复。

    不想听的,说了也没用。

    对吧?

    我都有冲动,把大纲列出来直接完本了。